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萌宝周岁礼/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黑的天空点缀着点点繁星,银盘般的月亮散发出皎洁的月光,神秘而美丽,笼罩着静谧的夜。

七月末,八月初,暨墨京都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因为皇三子刚过周岁之礼,举国同庆,自然家家喜气。

京都如此风貌,皇宫之中自是一片喜庆热闹。

萧存丢下皇位落跑,一年多都不敢露面,国不可一日无君,璟王萧璟斓去岁九月带着两位皇子与刚出生的小殿下回京,登基为皇,现下已经是璟帝一年。

得知璟王携王妃与三位皇子入京,百姓自是感叹王妃有福气,连生三子,为皇家开枝散叶。

新帝又得子,自然高兴,登基初,便立长子萧倾恒为皇太子,封皇二子萧倾九为安瑞王,还认了一个豆丁大的小女娃为义妹,赐名萧绚,赐封和曦公主,。

不过,现在大家都在想,皇帝陛下会给三殿下取个什么名字,却不想,迟迟不见传旨,百姓猜测,三殿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咋滴不得皇上喜欢?连赐名这样的事情都推迟,眼见殿下都周岁了,也不见皇帝有什么旨意。

甚至,宫里宫外都在传,说三殿下胎里不足,长得丑陋,是个怪胎,所以皇帝才不喜欢。

然而,三殿下周岁礼如此大办,谣言自然不攻自破。

皇宫之中,四处张灯结彩,宫忙的不可开交,此刻,尹穆清正在凤鸾宫,靠着大迎枕,手里拿着一拨浪鼓,逗弄榻上的两个粉嘟嘟的肉团子。

这两个粉嫩团子,其中一个自然是那个连个名字都没有,还被百姓传成怪胎的小儿子。

另一个则是小公主,萧绚。

尹穆清摇着拨浪鼓,逗弄两个孩子,看着两个粉嫩精致的小肉团子,当真被这两个粉嫩团子萌的心都软了。

小阿丑已经一岁多快两岁了,长的粉嫩又可爱,小脸圆嘟嘟的,一双大眼睛像黑宝石一般黝黑,明亮清透,右眼眼角下一滴胭脂泪痣和九月一般无二,现下正穿着一件石榴红的小褙子,光着两只白嫩的小胳膊,藕节般的小腕上带着两只金镯子,下面穿着一条同样红色的灯笼裤,裤腿在脚腕处收起,露出半截小腿,和白嫩的脚丫子,脚腕上也套着两只金镯子,和小九月婴孩时一模一样,当真像是年画上的福娃娃,尹穆清自然喜欢。

小殿下也是一般打扮,不过并不是石榴红,而是宝蓝色的锦缎小衣裳,同样漂亮无比。

每每看着这一对宝贝,尹穆清就替两个小家伙打抱不平,也不知遇到了什么爹,什么兄长,两宝贝明明长得精致漂亮,怎得一个没名字,被世人传成小怪物,一个还被叫做阿丑,这也太没天理了!

不过也不知怎么回事,这小阿丑不怎么会说话,只会咿咿呀呀的闹,走路也不怎么会走,偶尔走个一两步,便会耍懒,扬着两只小胳膊求抱抱。

尹穆清偶尔在想,是不是灵玉檀生这小丫头的时候年纪大了,又多次折腾,是不是小丫头天生呆笨,不过,看着这小家伙和她儿子抢东西的时候那鬼机灵模样,尹穆清又觉得,这小丫头不能再聪明了,否则,她的小儿子不得被这小丫头欺负死才怪!

尹穆清正盯着两个肉滚滚的娃娃胡思乱想,却见刚一岁的小奶娃子手脚并用的朝她爬了过来,两只小胖手撑着她的膝盖,咿咿呀呀道:“娘,球球……要……”

见一只线团滚下榻,小家伙追着便爬了过来,尹穆清忙揽了小家伙的小身子,怕他摔下去,见这小家伙手脚并用的动作特别好玩,便是调侃道:“哎呦喂,七月都会爬了呀?真棒,娘的乖宝宝!”

尹穆清一直都不明白,萧璟斓对这娃娃似乎一点都不待见,他自己不抱这娃娃就罢了,还不让她抱,不仅如此,还不给这娃娃取名字,而且看见这娃娃就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不是因为他是她生的,恐怕会将这娃娃扔了去!

萧璟斓不爱,她却不能不爱,这娃娃生的时候有些早产,按理来说,应该生在八月末九月初的,却不想提前发动,生在七月末。

萧璟斓不给这娃娃取名字,尹穆清便也就给九月取名一般,叫着小娃娃七月。

殿中伺候的人见小殿下活泼,便也跟着笑,鸢歌一直伺候着尹穆清,现在是宫中最有脸面的姑姑,她笑道:“殿下这是和小公主学呢,明明会走,倒是更愿意爬。”

被提名的小公主朝鸢歌看了一眼,然后也学着小七月的模样手脚并用的在榻上一阵爬,爬到尹穆清身边,支着身子去推七月:“要……要……”

嘴里咿咿呀呀的说些什么,尹穆清也听不懂,为了教小阿丑说话,尹穆清便抱起小七月,故意不理会小阿丑:“阿丑,要什么呢?要不要抱抱?”

小七月被娘亲抱起来,自然开心,一岁大的娃娃才断奶没多久,一被娘亲抱怀里,便下意识的伸出小手去扒尹穆清胸口的衣服,小脑袋也朝尹穆清胸前拱:“娘,奶奶,要吃奶奶。”

这小娃娃做这番动作,尹穆清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这会子正好看见萧璟斓进殿,因为萧璟斓日日都来这里,自然不用通报。

萧璟斓一进殿,便看见某个小东西竟又在噌他女人的胸,萧璟斓脸色顿时就黑了下去。

“萧七月!”萧璟斓一声下去,殿中的宫人太监齐齐下跪行礼:“参见皇上!”

尹穆清抱着娃娃也转身看去,见萧璟斓穿着一身玄色绣团龙密文龙袍,腰间系着龙纹金丝缀二龙戏珠元宝香囊,袖口领边滚着金丝边,一身气度尊贵矜贵,威凛霸气,俊美不凡。

尹穆清还来不及看清来人,却见萧璟斓已然阔步来到她身边,伸手便将尹穆清怀中的小娃娃拉了出来,然后往榻上一扔,朝尹穆清道:“都一岁了,还抱着做什么?还要惯的他和萧倾九一般无法无天?”

九月的名字是改过的,萧璟斓如今以先帝萧璟渊之子的身份继承皇位,他的名字也被史官改成了萧斓,自然也重新改了玉蝶上的名字,如此,小九月也从了皇孙辈的倾字辈,改成了萧倾九。

被老爹吼了,扔床上,小奶娃倒不知所以,肉团子在软绵绵的榻上翻滚了一下,倒是惹得小娃娃咯咯咯的笑,然后从榻上支起身子招着两个小胳膊奶声奶气的道:“爹爹,抱抱……”

萧璟斓瞪了一眼那软绵绵的小家伙,面色阴沉的很。

他不是不喜欢这孩子,而是……

一想到尹穆清为了生这个孩子,阵痛了几天几夜,生产之时,更是鲜血淋漓,痛苦不堪,又想到灵玉檀死于临产,他更是害怕的好长时间都不敢看这小东西一眼。

这小东西若是听话一些,乖乖的出来,不折腾他娘,他自然像如今这般看着他就觉得烦。

最可气的是,女儿,他心念念的乖女儿,竟是这般不孝之子!

折腾他娘,可不是个不孝的东西么?

看着小娃娃招着小手让他抱,萧璟斓只是哼了一声,便伸手去整理尹穆清胸前的衣服,这是他的福利,自然不该这猴小子又是摸又是啃的!

不过,他正理着尹穆清的衣服,却感觉衣袖被人拉了拉,转身一看,却见穿着红彤彤的小锦衣的阿丑扯着他的衣袖,学着七月的模样,奶声奶气的道:“爹爹……爹爹……抱……”

这话一喊出,萧璟斓一时懵逼,尹穆清也愣了半刻,然后看了一眼萧璟斓,然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可是心头却有些悲凉,这小娃娃学舌,竟然学着小七月喊萧璟斓爹,左不过也是因为没爹没娘罢了。

她伸手就将小阿丑给抱了起来,哄道:“阿丑,叫皇兄,跟嫂嫂念,皇……兄……”

小丫头盯着尹穆清看了一眼,随后又看了一眼萧璟斓,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奶声奶气的道:“丑……丑……”

尹穆清一听,乐了,这小丫头当真让她学的时候,竟是这般不会选字,萧璟斓自然是脸色一黑,伸手便将小丫头抱了过来,揉了揉小娃娃的脸,嗔道:“这就是所谓的蠢笨之人生的小笨蛋!”

尹穆清无语,心道,这男人怕是忘了自己的爹娘是谁!

这会儿,外面的太监传话,道:“启禀陛下,吉时已到,可以行礼了!”

萧璟斓听此,看了一眼榻上因为没有被抱而咿咿呀呀的吵闹不止的娃娃,对一边的奶娘道:“抱三殿下过去!”

“是!”

小娃娃都周岁了,还没有名字,尹穆清早就有怨言了,萧璟斓抱着小阿丑,奶娘抱着七月,尹穆清则空着手,跟在萧璟斓的身后,瞪着萧璟斓,一双大眼睛雾蒙蒙,水汪汪的,满是控诉。

“阿斓给七月起了什么名字?如今周岁礼自然是公布天下的,总不能真的叫七月吧?”

“七月这个名字不好么?和他二皇兄多相称,二皇兄叫九月,弟弟七月,等再生个女儿叫六月,七月这名难道还委屈他了?”敢说一个委屈试试?

尹穆清这下听明白了,手丢了萧璟斓的衣袖,便委屈的红了眼睛:“阿斓是嫌弃臣妾不会生女儿么?七月不是女儿,所以你连抱他一下都不曾,现下好了,比他哥哥还可怜,以前他哥哥是没爹,才被安了九月这名儿,可怜我的儿,明明有爹,却还要叫七月这么磕碜的名儿!”

萧璟斓转身瞧了一眼尹穆清,见她一个劲儿的抹假泪,眸中闪过几分宠溺的柔光,却没有多说什么。

尹穆清自己也挺遗憾的,连生了三个儿子,没得个女儿,如今看见小阿丑这般软萌可爱,她自己也气,怎么七月不是女孩呢?

两人说话间,已经被一群太监小斯众星拱月般拥入嘉兴殿。

这里百官聚集,为小殿下庆祝周岁,举行抓周仪式。

嘉兴殿中央,摆着一张巨大的圆桌,上面放了琳琅满目的玩意儿,有玉石雕刻的弓剑矛弩等十八般兵器,还有精心雕刻的缩小版的琴筝笛箫,还有各种印章,书籍,算盘,连女儿家的胭脂水粉珠钗都有。

穿着一身红色锦袍的小九月正踮着脚,手拿桌案上的东西,什么宝剑玉笛,妥妥的往袖子里面藏!

还以为别人没看见,故作偷偷摸摸的模样。

九月今年九月份才到六岁,自然还是贪玩的年纪,也不懂周岁礼,抓周是什么,看到好玩儿的自然就往袖子里面藏,想着回去哄弟弟!

四周的大臣宫人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二殿下,您光明正大的拿,没人说你什么呀!这躲躲藏藏的,却又什么都遮掩不到,您这是何必呦!

坐在龙椅下首的皇太子倾恒见弟弟这么大一个人了,还和小弟抢玩的,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摇了摇头,却什么都没说!

萧璟斓与尹穆清一来,太监喊驾后,群臣跪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萧璟斓携尹穆清坐在龙椅上,将手里的小公主递给一旁的奶娘,道:“小娃娃庆生而已,众爱卿不必拘礼。”

“谢吾皇万岁!”

被奶娘抱着手里的小七月不怕生,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四处看,倒是一眼就看见九月,伸出小手,咿咿呀呀的喊:“皇兄……哥哥……”

九月见自家爹娘和弟弟出来,急急又抓了一把小弓藏在手里,这才跑过来,惦着脚去拉弟弟的手,掏出怀中的一玉剑往弟弟手里塞:“小胖子,九爷赏你的,快叫哥哥!”

九月穿着一件大红色的箭袖短衫,下面穿着宽腿裤,脚上踩着红色的锦靴,病好了,面色也红润起来,这一年一直跟着倾恒学武,个子也蹿高了不少,但是由于喜欢吃,小脸还是圆润可爱,不过好像越发精致漂亮了。

小七月是奶娃子,身体好,养的好,自然又白又胖,活像一只肉团子,所以九月一直就叫他小胖子了!

有好玩儿的,小家伙自然激动的四肢乱晃,伸手抓着那玉剑便喊了一声哥哥,然后抱着玉剑就往嘴巴里塞。

九月见此,双眼一番,就是一阵嫌弃,这没出息的小东西,竟是天天想着吃,以后可别告诉别人是九爷的弟弟!

不过,九月给七月好玩儿的,小阿丑自然又是急了,在奶娘手里一阵挣扎,咿咿呀呀的朝小九月招手:“要……吃……”

九月自然没有忽略,知道小女娃一直喜欢珠钗,便从怀里掏出一副红宝石珠钗,递给小阿丑,贼兮兮的道:“阿丑,喊哥哥,叫了哥哥这东西九爷就给你!”

九月自从知道这只会吃了睡,睡了吃的小东西是他姑姑后,他便百般不愿,最欢喜的事情就是哄骗小阿丑喊他哥哥。

不过,这辈分称呼哪能乱喊?尹穆清自然随时纠正,以至于,别的不会,小阿丑最会的,就是纠正九月的措辞,快两岁大的娃娃撅着小嘴,奶声奶气的道:“不,姑姑……九……姑姑……”

虽然说不全,不过不难让人猜测小丫头要表达什么,小九月气的脸色一变,瞪着小家伙气的小脸通红,然后转身跑到尹穆清面前,撅着小嘴,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闪着点点泪光,委屈的看着尹穆清,抽搭了一下鼻子,委委屈屈的开口:“母后……”

尹穆清瞪了一眼九月,伸手戳了戳小家伙的额头,嗔道:“这么委屈的叫母后做什么?欺负了弟弟和姑姑,还好意思向母后叫委屈?”

九月一听,顿时就真的委屈了,小嘴巴一憋,就哭兮兮的道:“娘亲是不爱九儿了么?”

尹穆清嘴角一抽,还没来得及说话,小家伙便哇的一声便嚎了起来:“娘亲果然不爱九爷了,娘亲有了小胖子,就不爱九爷了!”

这百官面前,他也好意思哭?尹穆清都觉得脸烧的厉害。

一把将九月拖进自己的怀里,嗔道:“母后哪里不爱你了,别污蔑母后!”

这熊孩子,当真不知羞,不是挺好面子的么?怎么人前人后都哭鼻子?

九月倒也不挣扎,扑在尹穆清怀里,抽抽泣泣道:“娘亲胡说,若是娘亲爱九爷,为啥给那小胖子取名叫七月,九爷明明是哥哥,他是弟弟,他却是七,九爷是九,七明明是排在九前面的,不公平!”

尹穆清一听,自然心里埋着笑,却一本正经道:“你这小家伙又在胡说八道吧?平日里让你读书你不好好读,今儿个却在这里瞎闹,七虽然排在九前面,可是七没有九大,没有九多呢,娘亲有十串糖葫芦,你是愿意要七串,还是九串?”

九月大眼睛一亮,显然是明白了,九是比七大,自然九月也比七月要大,九月这名字一听就是哥哥,七月一看就是弟弟嘛。

不过,他盯着尹穆清,咬着指头,带着几分乞求之味,抓着尹穆清的衣摆,糯声疑问道:“九月能要十串么?娘亲要留几串做什么?皇兄是不爱吃糖葫芦的,小胖子和丑丫头连牙都没长,也吃不了的……”

尹穆清扶额,她的个九月呀,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

倾恒也满是无奈,这个弟弟,当真是拿他没办法!

群臣似笑非笑,二殿下机灵乖巧,天真活泼,确实也是真性情,就是太过天真了一些,好在太子殿下沉稳,担得起大任!

萧璟斓只觉得九月将他的脸面都丢到文武百官面前了,堂堂天子骄子,皇二子,安瑞王殿下,竟然还是个为了几串糖葫芦撅着屁股和娘亲撒娇卖萌的主!

他只觉得脸上无光,忙招了太监宣旨。

太监总管拿着金帛圣旨于高处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之三子,聪敏警慧……赐名凰,寓意高洁美好,豁达自远……”

圣旨冗长一片,不过也就是给小七月赐名赐封号的圣旨,尹穆清静静的听着,想着萧璟斓会给小家伙取什么名字,没想到,竟是凰字。

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高洁美好,也算萧璟斓这做爹的对这小娃娃的期盼。

不过,萧倾凰,这名字也太响亮了一些,也不知她生的这个傻小子当不当得起这个名字!

圣旨一出,文武百官都下跪祝贺:“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小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会儿,萧璟斓将奶娘手里的小倾凰抱了过来,正要将小娃娃抱到那殿中的圆桌上去抓周,外面就有人报。

“墨翎陛下到……”

“晋源陛下携皇后到……”

“神医门门主携夫人到……”

------题外话------

宝们,收藏灵殿新文《重生之世子谋嫁》呀!

推荐好友文文,《重生之农女毒后》——福星儿

腹黑霸道的九爷,某日相中某个狡猾如狐的小女人,于是坑蒙拐骗,不择手段将某个小女人娶回了家,不料,小女人摇身一变,成了母夜叉。

这辈子,楚蘅只想找个庄稼汉,过过柴米油盐的日子,等入了洞房才发现,她找的庄稼汉,竟然是天煞的九王。

楚蘅想退货,九爷拒绝,商量之后,二人一拍即合,一边狼狈为奸的复仇夺权,一边过着柴米油盐的日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