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豺狼/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稍微有点,与想象中不一样。在莫桑格大楼的外观与楼内的设计上与认知中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给人严肃,整洁,冰冷的感觉。只是在电梯的门打开之后,安里跟在和月凛身后却来到了一扇格格不入的木门之前。

“失礼了。”在敲过门之后,和月凛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安里跟在他身后好奇地打量着里面——空气中传来木材干燥的味道,安里看见的是几乎是由木质构成的房间,墙上挂着金色的边框的房间油画,灰蓝色的沙发,还有铺着白色半镂空的蕾丝桌布的茶几。

屋子里的窗户是敞开的,轻薄的飘逸的纱窗在微风中温柔地荡漾开来,还有就是非常普通的桌椅,上面摆放着干净的玻璃杯,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正腾升着袅袅的热气,而杯子的主人,却是一个不认识的青年。

他们走进来的时候那个青年也正好抬头看了过来,他拥有一双非常深邃的碧绿色的眼眸,一头墨绿色的微卷短发,看上去有点慵懒,但长相非常的俊美。他的视线直接略过了和月凛定格在了安里身上,随后露出了一种难以描述的神情。

真是很奇怪,那个青年是谁?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他?还有,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抱有同样疑问的还有和月凛,他侧了侧身子直接把那道恼人的视线个隔断,虽然没有拔刀,但是眼神充满了敌意,“你,是谁。”

“不用那么紧张吧,我现在又不会做些什么……”青年收回视线,靠在椅子上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眼神略显困倦地盯着自己面前的杯子,说道:“我也是学院长叫来的,专程是为了你身后那个女孩而来,至于原因,等下由学院长来说明会比较好。”

说完,那个青年又抬起了头,瞥了一眼和月凛之后看向还被他挡在身后的安里,说道:“先自我介绍好了,我叫格林,是科学社的社长,记好了,是格林,没有别的称呼。”

在自己的名字上重点说明之后,格林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就看见安里露出被吓到的表情,像只小白兔一样看了他一眼后立刻躲到了和月凛身后,并抓住了对方的手臂,似乎有点不安。而和月凛身上的敌意几乎是在瞬间就加重了,即使没有动手,那眼神也想在考虑要怎么砍了他。

等等!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为什么会变成这个局面?!看见安里的反应,格林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他好像没有做什么……吧?思索着自己的言行的格林忽然醒悟,然后想要拍自己一巴掌,他怎么忘了安里好像一直都害怕科学社会将她捉去解剖这件事,现在这样自报家门,不是很傻吗?

“我叫安里。”在格林露出一张生无可恋的脸的时候,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安里还是有好好地报上自己的名字,并且从和月凛身后出来了,她稍微打量了周围几眼,最后定格在他身上,“那个,只有你一个人吗?学院长去哪里了?”

“啊……你说学院长吗,”格林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与安里对视两秒之后莫名其妙地撇开了头,“说实话,我来之后就没有看见他,但是他在昨天告诉过我让我在这个时间等你……你们过来。”

“这样啊……”安里露出沉思的表情,随后侧头去看和月凛,“和月凛,你说学院长会不会是……”

“嗯,应该是这样。”这并不是在打哑谜,根据格林所说的话,学院长很可能是将安里变异者的身份告诉了他,至于目的暂时还不明确,猜测的话倒是有几个,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拿去研究,是不是她最在意的解剖就不得而知了。

“已经来了吗。”身后的门被悄无声息地打开,熟悉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安里惊异地回头,看到了一身休闲居家服的白发美型大叔,而后者正抱着一个纸箱,眉眼淡漠地低头打量着安里。

“学院长?”眨了一下眼睛,安里看着他有点紧张的说道:“虽然还算不上是这里的学生,但我应该可以这样称呼您吧?”

“没关系,”学院长浅浅地摇了下头,然后看向和月凛,“辛苦你了,先去坐下吧,要事我等下会说明的。”

“我知道了。”和月凛点点头,然后非常自然地拉过安里的手,直接在格林的身边走过,来到灰蓝色的沙发上坐好,后背微微靠在沙发上,双腿优雅地叠交在了一起,将那把黑色的武士刀横置在自己的双腿上。

“……”轻车熟路的动作让坐在他身旁的安里哑然了一会,随后弯起眼眸,流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和月凛这么放松的模样,看来你对这里很熟悉啊,是因为来过很多次了吗?”

“还好吧。”没有明确地回答,但不否认的话,也就代表安里的猜测与实际情况没有多大的差别。和月凛一直在说自己有多讨厌雷希特亚,只是现在看来好像也不全是这样,只是能让他觉得自在的地方,一定不会是那些讨厌的场所。

“咚。”一杯水重重地放在了和月凛面前的茶几上,后者抬头时正好看见格林皮笑肉不笑的脸,他慢慢地将另一杯水递给安里,并且说道:“一路过来肯定累了吧,来,喝杯水解下渴吧。”

“……谢谢。”尚且出于懵逼状态的安里小心翼翼地接过水杯,不明所以地看着和月凛跟格林之间奇怪到了极点的气氛。他们,之前认识吗?有什么恩怨不成?为什么敌意会那么浓?

手捧着水杯,安里看向他们,特别是看向和月凛时,眼里竟然有点忧郁同情。看来和月凛跟雷希特亚的人不和这一点是真的,只不过是一个会面而已,什么话都没有说就杠上了,要是以后遇到更多的人,那还得了?

“……”两人充满火药味的对视持续了不到三秒就分开了,格林将水杯放下之后坐到了安里右手边的单人沙发上,而学院长则是从老旧的木质书架上将一份文件模样的东西给拿了下来,才慢慢走到沙发的对面坐好。

“闲话我就不多说了,直接进入正题吧。”打开手中的文件,学院长的视线低伏着,微微低下头时,额前的碎发也跟着细细碎碎地遮住了他线条流畅的眉眼,“你,并不是圣痕者,而是意外出现得变异者对吧?这里有凛传给我的报告,上面很详细地记录了你的事。”

“……是,但是,我并不知道自己变异的原因。”低垂下眼眸,虽说已经大致接受了自己变异者的身份,但被这样正式提起的话,她表现得还是有些失落的,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成为异类。

“我想也是……”盯着安里几秒后,学院长看向了一旁的格林,“关于产生异变的原因一定要查明,所以我选择了一个最合适的人来做这件事,你们之间已经相互认识过了吧,那么,从今天起就请你好好配合格林的调查。”

“道理我都明白,但是我还是有意见。”出乎意料的,提出反对的人是和月凛,他几乎是用充满敌意与杀机的眼眸紧紧盯着格林,“他很聪明我是知道的,但同时他也是一个科学狂人,没有办法保证他不会做什么出格事情。”

“我认为除了他之外,没有认更适合了,”和月凛的反对似乎在学院长的意料之中,他不容拒绝地凝视着他,“她的情况格林很了解,这些并不是我告诉他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变异者在某种程度上也跟异度生物有关系,我可以允许她留在这里,但不代表其他人知道她的情况后不会出现什么偏激的举动。”最糟糕的情况是被认为是间谍一类的身份,所以在查明原因之前要保密,并且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谁都不能作出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保证,”学院长闭上了眼睛,“况且,既然她来到了这里,那么就要服从安排,你,有意见吗?”他看向沉默不语的安里,问道。

“不,我并没有什么意见,”安里缓缓地摇了摇头,露出一个温柔浅淡的笑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在各种复杂地情况之下,这已经是最好的决定。”在查明原因之前先扮演好圣痕者,只是……在查明原因之后,真的就能被接纳吗?

“确实,我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你要留在雷希特亚的话,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但是……”和月凛忽然拿起他的武器,微微出鞘的刀刃在空气中熠熠闪光,“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我会优先替她排除威胁,这样可以吧。”

这可是,你在她来到这里之前对我的要求之一。

“排、排除什么的,会不会太夸张了?”她的能力又没有那么的厉害,只能算是好用,况且在这里还遭到了削弱,不会有人对她心怀不轨吧?

“不夸张,因为这里的人……”话语顿了顿,和月凛冷然地瞥了满脸慵懒的格林一眼,“都是豺狼,你要小心防备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