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绘画之墙/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类城镇的遗址,被抛弃的故乡,因为不适合生存。

在来到这个蛮荒的世界之后,安里对这里的印象只有那几个,而且一直认为他们离开的原因无非那一个简单的理由——想活得更好更自在。不过她也是有好几个疑问没有办法解开,现在坠落于这个遗址下,说不定就可以解开一部分的谜题。

“这条路会通往真相吗?”原本漆黑的世界在安里触碰到墙上的某个机关之后就亮了起来,镶嵌在墙上的,造型简陋的青铜灯在一瞬间被点燃,照亮了这一条不止通向何处的路。如果在现代这种技术很简单就能做到,只是这里的一切都在告诉安里,不是科技,而是异能。

“好厉害……”异能可以做到这一点很简单,前提是这里有人的话。安里走过去看着那些青铜灯,发现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团火在凭空地燃烧,这让她想起了莱洛,那个焚烧一切的火焰。

“是多久之前遗留下来的异能,既然人都走了到底还在坚持着什么?”安里退开两步疑惑地皱起了眉头,最后她看向幽深冷寂的走道,没有犹疑地往前走去。身后的青铜灯在人离开之后发出细小的声音,熄灭。身后重归黑暗,没有机会回头。

“……”安里回头看了一眼,继续往前走去,眼睛也仔细地打量着周围——冰冷粗糙的石砖墙壁,因为是在地下的原因,时不时会看见树根穿透墙壁延伸了过来,嚣张地蔓延舒展开,占据着大半的道路。

除去这些树根以外,最多的大概就是青苔一类的苔藓植物,没想到没有阳光它们居然还那么顽强地在这里生存繁殖。视线略过这些生长在角落的植物,安里开始思考起这个地方到底是用力干嘛的。

路还有很长,一路上安里遇到过很多的转角,但由于没有灯光她就没有去,这些青铜灯很显然只通往一个地方,如果是通向死亡的话她没有什么好说的,但很明显不是这样。要一个人的命很简单,应该不会有人无聊到浪费异能让你走一大段路,到某个特定的地方才杀死你。虽然不排除真的有人那么无聊,但安里觉得这个可能性很低。

“这种考验联想力,纯粹靠脑补的事情我最不擅长了……”既然闲着也是无聊,一个人走在这里什么都不想的话,恐惧感还会更加的大,倒不如分散一下注意力。“首先,这个地方到底是做什么的。”

位于整个城镇的中心,是一个标志性的建筑,所以应该不是什么关押犯人的地方,最有可能的应该是领导者居住的地方,安里想起了那个在广场上碎掉的雕像,或许是那个人的宫殿也说不定。

“但那个给人的感觉更像是祭坛……”就在这里的上一层,那个奇怪的高台,还有空旷的场地都有种受人拜祭的意味在里面,“后一种的可能性比较大啊,这里是一个重要的建筑,用来举行某些仪式,除此之外或许还有其它的作用。”

就像现在,在地下建造了一个无人知晓的宫殿什么的。重要的地方一般人应该不能靠近才对,隐蔽性就大大地提高了。这么一想的话安里立刻觉得这里鬼气阴森的,需要瞒着众人的地方一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应该不会是那种关押着恐怖的怪物之类的地方吧?又或者进行着实验研究?”看这些青铜灯落后的技术,后一个应该不可能才对,至于怪物什么的,关了那么多年早就死了吧。在心里安慰了自己几句,安里加快了步伐。越想脑袋越乱,她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里。

行走慢慢变成了疾走,最后她干脆跑了起来,脚步声在寂静的走道里回响,格外的瘆人。然而安里跑着跑着忽然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两边的墙壁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了,由石砖墙变得平滑,而且上面还描绘着壁画。

“刚刚只顾着跑,错过了很多啊,还有这里的文字到底在说些什么……”因为太过紧张而忽略了周围的变化,等到回过神的时候,这些壁画已经看不太懂了,没有开头感觉错过了很多事情。

这个东西与其说是壁画,还不如说是小人书,壁画非常的简单,描绘的大概是人类跟异度生物战斗的故事,旁边还附带一些文字解说,遗憾的是安里根本看不懂。简单的人物述说的故事也很单调,就算美欧文字也可以看个半懂。

“可恶,不认识字好憋屈,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文盲。”看不懂也是正常,因为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认识这种字的人在。纠结了一会,安里冷静下来后开始认真地阅读故事。

内容大概就是说弱小的人类在跟那些强大的怪物在战斗,因为天生力量小,所以他们的生存变得很困难。但是某一天,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人站了出来,用他的聪明才智打倒了很多的怪物,获得了人们的崇拜与尊敬。

“广场上的雕像应该就是指这个人吧。”一边走一边看,安里呢喃出声,“真是简单好懂的故事。”

年轻人被推选成为首领,弱小的人类在他的带领之下生活好了起来,人数也开始上升。只是没过过久新的怪物又出现了,这一次比以往的更加的强大,他们损失惨重。比起以往的体型巨大,只有一身蛮力的怪物相比,这些有着明显的智慧,甚至能呼风唤雨……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看到现在,安里终于发现了不对劲,这上面可没有说人类会异能,倒是后来出现的怪物有着等同于人类一样的智慧,而且有着呼风唤雨的能力……答案非常容易联想,“人类,夺走了异度生物的能力吗?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现在的异度生物什么都不会,是因为能力消失就退化了吗?也不对,蝴蝶到现在还会穿越空间,难道是因为它的能力没有被夺走?那他们是怎么穿越空间的?”

一大堆杂乱的问题塞住脑袋,安里感觉自己捉住了些什么,但又不愿意继续想下去,好像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低头思考了许久,在她想要继续看下去的时候绘画没有了,只剩下缺了一大半的文字。

“看——不——懂——啊——!”好不容易就要接触到真相,但到了这里却只剩下一堆的文字,差点让安里崩溃。她默默盯着残缺的墙壁,然后转头看去,前面一片黑暗,似乎是整个走廊都不见了,露出了潮湿的土地。

“偏僻是在最重要的部分,”安里不甘心的握紧了拳头。后来呢,他们是怎么做到剥夺别人的能力这种事的,既然获得了强大的能力,那为什么又要离开这里,“好烦啊,到底为什么啊。”

前面已经没有了路,甚至连走道残余的碎片都找不到,就像是凭空消失了那般,不知道会通向什么地方。安里迟疑了一会,转身去把镶嵌在墙上的灯,只是刚刚取下来它就熄灭了,让她无言了一阵。

“黑就黑吧,反正这里又没有异度生物的感觉,没有什么好怕的!”给自己加油打气了一会,安里深吸了一口潮湿凝滞的空气,迈开步伐朝黑暗走去,同时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长鞭。在身后的光消失的一瞬间,安里就抖了几下,喉咙的惊呼差点就要压抑不住。

“站在原地也不会有人找到你,而且黑色一点也不可怕。”脚下的泥土很松软湿润,有种随时都要陷进去的错觉。那种感觉可不好受,安里咬着下唇加快了脚步。即使在心里怎么告诉自己没有关系,但是在没有光的情况下,感觉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好险——!”脚下不知道是绊倒了树根还是什么东西,安里差点就摔倒在地上,等她站稳身子再迈开步伐的时候却踢到了某样东西,清脆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面前已经不再是泥土,而是人工铺设的地板。

“还以为走道彻底消失了,吓死我了……我记得一开始是沿着墙边走,最后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不过这里也有这样的设定吗?”心里升腾起一点出去的希望,安里的语气不由得轻快起来,只是在视觉看不见的情况下,其它的感官就会变得很灵敏——她听到了自己说话的回音。

“……”我到底来了什么地方。尽管心里划过一丝疑问,但安里还是伸手向身旁摸去,脚下好像堆积着很多的木材,总是会绊住脚步。等到她的手触碰到冰冷的质感时,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

不过这一点笑意很快就僵死在脸上,她触碰到的不是石砖墙,也不是壁画那样平整的墙壁,而是具有轮廓的,一个无比巨大的头颅骨,恐怕脚下刚刚踢走的东西,就是它们的骨头。

如果真有什么关押在这里的异度生物,早就饿死了。安里忽然想起了之前自己说的这句话,她的心里忽然泛起一丝惊恐——连你们都死在这里,那我呢?

头顶的砂石在不断地往下落,安里回过神时只感觉到了大地开始剧烈的颤动,随后是短暂的寂静,头顶的泥土就在这寂静的瞬间被掀开,大片大片的阳光落了下来,刺痛了安里一直处在黑暗中的眼睛。

她不想哭的,但是眼泪自己流了下来,只因为那光太过刺眼。

“……”站在地上的是阿洛法还有克沃坦,不知道它们打到有多激烈,总之身上都挂了彩,受伤的巨兽看上去格外的狰狞。它们都沉默着,在面前的是一间很空旷广阔的大殿,而在那其中堆放着如山高的白色骸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