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千面郎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道士差点没气疯了,流年不利,他发现自己最近的盗版怎么这么多。

先是无名画卷里面藏了他一份残魂,现在又是一具跟他一模一样的尸体躺在这八竿子打不着的鬼地方,这他吗都叫什么事儿啊!

多晦气,咒老子呢是吧?

封子轩也不知该如何做态,狐疑的看着道士:“前辈,这个...”

“别问我,我哪儿知道!”

白眼一翻,道士没好气的把头一扭,不理满腹狐疑的封子轩,仔仔细细的查探起棺内的尸体来。

从头到脚,每一根头发丝,甚至身上残留的气息,每一样都与他一般无二。

棺内之人简直就像是他的复制品一样,除了没有生机,二者没有丝毫差别。

“他吗的,到底是谁在玩我?找死吗?!”

恨恨的骂着,道士伸手按向尸体的眉心,他得先确认下这人究竟是不是真的死了。

就在手将要触碰到眉心的前一刻,男尸的双眼猛然睁开,黑白分明的眼眸略带一丝懵懂的浊意,可看到道士后却陡然清明一片,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笑。

“嗬嗬嗬嗬!”

难听的笑声就像喉咙里憋了口痰,让人很不舒服,道士见自己英明神武的俊相被如此糟蹋顿时大怒,脸色一黑一掌拍向了对方的脸上。

可对方比他更快一步,在他掌势刚动时便抬手在面前一挡,双掌相交一声闷响,玉棺爆碎中男尸连滚几圈翻了出去,道士也忍不住微退了一步。

“草泥马,老子打你你还敢还手?有种你别跑!”

道士怒极,脚尖一点瞬间来到男尸身前,双掌各做妙法一上一下的拍向了对方的眉心和丹田。

“嗬嗬嗬嗬!”

男尸丝毫不惧,一声难听的邪笑后毫不避让的双掌迎上,四掌相交又是一记硬碰,结果让人愕然,双方各退一步,竟然拼了个平分秋色!

紫鸢见状脸色一变,莲步轻移毫不犹豫的想要过去帮忙,封子轩赶忙将其拉住,不由分说的拽到远处。

“紫鹃姑娘,你不要冲动,你的修为去了也帮不上忙,反而添乱!跟我走,先保护好自己再说!”

封家向来跟鬼修不共在天,可封子轩此刻丝毫没有将紫鸢当成女鬼,念及三弟的他一如以往的将其当成了宫家公主宫紫鹃,半点没有感觉自己救护一个女鬼有何不妥。

封子轩言之有理,冷静下来的紫鸢也不再挣扎,看了对方一眼冷声道:“我叫紫鸢,不叫紫鹃。”

“行,叫什么都行,赶快跟着我先撤!”

封子轩哪顾得上这些,拉着紫鸢一路退出很远,交手的余威伤不到他们之后才停下来,转身看去,道士和男尸已经打成一片。

又是一记重掌对轰,道士和男尸各自退出老远,略占上风的道士丝毫没有喜色,满心的怒火让牙齿磨得咯咯作响。

“吗的,老子这辈子和上辈子都最讨厌山寨了!呔你个瘪犊子,你敢露出真面目让老子看看吗!”

“嗬嗬嗬嗬!”

“嗬你麻痹!”

道士怒极不再留手,双手一分各做印诀。

“天地无极,乾坤御法!”

“天地无极,乾坤御法!”

“五行交泰,离缺坎满,风雨雷泽云作山!”

“五行交泰,离缺坎满,风雨雷泽云作山!”

“卧槽!”

法术祭出,道士同时怒骂出口。

他发现他自创的《无极乾坤道》对方竟然也会,他说一句道诀对方也说一句道诀,一前一后的就跟复读机似的,最后连法术也一般无二,他的眼睛顿时危险的眯了起来。

风起云动,雷音滚滚,两座一模一样的云山裹挟着雷光万道撞击在一起,声震四野震耳欲聋,压抑的气息更是压得人喘不上气,莫名的心慌不已。

法术的胜负道士已经不在意了,对方能模仿他的道法并且成功的施展出来,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

他琢磨的是对方的身份,天底下能模仿外貌的法术不少,可是改变身形并且连气息都能模仿的却少之又少。而现在这种连功法和道术都能模仿的则绝无仅有,寻遍三界也找不过一手之数,道士恰恰全都知道。

仔细琢磨了一下,他瞳孔一缩,一个字一个字的寒声道:“你是千面郎君!你还没死?!”

此言一出,封子轩也愣住了,余光扫见紫鸢不解的望向自己,他低声解释道:“千面郎君就是千面鬼圣,不知是何物所化,天下间无物不可模仿,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他是冥界的鬼圣,本不应该出现在人界,只有每次黑暗动乱时才会降临人间,靠着他没有破绽的幻化之术引起一阵血雨腥风。万载前的黑暗岁月他再次降临人间,却被一位没有留下姓名的大能瞧破了痕迹,一战之后被打得魂飞魄散。他那时就应该死了,没想到今日竟出现在这里,这下子坏了!”

“坏了?”紫鸢不解。

封子轩脸色阴沉的道:“鬼圣是冥界的鬼仙,与仙界的真仙不相上下,天一道尊再厉害也不是真仙,对上他有死无生!”

紫鸢心里一惊,虽然对道士有无比的信心,可她还是忍不住一阵揪心。

“你不帮忙?”

“这个...”

封子轩犹豫了下来。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他们封家虽然有敌仙之法,可就这么平白无故的得罪了一位鬼圣,他感觉有些不妥。

紫鸢虽然忘却了前事,可心思还是一般的剔透玲珑,一眼便瞧出了封子轩的顾虑,顿时一声冷笑。

“一个鬼圣藏在你弟弟的坟里,他在做什么、图谋什么你想过吗?你父亲的变故,你二弟的惨死,你三弟的失踪,你认为会跟他毫无关系吗?更何况,你别忘了这里是哪里,如果前辈有个三长两短,你认为你封家能逃得了干系吗?”

封子轩本就只是有点犹豫,紫鸢这么一说他顿时拿定了主意。

“走!”

拉起紫鸢,封子轩转身就走。这件事他一个人帮不了,得唤起族中高手共同前来,借助祭灵卫士才能将其扼杀在此。

可刚走了几步,道士的喝止便追了过来:“你回来,别叫外人来!他是千面郎君,人越多越麻烦!”

脚步戛然而止,封子轩站在了原地,道士一提醒他也想起了这位鬼圣的一些传说。

论实力千面鬼圣在冥界中并不算最高,可他确实最麻烦的一个。就跟妖族的人面蛛一样,比起直接动手杀人,他更喜欢通过挑拨离间让人自相残杀来取乐。

人面蛛只是化作绝*惑人心,千面鬼圣则是鸠占鹊巢,直接变成某个人的样子从中挑拨。一旦被他盯上了,没人有会知道他变换的究竟是哪个人,即便从行为举止上窥得端倪,可人家把苦主的尸体一扔,重新换个目标继续冒充,你根本分辨不出其中的真假。

据说万年前的黑暗岁月,有一个不下于漠北四宗的强大家族就是被他一个人给弄得四分五裂,最终淹没在了动乱的暗潮中。也是那个宗族倒霉,仙界下凡的镇宗仙祖意外身死,没了靠山的他们只能靠着守山大阵龟缩不出,结果还是被千面鬼圣寻到了空隙潜了进去,将满门上下搅得人心惶惶乱作一团。

别说同族了,就连血脉至亲也无法相互信任,儿女不知道父母是不是鬼物幻化,父母也不知道儿女是不是还是本人。最后一次鸡毛蒜皮都算不上的小口角成了点燃*桶的火星,压抑了很久的族人纷纷暴乱,举起兵刃砍向了任何一个他们认为有嫌疑的族人,甚至是他们的父母兄弟。

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那个家族分崩离析。可千面鬼圣从始至终都没受到半点伤害,一直藏在暗处乐呵呵的欣赏着这出人间虐戏。

直到黑暗岁月末期千面鬼圣才惹上了麻烦,一位没留下性命的人界高手找上了他,不但识破了他的伪装,竟然还一战而胜打得他魂飞魄散。这件事当初在人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就连刚刚与妖族恶战一场损失惨重的人族也一扫颓气,推杯换盏欢庆不已,可见这位鬼圣在他们心里留下的阴影有多深。

同时,人界诸族也第一次知道了原来人也是可以敌仙的,不是靠着祖上流传下来的可以敌仙的大阵法宝,也不是靠着仙家下凡的仙祖靠山,而是人界修士自己。以没有经过仙气滋养的肉体凡胎,斩杀一位仙级的存在,而且还是冥界的一位鬼圣,飞升后期是人界极限的说法被打破了,很多高手都开始摸索飞升期之上那个无法言述的境界,极境之说就此在人界最顶尖的圈子里流传开来。

极境是存在的,可如何步入那种境界,万年来却无人得知。唯一一个被确认站在了极境上的便是道士,他也因此被人以天一称之。可即便他是极境,比起能杀鬼圣的那位无名高手也有所不如,甚至是大大不如。况且世人都知道天一道尊受了重伤,道行大退不比当年,因此封子轩并不认为道士能够敌得过眼前的千面鬼圣,哪怕千面鬼圣也是重伤在身不比当年。

可下一刻,他脸皮一僵,抽了抽耳朵,感觉自己出现了幻听。

“又见面了。”

千面鬼圣终于不再发出那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恶心笑声,说出了一句人话。

道士没有讶色,扬了扬下巴淡声问道:“说吧,谁派你来的?”

“嗬嗬嗬嗬!”

“嗬你麻痹,说人话!”

“嗬嗬嗬嗬!”

“草,不说是吧?行,老子今天心情不好,打到你说为止!”

活动了下脖子,身形一虚,再看时道士已欺到“自己”身前,照着“自己”那张俊脸就是一记老拳。

“让你学老子,老子抽不死你!”

见两人重新战做一团,封子轩终于回过神来,转动着僵硬的脖子看向紫鸢。

“他...他们认识?!”

紫鸢不冷不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相识这么久,不管是李初一还是道士,无论他们身上发生什么怪事,她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