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那个人/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的天气依旧很好,许久没有搭乘过交通工具的安里坐在列车里看着外面的风景,这让她想起了第一次跟和月凛坐上列车的场景,感觉像是过了许多年一样久远。当时他也像现在的自己,坐得那么的端正。

但是两个人是不同的,和月凛坐得那么规范是因为长久下来的习惯,而安里纯粹是因为紧张,即使坐在舒适的空调列车里依旧满手是汗。她的行李一度精简,现在只剩下了一个随身的挎包。

这个挎包还是新买的,够结实,也防水,说不定和月凛提刀砍过来的时候还能挡一下……才怪。要是用这个她还是去死吧,里面只是一些重要的证件跟金钱,还有几件换洗的的衣物,对现在的安里来说轻得不得了。

“居然要一直把我追杀到海边才住手,还准备了专门的路线图给我,难道还害怕我迷路吗?”无言地盯着面前面前的纸张,上面列出了要在几点到什么地方,坐什么交通工具,如果没有按时完成,将加重训练的强度。

“恶魔啊。”扫视纸张几遍之后,安里默默将它收进挎包,然后低低地叹了口气。今天一大早和月凛就消失了,留下了这张纸,所以安里完全不清楚他会什么时候杀过来,反而是她一直神经兮兮的浪费了很多精力。

“这个位置没有人吧?”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安里一跳,她下意识就将手伸向自己的衣襟,里面有一把特制的短刀,只除了纸张外和月凛留给她的另一样东西,吩咐她不想死的话就贴身放好,最好能随时都拿出来。

“没、没有人……”来人只是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男生,留着精神的黑色短发,健康的古铜色皮肤,穿着黑色的T恤跟蓝色的牛仔裤,手上戴着深色的护腕,健硕高大的身材让人觉得他像一个专业的运动员。

“不用那么紧张,我没有恶意的,”将身上的背包放到列车的架子里,男生笑嘻嘻地说着,轻松的语气让安里的警戒放低了一点,但对于突然搭讪的陌生人,她还是不愿意过多的与之交流。

“……我长得有那么像坏人吗?”看着安里提防的模样,男生伸出手指着自己的脸,笑道:“我还是第一次被人用那么警戒的眼神看着,稍微有点伤心呢,啊哈哈哈……”这个男生应该是很爽朗的类型,只是他试图放松气氛的话语失效了,安里满脑子都是和月凛何时会杀过来,根本放松不下来。

“……好吧,我失败了。”男生看着安里苦笑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就这样放弃,而是爽朗地笑了一下,说道:“我的名字是宁涛,是大一的学生,现在在一个人旅行……”

“……”自称宁涛的男生一个劲地讲个不停,让安里终于是明白了一件事,这家伙在跟她搭讪,这种事情不是没有遇到过,但是现在她不想说些什么,要担心的事情还有很多,就怕和月凛……!

忽然之间安里身体颤抖了一下,脑中有什么不可抑制的东西在剧烈地嘶鸣起来,反复地刺激着她的神经。那些令她恶寒的感觉很快从大脑上传递到全身,化作一阵令人心悸的寒意,让她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脸庞的血色在一瞬间褪尽。

“抱歉,我该走了。”撵紧手中的挎包带子,站起身冲了出去,一路跌跌撞撞地逃离那个地方。这种感觉不会错的,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安里其实害怕得不行,在感觉到那细微的杀气的时候,她就好像看见有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如果不逃的话就会死。

那个家伙,不会是真的要杀了我吧。安里也不知道自己要跑到哪里去,只知道不能待在原地,不然会被杀掉的。只是从哪里传的杀气?她没有在列车里看到和月凛的身影,那么他现在在哪里?

“客人,不可以在列车上奔跑!”安里的脚步慢慢停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节车厢,只知道根本没有甩开那一点若有若无额杀气,而且也不能在这里将短刀拿出来,会引起骚乱,和月凛还没有出现,她就会被车上的乘务人员给制服,然后在列车停下的时候被送进警察局。

等等,距离列车靠站要多久?发现了什么似的安里转头看向那个乘务员,“请问一下,要多久才能下车?”

“……按照预定好的时间,这趟列车大概在五分钟之后就会停靠二十分钟……”乘务员虽然被安里突然的发问吓了一跳,但还是很敬业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二十分钟……”安里拿出手机跟那张纸条,现在是早上的八点十分二十分钟之后就是八点三十五分,按照这张纸条上说明的,她要在九点钟之前到达这趟列车的终点站……这是逼迫她在这里下车,然后……

“终于找到你了!怎么突然之间就跑了呢?我有那么可怕吗。”那个烦人的宁涛居然追了上来,心烦的时候还要被这个家伙给缠住真是令人不爽。好脾气的安里第一次这么烦一个人,听到他的声音心情都会变得糟糕。

“我还有事要做,先走了。”思索了几秒钟,安里计算着时间便向车门走去,她要在列车停靠的开门的时候就下车,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好,要在九点钟前到达目的地,而这半个小时里,和月凛大概就会出现了。

“这么快就要走了?你还没有到目的地吧。”直起身子,宁涛拉开了微笑地看向安里,竖起一根手指说道:“你的样子看上去遇到了很大的麻烦,需要我帮忙吗?我可是非常的乐于助人的,怎么样,要考虑一下吗?”

“谢谢,但是不用了,”安里摇摇头,随后呼了一口气,压下了心里的那些不安,朝宁涛笑了一下,“我真的还有事,必须要走了,让你担心了很抱歉。”

“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啊,”宁涛低头看着安里,有一瞬间他的模样似乎变了,但是这如幻觉一样的东西并没有被安里察觉,“既然你不需要我的帮忙那就算了,但是就算萍水相逢也是缘,告诉我你的名字怎么样?”

“安里,我叫安里。”说完,列车就缓缓停了下来,身后的门也自动开启,外面燥热的空气立刻涌了进来,还没出去就令人感觉到了夏天的酷热。“我该走了,后会有期。”迅速地跑了出去,但没走多远她又停了下来,转身朝还站在那里的人挥挥手,然后才利落地消失在人群中。

“安里是吗……”凝视着消失在人群的少女,名为宁涛的男生一边笑着一边跟随着人流走出了列车,在双脚站在平整的地面的时候,那个外表爽朗的少年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事一个长相有些阴柔的青年。

他漂亮得像是一个女人,但那双赤色的眼睛却饱含犀利与危险,光看一眼便会让人通体生寒,是一个令人难以忘却的男人。只是这样一个人旁若无人地站在人流的中心,周围的人却目不斜视地走过,即使距离近到可以触碰到身体,依旧是那般无知无觉。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我看,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与那阴柔女气的相貌不同的就是声音,是非常低沉富有磁性的男声,然而说出来的话轻浮之极,就像一个调戏女孩子的街边流氓。

“……”在男人的对面,是面无表情的和月凛。与前者不同的事他并没有被行人给忽视,而且穿着也很引人注目,有几个人站在远处议论,更多的是女性带着某种不知名的发亮的眼神一直盯着他。

“你是谁。”旁人看来和月凛就是在对空气说话,要多奇怪有多奇怪。然而他对面的男人只是咧开嘴笑了起来,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饶有兴致地反问道:“那你又是谁,刚才那个女孩的保镖?”

“从我出现在那里之后,你的杀气就没有停过呢,”青年笑眯眯地说道:“我又没有敌意,只是普通地搭讪想交个朋友而已,你又何必一直针对我?看吧,因为你的关系,安里都跑掉了。”

“你该怎么赔偿我的损失呢,一级执行官。”青年睁开了他的眼睛,赤色的眼眸如同地狱中的厉鬼,这满满的煞气在一瞬间又褪尽,青年重新变回了那副笑眯眯的模样,“开玩笑的啦,不要放在心上。”

“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你也不是那么有空在这里质问我的吧,”随意地扬了扬手,青年转身走向列车,每走一步身上就会发生一些变化,等到他回到列车上时又变回了那个笑容爽朗的少年。

“不管怎么说,我也不想跟一级执行官为敌,更不想跟整个雷希特亚为敌,所以你也可以收起身上的杀意了,”声音依旧没有变化,也只有和月凛一个人听得见青年在说些什么,“还是说,你只是在不爽我刚刚跟她搭讪了?”

“你,该不是……”注视着男人许久,和月凛终于是出声了,眉头也罕见地紧紧皱在了一起,“你这家伙。”

“别抱有这么大的敌意,我现在可是在旅行中,不想惹麻烦,”少年模样的人说完,眼眸再次变成赤色,“还是说,你想当我消磨时间的玩具?”

“如果你有本事的话,那就试试看啊。”一个人影遮住了视线,仅仅一个剪影略过的瞬间,那个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列车上,和月凛沉默了几秒,亦是利落地转身离去,但是凝重的表情一直没有改变。

“为什么,那个人会在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