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所谓仇恨值/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睛一闭一睁,世界变成了白色。第三次来到这里,安里已经不会觉得惊慌失措,只是还是跟以往一样,她觉得白色且一无所有的世界实在是太寂寥了,一个人的话肯定会很寂寞才对。在这里再好的方向感都没有用,因为并没有可以定位的,坐标的一样的东西存在。

“一个人啊,能来到这里不就代表岩已经睡了吗?”安里在自言自语,然后她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说这是岩的异能,那么是不是代表他连睡觉的时候也在发动呢,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来到这里。

而且,发动异能是需要体力的吧,跟她的情况不一样,她是自身就可以感觉到那些异度生物的存在,就像人生来就会眨眼那样,如同本能。岩一直都是这样的话,“不会累吗?”

“你一个人在嘀咕什么?”不给安里多想的时间,岩忽然出现在她的身后,不论是语气还是表情都跟一开始没有什么区别,他苍白的脸色上,黑色的眉总是皱着一起,从没有舒展过,好像有着什么烦心事一直在困扰着他那般。

“我没说什么……”安里盯着岩若有所思地歪了歪头,那双不带任何恶意的眼眸就那样单纯地注视着他,令后者不自然地愣了几秒,然后别扭地移开了目光,没有反对也没有生气。

“那个,我有个问题。”见岩并没有生气地意思,安里决定提出自己的疑问,“我记得你好像说过自己的异能是将对手扯进这个梦境里对吧,那在现实中地身体不适很危险吗?要是对方还有同伴什么的。”

“是又怎么样?这跟你没有关系,你只需要在这里待着,时间一道回去就可以了,不用管那么多。”自己能力的弊端岩很清楚,如果身边能有一个交付信任的同伴那自然很好,但是现在没有,只有他一个人。

“我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有点担心你一个人有没有问题,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真不愧是个耿直girl,这样直截了当的话语很容易造成误会的,特别是对岩这种略微傲娇的人会有奇效。

“我应该说过你一个人这样自说自话会让人很困扰吧!很烦你知不知道!”但是要让傲娇敞开心胸那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反应越大代表的就是效果越大,所以就现在岩的情况来说……

“你怎么知道我需要帮助,我有求你吗!谁需要你的关心,不要太自己以为是了,不过是个女人!”其实温柔善良的圣母属性真的不适合安里,而且她也不认为自己是,这些对她来说不过是很正常的,对一个人表示关心而已。

在安里身边有很多一直都很好的人,无论是热情开朗的希尔,很少会交流,但总会给她指导的赛德,还有就是认识没有多久的格林,安里都能感觉到他们的温柔。身边有这样一群人,自然会潜移默化地对她造成影响。

不过现在,她好像明白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对他人的关心报以微笑的,至少眼前的岩就是这样。安里并不觉得刚刚他大吼大叫的那几句话在生气,看他那时说完后脸庞有一瞬间的愣然就知道了,似乎连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会说这些话。

“你还好吧?”面对单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别过头的岩,安里沉默了一会还是决定开口打破这个僵局,“抱歉啊,我说话就是那么直接,很多人都说这是一个坏习惯,我以后会学着改掉它的。”

“……”不,你没有错。岩斜睨着一脸笑意的安里,蠕动着嘴唇终究是没有说些什么,牙关有些难受的紧咬着,岩有点想要唾弃自己,“……你知道就好,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以后我会注意的,不过现在,我还有许多问题,”安里微微笑了起来,看上去有点像只狡猾的狐狸,她也没管岩有没有答应回答她的问题,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可能这一点暂时是不会改掉得了。

“关于你的异能吧,其实我很好奇,像我这样能轻而易举就来到这里,是因为你一直在发动异能的关系吗?如果不发动的话就不回来这里了吧?是不是这样。”安里将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岩,希望他能将正确答案说出来。

“……你这家伙,”被你这样注视,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啊。岩有些不自在地轻轻咂嘴,“不对,虽说这个精神空间也跟异能有关,但是我并没有发动梦境领域……不如说这是因为我的精神被自己的异能锻炼到了一定的境界所产生的东西,只要我入睡了就会到这里来。”

“因为是异能的产物,我想应该是有最低限度的异能维持着的,即使我不主动维持这个空间,它也不会消失,”岩盯着这个纯白无垢的世界,表情很平淡,“所以说,是它自己在维持着这里。在现实中,只要我发动自己异能,无论是谁,精神都会在瞬间被拉到这里来。”

“不过你的话……”说着,岩看向安里,后者也是很迷茫地抬头看着他,两人对视几秒后还是岩率先移开了视线,“就算不是真正的异能,但你这家伙能突破我的精神壁障,说明你的精神力也已经到了一定程度……”

然而问题就在这里,对于精神力已经超越常人的安里,学院长究竟还想要做什么?稍微有点好奇,要是这个呆呆愣愣的家伙被利用了怎么办……“搞什么,我才没有为这些无聊的事操心!”

“……”好端端地被岩一顿咆哮,吓到安里真的呆愣在原地,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那个,我好像没有说什么让你为难的话吧?”

“……没有,是我自己的问题。”真是实力蹭得累,也不知道岩到底是怎么想的,自我纠结很好玩吗?“你也是,不要老是问来问去的,安安静静地待在这里不就好了,不要老是来骚扰我,我可没有那份闲心去管你。”

“可是这里空空如也啊,你打算做什么?”说是没有那个闲心,可是他们现在除了站在这里外,什么打发时间的东西都没有,不说话难道就这样站到天亮吗?说着,安里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上次岩想变魔术一样,手里出现了一只蝴蝶。

那也就是说他其实可以在这个空间里创造别的东西,不过自己的话肯定没有办法吧……只是一开始所看到的蝴蝶,又是怎么回事呢?

“……做什么也不关你的事。”一时语塞,岩只能继续用这句话当挡箭牌,并转身不去看她。真是个难沟通的人……安里盯着他的背影,扬起一个无奈的笑容,走上前去,轻轻侧着身子去窥探他的表情,“说起来我还有一个问题,关于这个地方的。”

岩微微撇过头斜睨了了她一眼,默许了她的提问。安里眼睛略略向下斜了些,似乎还在组织着语言,“虽然不知道是你的兴趣爱好还是有些别的什么故事,我就想问你明明可以在这里创造许多东西,但为什么还要维持着什么都没有的状态呢?”

“……”这个问题是肯定跑不掉的,一般人都会觉得一直维持着空空如也的状态很奇怪吧。岩低伏着眼眸,黑色的瞳孔闪过一丝复杂,最后轻轻阖上眼睛,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经常会发动自己的异能,到梦境里去玩。”

“里面什么东西都要,我在里面可以创造出任何东西,也许就是这样,我的精神力一点一点地被锻炼了起来,”岩慢慢开口,但那似乎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他的表情回忆起童年没有一点的波动,“然后有一次,我在里面玩得太久,久到自己都忘记要怎么出去了,一直被困在那个地方。”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时间过了过久,直到我回到现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医院,差一点就永远醒不过来,我曾经无比喜欢的东西,差点就杀死我。”身体也是在那个时候落下了隐患,所以脸色才会像这样苍白,“现在我明白了,梦境里有再多再好的东西都是假的,它会让人沉溺在其中。”

“一无所有的话,就不会有所留恋了吧。”说完,岩眼神复杂地看了安里一眼,“不过现在不是了,多了你这么个家伙,老是在唠唠叨叨,好像有说不完地话一样令人烦躁,这可是我的梦境,是我休息的地方,你这样烦着我的精神也会收影响的!”

“早说不就得了嘛,而且我也没有唠唠叨叨,只是问了几个问题而已。”听完那个有些感伤的故事本来还有一点同情的,但是末尾被岩吼了一顿后安里什么都不想说了。

“会被困在梦境里,也就是说岩小时候很天真呐,”安里认真的,煞有其事地点头说道:“会跑到梦境里玩,是因为现实中没有朋友吗?还是说只是一个文静害羞的小男孩?没想到长大之后会变成这个模样,时间真是神奇的东西。”

“你够了,早知道就不告诉你,居然对我的事评头论足。”

“不,我没有那个意思。”看着有些生气地岩,安里弯起眼睛,说道:“我只是想说,现在已经不同以往了吧,除了岩对能力的控制提高之外,现在不是还有我在吗?就算你真的在梦境里起不来,我也会在这里遇到你,然后提醒你出去的。”

“你这个女人真是……”话还没说完,高空就出现了什么东西直直往下坠落,然后正中岩的脑袋。

“呜……”

经历一番高空蹦极的小白抓住岩的头发瑟瑟发抖,安里额角流下了一滴冷汗。她感觉,以后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就算是为了打小白一顿,岩也一定会从梦境中醒过来的。

这仇恨值拉得太及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