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66 意外相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点头,一边小心地搀扶着程老先生坐下,一边回头让林毅把带来的糕点分给孩子们吃。一听说有糕点吃,孩子们全都跟刚出笼的小鸡似的沸腾了。不过,在林毅分糕点的时候,这些孩子却是十分有秩序地排好了队,个头儿最小的在前边,个头儿高的都自动站在了最后。

林毅一愣,这些孩子都只是一些穷人家的孩子,但是他们的教养却比城中不少富贵人家的孩子还要好。

当先拿到糕点的那个小孩子,没有把糕点塞进嘴巴里,而是第一时间捧着好看又散发着香气的糕点跑到了程老先生面前,奶声奶气地说道:“先生,快吃,可香了。”

程老先生怜爱地抚摸着孩子的头:“你吃吧,先生刚刚吃了馍馍,不饿。”

小孩子还想再说什么,被一旁的林媛笑着接道:“这个糕点是姐姐带给你们的,先生的糕点,姐姐已经放到了房间里了。你快去吃吧,先生也有糕点吃的。”

听到林媛如此说,小孩子才嘻嘻一笑,连连点头跑走了。但是出于意料的,不仅是他,就连其他刚刚分到糕点的孩子们都没有立即就吃起来,而是纷纷往院子外跑去。

林媛有些纳闷。

程老先生低沉而有些沙哑的笑声在她耳边响起:“这些孩子们啊,是跑回家了。”

林媛恍然,城南的孩子们很少有吃到这样美味的糕点的,更何况是大人了?原来这些孩子是把糕点带回家给父母了啊。

林媛唇角忍不住上扬,这样的孩子才是她一心喜欢的,想到自己曾经在稻花香也见过不少跟随父母来买糕点的孩子,那些孩子有的甚至比刚刚那个小孩子还要大,但是修养和素质却是差了一大截。不是吵着要这个,就是嚷着买那个,根本不听父母的话。甚至还有的为了一点儿自己要买的东西,就要跟父母吵吵闹闹,或者是动起手来。这就是从小娇惯养成的恶习。

看到城南的孩子们,林媛突然觉得若是把自己的妹妹们送到这里来上学,一定也会习染到跟这些孩子一样的好品质。

这更加坚定了林媛把这个学堂买下来的信念。

跟程老先生说明了来意,林媛就静静地等着程老先生回话。只是,原本以为很痛快的一件事,没想到程老先生却是十分为难。在林媛探究的目光下,程老先生才叹了口气,扭头冲着屋里喊了一声:“马公子,请您出来一下。”

马公子?哪位马公子?

林媛好奇地扭过头去,看向了身后的房间。

只听屋里立即就有人应答,而后一位温润如玉的公子便慢慢走了出来,他两只袖子还在挽着,一边走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袖子。

“先生,您找我有事?”

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马家庄的公子马俊英。林媛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马俊英一愣,显然也没有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林媛。

“林姑娘,竟然是你?”马俊英温润一笑,十分开心。

林媛突然就想起了上次见面的时候,马俊英被吃醋了的夏征整治了的场景,顿时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马公子,好巧啊,你,怎么也会在这里的?”

马俊英何等细心,怎会错过她此时的尴尬,稍微一想就知道了她是在为什么事而愧疚了,不禁莞尔一笑,释然地说道:“学堂里放假,我就会经常过来帮程老先生做些杂事。倒是林姑娘你,怎么会来这里的?难道你也是来帮助程老先生的?以前,好像没有听说过呢。”

林媛见他没有因为上次的事而有所责备她,慢慢地也就释怀了,笑着道:“我这是头一次来呢。不瞒你说,其实,我是想跟程老先生买下这个学堂的。”

哦?

马俊英一愣,有些诧异地反问了一遍:“你是说,买下这个学堂?”

林媛对他的反应也有些惊讶,难道自己买个学堂是一件很让人不可思议的事吗?

“是呀,我要买一所学堂。实不相瞒,我家里还有两个小妹妹,过年以后,我就想让她们进学堂念书了。但是我们村子是个小地方,没有学堂不说,连上学的孩子也极少。所以,我就打算在镇上买个学堂,既让我妹妹们有地方上学,也能给别的孩子提供一些便利。所以,我就打听到了程老先生这里了。”

马俊英笑着点了点头,挨着程老先生坐了下来,他的手上还有一些隐隐的墨渍,想来刚刚在屋里应该是在给孩子们抄书吧。林媛之前听刘掌柜说过,程老先生没什么银子,买不起新书本,就经常自己抄书,然后给孩子们发下去。

马俊英却没有注意到自己手上的墨渍,而是看了看程老先生,又笑着对林媛说道:“难怪老先生会把我叫出来了,原来是有人来跟我抢生意了。”

林媛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笑道:“原来,马公子你,也是打算买下这个学堂的?”

马俊英哈哈一笑,爽朗的声音如同暗夜里一道阳光照入心底,给人带来温暖和明亮。

“是啊,程老先生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身边更是没有什么人照顾,所以我听说他有了要卖掉学堂的念头后,就立即过来了。这个学堂是老先生半辈子的心血,能孩子们在一起更是他的心愿,我不希望在他老了的时候,把这个心愿打碎。”

马俊英有些感慨,抬头看了看整个院子,不得不说,这个院子虽然很大,但是也实在是简单,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了。

林媛看着马俊英似是在追忆什么,不觉得有些惭愧,说实话,她买这个学堂不仅仅是为了让两个小妹有学上,还是为了让孟良冬有个能给自己发挥才能的好去处。当然,她也不排除以后把这个学堂做大做好,然后吸引更多的学生前来入读,因为她相信,凭借孟良冬的学识和严谨的性格,一定会把这个学堂打理地极好,只要他能培养出一个考入驻马镇学堂的学生,甚至是一个秀才,那这个学堂就在驻马镇出名了。到时候,还怕没有银子入账吗?

跟林媛的目的相比,马俊英的目的却是单纯地多。毕竟林媛是个商人,经济利益是她考虑的因素之一。所以,在马俊英面前,林媛觉得自己要矮了许多。

“那个,既然马公子先来的,那就马公子买下吧,我,我就不买了。”林媛说话时连底气都有些不足了。

马俊英还在想着自己在这里跟孩子们一起玩耍时的情景,冷不丁听到林媛说让他买下学堂的话,一愣,随即摇头笑道:“算了,还是林姑娘买下来吧。”

林媛不解,她看得出来,他很不舍得这个学堂的啊,为什么会让给她呢?

似是看出了林媛的不解,马俊英笑道:“我打算买下这个学堂只是不想让程老先生为难而已,其实,买下来以后该怎么办,我还是很迷茫的。特别是,程老先生身体愈发不好,以后肯定不能再给孩子们上课了。而我,明年就要开始准备入京赶考的事了,也没有多少精力来给孩子们上课。”

马俊英灼灼的目光看向林媛:“我想,依靠林姑娘的聪慧,一定已经想好了接手后的对策了吧。”

林媛扑哧一笑,没有否认,不得不说这个马俊英有一双十分睿智的眼睛,一眼就能把她的心思给看透了。

林媛看向程老先生,说道:“不瞒两位,其实我这里的确有一位很合适的人选来给孩子们教课。他是我稻花香的账房先生,姓孟名良冬,自小好学,虽然说不上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但是心中学识确实让人敬佩。只是……”

林媛叹了口气,摇头道:“只是,这位孟先生每次参加考试,都不能正常发挥,我猜可能是他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所以才会在考试的时候难以发挥出自己的正常水平。”

程老先生浑浊的目光隐隐有些颤动,这个孟良冬,跟自己年轻时候很像啊。

马俊英却是对他很是好奇:“他是稻花香的账房先生?就是那位身材高挑十分严谨的男子?”

林媛点头,没想到马俊英居然会对孟良冬有印象。

马俊英恍然地点了点头,叹道:“难怪我会觉得他与众不同,原来他还有这样的经历。若是真的如你所说,那这个人,真是可惜了。”

程老先生却是看开了许多,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孟良冬:“没有什么可惜的,这个年轻人比老朽看得开啊,若是当年我能有他半分的醒悟,也不至于为了一个功名利禄追求了大半辈子。”

林媛马俊英两人互望一眼,虽然能从程老先生的语气里听出释然,但是也不难看出他在达到这个觉悟的时候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最终,这所学堂还是被林媛买了下来,不过因为程老先生半辈子的光阴都耗费在了这所学堂里,甚至连自己的房子都没有,所以,林媛还是让他继续住在这里,并且只要程老先生愿意,随时都可以给孩子授课。

因为现在已经接近年关,等孩子们再开始上学还得等到过年之后,至少也要在元宵节以后了。所以,林媛还是有大把的时间来整理这个学堂的。

孩子们将糕点送回家后,不一会儿又全都跑出来围着程老先生玩耍了,说是陪他玩耍,其实就是怕他一个人寂寞,过来陪陪他而已。

林媛看着他们笑得灿烂的小脸儿,心里也舒畅了许多。

马俊英站在林媛右后方,正好能够看到她蕴满笑意的侧脸,他突然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她时的场景,她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门口,也是满脸笑意,只是当时的笑意多半是因为应酬,此时的笑意,却是真实的发自内心的。

抱胸倚靠在马车边上的林毅眼眸眯了眯,这个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除了在铺子里能见到他,没想到今儿到了城南这么偏僻的地方还能遇到。哼哼,幸好二少爷今儿没有在,不然的话,保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林毅突然转了转眼珠子,既然二少爷不在,那保护二少夫人免于被某人勾引走的任务,是不是就落在他的肩上?嗯对,一定要好好地看着他,他要是敢动他家少夫人一下,小心他的手指头!

许是感应到了马俊英的目光,林媛突然回过头来。马俊英被她疑惑的眼神惊了一下,不好意思地举拳干咳了两声,耳根子不由自主地就给红了。

他掩饰的很好,倒是没有引起林媛别样的感觉,笑道:“最近都没有见到马小姐来店里呢,她还好吗?”

听她提起小妹,马俊英这才好笑地弯了弯唇角:“晓楠啊,这不是接近年关了吗?父亲怕她出来了冻着,已经好长时间不让她出门了。林姑娘不知道,父亲怕她在家里憋得难受,还给她请了个嬷嬷专门教她女红,这可把她给烦透了,整日里不是抱怨就是唉声叹气的。”

马俊英话音未落,林媛银铃般的笑声已经响了起来:“依着马小姐那性子,肯定每天愁的不行了吧?”

林媛恶趣味地想象了一下马晓楠苦着小脸儿,被一个一板一眼的老嬷嬷说教的悲惨模样,更何况还是学习女红,真不知道这马家主是不懂自己闺女脾气还是故意跟闺女作对了。

马俊英挑眉看向言笑晏晏的林媛,只觉得此女子果然跟一般女子不同,若是别的女子听闻此事,只怕要千叮咛万嘱咐女子学习女红的万般好吧,就算不说,也会多多少少对自家妹子表示一番同情,她倒好,就这样大剌剌地笑了起来,还让他一点儿厌恶之感都生不起来,恐怕这女子,跟他家小妹一个德性,对那些一板一眼的说教甚是反感呢!

倚在马车旁的林毅也挑起了眉头,只是跟马俊英饶有兴味的意思不同,林毅却是危险地看向了马俊英,这家伙真是越来越胆大了,连眼神里的爱慕都不遮掩了,哼哼,别以为自己长得帅点就能对夫人有非分之想,夫人是二公子的!

林媛却是没有发现马俊英眼神里的不同,她所有心思都在马晓楠身上没转回来呢:“想来这些天马小姐肯定闷坏了,马公子若是有空就到稻花香走一趟,林媛又新出了些糕点,带回去给马小姐尝尝鲜吧。”

怕马俊英误会,林媛还特意笑着加了一句:“就当是我送给马小姐的礼物了,许久不见还有些想她呢。”

林媛这话倒不是客套,对于马晓楠这天真可爱的性子,她是真的挺喜欢,就像对待自己亲妹妹似的,虽然马晓楠比她还要大一些。

“林姑娘不说,等下我也要去稻花香的,实不相瞒,我那妹子啊,天天念叨你们店里的糕点呢!”马俊英呵呵一笑,这温柔的笑容简直要把冬日里的寒气都赶走了。

不过说完妹妹的事,马俊英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尴尬,林媛好奇追问,马俊英这才自嘲一笑,有些难为情地说道:“林姑娘,对于小倩的事,我很抱歉。”

马小倩?林媛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不过转念一想,敢情马俊英是知晓了马小倩两口子和莫三娘之间的感情纠葛了,但是跟她道歉,还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马公子何出此言?”

马俊英一愣:“莫老板,不是林姑娘的好姐妹吗?哎,我们也是在出事以后才知道他们的事的。林姑娘应该明白,虽然我爹是马家家主,但是对于堂妹的婚事,还是不好插嘴的。”

说心里话,他对那个姓谢的家伙实在是没啥好感,明明是个读书人,却做出喜新厌旧的龌龊事来:他可都听小妹说了,这姓谢的居然还吃着碗里的霸着锅里的,妄想在屋堂妹成亲后把旧爱接来做小妾,这样不要脸的人,真是丢了读书人的脸!

原来是因为莫三娘啊,林媛无所谓一笑:“马公子言重了,再说了,我家莫姐姐早已放下了这段往事,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嘛,既然马小姐跟谢公子情投意合,我家莫姐姐自然会成全的。”

马俊英暗暗腹诽:什么情投意合,两人现在几乎是水火不容了,要不是姓谢的忌惮他们马家和二叔,才不会忍气吞声低被堂妹呼来喝去呢!

一旁的林毅默默翻了个白眼:这姓马的也不咋样啊,跟夫人没话找话,居然能提起马小倩的事!哼哼,果然比不上二公子,二公子跟夫人在一起那是有说不完的话,哪里像他?追女孩子都不会,笨!

见林媛一双眼睛看着院子里快乐奔跑的孩子们,马俊英眼前一亮,刚要开口邀请她去自己学堂玩,忽听得不知是哪个小姑娘突然惊喜大叫:“啊!下雪了!”

似是为了验证小姑娘的话,天空中果然开始飘起了点点雪花,先是一点一点的小小冰点,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冰点慢慢变大,一片变为一团,连雪花的六个花瓣都能看得出来了。

“这可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啊!”林媛也兴奋极了,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接住了那飞飞扬扬的雪花,许是因为第一场雪,这雪来的极快也极大,落在手心里居然没有立刻化去,更加让林媛兴奋不已。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