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结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是这个时间点出没呐,真是,白白浪费了些时间。”

“说什么呢,不一直守着怎么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

“嗯嗯,所言极是~到了深夜,能做的事情就更多了呢,比如偷偷跑去夜袭……”

“好,out!别瞎扯了好吗,你想旁观到什么时候!”

发现可疑人后迅速行动,却不知道为什么跑到医院就藏到了一边留意接下来的发展,落樱对此是郁闷状态。

“你想,犯人找谁不好,偏偏去找了护士怪,这个,怎么想都觉得很有趣不是吗?”

“唔……”

竟然反驳不能?

不过眼前的景象就是那个样子,明显是犯人的嫌疑人(男)在医院外头观察了会儿,似乎把护士怪看成是值班的普通护士,径直地跑上去了。

另外,在他身后的嫌疑人(女),却是双眼冒着心心注视他的身影,不晓得是什么情况。

“hellow,美丽的护士小姐。”

“……”

该说是白痴还是蠢蛋,啊好像都没差,昽应是看不出呆板表情的护士怪有哪里美丽的。身材?嗯,明明是个大人却比不过自己身边的高中女生。

“嗯?那个男的,怎么感觉怪怪的。”

“因为是妖怪嘛。”

“呃……我没看到尾巴啊。”

“别把所有的妖怪都当成兽耳娘,这家伙是蛙妖……品种就是普通的青蛙吧,你看那家伙头上的那两撮鼓起来的蠢毛,那就是证据。”

“……还是第一次听到蠢毛这个词……”

“女孩子那是呆毛,男的,只能叫蠢毛了。”

“酱紫啊……那,那个女孩不会是他的契约者吧?”

“应该是,否则没法说明,呃,至于怎么会是花痴脸,你去问她吧。”

简单地评价一句,一对痴蠢的契约主仆。

在昽应和落樱的闲聊中,青蛙妖已经对护士怪展开了热烈的语言攻势,真是奇了怪了,他都没看到护士怪手中的那两管重量级的凶器吗?还是说已经有人使用过了?

“……”

这时候,护士怪呆滞的表情转到青蛙妖的身后,那里有个不知道隐藏花痴脸的女孩,虽然挺秀气的。

“来吧,和我一起度过今晚剩下的美妙时光吧!”

“有……外遇……!”

“嗯?小姐你说什么?”

“有外遇的,绝不原谅!”

难得说了句连贯的话,护士怪猛地把针头向青蛙妖刺去,只听一声怪叫,本来想随意抵挡的青蛙妖被狠狠扎到了……下腹部。

嗯,其实目标应该更往下面点。

还是那句话,病娇好可怕。

“呜哇!”

一抬手,青蛙妖忍不住把护士怪推出去,而似乎没什么战斗力的护士怪却是力气一涨,继续进行残废攻势。

“王子大人!”

身为契约者的女孩大惊失色,赶忙上去救援。话说王子什么的,还真不是童话?

“痛痛痛痛痛!不行了,今晚计划终止!”

把护士怪击倒,契约者女孩听到青蛙妖这么说,立刻点了点头,扶着他要往楼梯走。

“——到此为止了!”

当然,已经看够好戏的落樱算准时间现身,同时昽应封住了犯人们的退路。

“OH美丽动人的女孩……!很不巧今晚不行,明晚,对,明晚我们在这里不见……”

“你就在这里永远沉睡吧!”

太阳穴跳了跳,落樱拔出『刃舞』。

“OH!暴力是不行的!”

突然之间,青蛙妖和契约女孩之间爆发出一阵光芒,他们两个的速度骤然加快,在落樱还来不及反应之前,就已经从她身旁掠过。

“咦?怎么会这么快!?”

形同旋风,就速度方面,水准很高。

“果然我应该封锁你那边的。”

“你还有心情说闲话,还不快追!”

落樱跺了跺脚,好不容易等到的,让他们轻易逃掉就太没面子了。

“我是可以,你,追不上的吧?”

“你先追上去啦!啊真是的!你到底有没有心思做事啊!”

几乎快要暴走的落樱面前,昽应微微叹了口气,瞬间来到她身边。

“抓紧了。”

“诶?呀!……”

然后飞一般地从医院阳台冲了出去,落樱的惊呼还没停止,昽应就已经带着她在屋顶数个远距离的纵跃,视野范围内,青蛙妖闪着光的身影就在不远处了。

“再快点!”

没心情纠结其它,落樱握着『刃舞』,在几乎来到青蛙妖两人的头顶时,凝聚的力量蓄势待发。

“束手就擒……呀!”

刚想喊出决定性的台词,昽应的身形下落,堵住对手去路的同时,也把落樱吓了一跳。

“你这家伙,不会动静小一点嘛!”

果然是个蛮力笨蛋。

“OH天呐!即便再想见我,也不能太心急……”

“杀了你!”

真心放出杀意,落樱从来没见过如此自恋的家伙,让她的怒气值瞬间爆满的人除了昽应之外没想到还出现了一个。

“不许伤害王子大人!”

“啊真是!那妖怪交给你,别让他跑掉了!”

“好好好。”

感觉变成了手下,昽应无奈地把地方让开,给落樱和另外的女孩腾出空间,同时将气息锁定青蛙妖。

“能不能改天再约?今晚有些不方便……”

“嗯,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以后换个方式上厕所就好。”

“反对暴力,我崇尚的是美学……!”

青蛙妖在压力下节节败退,而他的契约者又被落樱拖住,而且也是处于下风。

“美学?你想说吸取别人愿力的同时给她们一个美梦就是所谓的美学?太廉价了吧。”

青蛙一族的梦能力是不错,但如此滥用就不对了。

“话说,你干嘛总是找护士?”

“她们是天使……!”

“好,你什么都别说了,让我揍趴下就行。”

不想去理解自恋男的兴趣,况且背后的视线刺得昽应有些尴尬,还是快点干掉吧,这个青蛙妖看起来没啥战斗力,就是弹跳力一流,大概只需要一拳吧。

“OH等会儿!我们肯定还有……哇呜!”

一发KO。

“解决了?”

后面落樱也处理完了对手(打晕),快步上前问道,还用脚踢了踢仰天昏厥的青蛙妖。

“解决是解决了,接下来要怎么处理他们呢?”

“不是交给协会吗?”

“话是这么说,前提条件是我们得把这两个带回去才行啊。”

“哦酱紫啊……”

必定会变成令人烦躁的回程之路吧。

各种意义上都很遗憾呢,这任务。

“没办法,只能这么做了不是吗?”

“金钱至上观念真是厉害。”

“才不是呢!回程我可不和你们待在一个车厢里!”

“呃,你的意思是让我看守这两个?说真的,这家伙的蛋蛋会碎得更彻底哦。”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啊对了,这男的还受着伤……”

“……”

“……”

沉默。

“要不就这么丢在这里吧?嗯,丢到警局或许更好。”

“那报酬怎么算?”

“事情解决了不是吗,不会少的。”

“哦,那就这样。”

结论下来了,虽然很随便,但谁让有些事情不想做呢,只能选择次等的方式了。而且即便是妖怪,也还是在人类法律的约束下的吧?

…………

任务结束,回程的电车上——

“报酬一半一半,可以吧?”

“我就算了,即使拿到事后还不是得还给伪萝莉。”

“呃,有这种事?”

“啊,就是无偿给人打工……还不至于饿死,基本的补给还是在的。”

没错,昽应一直以来都是受着清音的照顾,现在还是照例,不过这欠下的帐,还起来可没有那么容易。

“哼~即使是这样,我也不可能全部拿,既然都是还给社长,我就只拿一半。”

“……你高兴就好。”

横躺到座位上,昽应开始补觉,落樱也是很困,但还有问题。

“对了,那时候那两个逃跑时是怎么回事?”

“你是说『共鸣』?那是契约者和妖怪之间的技能,当然强度由当事人决定,前提是两者之间有较深的感情,不然没可能的。”

“这样啊……追雪,和,愿望,也可以的吧?”

“啊,虽然现在还不够强,但兴许可以了。”

都已经出现过一次了。

昽应闭上眼睛,浮现出两个身影牵着手发出的强烈光芒。

“追雪找了个很好的契约者呐。”

“由你说这句话?好像你们很熟的……”

止住,落樱想到了那张照片,看起来确实关系很好,虽然现在的追雪和过去的追雪简直判若两人。

“……”

“……”

“怎么了?你不睡一会儿吗?”

“不用你说。”

自然不可能和昽应一样大模大样,没有形象地倒头就睡,落樱抱着行李,靠着软绵绵的座位缓缓闭眼。

不够强,这评语也同样适用于自己吧。

又增强了决心,觉得这睡姿一点也不舒服的落樱,颇为恼怒地看了已经呼呼大睡的昽应一眼,哼了一声翻了个身也躺在座位上。

看着吧,迟早有一天让你目瞪口呆。

暗自想了想昽应张大嘴巴的表情,落樱沉沉睡去……

然后?然后啥?没有然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