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需要理解/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细细密的雨丝拍打在脸上,不见减弱的雨势还有依旧电闪雷鸣的天空,在这样的雷雨天气出行本来就已经很危险,而且还是在这样的高楼之间跳跃,简直就是引雷针,所以安里很害怕下一秒会有一道闪电降下把它们劈成焦炭。

但是呢,没有办法回头啊。安里只能抓紧和月凛的衣襟然后集中精力感应那些异度生物的位置,然后指出它们的方向。不过她依旧是皱着眉头,正如和月凛所说的,在这个时候受伤真的很不是时候。

而且……安里摸着肚子的伤口,她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不是关于那些异度生物的,而是关于自身的,好像异变的情况没有那么简单,越来越麻烦复杂了。

“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略带担忧地声音传来,和月凛没有去看安里,但手上的力道加紧了一点,速度也适当地缓了下来。虽然没有说,但他真的很会照顾人,让人很有安全感。

“没事,只是在想些事情。”安里微微摇头,然后抬眼看着被雨水洗刷着的世界,伸出手指着离开城市某一面的山林,说道:“在那里,它们往那里去了,速度也快了起来。抓紧一点,再远的话我就感觉不到它们了,毕竟它们是在游离在两个不同的空间夹层之间,波动要微弱很多。”

“空间夹层,连这种事都做得到吗,和月凛似乎是第一次听说,惊异地微微瞪大眼睛,“我一直以为它们是能任意在两个世界来往,看来也不是这样。那样的话,要是它们躲在空间夹层,不是没有任何办法对付它们?”

“这一点我也没有办法,不过它们既然要开辟裂缝就会出现在这边的世界,不可能躲一直躲在里面。”安里呼了一口气,低伏着眉眼,“现在也只好先找到它们,到时候该怎么做只能顺其自然了。”

“我知道了。”黑色的风衣下摆在猎猎作响,和月凛加快了速度,无视物理规则越过所有的障碍物,身影在阴暗的天空下如一只黑色的飞鸟,朝着城市边缘的山林而去。

……

雨中的山林到处都很湿滑,湿气弥漫萦绕,连绵稠密的树冠将原本已经充足的光线遮挡,使得这雨落中的树林更加阴冷,更深处的密林已经看不清有什么东西,如同异次元世界的入口那般神秘危险。

“现在开始要用走的了,我感觉到它们就在这片山林里,但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杂乱的波动特别多,没有办法分清它们,所以只能一步步走过去。”看着长满蕨类植物而寸步难行的山林,安里抖了抖自己半湿的外套,说道:“可能会有点麻烦,你没问题吧?”

“有问题的是你,伤口还好吧。”和月凛抽出自己的刀走了几步,一刀挥过去将直径三米的植物全部清除,强劲的刀风将所有的残枝掀到一边,看得安里目瞪口呆,这就是大神,开路都比一般人厉害潇洒。

“走吧,”转身朝安里伸出手,和月凛淡淡地看着她,“抓紧我,小心不要摔倒了,你的身上还有伤,如果觉得累就告诉我……”说着说着,他有些疑惑地看着笑起来的安里,问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安里轻轻摇头,然后把手搭在他宽厚的手掌上面,那张脸上缓慢漾起了温柔地笑容,“和月凛真的很温柔,也很会照顾人,和你在一起的话会觉得很安心呢。”

“你误会了,我只是按照自己所想的去做,这是最合理的判断与做法。”和月凛别过脸不去卡安里,然后自顾自地拉着她前进,手上的刀利落地斩断所有碍手碍脚的东西,说道:“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好,现在你受了伤我还不是一样把你带出来,让你面对危险?”

“这一点是没有办法的吧,因为拥有追踪能力的只有我一个,而且受伤只是一个意外,因为我的能力不足……”安里不在意地笑了笑,眼睛没有一点阴霾,永远都是那样清澈动人,“只不过是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到时候恢复训练的话,我可不会再被你砍中!”

“……你有这份觉悟就好,等下会遇到更加危险的事,我不可能分那么多心神保护你,能躲就躲吧,正好锻炼一下你的毅力。”和月凛的脸也柔和了下去,在安里看不见的地方扬起浅浅地微笑,还有……真正温柔的人,是你才对。

==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越来越昏暗,越是往深处走能见度就越低,植物也渐渐地有半人高,每一步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寸步难行。不知道什么时候雨已经停了,但是残留在树叶上水迹仍旧将安里的头发与外套打湿。

她扯了扯有点沉重的衣服,抬头看着高大树冠间细小的空隙,眯起眼睛窥视着那灰蒙蒙的天空。即使雨暂时停了,但是雷声还要闪电都没有停止,直到现在还是很清晰地在耳边回响,恐怕等一下还会有一场持久的大雨。

“休息一下吧,”在安里有些心不在焉地时候,。和月凛清理出一片空地,然后松开她的手靠着湿滑的树干就坐在了地上,闭着眼睛没有再去看任何东西。见此,安里也只好向他一样坐下里,暂时缓了一口气。

“……”半晌,和月凛皱着眉睁开了眼睛,转头看着一直盯着自己外套看的安里,问道:“你在看什么,这件衣服的话,我想你也是知道怎么回事的。”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很纠结……”安里的眉心纠结地挤在一起,嘴巴也抿了起来,表情非常的复杂。一方面她很羡慕和月凛能有这样方便的衣服,可以根据外界的环境调节成最适合的温度。

但是之所以会有这件衣服的原因,是因为和月凛的身体有缺陷,不然的话他也可以跟正常人一样感受到外界的变化,不用依靠这种东西。所以说令人羡慕是真的,因为在雨天还可以当雨衣使用,只是一旦联想到他的情况……

“有点好奇,你的身体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缺陷呢?”简直就像安杰一样,因为身体缘故他也是从来没有离开过医院。

“我不清楚,或许我失去的那一段记忆里会有答案,”隔着手套,和月凛抚摸着一副舒适的面料,眼里全是晦涩不明的光,“不过我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放弃思考这种问题,在每个人都对我说我的体质没有挽回的可能之后。”

带着怜悯的欺瞒,恶意的嘲讽,诅咒的蔑视……那些人的目光,我已经看够了。都在隐瞒着什么,都在编织着谎言,这样的雷希特亚令人厌恶,所以才不想回去,也不想去纠结那所谓的真相。

“没想到和月凛也会有逃避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一直都会向前走,从来不会妥协呢。”看着从树冠间洒落的点点微弱的光,她微笑地模样也如落下的微光那样动人,在昏暗的山林里闪闪发光。

“或许吧,”没有反驳,和月凛看了她一眼,视线慢慢移开,“但我不认为这样有错。”

“我可没有说你做错了,只是真的觉得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选择,不是旁人能够左右的,”苦笑了一下,安里说道:“所以说要相互理解真的很难,听了你的话我总觉得一直在追逐真相的自己像个笨蛋一样。”

“本来就是吧……”低声念叨了一句之后和月凛站了起来,顺势也将安里拉了起来,“就如你所说的要理解很难,那么就不要去理解好了,真正背道而驰的信念,就算能够相互理解也不会改变的。”

“也就是说,你会因为我的几句话而放弃至今付出的所有努力吗。”闻言,安里摇摇头,她只是觉得像和月凛这样厉害的人也会有放弃妥协的时候,自己产生了一些莫须有的无力感,但如他所说,这些微弱的感情是不会造成什么影响的。

“那就够了,在我看来人类根本呢就不需要相互理解,”说完,他转身继续前进,背影有几分萧索。不需要理解,因为在我身边的人的行动都是基于自身的利益,就算是你也是一样的。

“嗯……?”袖口被拉住,和月凛回头正好对上安里严肃的表情,她移开视线看着前面漆黑一片的山林,露出些许困扰的表情,明确地传达出一个讯息,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只是稍微放松了一会就已经那么接近,稍微松懈一点就变成这样,我真的太差劲了。”说完,安里收起所有的苦笑与无奈,说道:“是异度生物,只有一只,从波动来看是兽类,而且行动的速度很快,预计是敏捷型的。”

“我知道了,你们退后。”和月凛拦在安里面前,后者黯然地闭了闭眼睛,然后跟小白一起往身后跑去。简直就是累赘,即使不停地训练,但要追上和月凛还是一个妄想,最重要的是连自己的武器都没有,太失败了。

不过不要紧,总有一天,她一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