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74 串门送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应该不放假了。”林媛洗了把脸,用棉布巾擦着脸,说出来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不放假了?”

“嗯。”林媛把布巾搭到架子上,没注意到林薇为什么突然对豆腐坊这么上心,一边脱衣服上床睡觉,一边说:“福满楼过年也不关门,豆腐坊还得给店里送豆腐,当然也不能放假了。”

“那小林子,小林子他们怎么过年?”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了嘴,林薇赶紧改口,偷眼瞧了大姐一眼,见她没有察觉,才轻轻地松了口气。

“他们啊,他们当然就是在坊里过年了。放心吧,我已经提前给他们送了足够的吃食了,肯定饿不着他们。而且啊,坊里那些孩子们的适应能力可比我们想象的要强的多,肯定不会有事的。”

林薇还是有些不放心,还想再问什么,已经被大姐一把拉进了被子里了:“好了快睡觉吧,明儿一大早我们就回家,还有两三天就过年了,不能再耽误了。”

说完,林媛打了个呵欠很快就入睡了。今儿又是逛街又是买东西的,可把她给累坏了。

听着大姐渐渐均匀的呼吸声,林薇呆呆地看着床帐子,有些失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又跟刘掌柜交代了一下店里的事,林媛就带着两个妹妹回林家坳了。临走时自然不能忘了邀请老烦过年到自己家里来了。

老烦傲娇地抬了抬下巴,没有说话。

早已爬上马车的小林霜蹭地一声露出头来,冲他叫道:“师傅,一定要来啊!你要是不来,我就把大姐做的红烧铁狮子头全都吃光!一点儿也不留给你,连汤都没有!”

老烦嘴角一抽,气呼呼地伸出了拳头,孩子气地冲着小林霜比划了比划:“臭丫头,枉我把毕生所学都教给了你,到头来居然养了头小白眼狼,连汤都不给师傅喝!”

见他马上要上钩了,小林霜嘻嘻一笑,故意挑眉,露出了自己白灿灿的小牙:“您还真就说对了,当初是谁总是小狼崽子小狼崽子地叫我来着?”

老烦捂紧胸口,一口老血差点喷出三丈远,终于抽动着面皮,从牙齿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三十来接我!”

“得嘞!”小林霜磨了磨牙,最后冲老烦亮了亮小白牙,欢天喜地地进了车厢。

林媛掩唇一笑,再次叮嘱了老烦一次也跟着进了车厢。

临回村,林媛还特意去豆腐坊转了一圈,小林霜跳下来转了一圈,林薇不知道怎么了,借口说冷就是不下车,还被小林霜笑话了一句娇弱。

不过,嘴上说不下车,林薇还是忍不住在大姐进门后偷偷掀开帘子瞅了几眼。

豆腐坊并没有因为过年而有所影响,不过过年的气息却是十分浓郁。特别是小林子带回来的那几个孩子,个个穿了新衣裳新鞋子,一边忙着手上的活儿,一边喜滋滋地说笑着。

小林子眼睛往林媛后边瞅了瞅,低声嘀咕了一句什么。

“你说什么?”林媛没听清,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小林子干咳两声:“哦,没,没什么。我是说,豆腐坊里的事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就放心回去过年好了。”

林媛点点头,虽然周掌柜会在三十那天回家过年,兰花也回村了。但是只要有小林子在,林媛还是十分放心的。

这些日子,小林子的办事能力愈发显现出来,不光是对手下人的管理,其它方面也能应付的了了。周掌柜不止一次在她面前夸奖这小子,只是这小子聪明倒是挺聪明,就是性子有些高傲,脾气也不咋好。还好那些应付客户的事不用他出面,不然的话,肯定要把他们的合作者都给气跑了不行。

从豆腐坊出来,姐妹三人径直回家。林家信已经在大门口来回溜达了好几圈了,见到熟悉的马车,嘴角的笑不自禁地就扬了起来。

“爹,爹,我们回来啦!”一进村,小林霜就在车厢里憋不住了,小脑袋瓜儿一个劲儿地从车窗里往外瞧,见到林家信的身影,大老远地就扯开小嗓子招呼上了。

林家信笑盈盈地抬起手来跟闺女打招呼,人家都说他生了三个闺女,是赔钱货,却不知道这仨闺女个个都是他的心间肉。

马车刚停下,小林霜就迫不及待地从车厢里出来了。

“小心点!”林家信佯装不高兴,手却当先伸了出去赶紧接住了小丫头的身子。

小林霜嘿嘿一笑,抱着林家信的手嘴巴不停,一个劲儿地说着自己买了什么好东西,直把林家信逗得直笑。

几人将马车上的东西一一搬进了屋里,现在厢房也修建好了,林毅住一间,剩下一间没有人住,林媛就暂时用来当成储物间了。

林家信瞧着孩子们买的东西,把要用来送给村里人的肉啊什么的挑出来,亲自拿了菜刀搬了小桌子在院子里,准备开始分肉。

“爹,还是我来吧。”林家信的腿脚刚刚好,暂时还不能干粗活,更不能提重物,林媛担心爹爹身子受不住,赶紧放下手里的小凳子接他的菜刀。

林家信摆摆手,连声说着不用,一手将肉在案板上摆放好,另一只手拿着菜刀在肉上比划了一下,似是在比量肉的大小,然后手起刀落,猪肉立即就被分好了。

林媛都有些看傻了,没想到她爹还是个能人呢,这用手一丈量,分出来的肉几乎都是一般大的,比她用秤称的都准呢。

小林霜可瞧不出自己爹爹分出来的肉一般大,但是也拍着小手在一旁高兴地笑着:“噢噢,爹爹好棒!爹爹拿刀剁肉的样子,比大姐砍人时还要好看!”

林媛脸一黑,看着小妹那笑靥如花的小脸儿,突然觉得自己的手又痒痒了。

因为这些肉得有好几十斤,只好重新放回马车上,几人就开始在村子里来回转悠着送礼了。林家信亲自牵着马缰绳,逢人就高兴地打着招呼。

送礼也并不是村里没人都有,林家信只是去那些在自己落难时帮过自己的人,不论大小,只要对自己好,他都一一记在了心里。只是有一点他很是惭愧,这些肉根本不是自己挣钱买来的,而是自己闺女买来的。

这个疙瘩在他心里堵着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林媛自然也能瞧得出来,早就开解过他。闺女能挣钱,那也是他这个爹教导得好,闺女有出息了,他这个当爹的自然高兴了。

几人先到了村长家里,老村长之前帮助林媛一家最多,也是村里仅有的不嫌弃林媛小灾星名声的人,林媛对老村长一家的印象都特别好。

村长儿媳妇儿是个爱说爱笑十分随和的女人,见林媛一家来送肉,自己则到厨房里收拾了一些东西给他们带回去了。

老村长则把林家信单独叫到了一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不过看林家信的表情似是有些犹豫。但是在看了自家三个闺女之后,林家信苦涩一笑,最终还是冲着老村长摇了摇头。

老村长也叹了口气,伸出沧桑的手在林家信肩膀一拍:“哎,他们老两口也是自作自受。你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吧。”

虽然没有听到两人说了些什么,但是从老村长最后那句话,她也猜了出来,定然是在劝林家信去老宅看看林建领两口子了。虽然那两口子已经后悔了,但是这也不能抹灭他们以前对他们的伤害。

看到林家信没有同意,林媛耸耸肩装作没有听到这件事。

从老村长家出来,又接连去了几个朋友家。不过在接近老宅的时候,林家信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故意,牵着马车绕了过去。

林媛张了张嘴巴,没有说什么。虽然她不待见杨氏,但是只要爹开口,她还是愿意出钱去给这老两口儿养老的,毕竟那是林家信的亲爹娘,她们的亲爷奶。

不过这并不代表她原谅了他们,她愿意出银子,无非就是出于那么一丝血脉亲缘。至于至亲亲情,还是算了吧。

绕过老宅就到了林二栓家了。桂芝嫂子和三婶子正在厨房忙活着和面蒸馒头呢,自从家里开了那两个铺子以后,他们的日子就越过越好,以前不舍得吃的白面馒头,现在几乎都能天天吃到了。

瞧见林媛爷儿几个进门,桂芝嫂子连手都没来得及擦就笑着迎了出来:“刚还跟他奶奶说呢,蒸好了馒头给你们送几个过去,你们就来了。正好,再等一会儿,馒头就要出锅了。”

林媛笑着点点头:“我们啊,就是闻着馒头的香味儿才进来的呢!”

正说着话,林毅已经把猪肉拿了进来,桂芝嫂子一瞧,哎呦几声,满是面粉的手不好意思地在自己身上擦了擦,赶忙接了过来:“哎呦,这么多肉,二哥,你这也太客气了。”

林家信笑着摆了摆手:“以前你们还帮过我们那么多哩,这些肉算不了什么。”

两人又客套了几句,见林二栓出了门来,桂芝嫂子赶紧进了厨房放好肉,开始起锅拿馒头了。因为要给林媛一家送馒头,她和三婶子和了不少面,打算蒸两锅馒头的。热气腾腾的大馒头,又白又香,只是看一眼就要流口水了。

小林霜和小石头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守在一旁,连连咽口水。桂芝嫂子抿唇一笑,给了他们两人一人一个大白馒头,怕他俩烫着,还用碗装了起来。

三婶子笑呵呵地从一旁的酱菜坛子里捞了一块酱菜出来,一分为二,放到了两个小吃货的碗里。

林薇一进门就去找小河了,小河已经是大姑娘了,正闷在屋里看书。她可时刻记得林媛跟她说过的话,她要先学好文化,等她长大了就能跟林媛一样那么厉害了。

林媛一边帮着桂芝嫂子揉馒头,一边唠着嗑。

桂芝嫂子把新馒头装到一个竹篮子里,用干净的搌布盖上,等会儿林媛走的时候直接拎走就行了。

“媛儿,我听说你在镇上买了个学堂?”说着说着话,桂芝嫂子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赶紧问她:“丫丫她俩以后是不是就去那里上学了?那我家那俩孩子也能上你那上学吗?”

林媛将揉好的馒头放到锅里,又拿起一个新剂子,接着揉起来:“当然可以啦,他们几个在一起上学,正好还能就个伴儿呢。”

桂芝嫂子高兴地点了点头:“就是说呢。哎你不知道,现在小石头他们在的那个学校,啧啧,都不怎么学习,先生年纪也大了,哪里管得了这些小皮猴们?就是拿着戒尺,也有那皮孩子不听话的。现在小石头也整日里不好好念书了,天天调皮地不行,都快管不住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林媛一笑:“嫂子,孩子嘛,哪里有不捣乱的?越捣乱啊越聪明。”

桂芝嫂子翻了翻眼皮:“你啊,就会说好听的宽我的心。反正不管怎样,以后这俩孩子就去你那上学了。你跟先生说,他们要是不听话,就使劲儿打,非得把这臭小子打服了不行。”

林媛抽抽嘴角,桂芝嫂子这娘当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后娘呢。

怕桂芝嫂子再说出什么狠话来,林媛赶紧岔开话题,问起了他们店里的事。

说起这个,桂芝嫂子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喜气洋洋地说道:“店里的生意挺好,说起来还要好好感谢你呢,要不是你给我们指了条明路,我们现在的日子没准都不好过呢。”

一旁的三婶子也连连点头,不过不知道怎么了,林媛总觉得今天的三婶子兴致不太高,按理说这马上就过年了,应该开心才对啊。

趁着三婶子出门倒脏水的工夫,林媛赶紧拐了拐桂芝嫂子的胳膊问了一句。

桂芝嫂子偷眼瞄了婆婆一眼,凑到她耳边压低了声音道:“你二栓哥前几天去看老大了,说是,快要不行了。”

说完暗暗摇了摇头,不过心里却是想起了林媛曾经跟她说起过的话,这大牢果然不是人待的地方,这老大才进去了几个月啊,这就不成了。

对于林大栓的下场,林媛唏嘘却不同情,拐卖孩子,要么别被抓,被抓了就是这个下场,没办法。不过她也没有想到林大栓这么快就要挂了,其实这汉子早在进去之前就已经因为酗酒喝坏了身子,这一天早晚都要来的。

“小河她,知道了吗?”林大栓是三婶子的亲儿子,即便儿子做了对不起她的事,现在快死了,她心里肯定不好受。只是苦了小河,还这么小,娘又抛弃她自己跑了,现在唯一的爹又快要不行了。

桂芝嫂子摇摇头,叹了口气:“这孩子也是被他打怕了,你二栓哥回来以后我就跟她说了这事,她半天没说话,后来只是点了点头说会给他送终的。哎,可怜的孩子啊。”

林媛摇摇头,默默地接着揉自己的馒头了。

林家信跟林二栓说了会儿话,因为还赶着给别人家去送肉,爷儿几个就赶紧走了。又给几个以前帮过他们的几个好朋友家送了肉,最后一家到了兰花这里。

说起来,兰花一家现在应该是林家坳除了林媛和林二栓家,过得最好的了。只是,林长庆的媳妇儿还是一直没有着落,可把王婶子愁坏了。

不过也有让她高兴的事,王婶子的咸菜越卖越好,不少人家都喜欢吃她腌的咸菜。现在她不仅是卖咸菜了,还收了村里的鸡蛋做起了咸鸡蛋来卖,她腌的咸鸡蛋又香又好吃,鸡蛋黄都流油了。

兰花更是厉害,现在已经是豆腐坊里的一把手了,事事都能拿得起做得到,让林媛十分放心。

“叔,喝茶。”兰花端了新茶壶出来,招呼着林家信几人喝茶,这茶叶是她买的,虽然比不上福满楼的茶叶好,但是在林家坳里,已经算是特别好的茶叶了。

林媛接过她递来的茶杯,笑着说:“这茶杯真好看。”

“嗯,这是我在马家杂货铺买的呢。”兰花又给林薇她们递了茶杯过去,才坐到林媛身边跟她说起了话:“那里边的好东西可真是不少,我都挑花了眼了。不过那个小马还真是热情,嘴巴甜人又老实,这套茶壶就是他介绍给我的呢。下次再买东西啊,还是要去他那,实在。”

马家杂货铺的东西确实不错,林媛家的锅碗瓢盆几乎都是在那里买的呢。

那边林家信问起了林长庆铺子里的事,在林二栓的帮助下,林长庆也在驻马镇盘了个铺子下来买起了家具。只不过他精通的是雕花方面的技艺,所以生意不像林二栓那里那么好,勉强只是能维持开销罢了。

铺子开起来也快有三个月了,但是生意总是也上不去,林长庆自然免不了有些许抱怨和失落。

林家信作为师父,自然十分关心,开导了几句,可是却也找不到合适的解决办法。这个徒弟的资质的确比不上林二栓,他已经把自己的独门秘技都交了出去,还是没能帮到他。

林媛沉思半晌,眼睛一亮:“长庆哥,我这有个新鲜东西,你敢不敢卖?”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权谋、宠文、一对一,喜欢古文的美妞可以去看看!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枼玥

当嗜血帝君遇上冷血鬼医,当妖孽帝君遇上旷世妖女。

他为她,画天下为牢,只为将她留在身边。

“晏苍岚,你放着国事不理,留在东陵国,你到底想怎样?”她无奈的看着他,为何面对他,她越来越无法狠心。

“你比国事重要。”简单的回答,却撼动了她如寒冰般的心。

“若我要颠覆一国呢?”

“我陪你。”

“若我要灭你的国呢?”

“不用灭,我送你。”

“你到底想要怎样?”

“这世间我唯一想要的就只有你的心,仅此而已。”

他的声音很沉,却很温柔,他以为他无心,原来,只因还未遇见她。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