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77 林家乐之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吆喝一声,一笊篱下去就是满满一大碗。

林薇放下柴火,擦了擦手,赶紧接过碗来,快步送到了屋里。

小林霜也不闲着,拿筷子拿碗,还准备了蘸饺子的香醋,刚进屋,小嘴就开始流口水了。

老烦也穿了新衣裳坐在主位上,今儿大家一起过年,早就把他当成家里人了。老烦辈分最大,坐在主位上无可厚非。

只见老烦也穿了一件新衣裳,虽然一宿没有睡觉,但是依旧精神奕奕的。他身上那件衣裳还是林媛亲手设计出来的呢,一开始送出去的时候,老烦一脸的嫌弃,没想到今儿过年竟然穿了起来。

林媛端着最后一碗饺子进门就看到了老烦那正襟危坐的模样,不由地偷偷一笑,明明两只眼睛都已经在饺子上挪不开了,偏偏还要装出一副不稀罕的样子。

“饺子来喽!”林媛笑着把碗放到桌子上,却没有坐下来吃饭,而是拉着两个小妹妹站到了林家信和刘氏面前:“爹,娘,女儿给你们拜年了,愿您二老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说着,一手拉着一人,三姐妹膝盖一弯就跪在了地上,磕了个头。

这里拜年是要下跪磕头的,林媛虽然有些不适应,但是拜的是自己的爹娘,也就不觉得怎么样了。

看着乖巧的三个女儿,林家信乐得合不拢嘴,连说了好几个“好”字。

刘氏却是已经热泪盈眶,不等闺女们磕下头去,就已经站起身来接住了三人:“别磕了,别磕了,快起来,地上凉!”

话虽如此,但是林媛姐妹三人还是结结实实地给二人一人磕了一个头,然后才笑嘻嘻地站起身来。

见刘氏的眼泪马上就要下来了,林媛暗暗捅了捅小林霜的胳膊,小丫头会意,嘿嘿一笑,凑到刘氏面前伸出了肉嘟嘟的小手:“娘,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小女儿这娇憨的模样立即惹得刘氏破涕为笑,伸手在她肉嘟嘟的小手心里拍了一下,嗔道:“臭丫头,鬼灵精!”

“嘿嘿,最鬼灵精的是大姐,这话还是大姐教我的呢!”小林霜眼皮子一挑,十分不厚道地就把某人给卖了。

刘氏早就准备好了红包,以前虽然条件不好,但是每到过年的时候,刘氏都会给孩子们准备个红包。有时候里边是一个铜板,有时候实在没有钱了,就改成漂亮的小荷包。总之,只要是过年,姐妹三人都会得到一份小礼物。

现在条件好了,刘氏的红包也鼓了起来。不过为了不让孩子们乱花钱,她的红包还是很有分寸的。

“来,一人一个。”

刘氏把红包一个一个地放到三个孩子手里,嘴里不住地念着。

“愿丫丫聪明健康,早日成为药到病除的大神医。”

“愿二丫手艺越来越精巧,开个自己的绣坊。”

轮到林媛时,刘氏宠溺地看着闺女,将那个红包放到了她手心里:“愿大丫早日嫁个如意郎君,夫妻二人恩恩爱爱到白头。”

林媛嘴角一抽,笑容僵在了脸上,她以为娘会说愿她生意兴隆早日成为全国首富的,怎么,怎么说变就变了呢?

林薇和小林霜两人看热闹不嫌事大,见大姐还没有伸手接过红包来,笑着起哄:“大姐快拿红包啊!”

“就是啊,大姐,娘的愿望你可得早日帮她实现了啊!”

瞧着刘氏那似笑非笑的漂亮脸蛋,林媛无语地撇了撇嘴,只好接下了那个红包。

老烦眯着眼睛瞧着,白胡子十分可疑地动了动。

林家信也给姐妹三人准备了红包,不过毕竟是个男人,给孩子们红包时也只是笑着说了句新年快乐就完事了。

姐妹仨揣着两个红包,笑靥如花。小林霜却眼珠子一转,蹭蹭两步窜到老烦面前,二话不说就开始跪,可把老烦给吓了一跳。

“师傅师傅,新年快乐。徒儿愿您在新的一年里每天都有美食吃,时时刻刻都能吃到好吃的!”

这愿望说的,真是甚合某人的心意啊,还是徒弟最懂事,最了解为师的心思。

只是还不等老烦笑出声来,小林霜的小爪子已经伸到了面前:“师傅师傅,红包拿来!红包越大,您来年的美食越多哦!”

老烦面皮开始抽搐,这小狼崽子果然是个狼崽子,真贼!

“臭丫头,拿去!”

老烦伸手从怀里掏了三个红包出来,黑着脸一一丢到林媛三姐妹手里,许是担心来年真的没有美食吃,这老头子在往小林霜手里放红包的时候,还小心翼翼地背过身去,偷偷地往里边又多放了一倍的银子。

这孩子气的模样真是跟小林霜一模一样,林媛偷偷一笑,虽然嘴上各种嫌弃,但还是很疼爱她们的,连红包都一早就准备好了。

小永严虽然小,但是也分到了一份红包。就连林毅都被林家信叫了进来,也分了个大大的红包。七尺的汉子竟然呆愣地像个小男孩儿似的,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有红包拿。

“来来,吃饺子啦!”

给家里长辈拜完年,吃过初一的饺子,就算是长了一岁了。

按着上辈子的习俗,林媛本来是打算在饺子里放一枚铜钱,看谁有福气能够吃到。

但是铜钱不比硬币,实在是有些大了点,没办法,她只好退而求其次,用几粒花生米代替了。为了不露马脚,她还用饺子馅儿小心地把花生米给包了起来,这样煮熟的饺子就跟别的饺子一样了。

得了林媛的话,一家人全都兴致勃勃地吃起饺子来,小林霜和老烦还为此多吃了一大碗,结果谁都没有吃到带花生米的饺子。

捂着撑得不行的肚子,老烦苦着脸抱怨道:“我说丫头啊,是不是你这花生米放得太少了,我们一不留神就给吃进去了没发现它啊?”

小林霜也歪在了椅子里,两只小手儿在肚子上画着圈下饭食儿:“就是啊,肯定是花生米太少了,没有吃出来。哎呀,早知道我就一口一口地慢慢吃了,才不要一口一个饺子呢!哎呦,吃得我肚子都疼了。”

林薇放下筷子,帮小林霜揉起了肚子,心疼地哼了哼:“你要是听话就不会肚子疼了,早就跟你说了吃慢点,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活该受罪。”

小林霜抱怨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得那边林家信突然咦了一声:“嗯?这饺子,味道不对啊。”

这话立即把大家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只见林家信咬了一口的饺子里露出了几个白白胖胖的小圆球。

“花生?!”小林霜肚子也不疼了,兴奋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原来在爹那里!爹才是最有福气的人!”

老烦眉头一皱,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接着歪回去揉肚子去了。原本还想着再吃几个饺子碰碰运气的,得,这下也不用难为自己的胃了。

刘氏也欣喜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抿着唇直笑。

林家信却把剩下的半个饺子喂进了小女儿的嘴里,笑着说:“是啊,爹有你们几个好孩子,当然有福气啦。来,也让你沾沾福气。”

小林霜吧唧一口把那饺子吃了进去,一边嚼一边拍着手笑:“我也有福气啦,我也有福气啦!”

吃过饭天才开始放亮,因为刚刚下过雪,大家出来拜年的时间都晚了不少。

林家信是男人,吃过饭是要去村里挨家挨户拜年的,以前他腿不好不用去,今年好了自然是要去转一转的。

怕他冷,刘氏又给他拿了件棉坎肩儿。林家信穿好衣服,在小永严脸蛋儿上亲了一口,剃得不是很均匀的胡茬儿扎得小家伙儿直躲。

“哈哈,臭小子,赶紧长大。等你长大了,爹带你去村里拜年!”

林媛几个是丫头,没出嫁的姑娘们是不用出门拜年的。按理说媳妇儿也该去的,但是刘氏还得照顾家里的小奶娃儿,林家信说什么也不让她出门去了。

可是,还不等林家信出门,外边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惊得众人下意识地就是一个哆嗦,襁褓中正在吐着奶泡泡的小永严直接就被吓哭了。

林媛扔下手里的活儿,跟林薇两人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林薇傻傻地看着林家信,用力裹了裹自己的衣裳。

林家信拧了拧英俊的剑眉:“在家里待着,我出去看看。”

“爹,我也去!”林媛擦了擦手,一把将布巾扔到了灶台上,跟在林家信后边就往外走。

“爹,大姐,等等我!”小林霜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也跟了上来,林薇想拦已经拦不住了。

见林毅和老烦也跟在了后头,林薇犹豫了一下,还是脚步一转进了屋,挨着刘氏坐下来一起哄着小永严了。

哭声还在继续,并且愈发响亮了起来,路上已经有不少人出门来,都疑惑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实在是弄不明白这大年初一的怎么就有人开始号丧了。

跟认识的几个邻居碰了面,一伙人循着声音找去。林媛一边走一边分辨,虽然这哭声已经有些破音了,但是好歹还是能分辨出几分的。

她抬头看了看前边走路有些踉跄的林家信,看来爹也听出了这声音是马氏的了。

“爹,你别担心。”林媛快走两步扶住了林家信的胳膊。

林家信一双眼睛已经赤红,呆呆地点了点头。

林媛叹口气,希望出事的不是林建领。

一路顺着大道往前走,越走林家信的步子越踉跄,就连小林霜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闭上了嘴巴不再叽叽喳喳的了。

林媛扶着林家信,踩在积雪里,只觉得脚步软绵绵的,不知道是初雪太软,还是自己的腿软。

一段不长的路好像变长了不少,直到快要到老宅门口的时候,几人才看到前边有一群人围在一起嘁嘁喳喳不知道在说什么。走得近了,哭声也清晰了。这个时候林媛才发现,哭的不仅仅是马氏,好像还有杨氏的声音,隐约的似乎还有林家忠低沉的声音偶尔传来。

难道真的是林建领死了?

可是,若是林建领死了,为什么马氏哭得比杨氏还厉害?

林家信却没有想到这些,脚下一滑,热泪蹭的就从眼眶里冒出来了,身子一晃,差点摔倒在地。

“爹,你镇定一点!”

林媛大叫一声,要不是后边的林毅眼疾手快地扶了一把,只怕这林家信刚好的腿又要摔残了。

“快,快点过去看看。”林家信的嘴唇都开始哆嗦了。

扶着林家信快走几步,扒拉开人群,令人出乎意料的一幕出现在眼前。

只见一片皑皑的白雪里,一个人僵直着身子趴在雪地里,马氏死死抱着那人的脑袋,一边摇晃一边撕心裂肺地哀嚎。也许是哭得时间太长了,她的嗓子已经沙哑,哭叫的话语也有些听不真切。

那人的另外一边是半跪在地上的杨氏,这些日子不见,杨氏的头发更加白了,在这冰天雪地里几乎都要跟雪花是一个颜色了。她用两只干枯的手捂着自己的脸,泪水从指缝里淌出来,落在雪地里砸出一个有一个坑来。

且不说这两人多么可恶,单是此时两人的悲惨哭容,就已经闻者哀伤了。林媛的鼻子酸酸的,痒痒的。一旁的小林霜却是已经哭了出来。

地上那个人虽然看不清楚容貌,但是从他现在的样子来看,显然已经是死了的。原本林媛还担心小林霜看了这个会害怕,想要捂住她眼睛。

但是老烦却是摆了摆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的确,小林霜将来会成为一名医者,为医之人若是连死人都不敢看,那还不如回家种地呢!

两个女人对面是瘫软在地的林家忠,虽然他没有哭出来,但是那红红的鼻头和几欲迸裂的眼眶,足以说明此时他已经悲伤欲绝。

这人,是谁?

不用林媛问出口,他们已经从围观的人那里得到了答案。

原来,这人正是腿残瘫炕在家的林永乐。昨晚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没有人看着他,让他再一次从家里给爬了出来。因为是大年夜,且又下着雪,路上根本没有行人,家里又没有人发现他偷偷跑了出来,以至于他就这样冻僵在了雪地里。

直到今早上马氏和林家忠两口子回来以后,才发现屋里已经没有了儿子的身影。出来找时,林永乐已经被积雪覆盖,若不是马氏走路急,被儿子的腿绊了一脚,只怕要等到雪化了才能发现他了。

“哎呀呀,这瘫子已经不是头一次爬出来了,上次就吓得俺家妞妞哭了好久呢。”

“就是啊,都跟老大家的说过了,看好他看好他,这都说了多少遍了就是不听。啧啧,现在出了这种事,哎,真是作孽啊!”

“这老大家两口子也是,儿子跑出来了都不知道,真不晓得这娘是怎么当得?昨晚上没守岁吗?没发现自己儿子不见了吗?真是!”

围观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叹起气来。这林永乐虽然已经瘫了,神智也不清醒,但是好歹还是条活生生的命啊,就这样说没就没了,真是令人唏嘘。

发现死的人不是林建领时,林家信大大地松了口气。但是一看竟然是自己的侄儿,那口气就又立马吊了起来。

虽然已经看出林永乐的身子已经不动了,但是林媛还是想请老烦看看能不能救。

接收到林媛求救的目光,老烦撇撇嘴,双手在袖子里一插,闭上了眼睛。

林媛心里一沉。老烦这个意思不是不救,而是已经来不及了,这林永乐是真的死透了,被冻死了。

“儿啊,我的儿啊!”杨氏的声音也有些沙哑了,枯槁的双手企图去拉林永乐的手。

可是还不等她的手靠近,马氏已经一脸嫌弃地将她的手甩开,恶狠狠地吼道:“滚开!不用你猫哭耗子!死老太婆,你就是看不上俺家乐乐故意让他冻死的,是不是?你要是看着他点,他怎么会自己从家里跑出来,怎么会冻死在雪地里?你就是嫌弃俺家乐乐腿残了,不中用了,不能给你好处了,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他去送死!”

杨氏哆嗦着嘴唇,双手连连摇晃:“不是的不是的,这是俺亲孙子,俺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还不管呢!昨晚上,昨儿晚上俺不知道你们两口子出去了啊,没人跟俺说让俺看着他啊。”

“你这个老不死的,亲孙子就亲了吗?当年老二腿残了你不是照样没管他?亲儿子都不管,还能管亲孙子不成?”马氏不住口地骂着杨氏,虽然这话不好听,但是却是事实,就连杨氏自己都无话可说了。

听到这里,不少人的注意力已经从杨氏的狡辩中转移到了杨氏苛待子孙上了。

林媛眉头一皱,觉得马氏刚才是故意这样说的,好像在隐瞒什么。

一旁一直静静看着儿子的林家忠突然也抬起头来,用一双恶毒的眼睛死死盯着杨氏,仿佛面前的女人已经不是自己的亲娘,而是杀死自己儿子的凶神恶煞一般让他厌恶。

------题外话------

七天长假开始O(∩_∩)O

带娃儿的我哪里也去不了/(ㄒoㄒ)/

快给我说说,你们都打算去哪儿玩啊?别忘了再告诉我一声,哪里人最多哈哈~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