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老师/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雨势来猛烈,但去得也很匆忙,第二天已经放晴了。但餐厅被淹了是事实,很多设备不能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于是乎今天是意外的休息。尽管昨天格林说了让安里有空找他一趟,但今天的行程是跟和月凛一起去找他的老师。

“既然要去找那样神秘的人物,怎么可以少得了我!”因为夜晚跟希尔通电话聊天额时候不小心说了这件事,结果第二天她就跟赛德两个人堵在了女生宿舍的楼下。天气晴朗,站在树影下希尔明亮的笑容不自觉地让人的心情变好。

“也有几天没有见过了吧,最近我一直都在为振兴自己的新闻社而努力,因为我发现已经有好几家跟我一样目的的社团在活动了,而且做得比我好那么一点点!”一见面希尔就开始絮絮叨叨最近遇到的事情。

“真的有点好奇,能教导出和月凛的人是怎么样的,是非常严肃的呢,还是很温柔的呢,抑或者是世外高人的模样,能见到这种神秘的人物,一定会火的!”希尔沉浸在那种兴奋之中,然而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

“差点忘了,”希尔伸手将背包转了过来,从里面拿出一支药膏,“你居然敢在女人最重要的脸上留下伤痕,真是佩服,而且听说你在餐厅打工?万一客人被你脸上的时候吓到怎么办?不过没有关系,只要你每晚都涂这支药膏,保证不留疤……”

“谢谢,我觉得不会留疤的。”已经有好几个人给她推荐了不同的方法,但是希尔这个模样更像是推销的。而且破相什么的,真的只是小事吧,现代医学那么发达,一点小疤痕花些钱就能消去。

“真热闹,你在这里做什么?”说话间又一个人的声音穿插了进来,穿着红色紧身背心还有黑色马甲的叶倾和挎着她的背包走了过来,她低头看了眼希尔还有赛德,“我知道你们,没想到妹妹居然会那么矮。”

“等下!你是谁?!一见面就说我矮是怎么回事,太失礼了,我要你道歉!”三个女生站在一起的话,基本就是安里高于希尔小于叶倾和,身材高挑的叶倾和跟希尔对视的时候,一个是俯视,一个仰视,攻受立见。

“好好,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小妹妹。”真是恶劣之极,还有身高的碾压优势。不过希尔还有个哥哥在身旁,叶倾和也没有玩得太过火,转头看向安里,“话说回来你在这里做什么?准备去哪?”

“去见和月凛的老师,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来,真是少见。”一般来说和月凛应该早就在她的楼下等着才对,今天希尔都来了却也没有见到他的身影,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是吗,那确实是个很神秘的人啊,要是有机会的话我也想看看长什么样,可惜的是我今天要去见秦月,顺便去调整一下自己的武器。”这样说着,叶倾和指了指自己的身后,说道:“要是发生什么有趣得事情记得回来告诉我啊。”

“我的话就算发生了有趣得事也会说得很无趣的,不要抱太大希望哦。”说完,叶倾和就朝他们挥挥手走开了,她扬起有些坏的笑意,“再见了,小妹妹!”

“太可恶了,那个女人!像她一样长得跟竹竿似的有什么好,而且我这不叫矮,这是娇小懂不懂?!”等到叶倾和走远了希尔还在炸毛,她气得小脸通红,“话说那个人是谁,跟你的关系好像很不错啊。”

“她叫叶倾和,现在住在我的隔壁,在搬进去的第一天就遇到她了。”看着希尔的模样,安里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工作也是她帮我介绍的,而且我看她好像很喜欢你的样子,因为她平常是不会逗别人的。”

“我看她只是单纯的性格恶劣吧。”希尔不以为然地撇撇嘴,不过听见安里这么说还是有些高兴的,她嘀咕着‘下次看见的话绝对要占会上风’之类的话,完全没有留意到一旁赛德有些难看的脸色。

而在这时和月凛终于是姗姗来迟,他跟之前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手里多了一袋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很贵重。面对其他人好奇的目光,他提了提袋子解释道:“是酒,老师喜欢喝酒。”

“这样说来我什么都不带好像不太好……”可是别说酒了,她现在可是连水都买不起。安里不由得露出困扰的表情,关于这一点在看到和月凛之前根本没有想过,要知道那可是长辈啊。

“有什么关系,我还不是一样什么都没有!”乐观地希尔拍拍安里的肩膀,这个人完全就是自己跟来的,和月凛也没有说过要带她一起去,这导致了赛德见到和月凛之后,两人的表情都有些冷。

因为和月凛的老师住在学院的后山,那里是还保留着最初的状态,没有方便的电车可以直达目的地,一切都要靠脚程。就算今天的天气再好,也难消昨天一天风雨所留下的水汽。在林间穿行的时候不仅要小心湿滑的地面,不小心碰到树木的话,残留在枝叶上的水滴会将人给浇湿。

不仅没有直达目的的电车,甚至是没有一条称得上是路的地方,要不是和月凛知道怎么走,哪里很可能不到十分钟就在这片树林里迷路了。也怪不得当初那些人会找不到出去的路,差点死在这里,大自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战胜的。

耳边传来水流的声音,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走到了河边,但是离岸边足足有三四米的落差,而且水流很汹涌,大概是昨天才下过雨的缘故。安里看着那条河整理了一下自己被树叶滴下的水而打湿的头发。

“不知道源头在那里呢?毕竟这是一个海岛,淡水的话总会有源头的。”希尔看着浑浊的河水,她身上意外的没有一点水迹,干净清爽的模样,双眼很有神采地盯着那条河,“而且还是走钢丝吗?真是够刺激。”

顺着希尔的目光看过去,与对面河岸相连的是一条细长的锁链,感觉就算是小孩踩上去都会折断的,异常脆弱的锁链。安里没有信心自己可以平静安全地走过去,她的平衡感没有那么强。

“拿好。”不过她的担忧是多余的。和月凛将袋子塞到她怀里,然后干净利落地抱起她,熟练的过了锁链到了对面。安里越发感觉自己差不多是个废人了,什么都需要和月凛帮忙。

“好险好险,幸亏今天将鞋子给穿上了。”希尔一脸心有余悸地落在地面上。安里看着她没有什么异常的双脚是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雷希特亚除了可以替圣痕者专门打造武器外,还有其它的装备配置,简单来说就是可以将身体里的异能转换成动力,比任何能源都要强大的动力,可以轻松地跳上高楼。可惜,这么高科技的东西与安里没有缘分,暂时来说。

“到底什么时候才到啊,已经中午了,我们是早上出发的吧?”希尔看这片没有变化的树林已经看腻了,而且便随着气温的升高,林间蒸发的水汽也跟着闷热起来,“我觉得自己已经走到了雷希特亚的另一头去了。”

“和月凛的老师,藏得可真的很隐蔽。”在这样的密林间,说不定对方只是一间茅草屋如世外高人那样在隐居,几片田地,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

“不,一点也不隐蔽。”然而在安里随意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和月凛就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眼安里,然后拨开眼前碍事的树枝,外面一下子明亮了起来,空旷了不少,“她就住在这里。”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离那栋宅邸不远的小山坡上,从这里可以俯视到那精致的建筑群,简直就像地主的住宅那样的豪华,亭台楼阁,小桥流水。

“……”原谅她之前那天真的想法,和月凛的老师过得不仅奢侈,还很古色古香,而且那些建筑物的模样,好像跟电视中看到的不太一样。至于是什么不一样,在他们走进去之后就知道是什么回事了,原来是日式的啊。

“好安静,没有人在吗?”就连希尔说话的音量也放低了不少,一个巨大的宅邸却看不到一个活人,很有那些灵异恐怖片的即视感,不过当他们跟着和月凛来到主宅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趴在走廊上的不知死活的人,身边倒着许多酒瓶,一股浓重的酒气还没靠近就已经闻到了。

“老师,”和月凛没有靠近,他在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看着趴在走廊身上长发散乱还浑身湿透的女人,毫不怀疑她昨天在这喝醉之后就淋着雨睡了一整天,现在都还没有醒。和月凛真的有想要叫醒她的,但最后还是将手里的袋子晃了晃,里面的酒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再不起来我就拿回去了。”

“难得来看老师怎么说也要将伴手礼留下来吧!”和月凛的老师,就现在的印象的话是一个女人,一个穿着妖艳颜色和服的的,头发披散,衣服湿透还一身酒气的女人。

是女人这已经让安里他们有些意外,不过更令安里吃惊的是,她扑向那些酒扑倒一半的时候看见了安里他们,不过她接下来的动作可以得知她看见的是安里。

“亲爱的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说着,她一下子改变轨迹扑到了安里身上,撩开遮挡在脸上的长发,捧着安里的脸很高兴地亲了下去,非常热情地亲了嘴。

下一秒,和月凛手里拿着的酒掉在地上,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