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教皇尼禄的诅咒(三)/星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菲利克斯的群体心理学理论,群体本身是激进、善变、没有逻辑、愚蠢、疯狂和充满攻击性的。如果可以用这样的形容词形容聚谷星丰林州的民众,柯米娅的民众的话。面前这些不开化,近乎原始的伊瑞星民众又要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

班尼迪克特打算给他们展示这个世界的真实?这有可能么?

文艺复兴......对这些人真的有用么?文艺复兴不也是由于生产力的变化,在新兴资产阶级的出现以后才发生的么?如果没有生产力导致的经济关系的变化,会出现文艺复兴?

那人类会不会在“神”一样变#态的中世纪一直待下去?能感受到所谓的压#迫?或者也像自己做的一样,来个圣子跟教皇什么的抢位置?来个华夏古代皇权式的权利更迭?

自己在这些人身上花费时间,值得么?难道只是为了还班尼迪克特的“人情”?

......

将身上已经逐渐烧成灰的大红长袍往下扯了扯,唐云反倒变得冷静下来了。罗密奇欧斯也刚好在这时候赶到。

“圣子大人,抱歉,临时有事情耽搁了一阵。东面皮瑟市市郊也发生了类似的骚动。同普阿镇一样,有暴民私设火刑,死了四个女人。而且他们也在......也在质疑您的圣子身份......”

“也许圣子大人真的亵渎了教皇的神威。在伊瑞星上有这样的传闻,一旦有人亵渎教皇的神威就会受到瘟疫的神罚。而且这些‘神迹’的确在历史上出现过许多次。所以暴民们的行为也不是不能理解。”

“作为圣子最忠诚的护卫,罗密奇欧斯无惧任何危险。但我真的希望圣子大人可以考虑同教皇进行‘对话’。有些事......”

......

“不要往后说了,我不相信神迹,也不在乎圣子的身份!”

“我只是不想看到有无辜的人因为莫名其妙的罪名而死,更不愿意看到尼禄的该死圣战在星门两边制造出成山的尸骸!”

“这种行为简直......”唐云想说令人愤怒,愚蠢,缺德,自私......想了半天,他实在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字眼儿来形容尼禄的所作所为,最终啐了一口。以完全不符合圣子神棍风格的语气接上了后半句。“令人他妈的恶心!”

就在当下,伊瑞星人曾带给他的那些淳朴、憨厚、“原生态”之类的感觉荡然无存。同时,伊瑞星人的淳朴在唐云心中更像是由于某种愚蠢导致的简单直接。

比如他们买入卖出从不划价,由于遵守教典而不愿撒谎什么的并不是因为他们原本善良的内心。只是因为他们不够聪明,暂时还没来得及变坏。如果让“精明”的联邦人教教他们的话,他们没准会变成比联邦人还要“奸诈”的家伙,没准会出现很多诈骗犯,或者是为了挣钱而制作有毒食品,贩#毒,或者做出其他更没有底线的事情。

唐云转头望向了班尼迪克特。

“这就是你口中虔诚的,笼罩在神恩下的教民吗?”

班尼迪克特耸了耸肩膀,没有回答他。或者说这也代表着某种默认,抑或是无奈。

......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私设火刑残害无辜百姓,违背法典,天理难容!”

“罗密奇欧斯,将所有人全部处死!”

......

参与过大大小小战斗无数,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唐云曾让X生化兽屠#杀毛瑟佣兵团佣兵;曾拉着杜大少爷法#外#屠#杀过数百名扎卡罗家族帮派分子。他有他的道理,有他自己的道德,也有一份作为英雄之子的担当和悲天悯人的气质。但无论如何,唐云这个偏执、执拗的年轻人都不算是一个尊重生命的人。

坏人不死,好人怎么活?该杀的不杀,不该死的没准就要遭殃!唐云有唐云的道理。

同他有些类似,又不完全相同的。罗密奇欧斯尊重生命,拥有代表生命之神的【爱神玫瑰】以太甲,甚至有一个“情圣”这种充满人文主义关怀的绰号。但同样的,他也是一名伊瑞星封建制度下的上层统治者。他早就看惯了《原罪教典》里记录的各种刑罚,看惯了教廷的严苛统治。所以从事实上来说,他并不算是一个“足够”尊重生命的人。

有圣子的命令,影响到了伊瑞星的秩序,违反了班尼迪克特大人正在修改的《原罪法典》。这些暴民必然是死有余辜。杀掉他们就跟杀掉一群牛羊差不多。而且罗密奇欧斯还暗暗庆幸,圣子大人和班尼迪克特大人的确比尼禄教皇仁慈的多。只是简单的处死,而没有动用残酷的刑罚。

“安保队全体都有,瞄准罪人,自由射击!”

“等一下!”

班尼迪克特大步走了几步,挡在了安保队的枪口前。

“百里飞,作为圣子,你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

“圣子在任何时候都不能丢掉他的仁慈!支撑你背负伊瑞星众生原罪的不是‘道理’和‘公平’,而是你的慈悲!放下仇恨,怜悯他们吧!”

“仁慈?怜悯他们?他们烧死奈娅的时候,他们的仁慈在哪?”

......

“他们不是圣子,他们没有圣子的智慧,他们只能随着本能做‘蠢事’。这就是他们的原罪!”

“这些人就站在你的面前,他们的样子,表情,形态以及思考方式你看得清清楚楚。你觉得他们懂得你的道理么?”

“这就像柯米娅KW42上那些推倒你父亲铜像的民众,他们真的明白你父亲背后的故事么?明白柯米娅南北派之间暗中的博弈么?知道他们所作所为到底是否正义,会带给他们什么样的未来么?他们甚至都不懂自己高举着的标语和旗子上那些文字和口号所代表的真实意义!”

“你很喜欢把人类历史看成一地鸡毛的胡扯,把人类各种战争看成是‘不好好过日子’的瞎胡闹。这没问题!假设!假设拥有无限神力的神明也在天上看着伊瑞星的众生,联邦的众生,百约的众生!你觉得神明不觉得这些人你打死我,我打死你的行为是瞎胡闹么?所以神明就用他们的无上神力将世界上这些打死打活的‘罪人’们都一口气杀了,讲个正义的道理?落个眼不见心不烦的清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