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番外 游乐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色的季节,就连寒风也未能减弱那弥漫开来的粉红气息。

圣诞节,原本是西方的传统节日,其风俗是赠送礼物跟家庭团聚,但是这个节日流传到了这里,如今在年轻人之间已经有了不同的意义,除了赠送礼物之外,似乎还是个情侣秀恩爱的节日。

“冷死了,为什么我非要在这天出来不可,下雪了又冷,出来逛街也没有钱……再说种节日根本就跟我无缘,好想回去睡觉。”

商业街上很有圣诞节的气息,装饰着漂亮的圣诞树,一些店员也穿着红白两色的圣诞服饰,带着笑容去迎接客人。这个节日不仅有情侣秀恩爱,而且还是商家办活动捞钱的日子。

整条街道除了恋爱的粉红气息外只剩下金钱“燃烧”的味道,所以作为单身又没有钱的叶倾和,一大早被希从家里拖出来后就一直在抱怨,对她来说,这一天在家里睡过去才是正确的选择。

“省点力气吧,就算你抱怨一整天我也不会放你回去的,而且天气那么好……”将叶倾和硬拖出来的希尔最初只是想跟她在街上闲逛,然后晚上再拉她回家一起吃饭而已。

但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一直在嫌麻烦,不停地抱怨,导致希尔现在改变了注意,拉她出来一起吹冷风,顺便感受一下来自这世界的恶意,不过想她这种神经有些大条的人,可能感觉不出什么就是了。

“不管是节日还是好天气还是你都能经常遇到,比起那些我更想回去。”即使走了大半天,叶倾和还是一脸兴致缺缺,她一脸懒散地看着周围的人群,因为是假日的缘故,游乐园的人真的特别多,有一家老少都出动的,但更多的是相互依偎的情侣。

“……嗯?那是人是,安里?”希尔走在拥挤的人群完全就是被淹没的类型,而叶倾和则是依靠身高优势,可以看到很她看不到的事情,“真少见啊,她可不像回来游乐园的类型,难道是来打工的?”

“不解风情也要有个限度啊你,她很明显是来约会的。”尽管希尔什么都看不见,但听见叶倾和的话后,她倒是能猜出安里会来这里的原因,“虽然人家在约会我们不适合去打扰……”

“你想干嘛。”在看到希尔举起她的手机时候,叶倾和好像看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说你可别太过分啊,如果打扰到他们的话,安里会有什么反应先不说,和月凛生气的话,你哥都保不了你。”

“只是离远点拍几张照片而已,没事的。”说完,希尔就拉着叶倾和偷偷摸摸地溜了过去,当然,是由叶倾和指明方向的,她嘴上虽然说着这些话,但心里还是有些兴趣的。

……

“怎么了凛,你在看什么?”

昨天才下过雪,但是今天的游乐园里已经看不见多少积雪,春天都还没有来,但眼前喧闹的人声,与熙熙攘攘的人群却让安里感受到了夏天的那种气息,热情高涨,寒气都被这热烈的气氛给驱散。

“我刚刚看见你的两个朋友了。”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和月凛原本就不怎么喜欢待在人群里,如果不是因为安里,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来游乐园这种地方。现在来这种地方也没有什么,但约会这种事享受的是二人世界,来两个电灯泡算什么。

“她们也来了吗,没听她们说过呢,是临时决定的吗?”闻言,安里笑了笑,从长椅上站起来,伸手替他整理了一下脖子上那条灰色的围巾,说道:“不过没有关系,她们不会过来的。”

“走吧,这个游乐园很大,我们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呢!”因为周末与节日的关系,今天游乐园的人流量特别大,不管是什么设施前都排起了长队。在宣传单上看着是很有趣,然而一旦来到现场,安里不仅变得有点郁闷。

“真是麻烦……”如果是打算在游乐园待一天的话,光是排队都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根本就是在浪费精力。而且在宣传单上看着好像很玩,很漂亮,但来到现场之后,安里居然想离开了。

“我还真是麻烦。”最麻烦的大概就是她本人了,想很普通地跟和月凛度过一天,但却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提出说要来这里的人是她自己,然而最快厌烦想走的也是她,他们根本连这个游乐园都没有逛完。

“是现在离开还是留下我都没有意见,如果觉得不开心,没有必要勉强自己。”万事以安里的意愿为先的和月凛也不用问了,有时候无论什么都迁就没有属于自己的想法的话,也会很无聊。

“从各种情况来看,你也很麻烦啊,凛。”很多时候和月凛都给安里那种一人乐的错觉,尽管知道他只是想人自己开心,但这种感觉就像无论是生了什么病,对方都只回复一句多喝热水的即视感。

“……嗯,依然已经来了,好歹也玩一两个项目再回去。”目光在周围转了一圈,然后安里指向了相对来说人较少的鬼屋,“去鬼屋吧,外观看上去好像很恐怖的样子。”

“但是有个前提,不管是突然窜出什么东西,你都不能动手啊,打伤工作人员是要赔钱的。”在买票的时候,安里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认真地看着和月凛,严肃地说道:“还有,我过我动了手,你记得拦住我。”

最主要的,安里还是怕自己动手,现在她可没有以前那么好耐心,会忍耐克制了,况且只要她稍微露出点不快的表情,和月凛都可能会比她先动手,根本就不需要任何正当的理由。

作为这个城市里最大的游乐园,鬼屋的规模也不小,高大的一座城堡,里面没有那些血淋淋的道具或者画面,只是用复古的设计与装饰,营造出了一种废弃依旧的感觉。而且的道路四通八达,而且沿途还有很多的小机关,增加了不少乐趣。

“……唔……”对一般人来说确实是很好玩,但从安里路过之后,这些机关基本上都不能用了,她几乎条件反射那般见一个毁一个,根本就没有经过大脑思考,这让她发出郁闷的声音。

“没有人出来真是太好了,不然的话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唯一庆幸的大概就是没有遇到那种忽然窜出来的家伙,打人要比弄坏道具难搞多了,“不过凛你也真是的,为什么没有拦着我啊?”

“……你看上去拆得挺开心的。”安里是看不见自己的表情,但和月凛是看得很清楚,虽然是下意识就出手,但弄坏的那一刻她的表情真的有种微妙的成就感,连嘴角都愉悦地勾起。

“什么?!”惊讶地摸上自己的嘴角,安里才发现自己真的在笑,这回是不能否认了,她真的在笑,“做了坏事还那么开心,我是不是变坏了?还是说本来就是坏的,现在才暴露了出来?”

“你喜欢的话,继续拆吧。”即使是在破坏别人的东西,和月凛也是无限地纵容,谁才是真的坏人呢。

“该死的!有种你们就站住!”伴随着这一声陌生的怒斥,身后的走廊传来了异常混乱的脚步声,好像有十个以上的人往这个方向跑了过来,“损坏公务,打了人还敢跑?!看你们现在能跑哪去!”

“不过就踩了几脚,不是说了对不起了吗,一群大男人至于跟两个小姑娘计较吗?一点风度都没有!”

“就是啊,还追了我们那么久,我们可是客人,是来玩的!你们这种服务态度不行!”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光听这熟悉的声音跟说话腔调,安里就知道来的人是谁还有发丝了什么事,她沉默了几秒,在碰到她们之前拉着和月凛就跑,“总感觉遇到的话会发生很多不妙的事情,我们还是快走吧!”

这座城堡鬼屋只有往回走跟走上塔顶才有另外一条出去的路,现在的情况是,要离开就只能往上走。而不管不顾地奔跑所带来的后果,就是无论安里看见什么东西,人也好,道具也好,全都破坏一通。

“还真是奇怪,本来是来玩的,现在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身后的脚步声被很快甩开,但是安里却没有停下脚步,她转头注视着和月凛,“凛也是,一直都在陪我胡闹。”

“你讨厌这样吗,”闻言,和月凛却心情好地笑了,难得的笑容出现在他那张淡漠的脸上,他的心情似乎很好,“不过就算你讨厌我也不会改变的,永远都不会改变。”

“谁说要你改变了,太狡猾了吧,居然说这种话,”永远这种事一听就觉得很虚伪,但是安里已经听和月凛说过这个词很多次,从一直都是那么认真的眼神之中,她都觉得,永远是真的存在的。

不,应该说安里绝对会相信,她没有理由,也已经不可能会去怀疑和月凛的每一句话,她绝对地信任着他,依赖着他,爱着他。

“凛,下一次继续去玩吧。”

“好。”

去哪里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身边有你在……所以所谓的恋爱,是会让大脑空白,变成傻瓜的事情,但是,他们乐在其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