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 第二计划/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功的自然结合体,拥有人类的理性与它们的感知能力,异能方面现在虽然尚不明确,但体内很有可能潜藏着未被发掘的能力,潜能巨大……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怨让你将这些东西给发散出去。”

详细的资料在莱洛拿在手里的时候简单地缩略成了几句话,这厚厚一叠其实大部分都是猜想,虽然有着一点的依据,但终究还是幻想,很难说会引起多大的重视,“不过我看你八成是疯了,但能看好戏的话我不介意帮忙。”

“那还真是谢谢,还有我只是看她的身价好像不怎么样,所以帮她一把而已,离开了雷希特亚投靠到别的家族,好歹能以此提高一下地位。”这份全篇大部分属于猜想的资料自然不是秦月的,但作为格林的助理,潜进他的实验室将它偷出来并不是什么难题,再说,她还有一个很天真的小帮手。

“等到这份东西流落到了那些人手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真的有点期待。”唯一可惜的是,在那个时候安里被安杰推了下去,摔死是肯定不会的,安杰不会让她就这样解脱。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她本人在哪里,但我已经能想象出她被抓到后会发生什么事了。”说着,秦月已经笑了出声,似乎已经胜券在握。

“……是吗。”作为旁观者的莱洛自然是不知道秦月究竟对安里有什么怨恨,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很单纯的相互利用,他只是想看到有趣的事情发生,别无其它。至于安里,在他眼里真的弱小得可怜。

但是,看过这份资料后,他觉得或许还有救,所以带着期待的心情去等待后续发展也不是不可以。但也如秦月所说的,她人到底在哪还是谜团,现在是否已经被人给找到。

莱洛现在,稍微有点想知道安里在哪里了。

==

才三天的时间,安里已经被捉住了,还是被认识的人给捕获的,这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危机,自己是什么立场安里在炼那个男人口中已经听得太多,万一真的被送到了他的家族囚禁起来,可以想象未来会有多不好过。

“别紧张,我还没有将你的事情上报上去,你可是我很重要的底牌,只有在最恰当的时候才能显现出你的价值。”扶着开车的是林城,而坐在副驾驶的是那个叫李彦的眼镜男,至于约翰只是沉默地坐在她左手边用终端机看视频,欧阳德则是很得意地在喋喋不休。

“不过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不是圣痕者,既然拥有那种感知的能力……你该不会是人类与那些怪物生下的新物种吧?”这话可一点都不好笑,甚至算得上是人格侮辱。

“……”只是安里现在被绑了起来,嘴巴也用胶布给封住了,想说话都不可能,更何况身体里的诅咒似乎爆发了,能感觉到左手上长有纹络的皮肤正在发热,它正在迅速地生长。

“开玩笑的,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接收到安里投来的视线,欧阳德无所谓地笑了,微微低下头,目光落在她反手绑着的手臂上,之前没怎么留意,但现在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左手跟右手上有着一红一黑的,完全不同的纹路。

在因为挣扎而松开的右手的绷带上,那个被匕首造成的伤口没有要愈合的意思,一直为此着最初的状态。那是什么东西欧阳德不清楚,但直觉告诉他千万不要去触碰它。

“是真的,你还是人类吗。”不存在嘲讽揶揄,这回欧阳德是很认真地提出了这个问题,会说出这句话,他心里大概已经有了答案。坐在车子前的两个人也因为这句话而透过后视镜看了过来。

“……”安里可不认为自己除了人以外还能变成其他物种,她冷冷地瞥了眼欧阳德,闭上眼睛思索着逃离的办法,一旦被他囚禁起来的话,逃离将变得更加困难,趁现在还在回去的路上,得想办法……

“管你是不是人类,反正到时候送进实验室就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了。”在欧阳德说完这句话后车上陷入诡异的沉默,而这里面唯一的局外人李彦,他似乎听到了非常不该听的事情。

这些人的世界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多了,他对他们的了解有限,总而言之就是一群不能小看的人,但也不能太过掺和进去,不然迟早出事,或者说现在已经出事了,他在路边看到了不远处燃起的火焰。

“啊,那好像是你的那几个朋友的车吧,好像发生意外了。”抓住安里花了不少的时间,等他们回去时那些人早就走了,没想到又在这里相遇,可惜的是,那辆车滚落在路边,并且燃起了熊熊大火。

“……”车辆本身已经烧得差不多了,但一路上都没有遇到其它的车辆,看着坑坑洼洼的路面,不难猜测有什么东西在不久前经过了这里。不管是不是李彦的同伴,现在已经不重要,他们没有那个闲心去理会这些不重要的人物,跟何况已经死了。

“嗡——”在场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事情,而这声机械的震动音则是从一直在玩终端机的约翰身上传来的,坐在他身旁的安里最先反应了过来,眼神瞄向他的终端机屏幕,看到的是一条简讯。

“差不多也是时候了……”果断利落地收起终端机,约翰微微抬脚将整个车门给踹了出去,拉着安里的衣领很爽快地跳了车,在他们滚落到路边的草丛里后,那辆车也随之停了下来。

“……”内杠了?假扮的?**控了?不能说话的安里想了很多种可能性,当她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来自身后的阴影已经将她给笼罩在其中,没能用这迟钝的身体没能作出任何反应就被放倒了。

残留在视线中的人影很陌生,且绝非善类,感觉落在这些人的手中,处境会变得相当的糟糕,然而,已经没有办法反抗。

……

“就算你有合理的解释我也不会听的。”在他们跳车之后,安里被那些人用最快的速度带离了现场,而作为同伙的约翰却留在的原地,那模样似乎在等待他们来质问。

“你家的能力没有办法做到,所以要送往更加专业的地方,”约翰木讷地站在原地,说出了一堆让人不能理解的话,“我只是按照我所看见的未来而去做的,接下来你要怎么处置我都可以。”

“什么意思。”说他的家族没有那个能力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一切都是有人设计的吗,又究竟是谁会想方设法地将安里送到那个地方,“告诉我,刚刚那些人是谁。”

“那个计划的参与者之一,跟伊萨贝尔不是同一水平地家族。”这话已经够明确了,明确到令人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但是,不过是某人手中的棋子,我是,欧阳你也是。”

“你能看见未来对吧,她最后怎么样了。”

“关于她的结局有很多,我看过她不停时间段的死亡,但是现在被那个人给打乱了,世界线已经朝没有办法预测的方向前进。”安里变成了跟那个人一样,是无法看见未来的存在,由他们开始所编造的故事,他没有能力窥视。

“你想看到结局的话,只能交给时间了。”

==

只能说今天真的糟糕透顶,前后被两拨不同的人绑架劫持,还一个比一个凶恶,活在这个世界上还真是受罪,为什么非得是她遇到这种事,到底是由谁来决定的,倒霉的为什么一定是她……

去死!去死吧!该死的人,全部……

“杀……掉……”冰冷的金属触感让安里的脑袋从混沌中清醒过来,她迷迷糊糊地呢喃出这两个字,眼前的刺眼的灯光让她睁不开眼睛。

这里是什么地方,接下来会是什么事,他们那我怎么样……一连串的疑问连带一直藏在心底的恐惧一同翻涌了出来,被紧紧束缚着的身体不易察觉地颤抖着。不要,她不要留在这种地方,她想离开。

“伤口的愈合度为零,心跳没有异常,反射神经稍弱,这是血液检测报告……”这个冰冷的房间里不只是安里一个人,在她躺在手术台一样的地方时,周围都是穿着白大褂的忙碌身影,谁都没有在意她的醒来。

他们在说些什么,听不清楚,她的头脑不应该那么迟钝才对,他们在自己昏睡的期间做了什么?!

黑色的咒纹蔓延上了肩膀,如藤蔓一般舒展着枝条,向着心脏的位置爬去;而在安里的右手,没有愈合的伤口周围,红色的血丝颜色也在加深,俯下身仔细观察的话还能看见其中流动着的,红色的生物。

这个时候你们也在趁火打劫吗,她到底是哪里做错了才会招来这样的报复,要多深的仇恨才会去诅咒一个人……不明白啊,如果不是恨的话,安杰,你想要我怎么样,现在的场景,如你所愿吗,如果不是,你还要我怎么样。

还是说,这些人……杀掉?迷蒙之中,有人走到了安里身旁,用公式化的语气跟表情,念出了一句话——“第二计划,启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