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75 立柜,过年前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敢不敢卖?只要不是朝廷禁止的东西,我都敢!”素来知道林媛脑袋瓜儿好用,主意又多,林长庆当即亮了眼睛。再说了,林媛是谁,还能坑了他不成?

林媛这话还真引起了在座所有人的兴趣,都看着她催问到底是什么新鲜东西,不怪大家好奇,实在是这个丫头太古灵精怪,每次都能想出让大家意想不到的主意来。

林媛嘻嘻一笑:“朝廷禁止的东西,你就是敢卖我也不敢给你啊。其实呢,也不算多么新鲜,只是大家都没有用过而已,我说的东西,是衣柜,对,就是用来装衣裳的衣柜。”

兰花眉头一挑,显然有些失望:“衣柜?这东西不是每家都有吗?你瞧,就俺家还有好几个呢。”

兰花说的不错,衣柜这东西其实很是普通,别说那些有钱人家了,就是一般的穷人家里还能有个装衣裳的柜子呢!只是材质或者做工不同而已。

林媛高深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林长庆送了妹子一个白眼儿:“你这丫头,听媛儿说完。媛儿既然敢说,就肯定跟咱们现在用的衣柜不一样。”

兰花撇撇嘴,冲林媛调皮地挤了挤鼻子。

林媛一笑,一边用手比划,一边解释着自己所说的衣柜:“我说的衣柜确实有些不一样。现在我们用的衣柜其实说白了就是个大箱子,把咱们的衣裳叠一叠放进去。这样放衣裳其实有很多弊端的,先不说找衣裳时麻烦费劲儿,就是那些衣裳也受不了啊,一直在柜子里叠着,时间久了就会有好多褶皱,新衣裳也要变成旧衣裳了。”

林长庆林家信几个是男人,没有整理衣裳的经验,但是王婶子和兰花却是感同身受,不住地点头同意,就连林薇小林霜也纷纷表示赞同。

小林霜举着小胳膊叫道:“就是就是,每次娘给我找出来的衣裳都有一道子印儿印儿,穿在身上可难看了。娘还得用热水壶给我烫烫才能把印儿印儿去掉,有次赶上小弟哭闹,娘忘了我的衣裳,还给烫了个大窟窿呢。那件衣裳我穿了没几天呢,哼哼,等小弟长大了,得让他赔给我件新的才行!”

小林霜嘟着小嘴儿,一副气呼呼的样子,看样子还真把这笔账记到了那个只知道吐奶泡泡的小家伙儿身上了。

不过小林霜的话还真是道出了天下所有女人的烦恼。

林媛一拍手:“对,所以啊,我这个衣柜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难题而设计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手指头在茶水里蘸了蘸,以桌面为纸开始画了起来:“其实这个问题十分好解决,我们把柜子立起来就好了。喏就像这样,柜子做成一人高的形状,里边放几根横木,然后把衣裳挂起来就行了。”

把衣裳挂起来?

兰花几人瞪大了眼睛看着桌上那个四四方方的东西,顿时觉得大开眼界了。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既然把衣裳叠起来放置很容易有褶皱,那我们就不叠着了呗,直接挂起来不就行了?

不过,怎么挂呢?

兰花歪着头问道:“衣裳不是应该穿到身上吗,不穿在身上怎么让它挂起来呢?”

这个问题就更好解决了。

林媛的手指头在茶杯里蘸了蘸,又在桌上画了个弯弯曲曲的东西,这东西乍一看跟猎户用的弓差不多,只是那上边多出来的钩子是干什么的?

“这个叫做衣架,把以上放到衣架上,然后用这个钩子挂到衣柜里边的横木上就行了。”

原来如此!

林长庆大喜过望,眼睛闪闪发光,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的铺子里全都是来买衣柜的客人:“这个东西果然新鲜,媛儿,你真是太聪明了!”

林家信也对衣柜十分感兴趣,以前他给镇上的大户人家做过不少木匠活儿,做的衣柜更是数不胜数了,但是这样的东西还真是头一次听说呢。

跟轮椅一样,这东西也是他闺女想出来的呢!林家信看向自家闺女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笑着拍了拍闺女的肩膀,满脸都是宠溺。

林媛嘻嘻一笑,又给林长庆画了几种以前自己见过的衣柜样式,双开门的,三开门的,若是家里地方大,还能用五开门甚至六开门的。当然这些东西都是林长庆自己掌握了。

为了跟旧式衣柜做区别,林媛把“立柜”的名字也告诉了他。而且,因为立柜的独特特点,林长庆想要在上边雕刻或者画各种花样就都不受到限制了。

还有那个衣架,也有各种样式,挂上衣的,挂裙子的。林媛还专门画了一种用来挂裤子的衣架,就是跟S形状差不多的弯弯绕绕的钩子。因为这种衣架需要弯曲才能行,所以林媛建议用铁丝来做比较好。

林长庆认认真真地听着林媛一一讲述,时不时地问两句自己不明白的地方。最后,还拿出来了笔和纸把她说过的各种样式全都画了下来。

林长庆也是个十分聪明的人,不用林媛多说,他又从现有的立柜样式里自己想出了几个其它样式的。

“媛儿,若是我这立柜能大卖,我一定要给你几个头功!你想要什么,哥都买给你!”林长庆高兴地放下手里的炭笔,经过这半年的相处,他早就把师傅的孩子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来看待了。

兰花也高兴地大笑起来:“哥你真傻,林媛可是个小富婆,哪里用你买东西?你啊,还不如等她跟夏征成亲的时候,给她打一套最好的家具送给她呢!”

“哈哈,这个主意好,还是我妹最聪明!”林长庆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林媛满脸无奈,现在心情好了,这兄妹俩又开始联手打趣起她来了。

过年前村里每家每户几乎都在走动关系互送礼物,条件好一点的送的东西也要好一些,条件差一点的也把自己家里的吃食分出去一些,正所谓礼尚往来,就是这个道理了。

林媛家送出了不少猪肉,自然也收到了不少大家送来的东西,虽然都是村里最平常的,但是重在心意,不管是白面馒头,还是棒子面窝头,她都笑盈盈地收下了。

这天傍晚,刘丽敏坐着马车来了。自从她的刘家酒庄开业以后,她就花大价钱买了一辆马车,既能送货又能自己用。而刘丽敏这女人,说起来还真是个女强人,平时送货有店里的伙计,一到自己回家时就亲自上阵当起了车夫,这不,今儿她就是自己驾着马车来的。

林媛大老远见她扬着马鞭,娴熟地驾着马车,不禁有些汗颜,自己已经够强悍的了,但是跟这个小姨一比,简直不能看啊。

“媛儿!”瞧见林媛在门口,刘丽敏手里马鞭一甩,马车又快了一些,大道上的人无不侧目。

把马车一停,刘丽敏还不等林毅过来,自己就已经手一抬,一手抱着一个酒坛子进门了。

林媛舌头一僵,觉得已经到嘴边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出口了。这个小姨,果然是强悍啊!

刘丽敏的酒庄生意不错,店里的米酒卖的相当好,还有那几种果子酒也是。除了供应给福满楼以及几个分店以外,镇上不少人家都跟他们店里订了米酒和果子酒,这种酒性子没有那么烈,而且果子酒喝起来又好喝又显品味,那些贵妇人和小姐们都很喜欢。

“车上还有个篮子呢,媛儿你把那篮子拎进来就行了。”

林毅想要伸手从刘丽敏手里把酒坛子接过来,却被那力大无穷的丫头给嫌弃了:“别倒手了,你再给我摔了。哦,帮我把马喂喂吧,来的时候总觉得这马跑不快,肯定是店里小伙计偷懒,没给它吃饱。”

林毅嘴角抽了抽,什么没吃饱,难道你没有看到这马鼻子里一直在呼白气吗?你这女人,来的时候是飞着来的吧,把马累成这样!

“哇,小姨,你居然买了这么多水果?一定很贵吧?”林媛拎着那只篮子进来了,一开始还觉得纳闷这是什么呢,还小心翼翼地用布盖着。一掀开,吓她一挑,居然是一篮子新鲜水果,这在冬天可是稀罕东西。

刘丽敏把酒坛子放到厨房,甩了甩胳膊:“少来,你在福满楼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还会稀罕这些水果?我可告诉你,这果子不是给你吃的,是给你爹娘和弟妹吃的,没你的份儿!”

林媛小嘴一撅,不乐意了:“小姨偏心!我这么帮你,你居然连个水果都不给我!我要去给外婆告状,让她押你回去相亲!”

“臭丫头,敢威胁起你小姨来了?找打!”说着,刘丽敏的手作势就要拍上她的脑袋瓜儿。

林媛哪里肯让她得逞,嘻嘻一笑,拎着篮子就跑进了屋里。

刘丽敏眉眼弯弯,搓着手进了屋:“小不点儿,小姨来啦,快来让小姨看看又长俊了没有?”

屋里正在吃奶的某个小奶娃突然打了个机灵,黑亮黑亮的小眼珠儿滴溜溜转,好像能听懂某只饿狼的嚎叫一般。

这可不怪林永严不喜欢这个小姨,怪只怪这小姨一来就张着手指头在他肉嘟嘟的小脸蛋儿上来回揉捏。若只是脸蛋儿也就罢了,胳膊腿儿脚丫子,她都得捏一遍,有次正好赶上刘氏给他换湿了的尿布,这小姨居然还把他的小屁股给捏了一个遍,可把小家伙儿给折腾坏了。

林薇十分体贴地把水果洗了端进了屋里,虽然刘丽敏口口声声不许林媛吃,但是拿到眼前还是头一份儿就给了她,没办法,谁让她最疼这个从小顶着小灾星名声长大的外甥女儿呢。

林媛咬了一口苹果,只觉得甜滋滋凉丝丝的,十分好吃,忍不住叹了口气,问道:“小姨,你这苹果在哪儿买的?真好吃。”

刘丽敏把手从小奶娃脸蛋儿上拿开,瞧着小奶娃儿那委屈地撇着的小嘴儿,拿了一块儿苹果逗了逗,随口说道:“你真当我是有钱没处花的财主婆了?还买水果呢。这些水果都是别人送的。”

“谁?”林媛又咬了一口,随口就接了一句。

“孟同。”怕林媛不清楚是谁,刘丽敏又补充了一句:“就是孟家酒坊的当家的。”

他?

林媛咀嚼苹果的动作慢了下来,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这百年饼屋的铺子就是她从孟同的手里面抢过来的。现在刘丽敏又是跟他一样都是卖酒,这家伙不但不记仇,竟然还来送礼?

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没安好心。林媛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她可不认为能养出孟春燕那样的闺女来的人,品质能好到哪里去!

“是孟同亲自去的?他们孟家可说了什么?”

谈起正事来,刘丽敏就严肃了许多,歪着头嘟嘴道:“是他亲自来的,我也纳闷,本来还以为他们是来找事的,可是听着孟老板说话,又觉得这人挺随和的,不像是那种尔虞我诈的人。但是……”

“但是什么?”

林媛实在是不放心刘丽敏,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但是,这个孟老板笑起来的模样,总是让我觉得有些瘆得慌,也不知道为什么。”

想起孟同那双贼溜溜的眼睛,刘丽敏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虽然她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但是对于林媛这个外甥女,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口来。不过她却是多了个心眼儿,自从那孟老板来过以后,她不管去哪里身边都会留个人跟着。

林媛没有见过孟同,不知道他为人究竟如何。但是刘丽敏的细微反应她还是看在了眼里的,当即又叮嘱了几句,最后还不忘说道:“小姨,你雇个车夫吧,最好是那种会点功夫的。以后回家可不能单独一个人了,还有,要是挺晚了,你就留在店里歇着吧,店里人多,就算有事也能有人照应着。”

听了林媛的话,刘丽敏才回过神来,哈哈一笑,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车夫就算了吧,我每次回家都是紧着白天的时候,路上不少人呢,肯定不会有事的。放心吧啊。”

这刘丽敏别的都好,就是太犟了一些。林媛知道就算自己再多说多少,也不可能改变她的想法,索性也就不说了。不过却是把这事放在了心上,刘丽敏毕竟只是刚从村里出来做生意的新人,那些尔虞我诈的事经历的不如她多。

林毅喂好了马,又帮忙仔细检查了一番马车,把松了的轮子重新拧了拧。林家信则把家里的米面肉什么的,装了好多在马车上,让小姨子带回家去。

刘丽敏也不客气,这些都是大姐夫孝敬老丈人的,她这个小姨子也只是跑跑腿儿罢了,不好说什么。

“行啦,回吧,我走啦!”刘丽敏爽快地一笑,挥着马鞭子跳上马车就走了,话音还没有落,马车已经奔出去老远,只留下后边不少扬尘了。

林家信无奈摇摇头,苦笑叹道:“这丫头,这么个脾气,以后可怎么嫁人啊!”

大年三十,林媛一家人全都起了个大早。林薇负责照看小奶娃儿,林媛和刘氏在厨房里忙活着过年的东西,经过这大半年的调养,刘氏的身子已经痊愈,做活什么的都不受影响了。只是林媛心疼娘亲,不想让她累着罢了。但是过年是大事,刘氏说什么也得搭把手才行。

年三十晚上要吃团圆饭,刘氏娘俩从上午一直忙活到下午,做了满满一大桌子菜。过年也是有不少讲究的,什么不动火啊,守岁啊,反正有不少都是林媛听都没有听过的。虽然很好奇,但是林媛还是管着了自己的嘴,愣是没敢问。

开玩笑!家里就是再穷,也不可能连年都不过了,林媛若是问了才是暴露了自己不是林媛的秘密了呢,肯定会让刘氏问到底不行!

小林霜和林家信则收拾着院子,贴起了春联和窗花。这些窗花都是她们逛街时在一个老婆婆手里买的,有福字的,有门神的,有喜鹊登梅的,有年年有余的,还有小胖娃娃抱着大鲤鱼甜笑的,总之,只有你想不到的,绝对没有你买不到的。

头一次过年这么热闹高兴,小林霜一手拿着一打窗花,挨个地在窗户上贴,远远瞧去,都快看不到窗户只看到窗花了。

林媛家里欢声笑语,香气腾腾,好不热闹。老宅那边却是死气沉沉的,各家各户的烟囱里都冒出了或多或少的烟,只有老宅这边还一直冷着锅呢。

自打分家以后,老宅这边的日子就越来越难过了,特别是林永乐从大牢里出来以后更是如此。

马氏天天在家里守着儿子,一刻都不敢离开。不是马氏多么心疼儿子,而是这孩子实在是不让人省心。一条腿都瘸了,神智也不清楚,偏偏这林永乐还总是三天两头地往外爬,嘴里还嘟嘟囔囔地不知道说着什么。

若是只是往外爬也就罢了,偏偏这林永乐一边爬,衣裳还一边往下掉,把村里的孩子们吓得不行。村里人已经不止一次找上门来了,更有的人直接找到了老村长那里,希望老村长能够出面让马氏把林永乐给关起来。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