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03 偶遇,美娇娘?(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一路行进,穿过热闹的大街,越走越安静。倒不是因为来到的地方太过偏僻,而是这里的地段实在是太高级。

是的,高级,这是林媛看到外边的高房大屋之后的第一感觉。

宽阔的马路,高屋大宅,红砖绿瓦,每家每户的门口都坐落着两尊庞大的石狮子。

马车走得不慢,但是林媛感觉走了好久才从第一家的门口到了第二家,而这只是前门,若是再绕到后门看看宅子的大小,恐怕还得再走好久。

更令人称奇的是,明明不是深夜,这马路上竟然没有任何人影。林家人的马车哒哒地在长街上行走,显得异常突兀。如此安静的地段,跟刚才热闹异常的大街简直是鲜明的对比。

林薇小河两人都看呆了,刚刚还有说有笑的,现在全都闭紧了嘴巴,生怕自己一出声会惊扰了这异常安静的气氛。

夏征拉了拉林媛的小手儿,凑到她耳边嘀咕了一句:“要我说就不该让你们住在这里,别看这里的房子又大又排场,但是一点儿人情味儿都没有,还不如林家坳呢!不过嘛,反正也是小白兔白给的,不要白不要。”

林媛嘴角抽了抽,敢情这家伙就是为了讹人家一座院子啊!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还没有见到赵弘德送给自己的院子,光是看着现在这样的环境,她的心里就十分地不自在。连她都觉得不舒服了,林家信两口子就更不用说了。

刘氏轻轻地放下了帘子,咽了口口水,自马车到了这满是高屋的街上,她就不自觉地坐正了身子,一丝不苟起来。

“当,当家的,我怎么感觉心口这么憋得慌?好像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林家信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勉强笑了笑,握住了她的手:“刚刚还跟我说进了京城就不一样了,说话行事都要文雅端庄一些的,怎么一转眼就又称呼起当家的了?”

被林家信这么一逗,刘氏心情好了一些,嗔了他一眼:“是,老爷!”

两人互望一眼噗嗤乐了,不过笑归笑,两人方才商量了的事都没有忘。现在他们已经看出来了,他们的大闺女已经不是以前的大丫了,她有大好的未来,他们做父母的不能帮衬,就不能给闺女拖后腿,所幸之前在驻马镇时两人已经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农村夫妇了,至少还是陪着闺女出入过不少大场合的。

夫妇二人紧紧握住了手,都打定了主意,无论遇到再大的场合,都不能露怯给闺女丢人。

一家人各怀心思时,马车慢慢停了,林媛身子一晃,就听到外边传来了十分熟悉的声音。在这陌生的环境里听到这亲切熟悉的声音,让她不安的心顿时安定了下来。

“是媛儿来了吗?快让我瞧瞧!”

安乐公主一大早就在这边等着了,结果越等心里越着急,到最后竟是亲自到了门口等着了。好不容易见到了林家的马车,赶紧就迎了上来。

林媛勾唇一笑,赶紧下了马车,就见到小林霜已经当先一步扑到了安乐公主的怀里,甜甜地叫了一声漂亮姐姐!

这一声可把安乐公主给叫欢喜了,双手捂着小林霜冻得有些凉丝丝儿的小脸儿揉来揉去的,嘴里一个劲儿地笑着:“哎呦,小丫头啊,姐姐可把你给盼来了!想姐姐了没有?”

“想了想了,想得我头发都白了,你看你看!”说着,小林霜还真的拎着自己乌亮亮的头发给安乐公主看,逗得安乐公主笑得更开怀了。

林家信刘氏两口子下马车时,正好看到自家小闺女再跟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子说笑,那那女子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雍容华贵,若不是提前知道了夏征的身份,很难想象这位女子就是他的母亲。

刘氏两人都有些呆了,那可是公主啊,小女儿怎么这样随便?冲撞了公主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丫丫,霜儿,快过来!”刘氏一急,又把闺女的小名儿给顺口喊了出来,赶紧改口。

林家信也把小永严放到了地上,跟刘氏一起给安乐公主行礼。

膝盖刚弯了弯,就被安乐公主给拦住了:“都是一家人,行这些虚礼做什么!秋菊,冬梅,快把林家老爷夫人扶起来。”

秋菊冬梅自然笑意盈盈地赶紧托住了二人的胳膊,此时夏征也赶了过来,顺势托起了林家信的胳膊,笑道:“不用跟我娘客气,那些虚礼都是给外人的,咱们一家子可不兴那个。”

“正是如此。”安乐公主笑着打量了二人一眼,暗暗点头,不愧是林媛的父母,虽然有些局促,但是完全没有乡下人的寒酸和上不了台面的窘迫。

说起来也跟夏征这些日子有意地给二位灌输京城里的趣事有关,听着听着,两人也就不知不觉地知晓了一些京城中各种规矩,即便不精通,但是也不至于丢人。

林家信两口子是长辈,安乐公主免了二人的礼可以,但是林媛作为一个后辈自然是不能装傻的。

她笑着上前,林薇小河在两边,后边是丁明丁亮,全都给安乐公主行了一个礼。

安乐公主盼这个儿媳妇儿盼得眼睛都快要望穿了,自然不舍得她一来就给自己行这么大的礼,赶紧将她拉过来,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夸道:“一年多不见,媛儿长得愈发标志了,就是这小脸儿瘦了,是不是夏征欺负你,让你操心酒楼的事了?以后啊,这些破事咱们都不管了,丢给他让他自己去忙活!你啊,就天天坐在家里陪我和你嫂子聊天就行啦!”

安乐公主这一句话连带着把两个儿媳妇儿全说了进去,说的田惠小脸儿一红,含羞带怯地看了夏臻一眼。

奈何夏臻这个不解风情的,一点儿也没有接收到田惠的小眼神儿,依旧挺着胸脯威严地站在一旁,只是那时不时捅向夏征腰间的大手出卖了他。

“听说甄老也回来了?”安乐公主牵了林媛的手,看向人群,却没有见到老烦的身影,不由地问了一句。

一说起老烦来,林媛忍不住笑了,念叨了一路不回京的老烦一进城门就没声儿了,不是不说话了,而是被街边买来的京城里的各种茶果给占了嘴。

老家伙一边吃还一边不住地点头:“几年没回来,这京城里的东西越来越好吃了,早知道我就该早些回来的。啧啧,这次回京也不是没有好事啊!”

小林霜扯了扯安乐公主的袖子说道:“姐,哦夫人,我师父说了,京城里有太多人想要跟他学习医术,他就不下车了,省得被人家知道了天天来烦他。”

这倒是真的,想当年甄泰和的名头在京城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就连这几年他不在京城里了,还有不少人明里暗里地打听他呢!

“公主,这里有风,又冷得厉害,咱们还是回房说话吧。您不是还为林老爷夫人准备了午膳吗,赶紧请他们回家吧。”冬梅适时地劝着安乐公主。

安乐公主哎哟一声,直道自己乐糊涂了,赶紧招呼着大家往屋里走。

还没进门,就听到一辆马车由远及近,车上盈盈下来两位衣着华丽的小姐,一个艳若桃花满面笑意,另一个明眸善睐眼睛好奇地骨碌碌转着,在看到林媛一家人的衣着后十分明显地鄙夷了一番。

“含嬿见过公主,公主金安。”姚含嬿屈膝,行了一个十分标准的闺阁小姐见到长辈时应该行的礼。

姚芷兰虽然不待见林家人,但是安乐公主、夏家兄弟以及田惠的身份还是在那里摆着得,自然不敢怠慢,也跟着姐姐行了一个礼。

一看是姚家姐妹,安乐公主停住了脚步,笑道:“姚小姐免礼。”

姚含嬿笑着起身,面向夏臻夏征和田惠行了一礼,道:“两位公子好,田小姐好。”

夏臻淡淡地点了点头,夏征更厉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依旧牵着林媛的手低头把玩着。

姚含嬿面色微微尴尬了一下,好在田惠及时开口拉住了她的手说道:“姚小姐好久不见了,今日怎地出门来了?”

姚芷兰也跟在姐姐身后一一行了礼,见田惠问起,立即抢着说道:“我们去醉仙楼……”

姚含嬿轻轻地看了庶妹一眼,有些歉意地说道:“让公主见笑了,含嬿刚刚带小妹出去了一趟。”

这样一说,众人的感觉就是姚芷兰年纪小不懂事,姚含嬿带她出去吃好的了。

安乐公主笑了笑,倒是田惠由衷地说了一句:“姚小姐姐妹情深,真是难得。”

姚芷兰是庶出,京城里的大户们最注重的除了门第,就是嫡庶,不少人家里都有庶出的弟妹,不过像姚含嬿这样时时将庶妹带在身边的还真是少之又少的。

姚含嬿微微笑了笑,明眸一转,就看向了被夏征牵着手的林媛,不由地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这位小姐看着眼生呢?”

见她问起,田惠赶忙介绍:“这位是林媛,是,是。”

是什么,田惠犹豫了半晌说不出来了,难道要说是夏征未过门的媳妇儿?可是两人还没有定亲呢啊,若是这样说了岂不是要污了林媛的名声?

安乐公主笑着接过了田惠的话,说道:“这位林老爷,林夫人,是本宫的好友,也是这座宅子的新主人。以后跟姚姑娘比肩为邻,还请姚姑娘照应一二了。”

安乐公主是什么人,那是能随便说“请”的?

姚含嬿本就是故意试探他们与安乐公主的关系的,现在这样一听立即打消了念头,十分卑微地低了低头,忙道:“公主客气了,能跟林老爷林夫人为邻是我们的福气。”

可不是福气吗,他们可是得了安乐公主亲自接待呢!还有那个小不点儿,还被安乐公主牵着头呢!

说到这里,姚含嬿十分有自知之明地适时告辞了,安乐公主点点头,引着众人进了院子。

林媛走在最后,看了一眼已经上了马车到了自家门口的姚含嬿一眼,问道:“惠姐姐,这条马路东西通畅吗?”

田惠眨眨眼睛,点头:“通畅啊,咱们刚刚来时的马路已经很宽了,但是那边的马路更宽,只不过我们在这边住,走那边有些绕远。”

同理,姚家住在另外一边,走这边就绕远了。可是姚含嬿的马车却是从这边过来的,说不是故意的她都不信!

“怎么了?”

看着田惠澄澈的眼睛,林媛笑着摆摆手:“没事,我就是随口问问,路这样宽,以后出门不怕迷路了,哈哈。”

她这样拙劣的借口也就善良的田惠能够相信。

夏征挑了挑眉,握住了林媛的手:“别理她,无非就是好奇你罢了,不过这样也好,省得爷再满京城地宣扬了。”

林媛好笑地甩开了他的手,嗔道:“宣扬?我还以为你要藏着掖着不让你那些桃花们知道呢!”

夏征苦着脸赶紧讨饶:“冤枉啊,我可没有什么桃花!我就有一朵命理桃花,就是你啊!”

林媛翻了个白眼,故意绷着脸不理他。

虽然听不太清楚两人说的什么,不过看着这两人打情骂俏的样子,田惠满眼的羡慕。

她脉脉含情的眼睛偷偷地看了眼身旁不苟言笑的夏臻,红着脸咬了咬唇。

姚府门口,姚家两姐妹下了马车,姚芷兰白了一眼林媛那边,十分不满地对姚含嬿抱怨:“姐姐,那个姓林的一家人根本就是个乡下来的,哪里是公主的朋友啊,你怎么还自降身份主动跟他们说话呢?”

真是丢人!

姚含嬿恢复了清冷的神色,云淡风轻地看了这个没有脑子的庶妹一眼,若不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大度,她才不会时时带着这个傻妹妹。

“那林家人到底是不是乡下来的不是我们能说的,只要公主说是她的朋友就是她的朋友,你还敢质疑公主不成?”

姚芷兰乖乖地闭了嘴巴,她连这个大姐都不敢质疑,更不要说公主了。只是那个被夏征紧紧牵着手的小女子真是可恶,长得很普通啊,有什么资格被夏征牵着?

也不怪她气愤,夏征可是整个京城所有闺中女子的梦中情人呢!若是真的被苏秋语收入囊中也就罢了,她们所有人的出身都是不如她这个丞相之女的,可是那个小村姑呢?她凭什么!

姚芷兰的想法自然也是姚含嬿此时所想,不然也不会故意绕路来个偶遇了。上次苏秋语回京后神色一直不对劲儿,还经常去将军府巴结安乐公主,该不会也是知道了这女子的存在才有了危机感吧?呵,现在这女子已经进京了,也不知道她知晓之后会不会闹出点大动静来?

正想着,姚含嬿秀美一蹙,居然看到一辆马车竟然大剌剌地进了林家的大门。从车夫对马车里说话的动作来看,里边应该是坐着个人。

什么人竟然连马车都可以不下,就能直直地进到院子里?连安乐公主都没有这样!

姚含嬿贝齿紧咬朱唇,难道那马车里还藏了一位美娇娘?

夏征到底带了几位女子回京?

------题外话------

二更送上,快来夸夸我~啦啦啦啦~

感谢:

139**9783(1)nanxiaoshu(2)陈乐(1)的月票,139**4925的五星评价票,媚惑的小妖的钻钻~

大爱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