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暂定落幕/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夕阳的余晖将花瓣染红,日暮时分是人归家的时候,道路上的行人开始减少,黑暗悄然笼罩上大地,夜空上细碎的星辰逐渐绽放光辉。下方的万家灯火,不算繁华也不落后的小镇。

在确定希尔还有村民都醒过来后,他们没有停留直接收拾东西离开,而岩的姐姐画蔚也是非常倔强地没有选择跟着离开,虽然一个人很孤独,但她还是想继续生活在这个深山里。

负责接送安里返回雷希特亚的直升飞机停在深山外的第一座小镇里,等他们走出去已经接近黄昏,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天晚上就可以回去。只是人虽然多,但他们却处在一种很微妙的气氛之上。

本来希尔跟叶倾和是有很多话要问的,在安里回来之后,对她的经历很感兴趣,然而后者似乎一直在思考着些什么,而且也说了在那之后会好好解释,所以也就没有多问。

只是真的很令人好奇,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比起要怎么对其他人说明情况,安里更在意阿洛法所谓的甩冷脸,她是没有办法冷着一张脸去对待他们的,而且过了几个小时她早已经没事了。因为自我调节的能力非常的强大,以至于别人看着那张平静的脸都以为她在生气。

“其实对我来说过程什么的都不重要,你不想说我不问就是了,但有一件事我很想知道,你这是在生气吗?”事情暂告一段落后,所有人都身心疲惫,因为各种各样的事。

不过还是有人不会看气氛,偏偏在这个时候挑起话题,而且还是一个很多人都很在意的话题。叶倾和坐在安里的对面,后者一直盯着窗外看,表情从今天早上就很不正常,让她很在意。

“为什么这么问,我并没有在生气啊。”安里回过头,不明所以地看着叶倾和,那双眼睛真的很平静,看不出一点生气地迹象。“不过也是,在思考着一些不擅长的问题安静了一点,你们会误会也没有办法。”

“怎么样的问题,感情方面的吗?!”安里的回答让她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不管实际上是不是,她们都已经在脑海中补全了所有的生离死别爱恨情仇。然而脑补就是脑补,安里依旧很平静,她低头思索了一会,然后抬头,说道。

“说实话,我并没有什么感情的纠葛问题,我刚刚在想的是非常私人的一些事情,跟一个你们不认识的朋友有关……虽然也有想一点别的事情,但我现在决定走一步算一步,暂时不想其它的事情。”

“这样啊,听上去真的很有安里的风格,不能说的事不想说的事都分得很清楚。”正因为如此,所以其他人一直都没有怀疑过她的话,因为她是真的没有说谎。

“有的事情瞒着你们我感觉很抱歉,但那是我的判断,不知道对你们更好,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学院长的命令,希望你们能理解。”这话不仅是对她们说的,也是对在座的其他人。

“……”只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岩,安里答应了要告诉他事实,只是现在他的脸色很不好,还是暂时不要管他的比较好。而且阿洛法也说了,不能太宠着他们,虽然她不是很懂什么意思,但还是照做比较好。

“你都这样说了,我也是不是那种刨根问底的人,”别控制期间什么都不知道的希尔原本精神有些萎靡,只是在听到学院长三个字之后立刻来了精神,“况且,那是学院长的命令,我一定会好好遵守的!”

“那就好。”欣慰地看了眼表示理解的两人,安里拿出自己的终端机,在联系人上滑动着。其实这事还没完,对她来说,还有一个人被明显地被众人给遗忘了,那就是格林,那个离开得比谁都快的人,不知道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说起来,你们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事情?”现在才想起某件重要的事情,叶倾和看着他们,“我在树林里迷路的时候一直都感觉有陌生的眼神在暗中盯着我,恶心死了,也不是的是谁,你们有没有到过?”

“……是你的错觉吧,我没有碰到这样的人。”安里沉默了一下,看着她的眼睛微微笑道:“恐怕是迷路的时候太紧张了吧?不过我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倾和的方向感那么差吗?”

“真过分,是那里的地形问题!我在雷希特亚就没有迷过路啊!”一下子就被转移注意力的叶倾和下意识地反驳,快速地将刚刚的话题抛在脑后,真是个好对付的一根筋。

“……”不过相对的,其他人都沉默了起来,因为叶倾和的那句话,还有安里迅速扯开话题的行为……这样看来,有什么人在暗中窥视的这一点是不会错的,而且安里似乎知道些什么。

“话说回来,你们怎么样了?”希尔一脸神秘地凑过去,在安里的耳边低语,眼神在她还有和月凛身上来回扫视,“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有跟他表白吗?”

“没有,而且我认为已经不需要了。”安里静静地注视着希尔,随后垂下眼帘,没有什么表情地说道:“我有别的事情要确认,这件事以后就不要说了,好吗?”

“……好、好吧。”吵架了吧,绝对是吵架了!希尔从未在安里脸上看过这种不带一点笑容的冷淡表情,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兴趣,连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爱意都在慢慢地消散。

所以说到底是谁那么可恶居然改变了安里,如果碰到绝对要揍一顿!猜到安里是被人给嘴炮了,希尔就有点不甘心,她那么期待有爱情能开花结果,没想到就这样被扼杀在摇篮之中,好不甘心!

“你怎么了,脸色很难看啊,该不会是晕机吧。”与其说是难看,倒不如说是狰狞,也不知道是谁得罪她了。叶倾和看着希尔,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将她的终端机拿了出来,递过去,“这是你的终端机,一直放在口袋里忘记还给你了。”

“完了,因为我又偷跑了出去,现在哥哥很生气!”看着屏幕上不断跳出来的消息通知,希尔感觉前途一片灰暗。

“啊哈哈哈……活该!”

两人又开始了平常的打闹,看着她们没有阴霾的笑脸,安里感觉自己的心情也开始变好。但很快她又想到的别的事情,那就是倾和说的那些令人不舒服的目光,只是她并没有感觉到,不确定那是不是冲自己而来的。

不管那是不是自己引起的,但小心谨慎一些是没有错的,其他人大概都察觉到什么了吧?安里将目光从窗户外移开,然后落在其他人身上——恒晔坐在和月凛附近,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用一脸崇拜的目光看着他。

因为和月凛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但只要出现一次就足够安里了解到其他人对他的印象还有态度——杀人犯是怎么回事?或许是安里探究的目光太过强烈,一直在闭目养神的和月凛睁开眼睛看了过来,在短暂的惊讶之后主动移开了视线。

“……”真是心累,造成这种状况的应该不是自己才对。抱着这样的心思,安里看向岩,她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想要看看他什么反应,然后判断他是怎么的态度。

不过认为这个人会主动认错或者有一点后悔心虚的安里真是傻透了,后者根本就是一脸傲娇地甩了她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冷脸,有种冷战到底的感觉。

安里还是不能认为自己在宠着他们,只是被这样无视连她都有点生气了。既然都喜欢沉默,那么就一直沉默下去好了,看看谁先受不了。

“不觉得,太过安静了吗?”不明真相的叶倾和一脸状况外地看着其他人,虽然不是很懂,但只要跟着沉默下去就不会有问题了吧?

于是乎,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了,基本上处于没人说话的状态回到了雷希特亚。

==

同一时间,在本次事件中退场很快的格林正在住院中。他身上的伤其实没有那么重,那件实用性超强的风衣救了他一命,虽然淋了一夜的雨,但也在最快的时间离开了那里,接受了正规的治疗。

“又是你这个女人,能不能不要来了?不要一直用各种借口缠着我的格林表哥!”即使在住院其中格林也没有闲着,他还有很多想做想了解的事,于是乎,每一天都来的人自然是他的助手秦月。

然而除了她以外,格林的小迷妹艾拉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然而她几乎每天都能看见秦月,不满的情绪见一次就要爆发一次,而且后者还装作大度不在意地模样更如她生气。

“你这女人,继续出现在我面前的话,小心我诅咒你!”艾拉并不是开玩笑的,听到她的这句话,格林的脸色一变,有些严厉。

“她是我的助手,艾拉你不要闹了。”考虑到某些事情,格林卒后还是放软了语气,不过后者并没有买账,还闹得越来越欢。

“秦月,你今天就先回去吧。”虽然有些对不起每天都医院实验室两头跑的秦月,但眼下安抚好艾拉才是重要的事。

“我知道了,那么资料放在这里。”秦月低头将厚厚的文件袋放在床头柜上,堆上了正一脸胜利的艾拉,她扯了扯嘴角,朝她说了一句话,不管她有没有明白就走了出去。

——想知道你的表哥为了谁而受的伤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