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那个声音/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然、小白、腹黑、坏人、入侵者……因为叶倾和的几句话,少年少女们对她的印象各不相同,有好有坏。但是他们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暂时组成了一个小团队在这栋城堡里进行着类似探险一样的活动。

艾拉作为这个家的大小姐,因为某些原因常年都蜗居在自己的独立小别墅,所以对这栋宏伟的主宅的结构是一点也不熟悉。不过现在即使是终端里有地图他们也不敢跟着走,毕竟危险无处不在,只能提高警惕。

“总觉得坏事了……”因为希尔到处宣扬的缘故,所以叶倾和也知道了格林的表妹艾拉很喜欢他的这件事,只是他本人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就好像一个旁观者看着别人的事那般的平静。

只是因为一方不在乎而认为可以用来开玩笑的叶倾和似乎错了,在她想着让艾拉着急一下,微妙的将安里还有格林的关系扭曲之后,就看到后者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令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像又做了多余的事,给安里添麻烦了。”

“现在要去做什么?”不管怎样说,三个少年人还需要叶倾和来保护他们,所以有什么矛盾都必须放下。佐宴走在最后面,而两个少女则走在中间,他看着其他人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总得有个目的地吧。”

“这个的话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走在最前面的叶倾和停了下来,回头很无奈地说道:“原本我是来找人的,估计现在变成了他们来找我。而且我也没有联系他们的办法,所以现在只是在乱逛而已,你们可是比我要熟悉这里的,别什么都依赖我啊。”

“原本这里的每个房间都没有那么容易破坏,但是从刚才起所有的限制都解开了,”艾拉说着将走廊上的任意一扇门给打开了,幸好里面什么都没有,“能够做到不触动安保系统而做到这一点的人,一点是格林表哥进来了!我要去找他!”

“等下。”叶倾和抓住一脸兴奋想要跑开的艾拉,说道:“你冷静一点,就算他真的来了这里这么大,也不清楚他在那个角落,所以只凭你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找到他的,而且遇到危险怎么办?”

“没错,艾拉,我知道你很想见到他,但是不要一个人乱来啊,我会担心的。”夜晴上去拉住她的手,用令人动容的面容跟语气说着这样祈求的话,后者盯着她好一会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自己离开,最后只好改口。

“好吧,让夜晴担心是我不对,”说着,艾拉看向叶倾和,扬起白皙的下巴,说道:“你现在很有空是吧,既然消灭异度生物是你的义务,那么就由你来保护我们,直到找到格林表哥为止!”

“……”叶倾和现在很想朝艾拉翻白眼,但她还是忍住了,耸了耸肩膀,“好吧,我确实是没有什么事做,不过我可没有那个实力保证你们不会受到一点伤害,到时候流血了什么的可别怪我。”

“行了,你怎么那么啰嗦。“佐宴催促了一句,对叶倾和的婆妈很是不满。

“我这不是怕你们讹我吗。”叶倾和嘀咕了一句,然后收到了三个鄙视的眼神。

被迫前进的人走到了一起,有实力在这里横行地人,依旧在横行,因为真的很难遇到真正意义上的危机,比如说在找人的安里他们,又比如说完全就是在凑热闹,处于白色与黑色的夹缝的某个人。

“真是巧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一个人?”城堡还有很多功能不同的区域,它太过巨大,里面的设备齐全如同一个缩小的城镇。其中自然也有着博物馆一样的收藏室,而现在炼正站在一间画室里,看着那些被装裱起来的油画。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只是来看看而已,并没有要拿走或者破坏的意思,”收藏室的大门被另一个给推开,尚湛盯着笑容轻浮的炼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视线在周围扫了一圈,似乎有些警惕,“这次真的跟我没有什么关系,这里也不会藏着罪魁祸首,所以还是别找了。”

“即使不是你造成的,至少你也是知情者,”尚湛站在远离炼的大门前,没有要过去的意思,严肃认真的面容浮现出了一丝阴霾,“你一直都是这样,看上去知道很多事情,但是什么都不做,就算会发生悲剧也一样。看着这些事情发生,你就觉得那么高兴吗。”

“怎么会,你真的误会我了。”炼的表情还是那么令人不愉快,即使他在笑,尚湛还是想给他一拳让他哭出来,只是这个想法还没能付之实践就被别的东西给打断。在他转身看到一只黑猩猩捂着眼睛横冲直撞地跑了过来时,心情有点复杂。

“这些油画都是很贵重的收藏品,不阻止的话被毁掉实在是太可惜了。”炼在一旁说着风凉话,靠在身旁的玻璃柜台上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只是一脸笑意盈盈的看着尚湛。后者厌厌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还顺手将大门给关上了。

炼在后面看着没有说话,本身来说他对这些所谓的艺术品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即使它们价值连城,他不过是懒得动手而已,还有就是顺便使唤一下一直以来都看他不顺眼的尚湛。生活能一直这样下去也挺不错的。当异常成为日常,一切都会变为正常。

“嗯?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而在另一边,还有几个人在城堡里晃悠,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们从进来之后就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就连安里都没有感觉到有东西在周围,只不过这次她听到了一些声音。

“声音?”三人停了下来看着她,安静了十几秒之后,其他人都一致的摇头,并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不说话时这里安静得像一个坟场,如果要说有声音,那也是他们的说话声,“你听到了什么……安里?”

“大概是听错了吧,可能是高度集中精神有些太过神经质了,”刚刚似乎在神游的安里猛然间回过神来,尴尬地讪笑了起来,说道:“比起这个,刚刚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只异度生物,要去看看吗?”

“如果还在的话迟早会遇到的,因为我们还需要继续前进。”深深地看了一眼安里,格林转身继续前进。也只有什么都不知道的希尔才会将刚刚那句话当真,既然安里听到了声音而其他人什么都没有察觉的话,那么就是只有她才能听到,是来自异度生物的呼唤吗。

“……”低伏着的眼睑似乎偷偷瞄了一眼身旁,然后手掌就被略感冰冷,带着皮质手套的手给握住。安里抬头看着和月凛,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询问的意味,“什么事都没有,请不用担心。”

“……是连我都不愿意说的事吗?”微微加重了力道,和月凛的眼神有些深沉,“难难道我不值得你信任吗,安里。”

“不这样的,”安里摇摇头,移开目光,似乎没有勇气跟他对视,声音有些游移不定,“只是这一次……很抱歉。”

“……我知道了,不会再问的。”听到这句话时安里松了口气,但是随之的是和月凛更加用力地握着她的手,紧紧的不留一点空隙,看样子他的内心并没有表面来得那么平静。

这是生气了?安里看着紧紧相握的手,对方的力道像枷锁一样将她给锁住,沉重得像不让其逃离。以前,和月凛好像没有给过安里这种想要掌控她的感觉,令人很不安,这大概不是错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一次确确实实地响起了声音,很清晰地从转角的长廊上传来,有些像物体倒下的沉闷声响。他们沉默了几秒,然后前面的两人很统一地回头看向安里后者迟疑了一会,说道:“是一只被解决的异度生物,走廊的转角大概是人吧。”

“是人啊,是活着的人啊,真是难得……”跟着格林这个体能最弱的慢腾腾在城堡晃悠了一个多小时,别说是人,他们连异度生物都没有见到,导致现在听到有人的消息都显得那么惊奇,好像这里除了他们找不到第五个活人。

“别躲起来了,我知道你在那!”不等他们走过去,对方已经先打了一声招呼,直接将某只已经挂掉的异度生物扔了过来,它的尸体摔在墙上发出沉重的闷声,四溅的鲜血带着一股血腥的气息,将他们给惊到了,都感觉有些意味不明。

“是幻听吗?我好像听到了叶倾和那个家伙的声音,”希尔先是一愣,看着他们的表情辨别真假后扯了扯嘴角,“真是暴力,用这种方式刺探吗,不过她一向都是那么粗鲁的,这种做法一点也不奇怪。”

“叶倾和吗,为什么她会在这里?”略感耳熟的声音让格林想起了那个跟希尔在他的实验室吃饭的高个子女人,脸色立刻变得更差了,似乎还对她们组合在一起呱噪的声音心有余悸。好吵,还是绕路走吧。

看着他们各异的脸色安里笑了一下,额头冒出细密的汗水,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