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暗面代理人/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结果,不是什么都没变化吗。”离开白色的医院,离开在身边消弭不掉的消毒水的味道,来到这里身体还是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么脆弱,将他束缚在这里,束缚在这个狭小的地方。

“真是稀奇啊,我一来就听到这种发言,”房间的门在这个时候被谁个打开了,出现在门外的人如同往常那般轻佻,说出的话也是充满冰冷的嘲讽,“说出这种悲观的话还真的不像你的风格,你不是一向把自己的存在当成是悲剧吗,什么时候变得跟你姐姐一样乐观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这栋处在城市远郊的豪华别墅里,除去必要的仆人外只有安杰一个人住,他站在落地窗边俯瞰着外面炽盛的阳光,还有在那之下绿意盎然的花园,淡漠的脸庞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如果我说怕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会寂寞,所以来陪陪你会相信吗。”莱洛说着轻浮的话语,径直走到房间的沙发上坐着,那双眼睛无论何时都透出一股不怀好意,令人难以产生好感。

“如果只是来说这种无聊的话,立刻滚出去。”安杰瞥了他一眼,目光重新看向窗外,温度调节良好的室内感受不到外界一点的燥热,即使可以看到外面,但却感受不到任何夏日的气息,一面薄薄的玻璃就可以隔绝一个世界。

“你的姐姐啊,真的很努力呢。”莱洛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安杰,说道:“我看她的所有行动都是为了来找你,现在还跟在那个执行官身边,不久就会到雷希特亚去,你说她会不会在那之后被那些人洗脑,然后与你走向敌对的道路?”

“无聊,”安杰伸手将窗帘拉上,偌大的房间立刻变得阴暗起来,他无视莱洛回到床上躺好,随后才静静地说道:“她不会伤害我,也不会伤害任何人,那家伙一直以来就是抱着这种美好愿望的愚蠢的人。”

“是吗,看来你对她真的很了解。”安杰与安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莱洛并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安杰是黑色黑色圣痕者,拥有强大的力量,但于此相对的就是异常脆弱的身体,抱着只有他与“那个人”才知道的秘密而待在这里。

“真的很好奇啊,你们之间的故事与秘密,”莱洛笑了起来,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对了,你的姐姐真的不是圣痕者吗,但是前段时间与她接触,好像看到她也拥有一些别的能力。”

“……什么意思。”安里是什么情况安杰比谁都要清楚,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所以在听到莱洛这样说得时候,他的眼睛眯了起来身上的气息变得一点危险,那种诡异的压迫力让莱洛慢慢皱起了眉头,但随即灿然一笑,道:

“我只知道她出现了一种类似于感知一样的能力,当然啦,她只能感觉到异度生物的存在,对普通人类或者圣痕者没有效果,”紧紧地盯着面无表情的安杰,莱洛按着他的帽子站了起来,“听说是被新的异度幼虫给弄伤后变异的,没有任何攻击性的能力。”

“作为辅助系来说,已经算很不错了……”莱洛转身离开,在他的手搭在门把上的时候又转身朝安杰笑了笑,“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无论是圣痕者还是黑色圣痕者都没有办法感知到异度生物的存在呢?关于这一点,我实在很好奇。”

“我知道为什么,”安杰也朝他勾起唇角,但眼里没有一点波动,他给人的感觉就是看穿了一切却又什么都不会说得模样,这种人真的很危险很麻烦,“有本事的话就自己去查吧,在我这里你是找不到任何答案的。”

“您可真是坏心眼啊,暗面代理人。”

==

“敏捷度27%,中弹率69%,反应能力根据各种指标中合起来计算,居然只有18%……如果实在战场上你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你知道吗。”好不容易适应了地狱一般的准备运动,没想到一到真正的训练安里的成绩会如此惨不忍睹。

“我觉得自己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在你的手上活了下来……”被他们作为临时训练场地的是公园的篮球场,现在安里正盘腿坐在被白天的太阳晒得滚烫的地面上,衣服和裸露的皮肤上有很多白色的圆点,那是和月凛作为训练敏捷度而在街边买的玩具枪。

“只是玩具枪就已经是这副惨样,可以想象你遇到真枪的时候能不能活下来五分钟。”站在篮球场的球架下面,身侧暗淡的路灯只照亮了周围几米的区域,和月凛拿着那把几块钱的玩具枪叹了口气,“算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先让我休息几分钟再走。”不顾还带有余温的水泥地面,安里直接仰躺在上面,一副精疲力尽动也不想动的模样。

这次路过的是一座很小的城镇,到了夜晚基本不会再有人出来闲逛,此刻的公园也静悄悄的不会有人因为他们的奇怪行为而过来围观,所以这小小的篮球场也变成了非常良好的训练场地。

似乎是地方小而且偏僻的缘故,这里的星星格外的明亮,在接连不断的好天气里所有云层都被蒸发,漫天的星辰在此刻一览无余。安里看着它们,然后眼睛瞟向还还站在篮球架下的和月凛,“和月凛,你会不会看星座什么的?”

“不会,”学着安里的模样,和月凛抬头看着夜空,“星星很漂亮,但我没有研究它们的心思,在雷希特亚我也听说过有人的能力是占星,通过星辰的变动预测出未来的轨迹,只是我一直不相信这种东西。”

“在遇到那些事之前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是没有科学无法解释的事物存在的,如果有的话,那只是证明人类还没有获得理解的力量。”安里淡淡地笑着,眼里有点悲伤,她想到了自己的弟弟安杰,那个身体一直存在很大缺陷的少年。

“所以你现在妥协了吗,知道这个世界存在众多无法解释的事物,已经接受了这个一个不科学的设定了吗?”和月凛低下头,看着安里问道:“在见识过那么多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后,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这种事情我可从来么有思考过。安里闭上了眼睛,重重地呼出一口气,“造成着一切的原因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的融合,所牵扯的人和事大到无法想象……说实话,在知道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危机的时候,我有想过要是两个世界永远都互不干扰该多好。”

“还有,在安杰离开的那个时候,我甚至想过要是没有圣痕者该多好,那么这个世界就不会变得那么混乱了,不过终究只是妄想而已,无论是将世界扳回正轨,还是狠心地希望所有圣痕者都消失。”这种事,根本不会有人办得到吧。

“而且仔细想想,说不定没有这种困局的话,我跟安杰也就不会存在了。”现在的我,连自身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也不清楚不了解,能够做的事情,只有变强,再去找到自己所要的所有真相。

“是吗。”和月凛没有说些什么,他感觉到的只有悲伤与无奈,没有恶意存在,所以安里的这些话,都只是一种普通的发泄与抱怨,不过即使只是抱怨,被有心人听到还是会拿去大做文章的吧,“你,真的让人无话可说。”

“诶?”安里愣了一下,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我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吗?”

“没有。”

“呜……”被冷落许久的小白迈着小短腿跑到安里身边,直接跳到她的肚子上一个劲地蹦跶,似乎在催促她快点起来。现在是晚餐时间,它已经饿了许久,而且这两个人一个躺着一个站着,还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它根本不能理解的话,它的耐心已经快用光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抱住小白软绵绵的身体,安里拍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燥热的晚风并不能缓解任何炎热,除了让安里更加的难受外一般来说没有任何用处,但只是一般来说。

“嗯?”刚刚的感觉是什么?安里眨眨眼睛,有些不明所以地回头看着没有一点光亮的小树林,然后抬头看着上方的夜空,不知何时星星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深邃的黑暗,像是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所遮蔽。

“怎么了。”和月凛握紧了自己的武器,神色凝重地来到安里的身边,看着她有点恐惧的模样不由得问道:“你怎么了?”

“是异度生物,”安里看着没有了一点星光的夜空,瞳孔在剧烈地颤抖,她伸出手有点害怕地捉住和月凛的手臂,“但是,没有办法对方,无论是谁。”

此刻在他们头顶的夜空之上,不是成群的虫类或者鸟兽,而是不知物种为何的,巨大到遮天蔽日,令人想起传说中的鲲鹏一样的生物。面对这种东西,即使和月凛是一级执行官也赢不了,在那种压迫感之下,只会产生渺小的自卑感。

“究竟,是什么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