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72 逛街买首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街边吃过了一大碗牛肉面,小林霜才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肚皮,笑嘻嘻地站起身来:“吃饱喝足了,该去玩了。”

林薇正抱着大碗喝最后一口牛肉汤,听了小妹的话扑哧一声喷了出来,坐在对面的林毅眼疾手快地拿起空碗挡住了那“暗器”。

“呵呵,呵呵。”林薇脸蛋儿通红,不好意思地干笑了两声,头再也不敢抬起来了。

林毅却是淡定地放下碗,随手抹了一把手背上溅到的几滴汤汁,心里无比痛苦,做管家婆也就罢了,居然把自己一身功力都给做没了,这么一点小小的暗器居然都能有漏网之鱼。

林媛掩唇偷笑了两声,在林薇警告又委屈的眼神里终究没敢笑出声来,赶紧岔开话题,清了清嗓子道:“莫姐姐那边不会这么早就关门的,咱们就先去玩会吧。啊对了,上个月的时候,街尾那里不是才开了一家新首饰铺吗?走,咱们去瞧瞧。过年了,买些新首饰去。”

小林霜拍着肉嘟嘟的小手儿连声说好:“太好了,我要给小弟弟买个长命锁做新年礼物。”

姐妹三人一拍即合,便往街尾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遇到了熟人。只见金灵儿在李承志的搀扶下,满面笑容地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盼儿,盼儿手里还拎着两只盒子。

从金灵儿那笑得出光灿烂的小脸儿来看,今儿李承志肯定是割了好大一块肉,给她买了不少首饰了。

盼儿跟在后头,眼珠子紧紧盯着李承志的背影,若是眼神也能杀人她相信,此时的李承志恐怕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两人迈过门槛时,李承志搀着金灵儿的一只手不动声色地改为揽着她的腰,还笑眯眯地提醒了一句:“李夫人,小心门槛。”

金灵儿显然被这个李夫人给甜到了,愈发笑得灿烂,不过娇羞的模样还是要装一装的。用手帕掩了掩唇,轻声笑道:“多谢李公子提醒。”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好一副郎情妾意的温馨场面。

小林霜撇了撇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给他们。

林薇倒是淡定许多,只轻轻说了句“真想送把刀过去”就转开了眼睛。

关于金灵儿与李承志之间的事,两个小妹妹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在她们看来,完全是金灵儿这个讨人厌的家伙抢了金玉儿的美好姻缘。小姨子勾引了自己的未来姐夫,把姐姐踢到了一边这样的戏码,也难怪小妹们这么义愤填膺了。

林媛不禁暗暗扶额,人家金灵儿不就是在金府门口的时候说了你们几句乡巴佬啊,至于这样看不得人家你侬我侬的?哎,就算真的看不惯也不用表现地这样明显啊,像你们大姐我这样,给男的送个美妾给女的送个帅男才对嘛。

姐妹三人各怀心思的时候,金灵儿显然也发现了她们。原本轻易流转的美眸顿时蒙上一层恶毒的阴影,不过,显然今日的金灵儿聪明了许多,在看到李承志时适时地将眼中的恶毒压了下去。

送了林媛三人一个不屑的嘲讽,金灵儿像一只高傲的孔雀抖开了自以为华美的尾巴,从三人面前趾高气扬地走过去了。

林媛嘴角一勾,若是让这只孔雀知道了自己只不过是李承志眼中跟林思语没差的山鸡后,不知道会不会气得鼻子都歪了。

盼儿捧着两只首饰盒子跟在后头,在经过林媛面前时悄没声儿地笑着打了个招呼后赶紧跟上了“孔雀”的脚步。

小林霜冲着两人背影呸地一声吐了口口水,气呼呼地鼓起了小嘴巴:“真不要脸!抢了自己姐姐的男人!呸!”

林媛一愣,正诧异她小小年纪怎么知道这些事时,左手边的林薇也狠狠地吐了口口水,恶毒地诅咒着:“菩萨保佑,让她也被自己的男人抛弃,最好把她气得嘴歪鼻子斜,满脸皱纹,让人看了就恶心!”

林媛赶紧捂住小妹的嘴巴,端正了态度,十分严厉地教导道:“诅咒别人的行为十分不好,有失教养,以后不能再这样了。再说了,菩萨那么忙,就算听到你的话,一时半会儿也抽不出空来帮你解决问题。嗯,下次直接动手比较好,既立竿见影,又能帮菩萨解决一些负担。”

两个小妹妹张大了嘴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一旁的林毅砸吧砸吧嘴,摸着下巴抬头看天,原来菩萨这么忙啊,下次他也不祈祷了,还是自己动手比较好。

这家新开的首饰铺子跟别的铺子不一样,别的铺子置办只卖一样,要么卖金饰,要么只卖银饰,这家铺子倒好,金银首饰一应俱全,甚至还专门辟了个柜台卖玉器的。

姐妹三人一进门就被琳琅满目的商品吸引了,怪不得这店一开张就吸引了不少顾客,这金银玉的,什么阶层的顾客都能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且,不得不说,这店铺里首饰的样式,真的很别致。

“哇,好多长命锁啊!”小林霜一进门就冲着银饰柜台冲过去了,因为自己个子矮,够不到柜台,店小二还特别体贴地帮她搬了把椅子过来。

林薇没有说自己想买什么,围着柜台转了一圈以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最后停在了卖玉器的柜台前。

林媛随意一瞥,发现她正在看男子的玉冠。现在的男子都留长发,然后在头顶束起来。至于束发用的工具就多了,有钱人家有用玉的、金的,普通人家用丝绸或者一般的布带子,像林家信就是用一根青布带子把头发束起来的。

“大妹,你在给爹挑玉冠吗?”

听到大姐的问话,林薇身子不由自主地一颤,小脸儿通红,结结巴巴地应道:“啊,是,是啊,我给爹,挑个好看的玉冠。”

林媛眼睛也在盯着柜台里的玉冠,没有注意到她可疑的神色,指着其中一只造型别致的玉冠说道:“这个倒是挺好的,只是给爹戴的话,显得太年轻了些。哎,要是小弟长大了就好了,可以给他戴。”

那只玉冠,林薇也看到了,她刚刚就是相中了这只的,某人戴上了以后肯定很精神。

“嗯,是挺好看的。”林薇笑着嘀咕了一句,脑海里也想象出了某人戴上这只玉冠时的俊俏模样。

林媛看了半晌,最终在旁边的玉器盒里选中了一只墨玉颜色的玉冠,依着林家信的年纪,用这个才是最正好的,既稳重又又不显老气。

“走,我们去给娘挑副头面。”

将挑好的玉冠交给店小二包起来,林媛就招呼着林薇去对面卖金银首饰的柜台前了。

“哎,好。”林薇回头看了自己相中的那只玉冠一眼,小嘴轻轻咬了咬,终是扭过头来跟着大姐走了。

姐妹俩给刘氏挑了一副紫金头面,紫金十分昂贵,不过也是分等级的,特别好的紫金就是林媛想买,这小小驻马镇里也是没有的。

原本两人是打算挑一副黄金头面的,但是依着刘氏那个性子,肯定会觉得太过招摇,不会戴出去的。但是这副紫金的就要低调多了,虽然它比黄金的还要贵上一些。

两人挑好了头面,那边小林霜也挑好了送个小弟的长命锁。瞧了一眼几乎都跟小丫头的手掌一般大的长命锁,林媛两人忍不住大笑起来。

“小妹啊,小弟才多大,你这长命锁都快赶上他脑袋了。你就不怕把他坠得脖子疼?”林薇顾不得擦眼角笑出来的泪花,两只手冲她比划了一个圆,别说,还真跟小弟的脑袋一般大。

小林霜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长命锁,一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大吗?我还打算买个更大的呢。这长命锁不应该是越大,戴的人越长命吗?”

林媛被她呛得咳嗽了一声,好吧,就当长命锁是这个意思吧。

给林家信两口子和林永严买好了礼物,姐妹三人又各自给自己挑了件首饰。

林媛给她们三人设计的过年时穿的衣裳已经做好拿回家了,想到那三件款式一样但大小不同的衣裳,林薇眼睛一亮,叫道:“大姐,我们都买一样的首饰戴好不好?”

小林霜还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听了她解释后也眼睛大亮,拍着小手又蹦又叫:“好啊好啊,就买一样的戴!过年的时候我们都穿成一样出门,村里人肯定认不出我们了,哈哈,真好玩真好玩!”

只穿一样的衣裳别人就认不出了,这小林霜的脑袋瓜儿肯定是学医学傻了。林媛故意笑着接着她的话说道:“到时候我们再梳一样的发型,别说村里人,就是爹娘见了我们也要认不出了。”

小林霜拍着的小手顿时停了下来,一脸担忧:“是啊,这可怎么办呢?”

哈哈。

林薇林媛互望一眼,差点儿笑岔了气,这小妹果然是傻了。

林媛挑的是发簪,是一对儿漂亮的蝴蝶,翅膀还是镂空的,远远看去还真像在花丛里觅食的蝶儿呢。

林薇挑的是手镯,因为她们三人还是小孩子,戴黄金虽然贵气,但是也很老气,就像金灵儿,满头满身的金饰,却生生地把她身上那股少女般的气息给掩盖了。所以,林薇挑的是一对儿做工精致的银镯子,不过为了显示贵气,这银镯子还在收口处用金子做了个福字吊坠,十分可爱漂亮。

小林霜挑的是项圈,担心小林霜再挑个跟脑袋一般大的项圈,林媛赶紧提前提了个醒,她可不像像个暴发户似的戴着一张大金饼来回溜达。

古代的小孩子不论大小,只要没有成年,过年过生日都要戴金项圈的,有的人家更讲究,要从小到大一直戴着。不过他们家没这个条件,以前也没有给孩子们买过,现在有了银子,自然是要补上的。

捧着自己挑好的项圈,小林霜笑得见牙不见眼:“大姐,我们也有金项圈戴了。回去了我就跟小石头好好显摆显摆,我也有金项圈了呢!”

林媛不禁苦涩一笑,以前过年时她们姐妹仨都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戴着金项圈招摇过市,说不羡慕是假的。特别是林家忠和林家孝那几个孩子,别说林永诚兄妹三人了,就是林永喜林永贺都有。

没办法,谁让她娘生的都是丫头片子呢。一开始杨氏给了林媛一个,不过后来林家信带着妻女单过以后,杨氏又把那个金项圈要了回去。

说起来,这杨氏还真是可恶呢。

不过,好歹都是已经过去的事了,现在他们跟杨氏已经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林媛心头一松,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掏腰包付银子。

店小二已经把她们的首饰全都包了起来,不过在付账的时候,店小二还是有些诧异的,一开始见三个女娃娃进门还有些轻视,没想到这三个女娃娃竟然个个都是有钱人,就连那个最小的小丫头,居然还叫嚷着从自己的荷包里掏了十两银子出来呢。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买好首饰天色已经不早了,想着晚上还得去福满楼聚餐,三人也不再耽搁,径直上了马车就往莫三娘的布匹店走去。

纵观整条西街,已经有不少离家远的商铺关门回家准备过年了,不过还是属林媛的稻花香关门最早。当然也有一些住在镇上的人还在开门做生意,就像莫三娘,而且越到年底生意越好。

还没进店,林媛就已经感受到了莫三娘店里的热闹劲儿。这会儿买布做衣裳已然晚了,所以店里不少人都是赶着年前过来买成衣的。

林媛一进门差点吓得掉了下巴。

那个正拎着一件枣红色棉袄给一位老夫人试衣裳的,真的是孟良冬?不是吧,这么个闷葫芦居然还能笑眯眯地招呼客人试衣裳?

林媛不自觉地捂紧了自己的心口,觉得那里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欢迎欢迎,想要什么样的衣,啊?东,东家?”孟良冬的笑容僵在嘴角,瞪大了眼睛盯着林媛。

林媛向来不喜欢别人叫她东家,所以稻花香里的人一般都是叫她姑娘的。孟良冬一张口就是东家,可见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林媛掩唇一笑,对于孟良冬的反应十分满意。

小林霜却是瞪大了眼睛,问:“呀,孟先生,你怎么在莫姐姐的店里?我大姐不是说请你做教书先生了吗?你怎么又来给莫姐姐做店小二了?”

孟良冬再次无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莫三娘也看到了林媛三姐妹,听到小林霜的话,原本打算过来打招呼的,结果脚步一转回去了。有小林霜这个小家伙在,她要是过来了,肯定会被她问得面红耳赤说不上话来的。

不过她不来可不代表某人不过去,小林霜见孟良冬不回答,眼珠子一转就冲着莫三娘跑去了,歪着小脑袋瓜儿问了个没完没了,直把莫三娘问得直给林媛使眼色求救。

林媛嘻嘻一笑,指着她胸口提醒道:“小管家婆,可别忘了你是来干嘛的哦。”

小林霜一拍脑袋瓜儿,恍然回过神来:“哎呀,瞧我这脑子,怎么把正事给忘了!哎,真是越老越不中用了!”

她这话一出,立马惹得店里顾客哈哈笑了起来。

莫三娘店里雇了几个女人帮忙看店,莫三娘见机赶紧让其中一个人带了小林霜去挑布了。

“莫姐姐,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林媛笑嘻嘻地凑到莫三娘身边,果然见到她的脸蛋儿又红了几分。

莫三娘伸出长长地手指头戳了戳她额头,碎了一口:“臭妮子!少胡说了!”

“我胡说啊?”林媛高深莫测地挑了挑眉头,转身作势就要走,“那我可得去问问孟先生才行,让他说说我到底是不是胡说呢。”

“哎,媛儿!”莫三娘哪能让她去,赶紧一把扯了回来。

林媛嘻嘻一笑,用手肘拐了拐她,低声道:“还不承认?孟先生是不是来邀请你晚上一起去聚餐的?我可是提前就说了的,只能带家人哦,孟先生都要带你了,还说我是在胡说?”

莫三娘白了她一眼,嘴角的小姨却怎么也压不住,赶紧岔开话题:“你们来的正是时候,明儿个我就关门回家了,想再来买布啊,就等着明年见吧!”

林媛撇撇嘴,对她岔话题的拙劣技术十分不屑:“你啊,要想岔开话题的话,也找个让我感兴趣的好不好?我又不是孟良冬,你关门不关门的,我可不关心。”

本以为莫三娘会继续嗔她,没想到林媛话音一落,她果然给来了个劲爆消息。

“你还别说,我这儿啊,还真有你关心的呢。”

见林媛果然上钩,莫三娘拉了她靠近一些,道:“那个金府的二小姐,叫什么灵儿的,我听说好像是有喜了。”

金灵儿有喜了?!

林媛瞪大了眼睛,这消息果然劲爆啊!

“真的?谁的?”问完最后一句,林媛就后悔了,真想打自己一个嘴巴子,还能是谁的,肯定是李承志的呗!怪不得刚才见到他们的时候,李承志那么小心翼翼地搀扶着金灵儿呢,敢情是有了爱情结晶啊!

------题外话------

推荐好友心之音的文<豪门重生之百草医仙>

内容简介:

女主连翘,本是豪门千金,前世却被亲人生生害死,

原来她只不过是她同父异母弟弟妹妹的人体器官供应者而以。

含恨归来,她已不再是普通的凡间女子,原来她还是……

拥有两世记忆的她誓要将欺她害她的人血债血偿。为人道也为天道!

神迹医术,肉白骨,活死人。医人无数,桃李满天下!

修功德,惩恶人。明面是赫赫大名的神医。暗中是鼎鼎有名的百草门创始人!

侦破国际人体器官贩卖集团,帮助受苦受难的生活贫困的人们!

他风度翩翩,能力非凡,一举手一投足尽显英雄本色,是众女性心目中的国民老公!

他是华夏隐世家族的传人,亦是华国最年轻有为的将军!

他更是从黒暗,鲜血中走出的王者,手握重权,断人生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