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湖中水下/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它们的争斗将整个遗址都给摧毁,原本就已经残缺的建筑现在更是只剩下一堆瓦砾碎片。至于中心的那座高塔,早就不见了,这里变成了狼藉的废墟。

看见那堆骸骨它们两个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阿洛法在安里自己爬上来之后,一脸淡定地伸出爪子用土还有瓦砾将大殿给填平了。克沃坦也没啥表情,转身有些笨拙地走回了湖中。鲜血被冰冷的湖水稀释,只留下了皮肤上狰狞的伤口。

“我说你,就这点的危机感都没有,究竟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如果我不在你就一辈子埋在地下吧。就你这样的实力,绝对是活不下去的,干脆就死在下面好了。”扯开话题似的,阿洛法数落起了安里,后者盯着它迟疑了一会,最后还是没有问些什么。

“虽然你这样说,但刚才还不是来救我了……”安里嘀咕了几声,不知道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应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它们。人类跟它们是敌人,这一点不会因为一些意外的事情而被改变的。

“你们刚刚是怎么吵起来的,而且还在打架……”感觉它们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差,一开始感觉也挺好的,看来它们的思维跟人一样难以琢磨,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我被活埋也是因为你们好不好,不过你们也救了我,就当是扯平了。”

“随你怎么说,反正你就是弱小。”个头虽然大,但现在的语气意外的有种孩子气,像是不服气的感觉,“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时间?现在还要去哪里?”阿洛法地出生的已经看到了,接下来她想好好琢磨一下回去的办法,其实就是想拜托蝴蝶。不过阿洛法都说出口了,安里也不会拒绝,重新回到它的后背,阿洛法也动了起来,往湖中心走去。

“你身上的伤还好吧?”也不知道它们究竟打得有多激烈,反正阿洛法背上的倒刺都断掉了好几根,鳞片都掉了不少。渗出鲜血的伤口碰到水的话很痛的,说不定还会发炎,阿洛法怕痛吗,应该不会吧。

“……没事。”阿洛法停顿了一下才回答,它慢慢走进了湖泊里,水开始漫过它庞大的身躯,慢慢朝背上涌去,在离安里还有几米的时候停了下来,它露出了的只有一小部分的背还有头部,游得非常缓慢,比行走还要慢。

“你这混蛋,真的下水将我洁净的湖水给污染了?!”没过多久克沃坦一下子从湖底冲了出来,非常生气地咆哮。安里好像知道它们为什么会打架了,不过现在她依旧被爆破而起的水珠给淋了一脸的水,依稀还能看到一条颜色很淡的彩虹在半空架起一座桥。

“旱鸭子还是游得那么慢,”不知道是阿洛法的游泳速度微微扑灭了克沃坦心里的怒火还是什么,总之它心情很好地在它周围游来游去,像是炫耀那般,语气非常的得瑟,“就你这速度,到的时候我都可以绕这个湖三圈了。”

“……”先不说阿洛法,就是安里也是很无语,要是它们在湖里打起来的话,占尽优势的克沃坦轻而易举就能将阿洛法拖进水里,到时候安里也会跟着倒霉。现在她很羡慕可以飞的蝴蝶,即使阿洛法很淡定她也一样担心。

“大概就是这里吧,被人捡到的时候……”十几分钟后,来自克沃坦的嘲笑停了下来,阿洛法也跟着停止了动作,就这样浮在水面上。它并没有太过靠近湖中心的那棵树,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围绕着它兜了几圈,最后不怎么确定地看着某处。

近距离看到这棵巨树震撼感比之前更加的强烈,安里抬头看着那遮天蔽日的枝桠,宽厚的叶片是深深的墨绿,在风吹过的时候发出清脆的飒飒声。湖中心的小岛屿并不大,大部分都被那些树根所覆盖,复杂地缠绕在了一起,即使走上去也没有落脚的地方。

“这样就够了,就算回到这里也不可能回去那个时候……”阿洛法说完,侧头看着安里,那只巨大的眼睛很清澈,浅葱色非常漂亮,“这段时间让你陪着我真的幸苦你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这么简单?”尽管在一开始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说好,只是在它忽然到来的时候安里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她抬头看着蝴蝶,向它打了个手势,后者就依言飞了下来,停在了阿洛法的倒刺上。

“可以回去的这一天在我来到的时候就一直在期待,听到你这么说我还是很高兴的。”安里抿起唇笑了出来,她走过去似乎想拍一拍阿洛法的脑袋,但是够不着,手在徒劳地勾了几下,后者微微向后移动了一点,让她可以触碰到。

“还有就是谢谢你,这些日子我过得很开心。”坚硬粗糙的鳞片手感并不好,安里拍了几下手就红了,她将掌心贴在它的皮肤上,“对不起,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在那边的世界看到你。”

“我也不想在这里看到你,所以你还是快点走吧,那边的世界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去了不过是自找麻烦,”顿了顿,阿洛法继续说道:“不过我没有兴趣不代表那些家伙也一样,就好像某只,已经在那边的海里睡了一百年……”

像阿洛法这样庞大的生物不止一只,它这是在提醒。如果安里真的遇到的话,该怎么处理这一点似乎还没有头绪。

“太天真了,你以为你立刻就走得了吗?”潜水的克沃坦又浮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没有前两次那么夸张,而出慢慢地浮出水面。它盯着安里用那种意味不明的声调说道:“它自己的话是很容易就能潜入空间夹层,但是要制造出让你可以通行的裂缝,条件很苛刻,首先就是要选择空间粒子浓度高的地方,这是它们可以转化利用的东西;有了第一项还有第二项,那就是时间,你以为空间回想空间那么脆弱吗,只有它的话,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

“……”它到底有没有说慌呢?听到这句话,安里心头就是疑惑,她以为开拓者们挥挥手就能打破空间的限制,是超神的存在,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的条件。只是她心里也很疑惑,在克勒斯家的那个晚上,那样巨大的裂缝,可是不到一天就完成了。

“我会努力的。”蝴蝶没有反驳它的话,而是默认了这个解释,它飞了起来,在安里头上不停地盘旋,似乎是想在这里制造空间裂缝。先不论三天时间是不是真的,但是蝴蝶,你打算让她待在这里等你三天吗?

“其实我还有一个办法,”被安里用怀疑的眼神盯着,克沃坦没有一点不自在,它盯着安里说道:“能够让你在今天就回去,不过风险较大,死不死先别讨论,准确性也别管,总之就是能帮到你就是了。”

“你的推销方式好失败,听你说完我一点都不想知道那个方法是什么。”感觉会被坑的可能性比较大,安里还是选择比较稳妥一点的办法比较好。她抬起头看着蝴蝶,刚想说什么就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气息。

她低下头,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张张得大大的嘴巴,锋利的獠牙还有口腔里的粘液组合在一起有种令人恶寒的感觉。眼前的一切安里还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吃了,准确来说是被克沃坦那个家伙含在了嘴里。

安里一脸懵逼地坐在它的口腔里面,周围一片黑暗,空气也非常的不好,她都想吐了。外面水花的声音传了进来,让安里知道克沃坦在带着她下沉,“给我停下来,你到底想做什么?!”

“别那么紧张,我虽然是吃肉的,但是对你没有一点兴趣,也不会杀你,只是想实际一下刚刚跟你提到过的办法而已……我靠?!阿洛法你这混蛋居然追下来了,不是不会潜水吗?!不要咬我的尾巴,要断掉了!”

话才说到一半克沃坦就剧烈地挣扎起来,在它口腔里的安里猝不及防地被甩来甩去,最后抱住了它的一颗牙齿才勉强停了下来,但是口腔的粘液真的很恶心。“你再晃下去我真的就要死了……”

“听到了没有,再咬下去你就是间接杀人!”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威胁的话语,安里还是听出了一点洋洋得意的意味在里面,克沃坦对阿洛法似乎一直有着一种竞争的心理,就是不知道原因。

“好了,就快到了,你没有死吧?”过了没有多久终于是平稳了下来,克沃坦也顺道问了一句,确认安里的生死。后者重重地踩了一下它的舌头,示意自己没有事,但这点力道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没死就好,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你的话应该能找到正确的坐标吧……不过湖底的空间裂缝十有八九通往大海,你保重。”说完,没等安里发出反对的声音,克沃坦就将她给吐了出去。

冰冷的湖水一瞬间淹没全身,身后传来很强劲的吸力,这里大概是湖底的深处,安里艰难地睁开眼,看到的是水幕上浮动的点点波光,还有悬浮在那里的,剩下黑色剪影的,克沃坦巨大的身影。

下一秒,她被身后的裂缝拽了进去,眼前一片漆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