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150 渣女渣男作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李家人把被折磨地奄奄一息的林思语送回林家的时候,全村人都惊动了。

这林思语可是林家坳里飞出去的金凤凰,这才多久怎么就这样回来了?

怎样?在猪笼里抬回来的!

林家忠得到消息,扛着锄头跑回家,刚到门口就听到了马氏撕心裂肺的哭嚎,他的心顿时就冷了,难道唯一的闺女也出事了?

果然出事了!

当看到被关进猪笼里浑身是血的林思语时,林家忠腿都软了。

“这,这是怎么了?思语,思语!”林家忠咣啷一声扔掉了锄头,扑到闺女身旁,喊了好几声都没能把闺女叫醒。

昏昏沉沉地几乎已经没有任何意识的林思语,干裂的嘴唇无意识地抖动着,因为猪笼小,她的腿脚胳膊被拧成一个诡异的姿势蜷缩着,根本不能动弹。

马氏跪倒在地,双手使劲儿扒着那猪笼要把闺女给解救出来,李家的人自然不会让她得逞,将她拖到了一边。

林家忠这才反应过来,抬起猩红的眼睛看向送人来的李妈妈,沉声质问:“李妈妈,思语好歹也是你接进李府的,她怎么变成了这样?”

“呵。”

李妈妈冷笑一声,十分后悔当初怎么就听了李凤娥的话把林思语这个扫把星给接进了府里去,若是接的人是林媛,那她现在肯定不会来做这么晦气的差事了。

“林家忠,难道你没看到你闺女被关在什么地方了吗?猪笼啊!什么人才会被关进猪笼,你不会不知道吧?”李妈妈指着地上的林思语冷冷说道:“哼,实话跟你说吧,你闺女偷汉子!老爷夫人嫌她给李府丢人,让我给抬回来了。”

偷汉子?!

李妈妈这话并没有避讳任何人,来看热闹的村民大多其实都已经猜出了林思语为何会如此了,此时听到李妈妈亲口承认,更是炸开了锅。

“都嫁给县太爷了,居然还敢偷汉子,县太爷没把她脑袋砍了?”

“你傻啊,县太爷管天管地,还能因为小妾偷汉子砍人脑袋的?真是笑话!”

“哎呀,反正不管怎么说,这林思语就是自己作孽!活该被浸猪笼!我听说前几年镇上有个大户人家,小妾偷人,他家夫人当场就把那小妾给活活打死了!真是可怜!”

“有什么好可怜的!偷人活该被打死!你以为谁都跟李凤娥一样有那么强大的娘家?哼,要不是林家孝也有了女人,他肯定也会把李凤娥浸猪笼的!”

“哎,我怎么记起去年这林家人去林媛家捉奸的时候了?当时林家忠是不是说过,要是自己闺女偷人,他就把闺女浸猪笼?是说过吧?我没记错吧?”

“没记错没记错,我也记得这话!没想到居然应验了,哎呦呦,这林家忠也是可怜见儿的!”

村民们的热烈讨论传进了林家忠的耳朵里,他也猛然想起了去年的事,没想到啊没想到,他带人捉奸没捉到,如今竟然遇到了自己闺女偷人的事!真是报应啊!

闺女偷人,他这个当爹的也实在是没脸见人了!

看着林家忠脸上忽明忽暗的神色,李妈妈轻蔑一笑,阴阳怪调地问道:“林家忠,你应该急得,林姨娘在进我们李府的时候可是签了卖身契的。其实呢,她的命早就是我们李府的了,只是我家夫人心善,知道你们一家人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面了,所以才会让我把林姨娘送回来给你们两口子见最后一面。行了,既然见过了,我们该怎么做,你们也就别过问了。”

说完,李妈妈冲那几个抬着猪笼的小厮挥了挥手:“走!”

看到闺女马上就要被抬走了,马氏心里滴血一般地疼痛,挣脱了几人的束缚,向前一扑,哭嚎起来:“思语,思语,我的闺女啊,娘对不住你啊,娘对不住你啊!你睁开眼看看娘啊,跟娘说句话啊,思语,思语?不要啊,让我闺女出来!放了我闺女吧!求求你们了!”

此时的林思语早已神志模糊,莫说睁开眼睛,就是马氏的哭嚎都不知道能不能听到。

李妈妈冷冷地白了一眼:“哼,这会儿你倒是舍不得了,当初让你卖闺女的时候不是挺痛快的?行了行了,快抬走吧!还得赶回去给夫人回话呢!”

“不要啊,思语!”马氏爬上前伸手想要抓住林思语垂在外头的手,还没够到就被林家忠拉住。

林家忠痛苦地低下头,此时的他早已没有脸面再抬头看被关在猪笼里的林思语了。闺女已然如此,除了浸猪笼还有什么活路吗?

被李家人慢慢抬走的林思语,在离开林家大门时竟然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双毫无神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地上哭嚎的爹娘,一滴晶莹的眼泪慢慢涌出,砸到了地上……

李承志跟林思语偷情的事被李昌明令禁止不许外传,不过纸包不住火,更何况林思语被李妈妈折磨的事情闹得那么大,想要瞒也瞒不住了。再加上金氏是真的下定了决心要把李承志给毁了,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不到两天,李承志和林思语干的好事就传遍了整个驻马镇。

李昌面上无光,坐在衙门里都觉得衙役看自己的眼光不对劲。

再加上金灵儿被林思语陷害滑胎的事传回了金府,即便金家老二两口子别有用心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也架不住金老太太心疼孙女,愣是亲自来到李府向李昌讨要说法。

事到如今,金灵儿早已死了跟李承志过下去的心了,再加上金氏已对李承志起了杀心,所以在金老太太的主持之下,当即就让金灵儿跟李承志和离了。

儿子染指了自己的小妾,又因此害死了自己的亲孙子,李昌心里说不别扭是假的。每次看到李承志,李昌都会想到令他恶心得好比吃了好几只苍蝇似的。

所以,还不等李承志病愈,在他醒后,李昌就让人将他送到了乡下,整日阴沉着脸根本不许别人提起关于这个大儿子的任何事。

天高皇帝远,李承志的身子本就虚弱,这当然给了金氏下手的好机会。

不过,俗话说得好,人不作就不会死,还没等金氏下手,李承志就又自掘坟墓了。

说实话林思语弄掉自己孩子的事,李承志是不知道的,所以在知晓真相后,不知是自暴自弃,还是为了引起李昌的关注,李承志在庄子里躺了不到半个月就又出门去晃荡了。

这一晃荡自然少不了惹点事。

遇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村姑,这姑娘长相不算绝美,但是浑身散发着纯纯的气质,让李承志忽然就想起了当初遇到的那个王家村的小姑娘。

只是,没想到这随便遇到的一个小姑娘竟然还能有人跟他抢,只是对方单独一人,哪里敌得过李承志带着的几个小厮?

跟富家公子抢夺女人的事,李承志干得多了,根本没有把这个男人放在眼里。

没想到,这次竟是踢到砧板上了,被他命人狠狠揍了一顿的软男,竟然是知府大人唐青的夫人的娘家表弟。

唐夫人的娘家人哭着上门求女婿做主。

唐青很聪明,知道若是因为娘家小舅子而处置李承志根本站不稳脚跟。他很快就找人查了李承志的底细,不仅知道了他是驻马镇县令的大儿子,还将他当年强迫民女并将人逼得自杀的事也给查了出来。

这么一来可就师出有名了。

有唐青这个知府出面,再加上王大叔作证人,李承志的罪名很快就被定了下来。因为其中还夹杂着私仇,所以当李昌火急火燎地带着大量银两找唐青说情的时候,唐青也是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根本没有一丝徇私的意思。

要说这事最开心的人莫过于金氏了,还未出手就有人帮他把李承志送进了大牢里。只是斩草要除根,即便是进了大牢也有出来的一天不是?

金氏有的是银子,很快,李承志就在大牢里因为参与犯人们之间的冲突而被犯人们活活打死了。

从此,李承安终于成了李昌唯一的嫡子,当然也是唯一的继承人。

李承志的事终于尘埃落定,就在金氏舒坦地半倚在软榻上闭目养神时,大丫鬟紫玉神色慌张地进来了。

“夫人,不好了!柳姨娘得了痘疹!”

金氏眼睛倏地睁开,坐直了身子:“什么?痘疹?”

这痘疹可是传染的,更要命的是,只要得了这病,基本就是宣判了死亡,根本没有治愈的可能。怪不得紫玉会如此神色慌张了。

金氏蹙眉,眼神凌厉:“赶紧将柳姨娘的院子封起来,伺候她的丫鬟婆子们全部隔离。去善德堂请王大夫过来一趟,让他给开些药,全府上下都要预防。”

“是,夫人。”

紫玉刚转身,金氏又将她叫了回来:“等等,特别是小少爷,他身边伺候的人都要挨个检查一番,只要有点儿病态的人全都关起来。万万不可让安儿染了这害人的东西!”

“是。”紫玉咬唇应下,很快就把金氏吩咐的事安排了下去。

再回来时,脸色稍霁:“夫人,奴婢已经打听过了,这柳姨娘大半个月都没有出过门了,想来就是那痘疹闹得。今儿应该是有了症状才被下人们发现过来禀报了。夫人放心,奴婢猜想除了她那院子里的人,别人应该没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金氏拍了软塌扶手一把,现在该做的事都做足了,剩下的就只能看天意了。

心神稍定,金氏突然叹了口气:“那柳姨娘也是可怜的人,卖入青楼不说,还被林思语那个贱人害得滑胎。如今,又染上了这种病,哎!”

紫玉蹙了蹙眉,走近几步,轻声道:“夫人,这痘疹传染得厉害,她身边近身伺候的樱桃听说最近有些咳嗽。夫人,为了咱们府里这么多人着想,您这次不能妇人之仁,她们主仆二人,得赶紧送出去才好啊!”

金氏自然也知道不能将两人留在府里了,城中只要是得了传染性极强的病症的人,一般都是被送到城外的一处偏僻村子里集中医治。说是医治,其实那里根本就没有大夫,甚至连吃喝的东西都难以寻到。又因为送去的人多是重病难以行走的,所以这里连把守的人都没有留下。

说白了,就是送去等死的。

金氏狠了狠心,闭上眼睛,痛心道:“这柳姨娘刚进府时我还看她不顺眼,谁成想几个小妾里头就数她最是听话。罢了,去外边雇辆马车,将她们主仆二人赶紧送出去吧。看在她当初对我也算孝敬的份上,给她们预备一些干粮吧。”

“那,老爷那里呢?”

紫玉的担忧不无道理,虽然柳娘不受宠,但她毕竟是李昌的小妾,若是就这样平白无故地送出去,等他回来了肯定会找金氏的麻烦。

金氏冷笑一声:“他?哼,他这会儿肯定正为失去儿子而痛心呢,哪里还有空管一个失宠了的小妾的死活?不用通知他了,反正柳娘主仆二人患病的事阖府上下都知晓,他就算找我麻烦也没用!去吧,给柳姨娘找辆好点的马车。”

紫玉点头,不忘恭维两句:“夫人慈心,相信柳姨娘会感激您的。”

“去吧。”金氏摇摇头,挥手:“别忘了走后门。”

紫玉应了,立即出去安排。

不一会儿,紫玉又急急忙忙回来了。

金氏纳闷,只听紫玉有些为难地说道:“夫人,柳姨娘说,说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非要给夫人磕个头以示感激。奴婢知道不能让她见您,就谎称您外出祈福了。”

金氏点头,提着心落了下去,她虽然很心疼同情柳娘,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可以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她还要等着自己儿子长大娶媳妇儿呢,才不要被柳娘感染痘疹!

紫玉又道:“夫人,柳姨娘还有个请求,希望自己,能,能以自由身死去,所以……”

自由身?

金氏整了整衣袖,看向床边的一个漆红木匣子,说道:“没有给我磕头,她肯定心里过意不过。罢了,看在她这份儿难得的孝心,就把她们主仆二人的卖身契还给她们吧。”

待紫玉拿了卖身契,金氏还不忘又嘱咐了一句:“赶紧将她们送走!她住的那处院子彻底清理!不行,还是封起来最妥当!”

李府后门,一辆马车疾驰离开,穿过大街出了城门,径直向着与隔离重病患者的村子相反的方向驶去。

大概行了三里地之后,马车倏地停了下来,那里,早有一辆马车在等着了。

林媛夏征,沈大军盼儿,已经等得望眼欲穿了。

林媛笑眯眯地看着樱桃将柳娘扶下了马车,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小瓷瓶,交到柳娘手里:“吃下这个,三天之后你身上的红点就会消了。”

柳娘感激地接了,激动地热泪盈眶。

不错,她并没有真的生病,这一切都是林媛和夏征帮她想出来的计策,趁着李昌无暇他顾之时装病,再利用以往在金氏那里留下的好印象得到卖身契,柳娘和樱桃就算是真正的自由人了。

而紫玉给柳娘雇佣的马车,自然是林媛一早就准备好的了,就连驾车的人都是林毅亲自上阵。

“柳娘。”沈大军情难自已,上前紧紧握住了心爱之人的手,他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连他自己都数不清是等了四年还是五年了。

“大军。”柳娘嘴唇哆嗦着,抚着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他们一家三口终于团圆了。

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樱桃甚是激动,这两人的坎坷情路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扑通一声,樱桃冷不丁地跪在了林媛和夏征面前,激动地小脸儿酡红:“林姑娘,我代我家姑娘给你们磕头了,若不是有你们帮忙,我家姑娘肯定不能离开那个鬼地方。请受我一拜。”

说着,就弯下腰去要给林媛磕头。

林媛哪里会让她拜自己,赶紧拦住了她。可是,刚拦住了樱桃,沈大军和柳娘两人也跪下了:“林姑娘,该磕头的人应该是我们,谢谢你们救了我们一家!”

这可把林媛给急坏了,拉住了这个拉不住那个,这还是头一次有人给她下跪表示谢意呢,她可受不了这个。

“哎呀,你们快起身吧!”

好说歹说地,终于是把这三人给扶了起来,林媛小脸儿也羞得通红了。

站起身来,樱桃看向一旁笑意盈盈的盼儿,上前握住了她的手,感激道:“盼儿妹妹,也多谢你了,若不是你给我们指了一条明路,我们也不会求得林姑娘帮忙。”

盼儿调皮地挤挤眼睛,笑道:“你该不会也要给我磕头吧?可别,我可不想别人家拜来拜去的,这让我又想起了李府那个肮脏的地方。”

樱桃一笑,点了点她的额头:“小妮子!”

“樱桃姐姐,你们有什么打算?”盼儿握紧了樱桃的手,知道今日一别,两人是再也没有见面之日了。

盼儿的话也是林媛想知道的,在李府看来,柳娘和樱桃已经是死了的人了,当然不能再在驻马镇停留了,为了安全起见,甚至连周边的几个城镇都不能停留。

看看柳娘和沈大军,樱桃笑道:“这个我和姑娘之前就已经想好了,我们打算去南方,找个小城镇住下来,隐姓埋名过一辈子。”

柳娘也笑道:“正是如此,我家中父母早已过世,哥嫂无德,我是不能回去了。大军更是孤家寡人一个,樱桃是被人拐子拐来的,早就不记得自己亲人了。以后,她就是我的亲妹妹,我们一起过日子,找个好人家,将她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一说嫁人,樱桃小脸儿一红,只笑不说话了。

盼儿故意捅了捅她腰间的痒痒肉,逗得她直乐。气得樱桃捉住盼儿作乱的手,嗔道:“还笑我!你姐姐的冤屈已经昭雪,李府也放了你出来,你有什么打算呢?你爹娘肯定也要早早地把你嫁出去吧?”

盼儿嘟了嘟嘴:“我才不会那么早就嫁呢!再说了我家就我一个闺女了,我舍不得爹娘,以后啊,我要招个上门女婿,才不嫁人!”

林媛一听笑了:“这个主义倒是不错,六子正好父母早亡,让他去你家过日子肯定高兴。”

一说起六子来,盼儿明艳的小脸儿顿时红了红,调皮地瞪了林媛一眼:“东家坏死了!”

因为白五姐回家生孩子,稻花香缺少人手。正好盼儿来了,顶了白五姐的空缺。而之前,盼儿来稻花香看王大叔的时候,跟六子接触地多了,两人自然关系更亲近一些。

看盼儿这个反应,林媛笑了,看来稻花香又要办喜事了。

又说了一会儿话,终于到了别离的时刻。

林媛从夏征手里接过早就准备好的一个信封,交到了柳娘手里:“这个你们拿着。你别推脱,我知道你们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银两。我给你们的东西,绝对比银两更好。”

看她如此说,柳娘看了沈大军一眼,点头收下了。

这些日子沈大军留在福满楼中,又是当跑堂伙计,又是在后厨打下手的,什么都能干。他人勤快,老实,头脑聪明,很是得到林媛和刘掌柜的重用。现在他要走了,林媛和刘掌柜还有些舍不得呢。

直到马车跑出去老远,柳娘才打开了那信封,里边是一张写满了字迹的纸条。

柳娘樱桃互望一眼,眼眶模糊起来。

几年之后,江南某处小镇子里突然有个叫“沈记”的专卖胡辣汤的小铺子,铺子里的胡辣汤美味料足,老板更是老实热情,不少顾客慕名前来品尝这传说中的胡辣汤。

没几年,这小铺子就火了起来,堪称当地一绝。

------题外话------

我发现昨天把林思语这个贱人狠狠地虐了以后,大家的月票来得好汹涌,哈哈~

终于可以大呼一声:我终于把这个贱人写死了~爽!接下来,想把谁写死?

别逼我哦,再逼我写死女主!哈哈哈哈~

谢谢大家的花花:QQ877e5782bbdd3f,136xxxx1730

谢谢大家的月票:139xxxx9783(1),shyt20001023(3),134xxxx4049(2),魅惑的小妖(1),蕾亚(1)

感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