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地雷/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天后才有休息,要怎么安排才好?”纯白的空间,当安里坐在那里思考着休息日怎么安排行程的时候某只毛绒绒的白色小兽掉在了她怀里,“好久不见,小白。”

虽然说了自己要收留这只只会偷吃和跑路的生化兽,但是由于宿舍不准养宠物这个规定,安里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它了,上一次见到它还是什么时候来着?“对了,休息日要是没有特别重要的安排,还是先去找和月凛好了!”

社交的圈子越广就越忙,以前是一直跟在和月凛身边一起行动,不知道现在他一个人的话会做些什么呢?“但是打扰他的话会不会不太好,他没有联系我的话,说不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办……”

“怎么,在想男人吗?”熟悉的冰冷声线,安里回过头去的时候就看见岩站在自己两米外的地方,她抓着小白的爪子朝他挥了挥,“这几天没有看见你啊,难道岩没有睡觉吗?”

“就算睡着了也不一定要在这里出现吧,再说我又不打算再提高精神力……”自己的梦境自己想出去就出去,只有安里这种被强制绑定的人才做不到随意地离开,“说吧,你刚刚在想些什么?”

“在想男人……”话一出口,岩原本就很臭的脸色更是阴沉了下来,咬牙切齿地瞪着安里,“我只是随便问一问而已,没想到你……那么说吧,在想谁?是那个黑衣男还是那个白大褂?”

“……”黑衣服?白大褂?这三个人还是一如既往地连名字都懒得说啊。安里看着一身墨蓝色的学院制服的岩,沉默了一会,“都有吧,因为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去格林那里检查身体,还有去拜访一下和月凛的老师,两者都是重要的事,就是不知道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该去哪里比较好……

奇怪,为什么忽然有种皇帝翻后宫的牌子决定今晚去哪个妃子那里过夜的即视感。将这个脑洞打住,安里看着脸色依旧阴沉到不能再阴沉的岩,说道:“还有就是在想你,在想你为什么一直都穿着学院的制服,难道就没有自己的衣服了吗?”

“你说在想我?!我有什么好想的,跟你又不熟,别以为这样说我就会……”岩的重点好像搞错了,他似乎只抓住了前半截,而自动忽略了后半段的内容。对此,安里跟小白不明所以地看着岩一个在那里不停的说。

“所以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会一直穿着这身制服。”自从收到那套非常考验颜值的制服之后安里就没有穿过,毕竟和月凛也说过没有硬性规定要穿那套衣服。不过岩一直都穿着它倒是令安里有些好奇。

“你说这套衣服?因为来时穿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我也没有打算买别的衣服,而且这套衣服穿起来还蛮舒服的……”衣服已经不能穿,说起来岩是偷渡者,没有衣服也不奇怪,但是他是不打算买还是没有钱买啊?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可跟你这个穷鬼不一样,只是懒得上街买衣服而已。”别安里那种‘原来你也没钱啊’的眼神盯着,岩不满地反驳,“再说那个黑衣服的还不是一直穿着那套衣服,说不定他跟你一样穷。”

“不,我觉得没有这个可能吧。”住的地方是空旷了点,东西少了一点,而且也不见他拿过钱出来,但那件衣服是高科技,穿着同一件衣服也是因为体质的关系,不能将他与自己这种真穷人对比。

“没钱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因为我已经找到了工作,那种制服穿起来再舒服,我也没有信心像你一样一直穿着它。”想起那条短裙,安里立刻露出微妙的表情,脑海里一直重复着两个字——走光。

“工作?你这家伙几天前才搬到别的地方去了吧,这么快就找到了工作?”既然都找到了工作,那么那个黑衣服每天一大早跑出去是打算做什么?而且还很晚才回来。思绪在脑中一闪而过,他勾起一抹冷笑,“然后呢,那个黑衣服的现在每天负责接送你上下班吗?”

“其实在搬到宿舍的那天后就没有再见过和月凛了,”所以刚才也在考虑要不要在休息日去找他,“对了,岩你不是住在他的隔壁吗,能不能帮我看一下和月凛最近在忙什么……”

这话一说完,岩的脸彻底黑了下来,“凭什么我要帮你观察那个惹人烦的黑衣服!你想知道他的行程不会自己去问吗!你的终端机是摆设吗,白痴!”

“……啊哈哈哈,说得也是,抱、抱歉。”一时口直心快就说了出来,他们关系这么恶劣,提出这样的要求简直就是作死。安里看着脸色冷到极点的岩,露出苦恼的表情,就算是忙羊补牢,也好过什么都不做比较好。

“对、对了!”揉着软绵绵的小白,安里朝岩笑道:“刚刚是我不对,我打工的地方是一间餐厅,你好像很少上街吧,这几天有空的话可以过来吗?作为赔罪我可以请你吃饭,什么时候都可以的!”一般来说安里的请求都不会给人拒绝的机会,在岩回答之前她已经说出了街道的名称还有餐厅的名字,最后干净利落地抱着小白脱离了梦境。

“……那家伙,精神力已经强到可以来去自如了吗?”因为极少上街,岩也不太清楚安里说的餐厅在哪里,但是地址在她说的时候不由自主就记住了,“算了,反正这几天也没有事……要上街的话,穿件别的衣服吧。”

只是岩似乎忘记了,自己并没有除了制服以外的衣服。

==

“哇,真倒霉,”才睁开眼睛安里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算是理解倾和为什么会想方设法地省钱赚钱了,原来生活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用到钱的。”以前打工赚的钱除了日常开销基本都到了医院,虽说后来医院炸了。

“在下雨吗?”半掩的窗帘外是阴沉沉的天气,淅淅沥沥的小雨无声地洗刷着一切,空气中带着一丝凉意,一如那还没拿到工资就要扣除一部分的安里的心情。她起床拉开窗帘,回头看着没有多少东西的房间,“糟糕,我没有雨伞啊。”

没有雨伞,两个人都没有雨伞。指望着对方的安里无语地看着大大咧咧笑着的叶倾和,无奈地叹了口气,“昨晚还是你告诉我今天可能下雨的,怎么你不告诉我你其实没有雨伞呢?”

“因为我从来不会撑伞的,无乱大雨还是小雨,甩两下不就干了吗,况且到了餐厅还不是一样要换制服。”叶倾和觉得没有什么关系,他说得有理有据,安里也找不到反驳的话,而且,就算反驳,还不是一样没有雨伞。

“算了,那我们快走吧,趁着雨还没有变大……”与其怨天怨地怨空气,还不如拿出点实际行动,“虽然以前就知道没有钱很痛苦,没想到在身无分文的时候还要请别人吃饭是这么痛苦的事。”

“怎么了?你要请谁吃饭?”今天的天气有点冷,走进雨中的安里拢了拢自己的衣服,听到叶倾和的问话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将不知不觉抱怨了出来。

“只是不小心惹一个朋友生气了,打算请他到我们打工的餐厅吃顿饭,不过那时候他也没有答应会来,再加上今天下雨,不出现的几率也很大。”而且岩自己也说很少会上街,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来……

“若是有心和好的话就算下雨也会来的吧,而且也不是很大雨……”依旧背着那个背包,叶倾和伸出手接住那些细密的雨丝,“这种雨势都不来,干脆跟那个人绝交算了。”

“……”如果真的绝交了,在梦里见到的话多尴尬。安里露出微妙地表情,没有说什么,两人一路闲聊慢慢走出了宿舍的林荫道,有一个人站在外围的树下,没有撑伞,只是简单地将衣服上宽大的兜帽戴了起来。

“一大早等在这里?!”看见来人后叶倾和下意识地将武器装备上,但一摸之下落空了,因为珍惜自己的武器,下雨天她并没有带在身上,“喂,你‘老妈’来找你了……”转头,安里已经跑了出去。

“该不会是特意拿雨伞给我的吧?”和月凛会站在这里的原因很少,除了与自己有关,安里想不到别的,她才刚跑过来和月凛就打开了雨伞,还顺势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作为惩罚。

“果然,就跟在她这样一直淋雨吗。”安里没有雨伞和月凛知道,所以一大早他就等在了这里,没想到那个叶倾和居然也没有雨伞,安里还傻愣愣地跟在她一起淋雨,“蠢死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吧,我也没有想到倾和也没有雨伞,而且我也不认识别人……”说着,安里笑了起来,揉着额头,“不过我很高兴啊,昨晚还在想你最近在做什么呢,今天就见到你了。”

“……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可以用终端联系我,不管是简讯也好电话也好,如果是你的话我一定会回的。”可惜的是什么都没有收到,这一点果然还是有点在意……不,是在意到不行,一直在想是不是顾着跟其他人通话而把自己给忘了。

“那是因为……”

“够了你们,你们有雨伞可我什么都没有啊,想要聊天能不能一边走一边聊?”孤零零地站在雨中看着他们说话的叶倾和受不了地叹了口气,“如果是我妈的话……”

于是乎,今天的和月凛依旧男友力MAX,只是在她们眼里,一个认为扮演的是老妈,一个则认为那是哥哥。容我说一句呜呼哀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