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 原点/异度的暴风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猜测的那样,这座村庄里依旧没有人了,两边低矮的房屋都堆积着厚厚的积雪,因为是乡下的老旧平房,所以很多的老房子都被积雪给压塌,一眼看过去只有白茫茫的景象,恍若无边的梦境。

通往外界的路也被厚重的雪给掩埋,而且在下午的时候天空继续降下雪花,即使再怎么想离开也没有办法,没有任何专业的装备,还拖着个半残的身子在下雪的森林可是很危险的,就连经验丰富的户外冒险者也不敢轻易尝试。

“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抓那些异度生物的,虽说清除它们才是我们的应该做的,但之前也说了现在日子越来越困难,既然那些有钱人愿意将那些怪物当宠物养,给他们捉几只没有那么危险的应该没有问题。”

跟在安里身后的恒晔还是平时那副模样,有些话痨,一路上喋喋不休。之前项链当初爆开的事情似乎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影响,被认为是故障了,很简单地就被忽略了。不过,先不说安里一直以来帮过他多少,就他那种单纯的心性,安里就是把他给卖了他都会傻乎乎的帮忙数钱,更何况他还很崇拜和月凛。

“那里有栋比较好的房子,今晚就在那里过夜好了。”回到什么都要自己动手的时代真的很麻烦,而且在这种村庄也不会有什么食物,说不定连棉被都不会有,条件十足的困难。

“吃的东西能找到什么是什么,问题是取暖的问题,这个该怎么办……”除了环境的威胁外,对安里来说还有另一种威胁存在,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追过来,要是在半夜偷袭的话,那真的太糟糕了。

“那个,比起那个,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在强行破坏了某家人的大门,风声也微弱了下来后,恒晔才暂时放松了紧绷着的精神,“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安里姐姐好像还没有说,你不是一直跟和月凛前辈在一起的吗?”

“说得也是,告诉你实情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毕竟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在房子里走了一圈,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安里才回头看着恒晔。此刻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在没有照明的情况下,屋子里变得跟加地阴暗了。

“实际上我正在被人追捕,跟凛在一个多星期之前就走散了,大概。”准确的时间是多少安里并不清楚,在日新月异的今天,封闭三天都可能会跟外界脱节,更别说是一个星期。

“追、追捕?”果不其然,恒晔的声音颤抖了起来,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谁、是谁那么大胆,安里姐姐又是,做错了什么事,要沦落到被追捕的地步。”

“我做错的事情多了去了,”闻言,安里只是轻松地耸了下肩膀,笑得有些无奈,说道:“有时候招人怨恨也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或许我本身的存在就是个错误?”

不过做得最错的,大概就是来到了这个世界,将灾难也带了过来,才会沦落成今天这副模样。

“我是不太懂这句话什么意思,但安里姐姐是个好人吧,既然是个好人,那么一定会好人有好报,我是这么认为的。”在恒晔的眼里她是个好人,但好人也不一定会有好报,凡事还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

“是吗,好人吗……”确实,安里并没有要害人的心思,所做的事情也不过是因为刚好在力所能及之内,只是现在,她所能做到的事情又是什么呢,在如今的这个世界,她该做的事情又是什么。

“恒晔,你讨厌现在的世界吗。”原本人与人之间就存在各种矛盾,现在异度生物还打破了相对和平的生活,这样的日子,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现在确实比以前要危险很多,但我已经习惯了,不管再怎么讨厌也不会变回去的吧,谁都要认清这个事实,只能接受这个事实。”恒晔说得没有错,就现在来说,谁都看不见希望,也不抱有那些多余的希望。

“……”天色完全暗了下去,即使站在面前一米多远的恒晔,安里也看不清他的面容了,在黑暗中唯有寒冷是那么的真是,她听见自己微弱的说话声在这其中响起,“说的也是,毕竟不存在什么救世主。”

但想成为救世主逆转这一切的话……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呢,但这种事,是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做到的,如果真有人能做到……

==

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因为降落在了不同的大陆上,如今已经演变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种。总体来说,西方人与东方人最明显的区别就在于人数与力量,前者依靠人数在这里迅速发展了起来,但并没有记载他们为什么会举族搬迁的原因。

如今的传统的东方家族已经呈衰落的迹象,但他们即使是衰落了也是一个大家族,很少会有人那么大胆地,在他们家门前就劫持他们的人,而且还是一个拦着三个,后者还没有反抗的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像没有得罪你的地方吧。”即使是在自己家门前,但这一点似乎没能让对方露出一点忌惮的表情,搁在脖子上的刀刃仍旧没有移开,随时都准备取下他的首级。

“……又是这只疯狂的黑兽吗,光明正大地劫持人的行为还真够异常的。”对和月凛从来都没有什么好印象的林城在一旁小声地嘀咕着。他也只敢在背后说话而已,要他动手是不可能的。

“怎么可能没有得罪他的地方。”相对来说,在场最冷静的大概是约翰了,他摘下耳机,看了眼和月凛脚边的那只圆滚滚的白色生物,最后又落在身旁他们驾驶的那辆车上,明白了个大概。

“但是你找错人了,我们之前确实见过她,但是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不用想都知道和月凛在找谁,但他说的也是实话,“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么多,相不相信就由你了。”

“那么告诉我,你们遇到她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这个真的要说出来,不被砍也会被揍个半死吧,而且还是在自己家门前,原本已经很丢脸了,他不想更加地丢脸。

“……比起那个,我想你更愿意听到另外一个消息,”约翰看着那锋利的刀刃,沉默了一下看向和月凛,道:“如果想要见到她的话,你可以回雷希特亚,因为她地目的地就是那里。”

“为什么你会知道。”和月凛并不清楚约翰的能力是什么,但从对方的眼神当中看不到任何的心虚,他也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点恶意。

“算是很久之前的预言吧,尽管我现在已经看不到未来了,不过关于安里的三个不同的未来,发生的地点都是雷希特亚,”停顿了片刻,他继续说道:“尽管有些话你可能不愿意听到,但那三个结局都是死亡,要回去的话,我劝你快点。”

“……”这样的预言听上去没有一点说服力,不过和月凛却放下了他的武器,他脚边的小白抬头疑惑地看着他,察觉到了和月凛的情绪有些不稳定,“死?原因是什么,谁做的。”

“是自愿的,没有人强迫她。”结局虽然是死亡,但约翰看到的确实是平静的脸,虽有不舍但没有怨恨,他也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遗憾的是所预见的只是死亡的一刻。

“真的假的,你刚才说的话。”在和月凛离开后,松了一口气的欧阳德看向身旁的约翰,后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道:“要是我说了慌的话,你早就人头落地了。”

“不过还真的是难懂啊,他们的事情,感觉根本跟我们不在同一个世界似的。”在某种意义上其实都是一样的,欧阳德他们不管世界变成什么样都在追求着地位与权利,而和月凛也是同样的,朝着一个目标前进。

==

“一直都没有问过你,如果你的目的是杀掉所有圣痕者的话,为什么会和我合作?圣痕者可是我一手创造出来的,滚根究底,我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空旷无人的大楼里,安杰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下方车水马龙的街道,面对空气说出了这句话。

“认真来说我并不是为了那些死去的家伙报仇,甚至可以说它们的生死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无声之中,传来只有安杰能听见的声音,它说道:“但是那些因怨恨而形成的圣痕却令我很烦躁,只要那些人还活着,我就不会得到解放。”

“那么它们也是一样的吗。”安杰所指的它们则是一直在旁观的阿洛法跟克沃坦,虽然它们比基路多年轻,但很显然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物种,应该有什么关联才对。

“谁知道,但因为某些原因,它们并不怨恨圣痕者。”那个原因是什么安杰很清楚,当初他们可是很果断地离开了,过了那么多年,却依旧在等待着吗。

“时间到了,我们也是时候走了,基路多。”

兜兜转转,一切将会回到原点,对大部分的人来说,雷希特亚是起点,但对于他们来说,最初的地方,已经回不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