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伤痕/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空还是暧昧朦胧的颜色,灰蒙蒙的色泽似乎在不久后仍然会有大雨,除此外还有弥漫在山间的,那浓郁到化不开的白色雾气。依旧将天空隐藏起来的云层隔绝掉了大部分的光线,视线所及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

雨水将灰尘都打落到了地面,现在的空气是难得的清新,仿佛连人的灵魂都能洗涤干净。安里站在屋子前的小山坡山凝视着这片山林,清晨的温度有些低,加上下过雨,即使现在雨停了,温度也没有要回升的意思。

“……”一晚上都睡得不太好,或许是因为外面的雷声和雨声太大,又可能只是因为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但是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担心。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这天晚上有找到避雨的地方吗?

“你这家伙怎么回事,一大早就要走了吗。”岩一睁开眼就没有发现安里的身影,她的东西都不见了,学院的外套也披在了自己身上,那时候还以为她已经离开了,但是匆忙地打开门看见她还站在门口时,真的是松了一口气。

“早上好,岩。”休息了一晚上,安里的精神还是不怎么好,但仍然露出了笑容,在被薄雾弥漫的早晨,似乎连那张笑脸都朦胧美化了,变得极其的不真实,“你看我像那种会不迟而别的人吗。”

“所以说你打过招呼就会走了吗,现在?”看着安里整装待发的模样,她是在等自己起来后就离开。岩脸色不爽地瞪着她,最后转身走回了屋子,但很快有转身指着她,“你先在这里等一下。”

“好。”安里看着岩点点头,后者依旧是脸色不爽的模样,似乎拿她毫无办法。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安里盯着屋子看了一会,确定对方没有那么快出来之后,目光继续转向雾气弥漫的山林。

另一边,岩回到屋子之后像是简单地洗涮了一下,然后就推开了画蔚房间的门,左右看了几眼之后将她给推醒,“喂,姐,别睡了我有话要说。”

“……别吵,让我再睡一会,”画蔚将脸埋在枕头里,一副不想听他说话的模样,只是在两人沉默了几秒之后,她忽然睁开了眼睛,一脸不怀好意地说道:“昨天晚上过得怎么样?我很早就睡着了,所以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只是来告诉你要出去,大概没有那么快回来,”说完,岩就转身离开,“今天你还是留在这里不要乱跑比较好,如果有什么事要你帮忙,也好第一时间能找到人。”

“小岩终于学会关心人了,作为姐姐的我好感动,果然让你到外面的世界去学习是正确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找到女朋友……实话告诉姐姐,你打算追她吗?”在画蔚一脸期待的目光中,岩用力地关上门,离开了。

“无聊的问题。”一大早听到这些问题心情就掉落到了低谷,原本还是不错的吧。岩在挠着脑袋,没有在屋子里找到什么吃的,看来要空着肚子了。脸色变得更加差的岩推开门走了出去,深呼吸了一口气,“走吧,不是要去找人吗,你不熟悉这里,就有我来带路吧。”

“你离开了的话,那画蔚怎么办?”留下自己的姐姐真的好吗,而且这是安里的任务,岩不帮忙也没有关系的。

“她都在这里生活多久了,与其担心她还不如多担心一下自己,你这白痴。”安里被语气轻蔑地嘲笑了一番,她看着走过来的岩,一直盯着他的脸,“又怎么了,别拖拖拉拉的,趁我没有改变注意之前快跟上!”

“好。”心情真的是变差了啊。安里小心地窥视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原本的要找的人是恒晔还有和月凛,现在又多了三个不确定的人,希尔他们好像也跟过来了,要是他们真的在这里,并且相安无事的话,回去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村庄。”

村庄是安里的目的地,也是暂时明确的,有人居住的地方。就算没有进去大概也会在周围打转,碰上的几率会大大增加。只是岩是怎么想的,他不是很讨厌那个地方吗,这样直接回去没有问题吧?

“你在想什么,该不会又是那种无聊的担心吧。”斜睨了安里一眼,岩没有什么表情地在前面带路,就算没有下雨,但树枝滴落下的水珠很快就将他的头发跟衣服打湿,“你差不多该得了,再怎么担心也是没有用的吧,快将那些无聊的念头从脑子里甩掉,现在不是想那个的时候。”

“说起来在你身边的人都是白痴,你不是宝石也不是花朵,为什么就有那么多的人会追着你跑。”这一点岩一直很疑惑,就算经常别卷进什么事故中,也会获得别人的帮助从而化险为夷,这是为什么呢,难道真的是傻人有傻福?

“追着我跑?我倒是没有这个感觉,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大家都牵扯在一起罢了。”无论是和月凛,还是格林在一开始都是有着必须要接触的理由的,真正自然而然交上的朋友没有多少吧。

“之前岩不也是一样的吗,不是出于自愿,很多人都是一样的。”因为学院长的要求而衔接上的精神,在前段时间已经被彻底地斩断了,“啊!我居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安里忽然间停了脚步,然后抬手扯住了岩的衣摆,抬头认真地看着他。后者回头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快速的转过头,“放手!有什么事以后再说,我现在没有心情听你废话。”

“……那,边走边说?”安里感觉说出自己的提议之后,岩好像更加的生气了,整个人都在颤抖,最后臭着一张脸转身盯着她,居高临下的态度再加上那张不爽的脸,就算是安里也有点尴尬跟不知所措。

“因为发生了很多事,而且也过去了不断的时间,所以现在才很抱歉,”只是表达自己的感谢而已,安里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但她还是努力地直视着岩,“谢谢你,那个时候将我叫醒,而且不仅是那个时候,在其它地方你也帮助过我很多次,一直以来都受你照顾了,我很感激你,岩。虽然精神衔接已经没有了,但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可以用终端机联系……”

“就这样?你也太没有诚意了吧,我帮你可不是免费的,怎么说也给点报酬吧?”一瞬间,不知道安里的话又触动了岩的那条神经,他看上去有些生气,微微眯起了眼睛,有些锐利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已经不需要我了对吧。”

“不对,我没有那么想过……”话音未落,岩就上前一步将安里按到了树干上,低头俯视着她,深深地皱着眉头。为什么会是这个表情,到底是哪里出错了,而且这个表情的岩……愣神之间,下巴被对方捏住抬了起来,然后岩的脸在慢慢靠近。

等等!现在是什么情况?!僵硬地看着越来越接近的脸,安里脑中一片空白,手脚都不停使唤了,只是眼神茫然地看着岩,看进那眼眸之中,然后视线重新聚焦,抬起手捂住了他的嘴巴。“抱歉,我没有办法接受。”

“……我知道,你也不用道歉,因为错不在你,该道歉的人是我,”将安里的手扯下来,岩移开视线转身离开,“报酬什么的只是开玩笑而已,我刚刚不过是在发脾气……”他想起了那个时候,毫无还手之力地被斩断精神衔接的那种屈辱。

“……”真的只是这样吗?安里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岩,抬手抚摸过自己的嘴唇,他说是这样就这样吧,现在最重要的是……“那我们走吧,你不是说过不要浪费时间的吗,快点带路。”

“……”刚刚我是想做些什么啊。苦恼地皱起眉头,岩往后瞥了一眼,不小心又对上了安里的目光,立刻慌张地移开视线,大步地往前走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没有人说话后连心跳声都变得异常的清晰。

呼了口气,安里没有再继续看着岩的后背,而是将目光转向了一边,漫无目的的游移着……咦?刚刚那边的草丛是不是动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在吗,难道是动物?一直注视着那边的安里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总觉得很在意,不过去看看的话会后悔的……被脑海中这些莫名其妙的念头催促着,安里拨开灌木丛,有些着急地跑了过去,然而越发接近却越不安。

“我发现了一点线索……喂!你要去哪里?!”察觉到了些什么的岩从地上站起来,然后就看见安里朝某一个方向跑去,没过多久边停下,似乎还脱力那般摔倒在了地上,“你怎么了,发现写什么了……吗?”

“岩……”安里跌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躺在地方的,那个脸色惨白了无生气的人,她回过头,岩看见她眼睛里颤动的恐惧不安,眼泪也随之落下,“格林前辈这是,死了吗?”

躺在地上的是一个熟悉的人,只是他身上已经没有了熟悉的慵懒怠倦的表情,剩下的只有死人般的苍白。胸口上的伤口从肩膀斜斜地横跨整个胸膛,鲜血已经被雨水洗去,他安静地躺在那里,如同一具人偶。

而且那个伤痕……岩看着安里的侧脸,她应该很熟悉才对。

是那个人造成的吧——和月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