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78 火锅,份子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为什么不看着他?他可是你的亲孙子,你就是不想看他好了是不是?你觉得他丢了你的人,丢了林家的脸面,所以你就想要杀死他是不是?”

面对大儿子一声比一声残忍的诘问,杨氏本就苍老枯黄的脸更加苍白,浑浊的眼睛也开始散发出绝望的意味。

正在杨氏想要竭力为自己辩解的时候,老村长苍老而威严的声音在人群里响起。

“林家忠,马氏!林永乐是你们的儿子,照顾他是你们做爹娘的责任,现在儿子出事了,你们不找自己的责任,居然还要责怪你们的亲娘,真是大逆不道!”

老村长拄着拐杖在儿子的搀扶下走出人群,痛心地在地上已经死透了的林永乐身上扫了一眼,而后将目光定格在杨氏身上,叹了口气,让儿媳妇儿把杨氏扶了起来。

“你们没有看好自己的儿子还要责怪别人,你娘没有给你们看孩子的必要!”

早在林建领中风的时候,老村长就已经对林家忠失望透顶了,没想到今日他自己的儿子被冻死在外边,还要怪罪到一个做奶奶的人头上。他这个当爹的都没能看好孩子,怪老人做什么!

老村长的拐杖在雪地上狠狠地敲了两下,气呼呼地说道:“林家忠,我早就跟你说过,你这儿子经常一个人往外爬,让你们把他看好,实在不行就关起来。你倒好,偏偏就是不听!若是你们提前把儿子看好了,今儿的事还会发生吗?”

马氏无话可说,林家忠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红彤彤的眼睛在自家娘亲脸上扫了一眼,看向了儿子。

老村长也体谅他刚刚没了儿子,心情沉重,也不再多说他了。只是他很纳闷,这两口子大年三十晚上不在家里待着跑哪里去了。

“你口口声声说你娘没看好孩子,我问你们,你们两口子去哪里了?怎么不在家里看着孩子?”

老村长的话如同一记闷棍狠狠地敲打在林家忠两口子的脸上,两人脸色都蓦然一变,嚎哭的也不再嚎哭了,骂人的也闭紧嘴不再骂了。

见他们两人谁也不说话,老村长花白的眉毛拧了拧,又问了一遍,可是这两人依旧闭紧嘴巴谁也不说话。

人群里林富贵一家人面面相觑,兰花张嘴就要说话,被王婶子一把拉住,摇摇头不许她开口。

兰花几人的反应林媛没有发现,但是她对林家忠两口子的反应十分不解,这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人已经死了,再找谁的过错也已经没有用了。林家忠马氏一边哭着一边把儿子的遗体搬回了家里,林永乐腿不好,爬得也不远,几乎可以说是被冻死在自家门口的。

林家信看着他们二人艰难地搬动遗体,脚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走出那一步。

杨氏被大憨媳妇儿搀扶着,刚走到门口,杨氏就把她婉言劝走了,家里已经不成样子了,还是不要让外人进门了,丢人。

把儿子的遗体搬进家里以后,老宅的大门被砰地一声关上,院子里立即传出马氏的哀嚎。

“我们,回去吧。”林家信捏了捏自己的眉心,牵了闺女的手往回走。

林永乐被冻僵在雪地里的事不消一会儿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村子,一些跟他要好的人已经没有心情再去村里转悠着拜年了。林家信回到家里就一直情绪沉沉的,见到了儿子也笑不出来了。

刘氏纳闷,林媛便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她。

刘氏叹了口气,看了自己男人一眼,小声说道:“我还以为是你爷爷他,哎,乐乐才十几岁,没想到就这么没了。你说他也是,腿残了,精神也不好,怎么就一直想要往外边来呢,他是想去干什么还是想想去找什么人?”

刘氏看似不经意的一问,让林媛心里咯噔一响,林永乐往外爬的事在村里不是什么秘密,她也听兰花说起过好几次。一开始没有放到心上,但是今儿人没了,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那林永乐要去的地方该不会是她家吧,难道,是想来找她?

林媛身子一哆嗦,只觉得后背都开始发凉了。这林永乐都傻了,难道还记得是她把他的腿打折的?

其实一开始她动手的时候已经想过林永乐会来找她算账,但是她也有自己的说辞。当时下手的时候,林永乐是带着面罩的,她可以借口根本不知道是谁,而且当时他们都是来找茬儿的,她就算真的承认了别人也不会认为她有错。

但是林永乐进大牢变得痴傻的事,却不是她意料中的事。可是这种不受控的事也要算到她头上吗?

林媛心里一沉,并不觉得自己要为林永乐的死买单,也并不打算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任何人。

正想着,外边已经有人来拜年了,头一个就是林家信的徒弟林长庆,身后还跟着兰花。

没出嫁的女子是不用出来拜年的,兰花怎么今儿也跟着跑出来了?

正纳闷,兰花已经拉了林媛到一边,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林媛,我跟你说个事,跟你大伯,不对,他早就不是你大伯了,跟林家忠有关系的。”

“什么事?”难道是林家忠两口子昨夜没在家有关系?

兰花咬咬唇,凑到她耳边道:“我娘不让我说的,我悄悄告诉你。昨晚上我们一家在吃饭,林家忠两口子突然来敲门,说是要借我家的牛车。你也知道,咱们村里除了你家有个马车,就剩下我家有牛车了。他们两口子来借车,肯定是要出村。我哥给他们套车的时候还专门问了一句这大过年的去哪儿啊,结果林家忠阴沉着脸啥也不说,马氏说是她身子不好去瞧病。哼,当我们都是傻子呢?这大过年的哪个郎中还开门做生意啊。”

兰花还要抱怨,林媛赶紧打断她,问道:“那他们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你还记得吗?”

“记得,他们第二天才回来,给我们把牛车送回来以后,没多大一会儿就听到马氏的哭声了。”

这就是说他们在外边呆了整整一宿,难怪林永乐没有人管会被冻死了。

“他们回来的时候,带了什么吗?东西或者是人?”

兰花想了想:“没,还是他们两口子,什么都没有带回来。也有可能,是他们先回家了?”

有没有先回家就不知道了,但是有一件事林媛却是确定的,那就是他们两口子肯定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而且还不能跟别人说,甚至连杨氏这个亲娘都不知晓。

到底是什么事呢?

等等,今儿早上发生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见林家孝两口子?还有林永诚,他弟弟都死了,他这个大哥怎么没有出现?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林媛索性就不再纠结这个事了。

送走了林长庆兄妹俩,刘氏看了兴致不高的林家信一眼,不无哀伤地说道:“乐乐还是个孩子,这么早就没了,以后也是不能入祖坟的,甚至都不能出殡。哎。”

林媛突然脑子一沉,想起了三年前发生的事。那时刘氏刚刚生下第一个儿子,因为伤了身子,小儿子自打出生就不是很健康,果然,还没有满月就已经夭折了。

按照习俗,没有成年的或者没有成亲的孩子夭折后,是没有资格进祖坟的。可怜了那个孩子,只有一个小小的棺材草草埋在了后山,甚至连块碑都没有。

这是三年前发生的事,林媛还清清楚楚地记得林家信为那个小弟弟买棺材时的情形,马氏撇着嘴说着风凉话:“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还想用棺材?真是浪费钱!”

杨氏虽然也不舍得银子,不过毕竟那是她的孙子,终究还是给了林家信银子,只是这银子太少,只能买个最低档的棺材。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才三年而已,就轮到马氏体会这种丧子之痛了,这莫非就是风水轮流转?

林永乐的事虽然影响了大家的心情,但是该过的年还是要过的。林家信看着自己四个孩子都健健康康地守在自己身边,笑容也慢慢多了起来,经过了这么多,还是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大的幸福啊。

中午准备吃火锅,冬天的时候林媛他们就在家里吃过几次火锅了,所以火锅炉子什么的家里都有。羊肉和丸子也是年前就准备好了的,至于蔬菜,冬天就只有大白菜、萝卜和土豆吃,厨房里还有一些从菜地里收的红薯,林媛也洗洗干净放进了锅里。红薯煮熟以后又甜又软,非常好吃,就是一样,红薯不能在锅里长时间煮,不然会被煮烂了的。

因为林永乐的事,一家人吃饭时全都小心翼翼的,就连小林霜都没了吃饭的乐趣,一边扒拉着碗里的羊肉,一边偷偷地看着自家爹爹,生怕他一不小心就给流下泪来。

林家信也看出了孩子们的异样,感念他们体贴自己的同时,又深感对不起孩子们,说起来他跟林永乐其实并不是很亲,虽然是叔侄儿,但是林永乐从来不主动亲近他这个二叔,也就是那次找他帮忙去镇上说和的时候才亲热了几天而已。

还是自己的孩子最亲近啊,林家信感叹了一句,将早上的不愉快全都抛之脑后,主动夹了一筷子羊肉放到了小林霜碗里,笑着在她小鼻子上勾了勾:“丫丫最爱吃羊肉了,来,多吃点。”

见林家信情绪大好,小林霜嘻嘻一笑也跟着高兴起来,小手拿着筷子在锅里一划,夹了满满一大筷子羊肉蔬菜的,全都放到了林家信碗里。

“爹,你也多吃点,吃多点然后长大高个儿。”

平时刘氏几人哄着小林霜吃饭时都是这样说的,吃多点儿长高个儿长漂亮什么的,没想到现在被她用来去哄林家信了。几人全都噗哧一乐,对小林霜这个小活宝实在是没办法了。

一家人正吃得欢实,大门一响,紧接着就是有人叫林家信的名字。

林媛赶紧放下筷子迎了出去。

来人一个是老村长的儿子大憨,另一个是林三叔。

林媛对这个林三叔没多少印象,只记得他口才十分之好,办事也利索,不过自己却没有做什么生意,常年在村里来回转悠。村里有什么婚嫁丧娶的事情,一般都是找他来张罗,一是他在村里人缘极好,二是他经手操办的事多了,也有了经验。

一看到林三叔,林媛顿时就明白他们来找林家信什么事了。林永乐一大早就被发现冻死在自家门口了,这大过年的很是不吉利,所以能赶紧入土就赶紧办了。

但是还有一件事特别尴尬,就是林永乐的身份。他还没有成年,又没有成亲,是不能入祖坟的,更不能出殡。这样一来,村里人就只能偷偷摸摸地给他预备点贡品,把他葬在后山了。

这不,林三叔和大憨就是挨家挨户来收取上贡的份子钱的。

“呦,在吃火锅啊!”林三叔毕竟是个见过世面的,一进门瞧见桌上的锅子就道出了火锅的名字。

林家信笑着让了两位坐下:“是啊,三哥还没吃呢吧,正好在这儿吃了再走吧?”

“不了不了,这不正收份子钱呢啊,正好就赶上你们家了。我们还得去别人家呢,要不今儿这事忙活不完了。”林三叔嘴上说着拒绝的话,眼睛却是在火锅里的羊肉上一刻都移不开了。

林媛对这个林三叔还是挺有好感的,虽然她不记得了,但是刘氏却是跟她说过的,当年她那早夭的小弟弟的丧事,还是这位林三叔帮忙张罗的呢,要不是他在杨氏面前给帮了几句腔,只怕杨氏也不会拿出那几两银子来给小弟弟买棺材了。

“三叔,大憨叔,这都吃中午饭的时辰了,你们就在俺家吃了饭再走吧,吃饱了饭再忙活去。”林媛一边说着,一边给林薇使眼色,让她去厨房又拿了两幅碗筷来。

大憨人如其名,连连摆手不肯落座。林三叔就活泛多了,一边拒绝着一边笑道:“今儿啊,可不是吃饭的好日子,改天,等三叔这事儿忙活完了,肯定来你们家吃饭。”

赞赏地看了林媛一眼,林三叔言归正传,有些为难地对林家信道:“老二啊,老大二小子那事儿,你也知道了吧?今儿我们俩来就是为了这个事,别人其实都好说,主要是你。哎,三哥知道你们已经断绝关系了,永乐也不算是你侄儿了,但是,我还是想来问问你,这份子钱,你想着是拿,还是不拿啊?”

份子钱,其实就是一个村里的人看在同村的面子上给死者的尊敬,因为没有多么亲近的血缘,也没有很熟络的友情,所以一般都拿份子钱。

但是,若是有血缘的一家人或者是平时处的极好的朋友,就要自己上贡的,这样礼钱就多了。

林三叔过来问林家信拿不拿份子钱,其实就是想问问他是以二叔的身份上贡,还是以同村人的身份上贡。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林家信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林家信沉默了半晌,谁也不知道他脑袋里在想些什么。林媛坐在一旁连吃饭的心情也没有了,就在她想要开口说“不拿”的时候,林家信突然抬头说道:“这份子钱,我们拿。”

拿,就代表他不认林永乐这个侄子了。

林媛有些意外。

林三叔和大汉也很意外,林家信是出了名的孝顺,当初跟老宅那边断绝关系也是迫不得已,如今正好有个可以回归的机会,为什么不好好把握?

林家信却是无所谓地笑了笑:“那边,已经跟我们没有关系了,上次我们去送月饼,还害的我家大丫被他们骂了一顿呢,出了好心不一定就能得到好报,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上赶着挨骂?”

原来如此。林媛没说话,但是心里却是温暖极了,这次林永乐的事没准真的就跟他说的一样,万一他们出了钱买了贡品,却还是不能得到他们的认可呢?既然结果都是不好的,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报这个希望。

林三叔点点头:“是啊,你娘他们,哎,他们也是糊涂,这么好的儿子孙女不要,偏偏去偏疼那俩不争气的。得,你们接着吃饭吧,我们去下一家了。”

林家信把份子钱给了两人,又跟他们约好下次来家里吃饭,就送二人出门去了。

刘氏全程都在一旁看着几个孩子,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对于自家男人的做法十分赞同。

林媛觉得自己的爹娘已经很是仁慈了,当年自家小弟早夭的时候,马氏可是说过风凉话的,现在轮到她儿子死了,自家爹娘非但没有上前去冷嘲热讽,反而还依照村里的习俗给他们拿份子钱,给林永乐准备贡品。

只是不知道林永乐不能进祖坟,是不是也要在后山随便挖个坑儿埋了呢。这种活着的时候都诶有好心眼儿的人,千万不要葬在她家小弟身边,万一做了鬼还只知道欺负人那可怎么办是好。她可一点儿也不想让自己的弟弟被人家欺负,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