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275、安排(17)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氏嘴角抽了抽,低头看着桃花手里的小瓷瓶,心中怒气翻涌。难道她看起来像是个后娘吗?居然给自己亲闺女用这种迷药,亏这个死女人想得出来!

虽然她跟女儿已经想好了要将计就计,但是这种冒险的事可是不能做的。

江氏当即便坚定地摇头,将那小瓷瓶推了回去:“不行!我不能给我女儿用这种下三滥的东西。”

一听自己的宝贝被江氏称作下三滥,桃花的脸色也不好看了,刚想开口回讽一句江氏,就听到她有些怀疑地质问道:“用这个东西,也是三皇子提出来的?”

桃花心里扑通一跳,也不敢开口讽刺江氏了,赶紧陪笑着将那小瓷瓶放回了袖子里,讪讪笑道:“当然不是,当然不是。三皇子殿下可是最正直的人了,自然不会用这种,咳咳,这种下三滥的招数的。”

看着桃花自己骂自己,江氏心中有些窃喜,继续道:“我就说嘛,京城里的人都传遍了,三皇子可是所有皇子中最文雅最正直的一位,怎么可能会用下三滥的人才用的东西呢?哈哈,你啊,就跟我开玩笑吧!”

“是,是。”从下三滥的招数变成了下三滥的人,桃花有气不能发,一张胖脸都快憋得内伤了。

可是江氏去还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她,继续凑过去道:“哎呀,你说这药也不能用,劝也不管用,我这还得用什么法子才行啊?你最是了解这些了,快帮我想个法子!”

桃花更是气闷,什么叫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若是她自己的法子就是把陈乐瑶一棒子敲晕,弄上花轿抬进去了事。

等生米煮成了熟饭,就是再刚强的女人也得就范。不就范又如何?难不成真的扯根白绫吊死?或者剃发去做尼姑?哼,那还不如跟了那个破了自己的男人呢!

桃花得意洋洋地想着,她用这种方法不知道送了多少女子上了男子的床,自然是有经验的了。

不过今日显然不能用这个方法了。

就在桃花愁眉苦脸的时候,陈乐瑶突然心急如焚地推门进来了,一张脸又是气愤又是急切,一见到桃花,就更加激动了。

“婶子!你在就最好了,你不是说三皇子想要让我进皇子府吗?好,我答应了,明天就去!”

江氏和桃花前一刻还在为陈乐瑶的事发愁,下一刻这姑娘自己就跑过来说要进皇子府,这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桃花虽然贪财,但也不是个没有脑子的傻女人,陈乐瑶转变地这样快,她自然心存疑窦。

“大侄女儿,来来来,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生气?是不是谁惹到你了?”

一边说着,桃花还当真招着手要让陈乐瑶到她身边坐下。

陈乐瑶心中厌烦不已,刚刚那句婶子都是她忍了又忍才喊出来的,现在还让她坐到她旁边去?恶心死了!

江氏最是了解女儿,当即便故意板着脸将她给呵责了一通:“干什么呢这是!还有点规矩没有?这么毛毛躁躁地,站那儿说怎么回事!”

说完,还看向桃花数落着:“这孩子就是让我给惯坏了,让你见笑了。”

陈乐瑶松了口气,才压了心里的怒气抱怨道:“娘,你不知道,今儿我在绛烟阁跟那个林薇给吵起来了!她一直说她大姐是三皇子的义妹,多么多么地厉害,还说陛下有旨要封她大姐当郡主!哼,整个就是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模样!娘,我想通了,不就是早进府几年吗?没事!我相信三皇子,他说好给我侧妃的位置,就一定会兑现承诺的!”

听着陈乐瑶说着自己的事,桃花心里一阵窃喜,虽然那人说过这丫头跟林媛的妹子关系不好,但是今儿听她自己说心里还是安生了不少。看来两人的关系不仅是不好,简直已经坏到底儿了,这傻丫头都为了跟那个林薇置气同意没名没分地进府了,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陈乐瑶一边抱怨着,眼睛也一边扫着这边,见桃花果然上钩了心里不禁冷笑一声。

江氏也放心了,立即就看向了桃花:“你说这事……”

桃花挤了挤眼睛,笑道:“这事当然好了,刚才咱俩不是还发愁呢吗?行,既然那个吴家小姐下个月初六进二皇子府,那咱们就早点儿,后天如何?”

后天?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不过江氏压下心中不快,暗暗冷笑了一声,问道:“后天?咱们说后天就后天吗?三皇子那边……”

呃!

桃花差点被自己的话噎死,对啊,她一个媒婆怎么还能做主三皇子的事?

“咳咳,这个,这个。”桃花支支吾吾的样子更是让江氏母女二人明白她就是个骗子了。

“哦对了,那个,三皇子其实早就想让瑶儿进府了,只是瑶儿不放心,这不,他都派我来询问过好几次了啊!”

桃花终于找到了自认为最强有力的理由,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整张胖脸上全都是褶子。

江氏母女两人被她脸上那一道子一道子的褶子给看得恶心极了,生怕她笑得太厉害会把褶子里的脸皮给挤破了。

不过理由如何,反正江氏母女既然已经想好要将计就计了,就算桃花想出再离谱的理由他们也会答应的。

因为不是名正言顺进府的,所以不能大张旗鼓地声张。而且就连陈海刚都没有告诉,这个一根筋,若是知道了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了呢!

虽然江氏自称自己将一切都安排好了,不过陈乐瑶还是将这件事偷偷地告诉了林薇和陈若初。在她眼里,陈若初俨然已经是个顶梁柱的存在了。

这天晚上,江氏给秦掌柜捎了个信儿,让他把陈海刚提前请去了布庄算账。

至于陈若初,都不用江氏支使,自己就十分配合地跟朋友们出去吃饭喝酒了。

家里该瞒的人都被支使出去了,现在江氏终于可以跟陈乐瑶做这一场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