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眼神/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去的是一个小正太,出来的是一个小萝莉,还是穿着女仆装的小萝莉。不过也没有办法,这是女仆餐厅,没有小男生可以穿的衣服,而且这条最小号的裙子穿在羽夕身上也不怎么合身,但是……

“安里姐姐真的觉得可爱吗?”羽夕再三向安里确认这件事,得到认可之后很高兴地拉着她的手跑了出去,“虽然羽夕不喜欢穿裙子,但是安里姐姐觉得可爱的话就没有问题,干脆以后我一直穿裙子好了!”

“不行!”第一个反对的人就是羽夕的哥哥牧野,那个不擅长应对女生的男生,他已经换上了一套新的衣服。衣服有点大,似乎是沧先生的,毕竟这除了女仆装外就只有店长的衣服是

男装。

“现在情况特殊就算了,以后你不准穿女装,就是砰一下都不行!”牧野一下子就跑了过来蹲在羽夕面前认真地告诫他,好像彻底忘记了身旁还有安里存在,“而且以后也不准任性地在雨天跑出来玩,很危险的!”

“哥哥好啰嗦,”羽夕有些不情愿地往安里身后躲去,露出半张脸盯着他,“有什么关系,反正大家都说很可爱,是哥哥不懂得欣赏,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安里姐姐,她就说我很可爱!”

“哇啊啊!!!你干嘛离我这么近?!”安里什么话都还没有说过,她只是低下头看着半蹲在地上的牧野,后者也抬起头看着她,最后是他忽然脸颊一红,大喊大叫着远离了安里,一脸受了惊吓般惊魂未定。

“……我该道歉吗?”看着牧野这个模样,安里真的什么都说不出,然而羽夕抱着她不肯松手,她看着脸颊红红的牧野,最后只能说道:“我先带他到那边坐着,衣服的话已经有人在烘干了,很快的。”

说着,安里已经带着羽夕走到了一张没有人的桌子上。为什么不去之前的桌子呢,因为那里的气氛太奇怪了,虽然现在整个餐厅的气氛都很奇怪,不过安里没有多想些什么,她抬头看了看厨房,叶倾和还没有出来,大概还在思考做什么吃的比较好。

“……”安静,整个餐厅没有什么人说话,气氛奇怪到了极点,就连羽夕也不说话了,有些不安地拉着她的手臂。见此,安里低头看了他一眼,以为他是害怕,最后抬起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还好吧?”

“没事没事,”羽夕摇摇头,最后支起身子往身后看去,朝依旧一个人缩在角落的牧野招手,说道:“哥哥,到这边来坐吧,羽夕想跟你说话。”

“说话这里也可以啊,你的话我听得见!”然而牧野并不想过去,因为安里还坐在那里,只是后者并没有回头,他也看不到她是什么表情,心里有点忐忑,不知道是失落还是什么,“就这样好了。”

“哥哥是个大坏蛋!就这点小事都做不到,羽夕回去一定要告诉爸爸妈妈,说你欺负我!”似乎有点理解为什么叶倾和会那么害怕小孩子了,就这点来说还真的令人有点无可奈何。安里转头看着他无奈的笑了起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不可以这样欺负哥哥啊。”

“我才没有欺负他呢,是他不想理我才对,坐那么远!”羽夕不满意地嘟嘴,然后一把抱住了安里的脖子,满意的蹭着,笑出了声,“还是安里姐姐好,很温暖,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

发丝在脖子上蹭着有些细微的痒意,被这样抱着的安里愣了片刻,最后还是伸出手抱了回去,“能被你喜欢我很高兴,而且羽夕也很温暖,小小的抱起来很舒服。”

“真的吗?!羽夕好高兴!”说着,这个小鬼则头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安里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霎时间,空气好像变得更加地冰冷了。而牧野则是彻底炸毛,一下子冲了上来,将羽夕立刻抱走,“你这是做什么啊!不可以随便地亲女生,就算你是小孩子也不行!那个,很不好意思!他有点调皮……”

“不,这没什么,请不要在意……”话刚说完,牧野就抱着还在挣扎的羽夕远离了十几米,让安里的笑僵住脸上,最后沉默地坐下。虽然知道那个叫牧野的人不擅长跟女孩相处,但被这样躲开,还是会有种被嫌弃的感觉。

好不容易带着自己的弟弟离开,牧野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感觉到了很多道冷观,就连坐在一边看热闹的客人都对他露出了微妙的表情,在他不明所以地时候手掌被还抱在怀里的羽夕咬了一口,“哥哥是个大笨蛋!”

“痛!什么啊,为什么这么说我,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不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的牧野只知道有人在瞪他,“明明是你这小子太失礼了,有人教过你可以随意地亲吻女性的脸庞吗?就算你是小孩子都不行,要是以后学坏了怎么办?!”

“我不管我不管,总之哥哥是大笨蛋,宇宙第一大笨蛋!”羽夕很是委屈地指着安里那张桌子,说道:“被人占了!那里本来是我的位子!已经被别人给占了!全部都是哥哥的错!”

“……不就是坐在隔壁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才离开不到一分钟,已经有人坐在了安里的身旁跟她说着什么,后者也很温柔地笑着回应,只是那张脸怎么看都有点惆怅地样子,“跟我没有关系……吧?”

在牧野自我纠结的时候,羽夕已经挣脱了他的手,跑了回去。

“怎么了?”碍手碍脚的小鬼被人抱走之后,安里身旁的位置自然就有人来占了它,那个人毫无疑问的是和月凛,也就只有他能那么一本正经地贴着她坐下,是其它半生不熟的人做不到的。

“没什么,只是刚刚被亲了一口,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安里抚摸着脸颊,侧头对和月凛淡淡一笑,有点小声地说道:“刚刚想起安杰了。”虽说是自己的弟弟,但是只比她小那么一点,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亲密的举动,现在回忆起来,那些笑脸都像是因为演戏而戴起来的面具。

“……”这一点还真的没有人能帮到安里,如果是和月凛看到安杰的话,一定会什么话都不说,一刀看上去,但是这一次安里会继续挡在他面前吗?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该怎么做才好?

“对不起,我说这些让你很为难吧?毕竟立场不同。”惊觉自己说了些什么,安里惴惴不安地看了眼和月凛,最后低下头,“刚刚的话就忘了吧,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好。”简直就像是习惯了那样包容着安里,不过和月凛也顺势抬起手弹了她的额头一下,说道:“不过下不为例,还有不要露出这种不安的表情,丑死了。”

“那还真是抱歉啊。”摸着自己的额头,安里寻思着最近和月凛是不是弹她的额头弹上瘾了,也没有感觉到别的用意,只是这样下去脑门不会凹陷下去吧?抱着这种不太可能的想法,安里张嘴就想说些什么。

“已经做了很多次了,应该可以了吧?”叶倾和不确定的声音穿来,只见她端着一大堆的食物,全部都是冒着热气与香味,她小心地走着,但是走了几步之后便没有走了,而是看着安里。

“让我来吧。”读懂了叶倾和的意思,她一点也不想靠近羽夕,她害怕自己会一个控制不住把食物往他那张可爱的脸上招呼过去。安里起身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很丰盛也有点沉,精致的卖相可以看得出她花了不少心思,“倾和真的很温柔啊。”

“才没有!只是不想像上次那样浪费了一大堆食材所以才费了点心思,你不要自己擅自误会些什么!”安里随意地说了这么一句,叶倾和的脸就有些发红,她立刻转身准备回厨房,“我回厨房了,没有特殊的情况不要叫我出来。”

“好。”微笑着应了一声,就在安里小心地端着食物转身的时候,那个向她跑来的身影一下子扑了过来,不大不小的冲击让安里重心不稳地晃了晃,手里的东西也剧烈地摇晃着。但是训练下来的平衡感还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打破,但就在安里快要稳住重心的时候身上的力道加重了。

与其说是加重力道,倒不如说是羽夕整个人都扑在了身上,那条不合身的裙子很碍事地绊了羽夕一脚,让他将整个人的体重都压在了还没站稳的安里身上。

随着托盘与瓷器破碎的声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中。其实说是事故也算不上,因为只是安里连带着羽夕摔倒了,食物的盘子碎了,热饮不小心浇在了身上烫伤了皮肤,还有就是……

“姐姐,你的脸流血了……”还有就是瓷器的碎片不小心划伤了脸庞这件小事。安里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伤口不深不浅,好好上药的话就不会留疤了,但是现在的重点是眼前这个快要哭出来,或者说已经在哭的小孩,“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的,只是小事而已……”安里想要笑,但是说话都会扯痛伤口,这就有点麻烦了。最后她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被人抱了起来。是和月凛,他的表情……很冷。冷到他看了一眼羽夕就让他瑟瑟发抖忘记哭泣。

事情好像变得有点麻烦了,气氛也由安静,变得剑拔弩张。店外的风雨,好像变得越来越猛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