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这些人是谁?/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穹格外的蓝,在远离都市的海岛上污染大幅度地减少,空气看上去没有一点灰尘,只要伸出手就可以触碰到明亮高远的天幕。

打开客厅的窗帘的时候,安里就那样隔着干净透明的玻璃盯着天空看了一会,随后将窗户打开,外面凉爽的风吹拂了进来,带着一丝大海的味道,连同树木的气息一同灌进这间不大的房子。

沙发上摆着希尔带来的,据说是送给她当礼物的一大包衣服跟许多的日常用品,而她本人现在正站在餐桌边,将她说所说的早餐一一摆到桌面上,房子在瞬间就被食物的香气所占领,诱惑着饥饿的人。

安里看了眼逐渐将桌子给塞满的早餐,然后看向希尔——她眼底有着一丝青黑,看上去没有睡好的样子,但眼神是精神十足,就算现在让她去战斗也不会有问题。只是安里真的不明白,她一大早过来是为了什么,现在六点半都还没有啊。

“已经可以了,过来吧!”将东西摆好好,希尔就招呼还站在窗边的安里,后者慢慢走了过去,看着丰盛的早餐,问道:“让你一早过来准备早餐真的很不好意思,不过那么多真的吃得完吗?”

“吃得完的吧?”连希尔自己也有点不太确定,她停下手盯着它们好一会,最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没办法,昨天兴奋了一个晚上没有睡着,想着要怎么感谢你好呢,结果回过神的时候已经买了那么多东西。”

“又不是什么大事,其实你不用这样的……”对安里来说,那只是一个普通的笔记本,或许有学院长地字这一点也会有别的人想要,但是在她看来完全不值得这么兴奋激动。不过那也是因为她不理解希尔的缘故。

即使是百万的名画,在不识货的人眼里,也就是胡乱的涂鸦而已。那本笔记对于安里来说,就是这个样子。

“感觉不做些什么心里就平静不下来,你就当这是让我冷静下来的必要条件好了。“希尔一如既往地露出可爱而富有朝气的笑容,令看着的人也觉得心情变。因此,安里也不再说些什么,几人一边闲聊一边度过了早餐的时光。

感觉忘记了什么事……而在这期间安里有一瞬间地疑惑,但愉快地气氛让她转瞬将心头那一丝怪异的感觉抛开,将注意力回到了餐桌上。至于被她遗忘的那件事,那个人,正站在房子的大门前,思考着某些事情。

房间没有开灯,屋外的阳光透过紧紧关上的窗帘将房间染上暗沉的光芒。这里空旷得跟和月凛的房间有得一拼,也是没有什么家具,不过比起前者常年没有人居住的清冷情况,这里要多了一丝人气。

“现在,该怎么办才好?”被希尔一大早的夺命催魂般的声音吵醒的不仅只有安里,就连住在隔壁的岩也未能幸免。只是他一夜没有睡好,好不容易睡着却被吵醒,脾气再好的人也会暴走。只是等他收拾好自己准备出去找茬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声音的主人是去找安里的。于是乎他纠结了,要是这样送上门去,说不定对方会顺势提起昨天晚上的事,可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糊弄过去。

“话说回来,一大清早的居然就有人找那个女人了?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而且还是一个女人,看来安里除了那两个男人之外还是有别的朋友的,幸好是个女人……“等等!她有什么样朋友关我什么事?!真是无聊!”

看来又是一个自找烦恼的男人,冰冷的外表下意外的多愁善感,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表情也多了起来,看上去也不像是坏人。但是少年,除了昨晚的事情之外,难道你就没有别的事情找安里了吗?你是不是忘了学院长派给你的任务了?

“对了,我还必须锻炼那个女人的精神力,差点都将这件事给忘了……”终于想起正事的岩找到了最合适的理由,于是乎重新变回了那副冰冷的模样,拉开大门走了出去。他昨天说过要带安里去某个地方,其实就是自己住的地方,那间房子被他改造过,在里面的话可以尽最大的能力调动自己的精神力,只要在那里的话,就可以在现实与安里的精神连接上,一旦成功,只要她睡着就会来到他的梦境领域。

“只要待在里面,就算不用做什么精神力都会得到锻炼,但如果自己没有办法突破那个壁障,或者我不允许离开的话,就一辈子都没有办法醒过来,而且,一旦精神到了极限却还是没有回归肉体的话,人也会随之死亡……”

慢慢述说着这些话语,岩像是在说给什么人听,也像在告诫自己。拥有梦境领域这个能力的话,他的精神其实已经到了一定的高度,已经很难再有突破,或许会一辈子维持在这个阶段也说不定,但是……

“这样一辈子也无所谓,已经不需要再变强,维持现状就很好……”在阳光下苍白的脸色,别黑发掩盖的眼睛,还有悲伤的话语,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述说着一个悲伤的过去。

“我说你,在演什么琼瑶剧啊,作死了。”非常破坏气氛的一句话,在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时候,连其他人的走近都没有发现,现在那个人正站在草坪外的道路上,一脸无语地盯着他看。

“啧,是你这个惹人厌地白大褂啊。”即使被吐槽了,岩还是很淡定地冷着一张脸反唇相讥,“早看你这家伙不爽了,没想到大清早的第一个看见的人居然是你,说吧,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你不想看见我,那么你想第一个看见谁?不会是安里吧?”双手插在上衣的口袋里,格林用慵懒地语气说出这句话之后,毫无意外地看见对方的身体一僵。他微微移开视线,嘀咕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你放心好了,我可不是来找你的,只是看你傻了一样站在这里,如果可以的话就拖回去解剖罢了。”

“解剖,做得到的话就来吧,你这个科学怪人。”唇边扬起一抹讥讽的弧度,岩盯着格林的目光是不加修饰的轻蔑,“听说你作为圣痕者,但体能却比一般人还要弱吧,看来除了那颗稍微聪明一点的脑袋外你也没什么用处啊,也许连异能也是只非常鸡肋的存在。”

“我都异能是什么还轮不到你来过问,”面对岩的挑衅,格林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而且我的脑子不是稍微聪明了有点,而是非常聪明,像你这种脑子里只有杂草的家伙是不会理解的。”

“骂起人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而且就连语气都是那种高高在上,充满优越的感觉,真令人不爽。”眼睛里一点一点的聚集起危险的气息,岩盯着格林,“从里到外都让人看不惯的家伙。”

“只是这样就生气的话,只能证明你是一个不成熟的小鬼罢了,”微风吹拂给他们之间,卷起树叶与枯草,格林的白色衣摆也随风飘起,他碧绿深邃的眼眸也变得微妙的冰冷,“而且,我可不认为跟你说话需要用什么和平的语气,毕竟我也很看不惯你。”

“看来你真的是在找茬啊。”慢慢勾起嘴角,岩因为格林的嘲讽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似乎有动手的意思。但正如他所说,格林的身体比一般人还要弱,说不定连稍微强壮一点的女汉子都能单手将他撂倒,不过有一样东西倒是令人忌惮,那就是他的异能。

作为一个圣痕者,格林热衷于科学,且身体虚弱这件事一看就知道,所以有很多人就呼;忽略了他很少用的异能,根本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样的能力。

“你要对我动手吗?私下袭击人的话可是很严重的事情,很可能会被关到禁闭室去。”即使是面对目露杀机的岩,格林还是临危不乱,“况且,你是不是忘记自己的邻居是谁了?”

话音刚落,隔壁房子的大门就被打开了,出来的人先是左右看了看,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岩身上,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盯了他几秒钟之后微微一笑,直接走了过来。她这个行为直接吓了岩一跳,让他心虚的后退了一步,并移开了视线。

“早,安里。”在人走过来的时候,格林也顺势转身朝她打了个招呼,说道:“本来还想着你有没有起床,现在看来我应该没有打扰你吧?怎么样,那个手环怎么样,戴在手上会有不舒服的感觉吗?”

“早上好,格林前辈。”本来朝岩走去的安里半路被格林给截停了,并且闲聊了起来,她抬起手,看着白皙的手腕上那个金属手环,说道:“虽然一开始是有点不习惯,不过现在好多了,也不会有什么难受地感觉,说起来昨天还没有好好地跟前辈道谢,让你费心帮我做这种东西,真的辛苦了。”

“不,只是小事而已,”格林撇开脸,说道:“而且那个还需要改良,如果可以的话,现在就去我的实验室……”

“不准,今天她除了待在这里哪里也不准去。”一把黑色的刀鞘横置在两人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和月凛用防贼一样的眼神看着格林。

“什么什么?!怎么早餐没有吃完就跑出来了?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了吗?!”伴随着这精力十足的话语,希尔跟赛德已经走了出来,并好奇地盯着他们,“话说这两位是谁啊?怎么一下子多了那么多人?”

所以说,这些人都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