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69 说服,活字印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深地叹了口气,林媛坐到了他旁边的椅子上,以前那里是没有这把椅子的,后来莫三娘经常过来教他算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就多了一把椅子。更贴心的是,天气渐凉以后,这把椅子上居然还多了一个软软的小坐垫,林媛坐上去又软又暖。

林媛刚坐下,孟良冬就抬起头来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而后不自在地挪了挪屁股。

林媛被他这反应竟然逗乐了,原来她抢了某人的专属座位了啊!

话虽如此,不过一个念头突然在她脑海里闪过,或许,她可以找个帮手来说服这个倔家伙。

又苦口婆心地劝了孟良冬好久,依旧没能打消某人心里的阴影。林媛无力地皱眉叹气,只觉得自己都快要赶上这家伙的亲娘了,唠唠叨叨啰里啰嗦地,也难为了孟良冬居然还能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听她说话,要是换了别人,铁定早就给她一个白眼把她轰到一边去了。

瞧瞧瞧瞧,就连一直偷听的六子亮子都被这张嘴给说烦了躲到后院去了呢!

“得!”林媛耸耸肩站起身来,眼珠子一转,语气依旧是无奈的:“我这说的嗓子都冒烟儿了,你也不愿意去做这个教书先生,那我还是另外找人得了!您啊,就安心地待在这里做个账房先生好了,反正这算盘打的比背书写文章都溜了呢!”

最后一句话有些伤人了,不过这也算是林媛的最后一剂猛药了,只可惜,激将法在某人面前根本不起作用!

林媛彻底没法了,闷闷地跺了跺脚,一边往外走一边气急地哼了他一声:“你就这么为了几个败类你就把自己的前途放弃了,我看你根本就是个懦夫,怪不得次次科考都要名落孙山!哼!就你这样的人,我真替莫姐姐担心,你以后到底能不能养活她!”

说完,也不管孟良冬什么反应,林媛就气呼呼地出了门,甚至连披风上的兜帽都懒得戴了。

她已经被某个自甘堕落的家伙气的七窍生烟了,哪里还需要保暖?降温还差不多!

不过,她却不知道自己最后一句话果然在某人的心头激起了波浪,孟良冬低头紧紧盯着账簿,常年握笔的手指在算盘上停留了好久都没有动弹。

大嗓门子几人都被林媛和孟良冬之间的事给弄蒙了,从爱听八卦的六子那里他们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不过正是因为知道了才更加蒙了,别的东家都是担心自己的人跳槽或者去别的店里的,偏偏他们的东家,还苦口婆心地劝人走,真是个怪人!

却说林媛从稻花香出来后就直接向对面布匹店走去。因为下雪了的缘故,街上行人不多,每个店铺里的客人更是少之又少。

林媛进门时,莫三娘正手拿针线埋头绣着什么。那认真的模样,连店里来人了都没有察觉到。

林媛好奇,故意放轻了脚步慢慢凑到她身旁,小脑袋瓜儿一伸,哎呦喂,不得了哦,莫三娘居然亲手绣花呢!还是杆翠绿翠绿的文竹呢!

还有那件棉袍,一看就是男子的衣裳!不用问,这袖口绣着文竹的棉袍,定然是给对面某个倔脾气的家伙做的!

“呦!这么好看的袍子,是给哪位贵客做的?”

林媛促狭一笑,吓了莫三娘一跳。见林媛正挑眉看着她手里的袍子,莫三娘脸颊绯红,随意地收了针,藏也似的放到一旁:“哪里什么贵客,就是,就是一般的客人罢了。”

瞧瞧这说话时恨不得把她撵走的样子,还不好意思了呢。

林媛一屁股坐到莫三娘旁边,不是不想让她看吗,她还就非得看看不行了。躲过了某人死命阻拦的手,林媛一把就将她放衣服的小箩筐拿了过来,装模作样地在自己身上比了比:“这么大,肯定不是给我做的了。”

小嘴一瘪,还真那么有点失望的意思。

莫三娘知道她肯定是故意逗她的,红着脸白了她一眼,将衣裳从她手里抢了回来,爱惜地叠平整:“臭丫头,就知道作弄我!”

林媛嘿嘿一笑:“哪里叫作弄呢,妹妹这不是替姐姐试试衣裳啊。哦对了,姐姐还没告诉我,这衣裳到底是哪位贵客定做的呢,能劳动姐姐亲自动手,这位贵客肯定不一般,这件衣裳肯定也很贵吧?”

见林媛的小嘴儿还在巴拉巴拉说个不停,莫三娘抬手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再说!再说我就把你撵出去,再也不让你登我的门了!”

莫三娘只是抬手随意敲了一下,根本没有使劲儿,只是,话才刚说完,就见到林媛的小脸儿突然耷拉下来,抬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小嘴巴扁扁的好像快要哭出来似的。

莫三娘何时见过这样的林媛,林媛是谁,怎么可能会被她敲一下就委屈地要哭的人?

“好妹妹,姐姐是跟你开玩笑的。”看出了林媛肯定还有别的事,莫三娘赶紧放下手里的衣裳安慰着她,“别哭别哭,是不是受了委屈?告诉姐姐,姐姐帮你出头,给你出气去!”

林媛心里偷偷一乐,面上却依旧是委屈得不行的样子,摆出小林霜受委屈时的表情,哼哼唧唧道:“哼,还不是你这袍子的主人!好心当成驴肝肺,以后我再也不跟他说话了!”

居然是因为孟良冬!

莫三娘想过任何一个人,却没有想到居然是他!那样老实的一个男人,怎么会给林媛气受呢,更何况,她还是他的东家呢!

“他?”

“莫姐姐舍不得了?”林媛还在拿乔,斜睨着眼睛委屈地看着莫三娘,那模样,好像只要她替孟良冬维护一句,她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似的:“刚才你不是还说要替我出头给我出气的吗?怎么一听是孟先生就不说话了?哼哼,果然还是你们更亲,连我这个妹妹都不要了。”

莫三娘眉头一皱,恨不得把自己刚才说的话给退回来才好:“好妹妹,别说是孟良冬了,就是其他人欺负了你,我也要给你出头的!来,跟姐姐好好说说,他到底怎么欺负你了,姐姐这就给你出气去!”

“真的?”

“真的!”

“不会去了以后被他的美色迷惑,忘了我吧?”

莫三娘感觉自己的后背都汗津津的了,这臭丫头,怎么什么话都说的出口,还美色,就算是真的迷惑,也得是他被自己迷惑才对!

“不会不会,哪能忘了你?”

可是没想到,她这话刚刚说出口,就见林媛瞪大了眼睛,一副嫌弃的模样:“看吧,你还是会被他的美色迷惑的!”

莫三娘默,真想封了这死丫头的嘴啊!

“好了好了,赶紧说怎么回事吧,再胡扯,小心我真的不管你了!”

林媛一看自己的苦肉计不管用了,嘿嘿一笑,把她请孟良冬去当教书先生但是他不乐意的事给说了,当然也包括孟良冬之前卖掉铺子在学堂里受辱的事。

莫三娘一直都挺纳闷孟良冬怎么会把自己爹娘经营多年的铺子卖出去,即便自己不会做生意,但是解决办法也不是没有,大不了他雇个人啊。

可是,任凭她软硬兼施问他,他都不肯说出卖铺子的原因。要不是今儿林媛跟她说起来,她还真不知道这其中有这么多事。

更让她心疼的则是孟良冬在学堂里受到的委屈。

莫三娘咬了咬唇,拳头攥得生紧。

林媛把事情原委说完,一看她这幅样子才猛然醒悟,孟良冬身为一个男人,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肯定是不会把自己受辱的事说出来的。可是她刚才欠考虑,竟然给说漏了嘴,这可怎么是好?万一莫三娘因为这事觉得他不堪重任,跟他闹分手,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莫姐姐,你,你……”林媛小心翼翼地拉了拉莫三娘的袖子,真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

莫三娘回神,苦涩一笑:“没想到他还经历过这样的事。”

拍了拍林媛的手,莫三娘释然一笑:“放心吧,这口恶气,姐给你出!有这么好的机会不抓紧了,我看他才是真的晕了头了!”

说完,也不等林媛反应过来,莫三娘抄起刚刚做好的棉袍,三两下团了团,出了门:“给我看着店,等我好消息吧!”

直到莫三娘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林媛才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说道:“这,我没有拆散这对鸳鸯吧?哎呦,吓死我了!”

原本以为莫三娘会等好一会儿才能回来,却不想,林媛一杯茶还没有喝完,远远地就看见她扭着小蛮腰春风得意地回来了。

林媛一口茶水卡在嗓子眼儿:“这,这么快?成了?”

莫三娘甩了个“那当然”的眼神给她,把林媛从柜台前的凳子上撵走,一坐,道:“哎,渴了。”

“姐,您喝茶!”林媛感激屁颠屁颠地将自己手里的茶杯双手奉上,不仅如此,还弯腰躬身,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这礼仪都快赶上大户人家的奴婢了。

莫三娘嘴角一抽:“臭丫头!”

“嘿嘿。”林媛嬉皮笑脸放下茶杯,其实不用问她就知道只要莫三娘肯出面,这事就绝对能成。只是,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还真有点好奇她是怎么说服了那头倔驴的呢。

听林媛问起,莫三娘摊摊手:“也没啥啊,我不是才做了个棉袍吗?我就是跟他说,他要是不同意去做教书先生,我就把这个棉袍送到谢致远那里去,反正那个谢致远现在被马小倩整治地不像个男人了,我这么上赶着他,他肯定会高兴地找不到北了。”

林媛不禁满脸黑线,这就是女人啊!还是个会捏人软肋的女人!

不管是被威胁的还是心甘情愿的,总之孟良冬是答应了会去当这个教书先生的。至于他到底会不会尽心尽力,那根本就不用担心。孟良冬这么个严谨的人,别说是做教书先生了,就是让他下地种粮食,也会一丝不苟地完成的。

果然,等林媛再回到稻花香跟他商量学堂的事务的时候,孟良冬心里已经有了不少想法了。毕竟他是在镇上长大的,对于驻马镇的情况也是很清楚的。城南程老先生的名声多少也听过一些,只是当时他一心都想着考取功名,根本没有把这个事放在心上过。这次听林媛说起,他才想起来。

林媛刚进门,孟良冬就把刚刚写好的一张纸给了她:“姑娘你既然要接手这个学堂,就得对它有所了解。虽然我知道的不多,但是好歹也明白一些。程老先生那儿学生不少,但是基本都是穷人家的孩子,能把束脩交上就不错了,只是关于课本还有笔墨纸砚等东西基本难以购买,所以,这些都得由姑娘出银子。”

说完,孟良冬小心地看了看林媛,这些东西的花销可不是小数,单是那些书就不便宜,不然的话,程老先生也不会亲自抄书了。

林媛低头看单子的工夫,孟良冬忍不住问了一句:“姑娘,你若是想要靠办学堂挣钱的话,我劝你还是另外再买一个吧,这城南学堂,实在不是上上之选啊。”

在稻花香当了这几个月的账房先生,孟良冬多少也受到了一些熏陶,对于什么地方做什么挣钱还是了解一些的。

林媛摆摆手:“我可不是为了挣钱才买这个学堂的。”

她手底下掌管着好几个铺子,就算除去夏征的福满楼,单是她自己的豆腐坊和稻花香,就能挣不少银子。再说了,学堂可不是个能挣钱的路子,她一开始版学堂就是为了自己弟妹,现在,则是为了程老先生和城南那些可爱的孩子们。

对于花销,她倒是很有信心的,之前她就粗略地算过一笔账,从稻花香每月的盈利中拿出百分之十来,就能维持学堂的正常运营,这些银子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林媛眉头一挑,有银子就是好,这就叫财大气粗!

不过,看到孟良冬列的那个单子,她还是有些惊讶的,指着其中一条问道:“孟先生,为什么这个课本的花销如此大?”

她家隔壁就是陈柱子,他那里可有不少书的,以前不知道,现在看着孟良冬列的单子她才发觉,原来书这么贵!

孟良冬叹了口气:“是啊,一方面是因为纸很贵,另一方面,则是书本身。又要印字,又要装订,这很费工夫的。”

说到这里,孟良冬一阵心疼,早知道会有今日做教书先生的一天,他才不会意气用事把自己那么多的圣贤书全扔到河里去的。

纸贵是没有办法的事,可是她没有想到印字也贵。

“咱们现在怎么印字啊,你知道吗?”

孟良冬点头:“虽然没有见过,不过我倒是听说过。一开始是专门请人抄书,后来是用木头雕刻,然后印刷。”

关于印书的过程他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也只能说个大概。不过,林媛身边自然有人清楚。

这日晚上,夏征从邻镇回来后,林媛就把印书的事问了个清楚。原来,这个时候的书模子,都是一整块,然后再印刷。

比如之前马俊英抄写的那个《为学》,其实是在一大块木头上把它整个儿地雕刻下来,然后再分成各个小部分去印刷,最后再装订成册。

印别的文章时也是这样,这种方法又费时又浪费东西,若是其中一个字雕刻错了,那么这整块模板就全都不能要了,还得重新从头雕刻才行。

林媛沉默,这种办法就是以前最老最旧的法子,看来他们还没有发明活字印刷术呢,若是让她把活字印刷的方法说了出来,只怕又是一大笔银子啊!

瞧着林媛这一脸得意的模样,夏征堪比狗鼻子的硬挺鼻子嗅到了最喜欢的味道:“怎么,你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挣钱的好法子了?快说出来听听,快点快点!”

被某人的魔爪摇晃的脑袋发晕,林媛一把拨开夏征的手,冲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银子银子,你怎么就知道银子!刚刚你不是都说了吗,这印刷的模板可是都掌握在朝廷的手里,你还能靠这个挣钱呢?钱都是朝廷的!”

可是夏征的思维明显不在这个方面,他眼睛一亮,双手拉住她的胳膊:“听你这意思,你是真的有改进印书的法子了?”

林媛点头,将活字印刷的方法简单地跟夏征说了说。当然了,为了不让夏征怀疑,她还特意说了一些漏洞。不过凭借夏征的聪明劲儿,这些小漏洞根本不足以影响活字印刷的进程。

听林媛说完,夏征先是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而后惊喜地一拍手,眼睛大亮,激动地在林媛脸颊上亲了一口,喊道:“媛儿,你真是个大福星!”

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可把林媛吓呆了,久久不见夏征说话,她还以为自己的方法有什么不妥呢。

“这,这……”

在她额头上又猛亲了一口,夏征才发觉自己可能太过激动把她给吓到了,好生安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不过上扬的嘴角依旧出卖了他的心思:“有了你这个活字印刷,印书就更方便了。哎呀呀,早知道有这个方法,我当初就该从老头儿手里把这个差事接下来啊!可惜了可惜了,不行,我得先跟他讨点彩头,决不能这么轻易地就把好法子拱手送给他!”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