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43 故人(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现在是钻也钻不出去,叫人也不见小林霜的踪影了。

两人嘀咕了半晌,终于硬着头皮去找刘氏了,自然不敢说是出去找小林霜的,借口说要帮小小姐去告诉王郎中一声。

既然是替人传话,那两人一起出去就太明显了,而且家里也是需要留个人照顾小林霜的不是?

商量了半天,最后还是心眼儿更活一些的连翘出马了。

刘氏也知道失信于人不好,便很痛快地放了连翘出门。

一出大门,连翘就赶紧让马车沿着往常去城南的路走,她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两边的人,可是走了一路竟是连小林霜的身影都没有见到。

虽然小林霜比他们出来的早,可是她毕竟是走路,而连翘又是坐着马车的,按说应该会在路上遇到的。再说了,即便这京城的路不熟悉,可是到济世堂的路却是直着的,并没有多少转弯的地方。小林霜毕竟已经七岁了,又那么聪明,迷路的可能性不大。

眼看着济世堂就在前面,连翘的脸都白了,寒风刺骨的冬季里,她的后背竟是湿的。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保佑小姐一定要在济世堂,一定要在济世堂!”

连翘暗暗给各路神仙作揖祷告,便朝着最后的希望走去,只是,当她刚走到济世堂门口听到里边的对话时,整个身子都僵硬了。

王氏扶着门,担忧地看了外边一眼,摇头嘀咕道:“怎么今儿都这么晚了,林儿这孩子还没有来?难道是昨天让她煎药累着了?不像啊,莫非是遇到了什么事?”

对于京城,林媛还是不太熟悉的,不过好在有夏征,他对京城可谓是了如指掌。

只是,今日无论林媛如何问,他都不肯透露要带她去哪里买酒。

直到马车停在了路边,林媛掀开马车帘子,看到门店上那几个字时,终于明白之前夏征那神秘的笑容是为何而来了。

“安家酒庄?”林媛惊异回头:“安家居然在京城开了铺子?”

转念一想她又释然了,去年的时候,安家就参加了京城一年一度的皇商大赛,虽然没有取得桂冠,但是安家的好酒却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好歹也是在京城打开了市场。他们在京城开铺子,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抬手将林媛扶下马车,夏征笑道:“安家酒庄在邺城已有上百年的历史,虽然在京城没有多大的建树,不过铺子还是有的。再加上去年安家的新酒在皇商大赛上大放异彩,安家便把这酒庄慢慢扩大了。”

其实跟邺城相比,京城里的人很少有喜欢烈酒的,他们多是喜好甘醇绵柔的酒,所以之前安家在京城并没有多显眼。

可是自从安以香接手安家之后,便存了要将安家酒发扬光大的念头,等她将安家酒庄在邺城的脚跟站稳之后,便着手开始研究度数低一些的酒了,没想到今年还真的在京城受到了欢迎。

“走吧,进去看看,没准还能遇到熟人呢!”夏征牵了牵林媛的手,拉着进去了。

这安家酒庄的铺子一看就是由之前的小铺子扩建来的,虽然有酒架子做装饰,但是一眼便看出了两边都有打通墙壁的痕迹。但是即便是打通了三间铺子,可是这大堂里还是略显拥挤,伙计、客人们,来来回回地走着,屋里弥漫着淡淡的酒香,耳边充斥着伙计们的介绍声和客人们或赞美或讨价还价的声音。

而铺子里最显眼的,自然要数中间那个年轻男子了,他神色沉稳,脸上的笑容并不客套,即便对着的是从未谋面的新客人依然笑得真诚。

看到安杰这熟悉的笑容,林媛觉得心里十分暖和,短短几个月不见,他远没有上次见面时的菜色,此时的他面色红润,眼神矍铄,游刃有余地在各色客人们中间游走。

不得不说,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这安杰遗传了安以香做生意的精明劲儿。

见安杰正在忙,林媛和夏征没有开口,正打算找个地方先坐一会儿,就见到安杰已经眼尖地发现了他们热情地迎了上来。

“林姑娘,夏公子!”

遇到了救命恩人,安杰的眼睛更亮了,神色飞扬:“真是没想到,居然在京城遇到了你们,过年的时候,内人还多次说起你们呢,可是好久也不见你们再去邺城。本打算忙过了这一阵我们就去驻马镇看望你们,却不想竟是在这里遇到了,真是太好了!”

许是被他的情绪感染,林媛也有些激动,笑道:“不瞒你说,我们也是刚来京城没几天,这不,要不是想着出来买些酒,都不知道你们安家居然在京城开了酒坊。”

“这酒庄也有好些年了,只是之前一直没有起色,去年借着皇商之赛的名头才慢慢火了起来。”

听林媛说要买酒,安杰反而不着急了,引着两人穿过厅堂往后院去了:“先不着急买酒,既然来了,今儿可就不能走了,一定要留下来吃顿便饭才行。内人就在后院,这京城我们也是人生地不熟的,也没有几个朋友,正好见到了你们,她啊,肯定要高兴坏了。”

正说着,几人便见听到了动静出门的罗美妍,林媛高兴地笑了起来:“安夫人,好久不见。”

罗美妍正在屋里百无聊赖地绣着花,听到外边的说话声总觉得熟悉,本以为是自己听岔了,可是当她出门来看时,却真的见到了林媛。

“林,林姑娘?”罗美妍显然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真的是你?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在邺城那么小的地方都没有见到,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这么大的京城碰到了,也难怪她会难以相信了。

其实说起来,罗美妍和林媛的关系并没有多么亲密,但是,罗美妍和安杰的姻缘是林媛和夏征保住的,甚至可以说连罗美妍的命都是他们两人保住的。若不是有夏征和林媛的宽容大度,罗美妍下毒的事肯定是瞒不住的。

“娘子,还不快请两位进屋坐,外边这样冷,莫要冻坏了才好。”安杰笑着将林媛和夏征引进了房中。

------题外话------

等会儿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