第209章 再见机枢(四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月自然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叔叔要给娘亲礼物?而且不亲自交给她就算了,现在,让他转交还不能立马交给娘亲,那又是什么道理呢?

“等……你娘亲找到雪狼齿毒的时候,找到深海鱼脊的时候,九爷再将这个送给她,可记住了?”

“为什么?”现在,恐怕唯一一个不知道自己病情的,就是九月了。

楼雪胤没有给九月解释为什么,他摸了摸九月的小脸,看了一下小家伙沾染在唇边上的红糖,没有出声,过了许久,才依依不舍的收回了手,对亦行道:“送他回去。”

“主上?您……”亦行看着九月脖子上挂着的锦囊,脸色煞白,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于此,主上当真是疯了么?若是他没有猜错,这锦囊里面装着的,定是凤羚角。

主上竟然是做了这样的打算么?他早就没有想过要救自己的命,早就打算将凤羚角送人?送给那个女人?

亦行心头生寒,无法理解主子如此作法!

“送他走!”楼雪胤的声音再次响起,亦行只能握紧了拳头,俯身称是。

“叔叔?”九月叫了一声,他心里奇怪,满是不解,到也没有留下:“那这个糖葫芦我就带走咯?”

“嗯!”

就是一步三回头,小家伙糯糯的开口:“叔叔若是生病难受,记得看大夫吃药哦。”

“知道!”

楼雪胤看着九月离去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自己眼前,终究是没有站稳,摔了下去,好在亦行离的近,立马伸手将他扶住,这才避免了他摔在地上,一口鲜血涌从口中涌出,脸色变得一片灰白,亦行大惊,呼道:“主子?”

和九月说了这么多,楼雪胤早就精疲力竭,能站在这里与小家伙僵持这么久,楼雪胤算是将自己仅剩的内力和真气全都用上了。

撑这么久,早已经是极限!

“咳咳……”那一声声咳嗽,鲜血从喉间不断的涌出,一边的人都围了上去,可是,他们手忙脚乱,却没有一个人有一点办法,因为体质原因,楼雪胤受一点伤都很难止血,何况,如今他是胸口受了这么严重的剑伤,亦行更是不知所措。

看到楼雪胤如此,四周跪着的人都伏低了身子,将自己的额头贴着地面。

“都给本座听着……咳咳……”楼雪胤咬紧牙关,他想在自己死之前为那个孩子做一些事情,没有他的话,天下第一山庄必定不会服从那个孩子,所以他必须给天下第一山庄所有的人以警示。

“属下等,旦凭主上吩咐。”

“从今以……以后,那孩子是……是本座义子,也……也是天下第一山庄的主人,如果有心生……异心之人,便是对本座不忠。你们……可明白?”

“属下等誓死效忠庄主,为小主子尽忠。”

“带本座回山庄!”

“是!”

“别……让她知道。”楼雪胤微微睁开眸子,看着天空明媚的阳光,明明是夏季,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他却感觉不到任何温暖,甚至,渐渐地,感觉到自己全身都笼罩在寒冷之中,心头变得阴凉。

是不是人死了,便一寸一寸的失了温度?等人体的温度全部遗失,那个时候,就是人生的尽头?

模模糊糊之间,楼雪胤的耳中突然变得喧闹起来,他好像身处千金揽尽,看到人海之中,那么绝艳的红色身影。

千金揽尽,他赌金赌石,从未输过,却不想,她赢走了他的一切。

“谨遵主上之令!”

“好……很好,本座……有些累了……”男人的声音很小,到了后面,几乎听不见。

亦行抬眸一看,却见那人早已闭上了眼睛,扶着轿身的手也滑了下来。

“主上!”

哭声骤然响了起来。

倾恒藏在巷道后,脸色煞白,看了一眼弟弟离开的方向,头皮发麻。

天下第一山庄的庄主,竟然……

小九呀小九,你可知你手里拿的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吗?那烫手的山芋,竟被你如此轻易拿到手,甚至,对方为你答应,还倒送了几支糖葫芦……

看着那顶轿子远离,倾恒朝着楼雪胤的方向,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楼庄主,走好!”

虽然他不知道是谁伤了天下第一山庄的庄主,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选中九月为天下第一山庄的继承人,但是,楼雪胤突然就这么没了,着实让他是觉得遗憾。

毕竟,这个人的武功,才华,势力,让朝廷都为之忌惮,是江湖之霸,倾恒是钦佩的,就这么损了,真的是太可惜了!

“哎!可怜天下痴心人咯~”突然,一声叹息从身后响起,紧接着,便是一股酒气从后面飘来,倾恒转身一看,便见一个糟老头子半躺在对面的矮墙之上,手里拿着酒葫芦,仰头喝酒!

倾恒起身,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掏出怀中的素娄短剑,横在自己的面前,警惕道:“你是谁?”

机枢看了斜眼看了一眼倾恒,呵呵笑了一声,没说话。

这会儿,倒是从那矮墙后翻出一个白衣玉冠的小娃娃,稳稳的落在地上,那男娃只有六七岁左右,粉面朱唇,墨发顺滑如瀑,凝眸如杏,容貌素雅如幽兰清逸,小小年纪,举手投足间却有满是狂傲不羁。

倾恒看着对面的娃娃,拧了拧眉头。

对面的这个娃娃才算真的男生女相,太过柔美漂亮。

和看到谁一样?

倾恒突然想起,看到对面的那个娃娃时的感觉,好像第一次看到元宝一般。

“机枢老头,若是你觉得自己不能遁地,便乖乖和本公子回去,否则,你休想有安生日子,上天入地本世子都要将你揪出来。”那少年的声音甜美之中带着几分清脆,比起出谷的黄莺还要好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