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三人/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变得强势的时候女人很难会拒绝他们,换个说法就是霸道总裁上身,不过女人有什么样的感受还是基于颜值之上的。总之,安里被岩那恶劣的笑脸吓了一跳就是了。

“我、我知道了,”被惊吓之后,安里身体稍微后仰了一下,视线从岩的脸上移开,第一次说话磕磕绊绊的,“你将那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了我,我的事也会一五一十地向你坦白的。”

虽然是被迫接受,但也是岩的……一番好意?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是错觉吗?不知不觉之间被被套路都不知道的安里招手示意岩低下头,然后凑到他耳边轻轻开口,“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其实我……”

“……”原来女孩子的声音能放那么轻那么柔吗,而且身上有股很好闻的气味,是不是喷了香水……在安里看不见的地方,岩越发地靠近,眼睛低伏着,注视着她脖子上的皮肤,再凑近一点的话,就能看到青色的血管吧。

“你们在做什么?”那是只能用阴沉来形容的声音,仿佛来自海底深处那样冰冷,安里未说完地话就那样卡在喉咙,她回过头时手腕被人对方给握住,那股力量想将她整个人都拽过去。

“我才是要问你想做什么,我们的事还没有说完,你给我先在一边等着。”现在的情况非常的糟糕,一边是想要将安里带走的和月凛,而另一边则是不愿意将手放开的岩,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妙。

明明是久违的风和日丽的好天气,但安里由衷地感觉到了一阵由西伯利亚而来的冷风,席卷一切的寒流在三人之间蔓延,大有冰封大地的兆头。

“喂!前辈怎么忽然就跑到这里来了,是来找安里姐姐的吗?”恒晔追着和月凛跑到了这里,但是在半路停了下来,反而还后退了一步,有点无措地看着他们三个,“那个啊,我突然想起自己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你们了!”

话音刚落,恒晔意识到自己碰上了不得了的事情,转身飞一般地逃离了现场,连挽留的机会都不给安里。

出事了出事了出事了……被紧紧握住的手腕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安里偷偷瞄了一下面容严肃的两人一眼,从他们的眼神中察觉到了都没有要放开的意思,她现在直冒冷汗,有种迟早要完的感觉。

“我不觉得你的事重要到需要两人凑那么近才能说出来,现在这个距离就可以了……好了,你给放手。”和月凛眼神凉凉的,那张脸的表情很淡然,只是眼眸深处透出寒气,仿佛冰雪覆盖的大地。

“你的说法真好笑,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多嘴了,而且我们要交换的是非常重要的秘密,你这个横插一脚的人才应该把手放开。”如果说和月凛的表情是淡漠冰冷,那么岩就是异常恶劣的挑衅,眼眸里然后这不服输的光芒。

“真是遗憾,如果是安里的秘密的话,我告诉你也可以,”握住安里的手微微用力,和月凛上前一步直接从背后搂住了她,有力的手臂横置在她的腰间,紧紧地将人束缚住,“她的事我可是非常清楚的,要比你这个外人清楚得多。”

“即使你真的非常清楚,我也不想从你嘴里知道,那是我跟她之间的约定,跟你这个第三者没有关系吧……毛手毛脚的家伙,还不快点停止你的骚扰!”眼神厌厌地看了一眼强硬地抱着安里的和月凛,“还有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家伙的怀抱吗。”

“……”话题怎么一下子就扯到自己身上来了?!虽说某种意义上也是因她而起,但是现在一点也不想面对那两个人!一直低头的安里浑身一震,许久才僵硬地抬头,“那个,能不能先将手放开,力气太大稍微有点痛,还有和月凛,就算你不勒住我我也是不会逃的,所以说,能不能稍微……”

“……”两个人男人沉默许久,相互瞪了对方一眼,最后很默契地同时松开了手。至于安里则是用最快的速度远离了他们,低下了头用一副见了鬼了一样的表情揉着被捏红的手腕。

接下来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为什么会发展成这种状况?!安里一脸的惊恐,她能感觉到两人一直在看着她,必须说些什么解开误会,虽然她也不太懂这两人在生气些什么。

“那个,你们听我说……”

“你刚刚想跟他说什么,所谓的秘密又是什么意思?你跟他之间又有什么奇怪的约定了,告诉我,如果觉得为难的话,我会帮你将那个家伙给砍掉。”和月凛看着安里一步步紧逼,说出的话更是让人不知道怎么回答。

安里看着他一直后退,双手不禁做出推搡的动作。不要什么不顺眼的东西都说砍掉,你这样真的会让人很困扰的啊。苦笑了一下,安里刚开口想说些什么,岩就发话了。

“磨磨蹭蹭的烦死人了,你该不会让他说两句就想反悔吧,如果是那样的话……”岩抬起手捂上自己的眼睛,似乎在暗示也像在威胁。

“……”怎么就发展成现在这样了呢?停止了后退,安里抬起头看着和月凛,有点勉强地笑道:“抱歉,我真的有点事需要跟岩单独谈一谈,有什么话能在之后说吗?”

“……我懂了。”似乎发出了一声叹息,和月凛注视着安里的眼眸有点黯淡,他低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利落地转身离开,即使是在温暖的日光下,他黑色的背影依旧冷得令人发寒。

“……”安里低着头没有看他,直至脚步声远去。好像又做错了,但她找不到别的办法,也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解释还是等事情结束之后再去吧,现在是……安里看向岩,后者微微蹙着眉,冷淡地瞥了她一眼。

“看着你这样的郁郁寡欢的表情我没有什么心思听你说话了,等我有兴趣你再告诉我吧。”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只剩下安里一个人站在原地,她低垂着眉眼盯着地面,脚边的花草还是那么生机勃勃。

“即使你再怎么悲伤世界也不会改变一丝一毫呢。”但即使知道这一点,难过还是没有办法压抑,可以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吗,安里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思考该怎么做。

轻柔的风从山间吹拂而过,带来了树林间特有的气息,安里顺着风的方向看过去,有树叶被风卷起,划过她的脸庞,然后飞往更加高远的天空。“这个声音是,阿洛法?还有,蝴蝶?”

我听到了,你们的声音!不知怎么回事,刚刚还觉得心口难受的安里笑了起来,她抬起腿就想往树林了跑去,但很快又停下了脚步看着小屋,犹豫了一会,“能很快解决的吧,而且……我还是自己去看看好了!”

说完,她轻手轻脚地走进树林,然后朝着声音的方向跑去。

……

“真奇怪,人都去哪里了?”一个两个都跑到了外面,现在屋子里只剩下了画蔚跟叶倾和在闲聊,而希尔则是呆呆的坐在那里,眼睛里没有任何神采。

“大概都在外面晒太阳吧,毕竟这里的雨下了好几天,晴天真的很难看到,”画蔚笑了笑,看着叶倾和问道:“虽然不知道大家来这里是为什么,但是能认识你们真的太好了,这里好久没有那么热闹了,谢谢你们。”

“啊哈哈,岩那家伙有个温柔地好姐姐呢,而且这种小事真的不值得道谢什么的,是我们一直在这里赖着不走……”瞄了几眼微笑着的画蔚,叶倾和忽然觉得她跟安里有些相像。

不是指外貌,而是那份气质,都是很温柔随和的,给人一种沐浴着阳光的感觉。怪不得岩那个家伙会那么关心安里,原来是个姐控吗?!说不定在内心已经对自己的姐姐……!

脑补能力一流的叶倾和忽然觉得非常的兴奋,连血液都躁动起来了,画蔚还是微笑着看着她,但眼神稍微多了那么一点不解——怎么回事,她的眼神好恐怖,感觉被不好的东西盯上了一样。

“咦?都不在吗?”敞开的大门前多了一个身影,棕色毛茸茸的刺猬头在太阳底下一晃一晃的,恒晔小心翼翼地看着里面,发现自己要找的人都不在后才站了出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困惑。

“我还想问你,其他人去哪里了。”叶倾和看着恒晔,后者的神色忽然一僵,眼神有点飘忽,心虚地回答:“那种事我怎么可能知道,刚刚我都一直躲在附近的树林……”

“躲起来了,为什么?”一看这小子的脸就知道有问题。叶倾和站了起来,慢慢走向他,“你好像知道很有趣的事情嘛。那就快点老实交代!刚刚都发生了些什么,其他人都去哪里了!”

“我怎么知道啊,只不过看了一眼就跑开了,谁知道待在那里会发生什么事……”看见气氛不对,第一时间落跑的恒晔将自己见到的事都说了出来,“那时候气氛真的很恐怖啊,只是回来的时候谁都不在那里了。”

“刚刚门口居然发生了那样的好戏?!啊不对!我现在要去找安里了,她一定需要我的安慰!你们就待在这里照顾希尔吧!”说完,叶倾和就跑了出去迅速地消失在门口。

“那家伙,真的不是去凑热闹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