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24 大傻蛋(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征扭头,看着身旁人儿被火光映红的脸颊不禁心神荡漾。他舔了舔嘴唇,慢慢凑过去想要在红扑扑的脸上偷个香。

“哎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还未凑过去,夏征就被身后不知道谁的手给推了一把,正好将他撅起的嘴推到了一边。夏征呲了呲牙,真想找出这个连连道歉的家伙来给咬个窟窿。

被那人这么一闹,夏征定了定心神调整了一下嘴巴的角度,正要再次撅起嘴时,就见林媛突然转过身来,兴奋地拍他:“快快,你去你去!”

夏征一愣,不知道林媛让他去干什么。

正纳闷,就见举缸的小姑娘已经停了动作,那只小瓮也已经被那两个汉子给放到了一旁的地方。

模样看似班主的一个老头儿正抱拳笑着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

夏征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女子不光是举缸了,她要找人进到小瓮里去,举缸和人了。

怪不得林媛兴奋地让夏征过去呢!

只是,夏征呲呲牙,连连摇头:“我可不去。”

“你怕了?”林媛挑眉,好笑地斜斜眼睛。

夏征翻了个白眼儿:“怕?我夏征怕过什么?我是怕那个小姑娘腿上力气不够,我这么大块儿人过去了再把她给压趴下了!”

“是,是。”林媛掩唇好笑:“夏公子宅心仁厚,时时刻刻为他人着想,果然是心善之人。”

夏征挑挑眉,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小丫头说的话不是在夸他呢!

两人正说着话,夏征突然觉得腿上一痛,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好撞到了自己的小腿肚上,不过好在力气不大,不是很疼。

他还以为又是后边的人不小心碰到了自己,微微向后看了一眼,见都是普通的百姓,悻悻地回过身来没有发飙。

“要不你去试试?我看你这小身板儿,肯定能,哎呦,到底是谁撞我?”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夏征的腿上又是一痛,可是再回头时看到的还是一群一脸懵的百姓,根本就没有他想象中的恶作剧的人。

真的是巧合?

夏征狐疑地挑挑眉,林媛也察觉出有些不对劲来了,可是两人看了身旁的人半晌都没发现可疑之人。

正纳闷,只听到围观看杂耍的百姓突然轰的一声鼓起掌来。

两人定睛一看,纷纷睁大了眼睛,连忙低下头去悄无声息地退出了人群。

“不用扶,我自己来!”

小林霜嘻嘻一笑,踩着小凳子就跳进了小瓮里,听从那两人的嘱咐,将身子蜷缩起来,双手抱头老老实实地待着。

钻进了瓮里,连外边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闷闷的了,小林霜又兴奋又激动,隐隐还有些担忧,不过很快便放下心来,除了丁明丁亮,还有林毅呢,若是真的摔了,她也不怕。

卖艺的小姑娘将小瓮举了起来,慢慢地翻动起来,虽然一开始有些晃悠,但是接下来就稳当多了。

小林霜在瓮里抱紧了自己的身子,好奇地往外看了看,只觉得外边喝彩的人们一会儿头朝下一会儿头朝上,十分好玩儿。

“好,好!”喝彩声四起,小林霜从瓮里出来只觉得自己头重脚轻有些晕乎乎的了。

不过,真的很好玩!

不少人给卖艺小姑娘喝彩,也有不少人给小林霜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孩子竟然这么勇敢,说去就去了,也不怕摔了。

小林霜嘻嘻笑着,跟大家挥挥手,而后走到林薇冬青几人身边,歪着头蹙眉道:“二姐,我刚才好像看到大姐了。”

一听这话,冬青浑身的神经都机灵起来了,抢在林薇和小河之前说道:“怎么会怎么会?林姑娘不是身子不适在府中歇息吗?怎么可能会出来呢?小小姐你肯定是看错了,看错了。”

一开始还有些狐疑的林薇听到冬青的话也赞同地点点头:“大姐病了,你不是也知道吗?大姐不可能出来的,再说了,若是真的出来了,也一定会来找我们的。小妹,你刚刚肯定是在瓮里转晕了,看花眼了。”

小林霜蹙蹙眉,挠着自己的脑袋,小声嘀咕了一声:“真的是看错了吗?可能是吧,我只是瞄了一眼,等她把我转过去再找的时候就看不到了。也是,那个姐姐穿的好像是个白色的裙子,大姐最讨厌那么干净的衣裳了,肯定不是她。”

释怀之后,小林霜嘿嘿一笑,指着前边的人群叫道:“快看快看,那里好多人!我们过去看看!”

“别别,那边不好看!”冬青一把拉住跟只疯兔子似的小林霜,眼睛咕噜咕噜一转,指着另外一个方向说道:“那边那边,刚刚我听不少人说那边有个吹糖人的,吹出来的龙啊凤凰啊,都可漂亮了,走,我们去看看!”

糖?

一听到糖,小林霜果然改变了方向,冲着糖人那边的方向跑了过去。

林薇小河,丁明丁亮赶紧跟在后头追了过去。

冬青呼出一口浊气,甩了甩脸上的汗珠,一脸怨念:“为什么公子约会跟做贼似的呢?弄得我这一颗心啊,七上八下的。”

林毅面无表情地动了动嘴皮子,冬青没听清楚,追问道:“你说什么?”

林毅不耐烦地抽抽嘴角:“你也就嘴还利索点,眼睛一点儿也不管用。刚刚都面对面了,你也没有发现,若是让公子暴露了,小心你的舌头!”

舌头!

一听舌头二字冬青下意识地闭紧了嘴巴,满脑子都是林媛举刀割自己舌头的狰狞模样。刚刚他确实是大意了,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夏征和林媛就在卖艺人的对面站着,还好林毅眼睛尖,悄悄地往那边扔了两颗石子儿,不然的话,真的暴露了,公子肯定给他把嘴巴贴上封条一个月不许说话了。

一想起上次自己嘴巴上贴了张“封”字,连着三天都没有说话,冬青就浑身不自在,他宁可三天不吃饭不喝水,也不能不说话,不说话的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

“呼,呼。累死我了。”林媛实在是跑不动了,停下脚步弯腰喘着粗气,冲着夏征连连摆手:“别,别跑了。他们,应该没有看到我们。”

夏征也停下了脚步,看着林媛这累得气喘吁吁的模样,不禁好笑:“不是你要跑的吗?我就纳闷了,见到了你妹妹他们你跑什么?大不了跟他们一起玩嘛,又不是头一次一起逛街了。”

听着夏征这幸灾乐祸故意调侃她的话,林媛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是我在躲着吗,明明是你,要不是你故意让冬青给我使眼色,我早就跟他们一起出来了,才不会在屋里装病呢!”

夏征噗嗤一乐,从两人一见面他就好奇地问过她是怎么让大家都离开她的,可是她一直不言声儿,没想到这会儿自个儿说漏了嘴,原来是装病啊。

一想到一直跟个彪悍的母老虎似的林媛竟然也有为了出来玩儿而装病的一天,夏征不禁扬起了唇角。

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夏征突然抬头,果然看到了熟悉的地方,自嘲一笑:“刚刚只顾着低头跑了,没想到竟然误打误撞地跑到了这里来了。”

听他说起,林媛也跟着抬起头来,就见到前边有一处灯火通明的小楼,客人们进进出出的还真是热闹。

“怡然居?”林媛侧头看了一眼,正好能够看到小楼上边的招牌,下意识问道:“茶楼?”

问完又狐疑地蹙了蹙眉,看着不像啊,哪里有茶楼这么多人的,再说了又是男人女人又是老人小孩儿的,难道小孩儿也喝茶?

听林媛说茶楼二字,夏征噗嗤一乐:“你已经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了。走,正好到了,我们进去歇会儿。”

说着便拉起林媛的手往前边走去。

这怡然居果然如名字一样,处处透着怡然自得的感觉。只是,当进到里边的时候,林媛不禁大跌眼镜,这哪里是茶楼,分明就是个酒楼!

瞧瞧,瞧瞧,推杯换盏的男人们,哈哈笑着的妇人们,哇哇大叫的孩子们,看得林媛脸色越来越黑了。

“这,这也太名不副实了吧。”

夏征也不禁扶额:“哎,没办法,这个酒楼处处都好,就是败在这个名字上了。若是换个名字的话,生意应该会好一些。”

林媛环顾四周,挑眉:“不会啊,这生意挺好的嘛。”

确实挺好的,虽然三楼还空着好几间房子,但是二楼雅间几乎全都客满了,还有这大堂里,也很难找到空着的桌子了。

只是。

林媛毕竟是管理过酒楼的人,十分毒辣地看出来,大堂里的客人的桌子上,几乎没有放几盘子菜,大家多是吃吃花生喝喝茶。这些人给林媛的第一感觉就是,过来歇脚的。

可不是过来歇脚的吗?这怡然居旁边多是卖布卖首饰的,除了几个卖吃食的小摊贩,临近的也就只有它这一家酒楼了。

说起来,这个位置还是很好的。

一边领着林媛往二楼走,夏征一边咧嘴,不好意思地说道:“你看着好是因为今儿日子不一样,今儿可是正月十五,大家都出来了。而且,醉仙楼那边也已经客满了,没有地方坐,所以大家都来了这里。若是平时啊,能有今儿的一半就不错了。”

一半?

林媛瞪大了眼睛,她以为会有七八成的,没想到连五成都是勉强。

看来生意是真的不行了,也不知道这东家是谁,把这样一个大酒楼经营地这么惨淡,肯定是个大傻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