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26 猜谜比赛(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参加比赛的人得有十多对人,而且参加的人多是有学问的富家公子小姐们,林媛和夏征混在人群里,俨然就是富裕人家出来约会的小情侣,倒也不是很显眼。

这么多人参加比赛,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到大树下摘取字条灯谜的,要先进行一关淘汰赛。

说白了,就是茹绣娘念灯谜,参加的人抢答,每答对一个向前走一步,台子上画好了界限,最先答对五题,过了界限的人算赢,便以此选出了最先到达终点的十对男女来参加摘字条猜灯谜的比赛。

“这规则谁定的?这不是让大家打架吗?”夏征摸着鼻子嗤笑了一声。

林媛却是噗嗤一乐:“打架?你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不过等下抢答的时候肯定会热闹一番了。”

的确如此,若是字谜难一些还好,几个人同时抢答的可能性还小一些,但是若是都很简单,谁能看出第一个是谁举手的?一定有人觉得不公平啊。

楼上程皓轩却仍旧在高兴地吃着葡萄:“小爷我出的题目当然不简单了,打架?不可能的!”

一声锣响,茹绣娘娇笑一声,手里拿着一个本子准备开始念题目了。

十多对二十几个人都停止了说笑,竖起耳朵来听着她的字谜。底下看热闹的人们也安静了下来,伸长了脖子看着台子上。

茹绣娘翻开手里的本子,高声念道:“一只牛。”

因为之前就已经说好了全都是字谜,所以茹绣娘的话音刚刚落下,便有不少头脑聪明的人举起手来。

但是一起举手的人不止一个两个,大家一心急,竟是脱口而出将答案也喊了出来:“生!”

这头一个喊出答案的男子立即引得其他所有人不满,说好了要先举手再由一旁静静看着的巧绣娘决定谁才是头一次,然后再说出答案的。可是这个人一点也不守规矩,生生地破坏了大家的比赛。

面对大家的诘难,那头一个喊出答案的男子也不甘示弱,梗着脖子就是不认错,非说自己的答案对了,而且也是头一次喊出答案来的,还作势往前走了一步,显示自己的能耐。

他这一步不走还好,这样一走,不光是台上的人不乐意了,就连底下看热闹的人都指责起来。跟在男子身边的女子又羞又愧,拉着男子的袖子要走,可是那男子烦躁地甩了女子一把,模样很是不耐。

林媛暗暗摇头,心中暗道这男子人品不好,若她是那个女子的话,肯定会早早地断了这个关系。

果然,那女子被甩开后,面上有一瞬间的怔愣,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毫不留恋地走下台子,穿过人群径直走了。

男子还在跟大家对质,待他反应过来时,女子早已走得没影了。

大家吵闹之时,茹绣娘往楼上看了一眼,随即点头,示意一旁的小伙子敲了敲锣,高声道:“这位公子,您刚刚的确违反了我们的游戏规则,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非常抱歉,今年的比赛还请您不要参加了。”

那男子不满,扯着嗓子就喊起了“不公平”,还往前逼近了几步,看样子是茹绣娘若是不改变主意,他就要挥拳头了。

就在大家紧张之时,茹绣娘却是摇头怜悯地笑了笑,随即便有几个黑衣大汉从台子四周窜了上来,四仰八叉地把男子抬起来,毫不留情地扔到了台下。

看着男子灰头土脸的模样,大家实在是没有憋住,哈哈笑了起来。

林媛却没有心情笑话那男子,对夏征挑了挑眉。

接到林媛的疑问,夏征勾唇,道:“看出来了?嗯,别看这绛烟阁的程夫人没有成亲,亦没有亲人,不过她在京城里还是很有地位的,一般识得她的人都不敢造次。刚刚那男子定然是来京城探亲的外地人,不懂京城的规矩。”

京城的规矩就是后台硬的人说了算,林媛蹙眉,终于明白之前夏征为什么极力支持赵弘德收她为义妹了。

经过方才那个男子的一闹,台上的人全都老实多了,再也没有人随意造次。

茹绣娘的字谜也一个比一个难起来,从一开始的抢着举手,到后来的无人举手,也让看客们跟着提起心来。

“半青半紫。”

又没有人举手,夏征看了身后一眼,目前他们已经答对了四题,差一步就可以赢得名额了。

林媛蹙了蹙眉,琢磨了一番,就听到巧绣娘温声笑道:“夏公子。”

一听到又是夏征抢到了题目,其他参赛的人无不摇头自愧不如。

“半青半紫是为素。”

茹绣娘点头:“正确,请夏公子二人上前一步。”

如此,林媛和夏征变成为了第一个走过界限的人,台下看热闹的人群纷纷激动地鼓起掌来,又是羡慕又是称赞。

“恭喜两位成为第一组获胜的人,请两位到这边稍坐片刻,等十组参赛者都过了界限便开始下一场比试。”

巧绣娘果然人如其名,手巧嘴巧,长得也十分地小巧可爱,笑起来更是讨巧地很。

林媛一看就十分喜欢,那日田惠带去给林媛几人量尺寸的绣娘没有这两人,不过那两人的技艺已经十分高超,看来这茹绣娘和巧绣娘更是厉害。

台子一旁摆放里三排长凳,林媛两人刚坐下,便有小丫鬟奉了茶。这茶是十分难得的龙井,没有放其它的材料,不过喝起来味道也很好了。

“这绛烟阁果然不俗,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上好的龙井。”夏征抿了口茶,“几年没有回京,看来这京中又有不少大动作了。”

对那些京城的大动作,林媛不是很感兴趣,不过对于只手建立了整个绛烟阁的程夫人,她却是十分好奇的。

特别是这两位绣娘,若是能得到她们的亲手传授,林薇的绣功定然会有极大的进步。

不过这些她也只是想想而已,因为不少像程夫人这样的商人来说,都是十分忌讳旁人来学艺的。更何况林薇本就存了自己开绣坊的心思,花尽心力给别人做嫁衣的事,程夫人定然不会做的。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那边另外九对获胜者也已经出现了。林媛二人看了一眼,全都是方才表现极好的男女。

第一场比试下来,那些没有得到晋级的人全都得到了一份小礼物,是由绛烟阁的绣娘们绣的帕子,虽然不及衣裳珍贵,不过只要是绛烟阁出手的东西,自然得到了不少人的追捧。

大家欢欢喜喜地拿着帕子下了台,也跟看客们一起观看起台上这些人的比试了。

接下来的比试用“混战”二字来形容最是贴切,规则十分简单明了,大家凭借自己的能力先摘取字条,猜出答案后到一旁候着的十个小伙子面前说出字谜的答案,猜中者计分,猜错不计分。这十组男女中,最先得到三十分的人为最终获胜者。

而这三十分也是有要求的,其中,最下层的一分字谜最少猜中十个才能去摘取中间层的字条,且中间层要最少得到三个,才能去摘最高层的字条。

如此算下来,必须三层都要有,且最底层要十个,中间层三个或者四个,最高层一个才行。

三十分,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而且树上挂着的字条里边,最下层的肯定是不够一百个的。所以,这看似没有时间规定的规则,其实已经将时间限制在了里面。只有答题快的人,才能得到至少十个底层的字条,慢的人莫说摘取中间层了,光是第一层就已经决定了被淘汰的命运。

林媛和夏征互望一眼,摩拳擦掌地准备开始了。

只是,就在比赛的锣声敲响的前一刻,茹绣娘突然神秘一笑,拍了拍手。而后便有十个模样秀丽的小姑娘嫣然上台,站在了参加比赛的十组男女面前。

林媛一愣,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那日田惠带来量尺寸的女子,那女子显然也认出了她,盈盈一笑施了一礼。

这几个女子手里都拿了一根菜色带子,不等茹绣娘开口,小姑娘们便将手里的带子绑在了参赛者的手腕上,并且是一男一女每人一只手。

这样一来,打算两人分头行动的男女不得不打消了念头,只能一起去树下摘字条猜灯谜了。

看了看手上绑着的带子,林媛不禁好笑:“看来这次制定规则的人聪明了不少,知道打消大家的投机心理了。”

“行了,别夸他们了,还是赶紧着准备开始战斗吧。”夏征可是一心要给林媛赢那一年四季的衣裳的,所以刚刚绑上了带子,他的全部神经就已经准备迎战了。

被夏征的紧张感染,林媛不由地也认真起来,刚刚的第一场比试上,她也注意到了几组人还是很有能力的,想要赢这一年四季的衣裳,还真不是十拿九稳的。

“各位,得到字条之后请到各自的负责人手中提交答案,别忘了把自己的字条一并留下。”茹绣娘神色也严肃起来,“最后提醒各位一声,只有在答对了手中的字条之后才能再次去挑选下一张,所以请慎重选择。”

一声锣响,大家都如离弦的箭一般,冲到了树下。

夏征的第一个字条是:“一撇一竖一点。”

林媛蹙眉:又是个字谜!

------题外话------

大家不妨猜猜这个字是什么~猜中有奖~吼吼~

感谢:waterxs的两张月票~谢谢亲们的支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