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那个秘密/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细密的雨丝落在街道上慢慢形成浅浅的水坑,被洗刷着的街道一片清冷,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步履匆匆地走过,与原本热闹的场景形成鲜明的对比。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会比较清闲,没有多少客人的时候,安里一个人在门口拿着扫帚清扫水迹。

店面的装潢是偏欧式小洋房的设计,在门口的两旁摆放着鲜花盆栽,美丽的花朵,淡淡地花香和艳丽的色彩,它们让周围的一切都鲜明了起来,看着心情都不由得变好。安里走过去将几盆歪掉的盆栽摆好,指尖划过那些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笑道:“在晴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人看见你的美丽的……”

“喂!站在那边的那个家伙,这家餐厅是在这条街道吧。”傲慢无礼,却又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还拿着扫帚,俯身在欣赏着那些花朵的安里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笑了起来,转身说道:“是的,就是我身旁的这家店。”

“……怎么是你?!”身后,出乎意料地没有穿那身制服的岩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安里,他换了一身休闲的便装,看着安里露出一个难以接受的表情,“怎么回事,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因为这里是女仆餐厅啊,这件女仆装就是工作服,难道很丑吗?”应该不至于被说成丑吧,至少她自己就觉得挺不错的,或许是看习惯了的缘故。不过安里还是很在意别人的眼光的,她现在眼睛期待地看着岩。

后者被安里的眼神吓了一跳,眼睛移开视线不与她对上,同时撑着的黑色雨伞也在慢慢压低,他撇过头,小声地说道:“……其实,还算是,不错吧,刚刚都没有认出来……”

“……?”然而岩的声音实在是小了点,安里上前一步想要听清他说什么,“抱歉,刚刚好像没有听到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安里上前一步岩就后退一步,像只惊弓之鸟那般看着她,但又好像有点不同,因为他的表情似乎有点气恼,最后刚脆将雨伞一收,朝她喊道:“烦死了!我说你穿着这件衣服很丑,土到爆了,这下听清楚了吧,我看着都觉得烦!”

“……”世界安静了,而安里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双手拿着扫帚不明所以地看着岩,后者的脸一点一点变得难看起来,最后把头一撇,“算了,我先走了。”

“这就走了?”另一个声音传来,沧先生已经出现在了门口,一手扣上岩的肩膀,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你很可以啊,对我的店员作出这种评论,你的言辞已经算得上是辱骂了,伤害完人家就想走了吗?”

“……”可怕,沧先生的表情很可怕。比起被脾气暴躁的岩乱吼一顿,沧先生一个皱眉就能让安里打冷颤,或许因为对方是店长,脑子里已经形成了那种严格的等级制度,现在看见他生气的表情,说实话,有点被吓到。

“你的店员?这么说你是店长了?”沧先生搭在岩肩头的手力道似乎有点大,让后者皱起了眉头甩开了他的手,“不过就是一间餐厅而已,还不准别人评论你们的服装吗。”

“你想怎么说都没有关系,我的重点是你辱骂了我的店员,这一点我可没有办法置之不理,你必须向她道歉。”沧先生的表情很平淡,只是语气很强硬,有股不容拒绝的气势,属于成年人的压迫力。

“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而且这家伙自己也没有说什么,你看她的表情像是受了委屈地模样吗。”原本就有点搞不懂事态发展而神游天外的安里忽然间被点名,她吓了一跳,讪笑起来,“什么,你们在说什么?”

“……”沧先生似乎叹了口气,就连岩的表情都有些难看,“喂,你这家伙不会是刚刚都在发呆吧,你把我当什么,就这样轻易地无视了吗?”

“不,你误会了,我只是在想些别的事情……”现在这个情况还真是难搞,她现在该说些什么才能保证友谊的小船不会说翻就翻,同时还要维护自己店长的面子,毕竟他第一时间挺身而出维护自己。

“所以,你刚刚在想什么,他说的那些话让你觉得伤心愤怒吗?”沧先生看向安里,在她的脸上看不见一点负面情绪,“你该不会被骂了还不生气吧,你应该没有蠢到这种程度才对,因为你可是我认同的店员,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完了,沧先生就这样将自己搭了上来,要是安里承认自己没有生气的话,不仅承认了自己蠢,还会把他也拖下水。说起来你们两个慢慢吵不就好了,干嘛要将她扯进来,让她在一边看热闹多好。

“……”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啊?话说她一开始的目的是什么来着?深呼吸一口气,安里紧紧握着那个扫帚,像是要在它身上得到支撑的力量,她抿了抿嘴唇,“那个,我很生气!已经生气到说不出话来了!所以……”

“……”真是浮夸的演技,这样就不表明了她其实根本就没有在意吗?两人男人看着安里,不知为何两个人的脸色都有点差,似乎对她的表现很不满意。

“所以说,扯平了好吗?”安里看向岩,其实请他吃饭什么的还只是其次,问题是现在餐厅里还有一个跟岩相处不来的人,虽然现在也跟沧先生闹了矛盾,请他进去做客是不可能的,不将他打进黑名单已经算好了,而且岩也不一定会进来。

“扯平?我好像听到了某些我不知道的事情。”那个所谓的相处不来的人真的说出现就出现,今天早上送了安里上班的和月凛推开大门出现在这里,眼神淡漠地在两个男人身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安里身上,“说吧,怎么回事。”

“这个……”总感觉说出来会出事,不说出来会发生大事,好像后者会比前者严重,所以安里的选择是……

“关你什么事啊,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这个外人不要多管闲事,”岩先安里一步说了出来,语气充满挑衅的意味,那张脸上还出现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看向安里,“那是我的秘密,换句话说就是我们两个人才知道的秘密,你要是敢说出去就死定了!”

“哦?两个人的秘密啊。”闻言,和月凛一字一句地将重点重复了出来,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冷,但嘴角却反常地勾起了一抹笑容,“是吗,既然是你的秘密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兴趣,毕竟我也不想安里为难,对吧?”

“谢谢,”如果忽略那个表情的话,安里一定会更感动的,“能这样替人着想,和月凛真的很温柔啊,今天早上也是……”

“等下,今天早上?”这回轮到岩有要炸毛的迹象,他紧紧盯着和月凛,“说起来你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那是因为……”安里张嘴就想说些什么,但是再一次被人打断,这次更加直接地捂住了嘴巴,她抬头看去,只见和月凛用那与岩挑衅时颇为相似的表情说道:“这跟你这个外人没有关系,还是说你对我跟安里之间发生了什么很感兴趣?”

“……”不就是送她来上班这件事吗,在场包括店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的事,有必要这样藏着掖着吗,而且还是用这种挑衅的语气。这两个人还真的很不对盘啊,就连讽刺对方都要用同样的手法。

“怎么了?店长?”在和月凛与岩针锋相对的时候,安里拿开和月凛的手,看向一直在盯着她的沧先生,似乎有些尴尬,因为后者的眼神很奇怪,充满了探究与猜度,似乎要将她所有秘密都挖出来。

“不,什么事都没有,”沧先生摇摇头,说道:“你也是时候回去招呼客人了吧,别在这浪费时间了,快进去。”不由分说地将安里推了进去,现场的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仿佛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

“今天刀工师傅不在,很感谢你的帮忙。”和月凛之所以没有离开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因为平时负责将水果雕成各种形状的师傅请假了,和月凛则是因为各种原因留下来帮忙,他用,刀还是比较灵活的,就是在厨房都能听到店门口的骚乱这一点……

“小事而已,我先进去了。”既然安里不在,和月凛也没有要留在这里的必要,他看都没有看岩一眼,转身推门进去。说不上是胜利了,因为双方都因为那些所谓的“秘密”积了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宣泄才是重点。

“你,要进去坐坐吗?”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沧先生并没有将岩赶走,连后者都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别误会,就算她不生气,我还是很在意你批判我的餐厅的穿衣品味。”

“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我是不清楚,不过她今天一早就跟我说了你可能会来的事,好像说自己对朋友说了过分的话,想要请他吃饭赔罪之类的,费用从她的工资里扣。”说着,沧先生抱着手微微侧过身没有去看他,“我看她一早上都好像有点不安,那个人也许是因为这样才留下来的……你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我很疑惑,你们真的是朋友吗。”

说完,沧先生也回到了店里,留下脸色有些难看的岩。他轻啧了一声,慢慢捏紧了拳头,“才认识没多久,谁是她的朋友啊,我可从来没有承认过,都是那家伙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才不是朋友,谁想跟她做朋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