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277、无趣(19)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男人对着桃花露出雪白的牙齿嘿嘿一笑,被她捏着的手腕也不见怎么翻动,就已经将这个不知道害了多少良家女子的臭女人掀翻在了地上。

桃花顿时响起了杀猪一般的嚎叫,叫的人耳朵疼得厉害。

江氏嫌弃地瞪了这臭女人一眼,对掀翻了她的男子道:“堵上她的嘴!”

那男子应了一声,却没有发现合适的用来嘟嘴的东西,一笑之下,便抬起了自己的脚丫子啪啪两声,将桃花的下巴给踢掉了。

好了,这下安静了。

男子嘿嘿一笑,随手就将身上的嫁衣给扯掉了,这衣裳自然不是陈乐瑶准备用来出嫁时穿的,而是随意从一个小成衣铺子里买来的。

看着桃花张着嘴趴在地上,嘴角还留着血迹的狼狈模样,江氏心里就一阵痛快。只不过,这样的下场还远远不能灭掉她心中的怒气。

“你们几个,把这个臭女人给我绑起来,扔到城外乱葬岗去,让她在坟地里待上一宿,看看她到底能不能活得过明天!”

江氏说这话也只是图一时之快,哪里会真的让人将她扔去乱葬岗?只不过说出来吓唬吓唬她罢了。

果然,一听江氏的话,桃花立即就吓得脸色大变,一直哆嗦着身子求饶,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叫唤声。

江氏解气地瞪了她一眼,这才没有再理会这个臭女人。

而陈乐瑶此时却是紧紧盯着眼前那个白衣男子,这就是她这些日子一直约会的男子,每次见面他都是温润如玉正人君子的模样,今日再看,呵,真是讽刺啊!

此时的三公子,正一脸恐惧地看着眼前那一群手持木棍的护卫们,双腿十分不争气地哆嗦着,而他,也十分没有出息地躲到了吴江涛的身后,竟然还抬起袖子来,像个女子一般用不太长的袖子挡住了自己的脸。

陈乐瑶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她竟然会对这样的男人动心,真是瞎了眼睛了!

吴江涛今日带来的人不算多,除了桃花三公子和四个轿夫,也就只有两个小厮而已。真正能用的人就更少了,轿夫早就躲在一边不说话了,只有两个小厮站在吴江涛面前护着他。

可是即便是这样,这吴江涛竟然没有露出丝毫恐惧的表情来,反而还幽深莫测地笑了起来。

“呦!陈小姐,没想到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了,啧啧,可怜了那件红色婚服了,我还是觉得你穿那件红色的更好看!”

感受到吴江涛的眼睛毫不避讳地在自己身上来回打量,陈乐瑶心里恶心极了。江氏也赶紧从旁边拉了个护卫过来挡在了她们母女二人面前。

不过,这样做显然没有什么作用。

因为,吴江涛已经毫不畏惧地走了过来,一双眼睛像是着火一般盯在陈乐瑶身上,好像要把她身上的衣裳全都烧光一般。

终于,他迫不及待地抱怨了一句:“二弟啊,你还不赶紧出来,我都快要被这小娘们儿给勾死了!”

此话一出,江氏和陈乐瑶顿时蒙了,什么二弟?什么出来?难道,这里还有别人?

哈哈哈哈地笑声在身后响起,江氏和陈乐瑶的身子顿时入赘冰窟,一瞬间便僵住了。

不用回头,她们已经明白,今日是入了这兄弟两人的陷阱了。

此时在门口等着的,正是吴家的二公子吴正清。而进门的不只是,吴正清一人,还有十来个一身劲衣的黑衣护卫,跟陈家护卫一样,他们的手上也拿了木棍,只是这些人的眼神更要凶残一些,一看就能分出强弱了。

“哈哈,陈夫人,陈小姐,真是好巧啊!我大哥纳妾,没想到居然请到了两位。”

吴正清果真是小人,一来就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他大哥纳妾,什么请,明明就是将她们两人给骗来的!

前有狼后有虎,江氏和陈乐瑶似乎已经看到了即将有什么样的遭遇等着她们。

吴江涛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一双充满欲望的眼睛在陈乐瑶的身上扫完了,又扫去了江氏。

“啊哈哈,本来想着能得到个小的就好了,没想到竟然赚了,还把老的也给送来了。哈哈,看来老子今日是艳福不浅啊!”

吴正清也饶有兴致地看着江氏和陈乐瑶:“两位,今日可是你们自己送上门来的,若是有什么不甘心的,那就怪你们自己太自以为是了。哼,本公子只是略施小计你们就上钩了,还真是蠢!不过呢,倒是要感谢你们家那个庶子,要是你们关系好,恐怕我今儿还捉不到你们呢!”

江氏心中一个咯噔,她猛地想起了陈若初,现在也终于明白了,吴正清这个局恐怕早在价格战那天就设下了,借着她和林薇陈若初之间的龃龉,知道她们母女二人不会找这两人求证三皇子的事。呵呵,她眼中不中用的庶子,原来才是能够帮助她们的人啊!

“二弟,别跟她们废话了!赶紧将这两个女人给我抓起来,让我先尝尝这雏儿的滋味,然后再让这半老女人伺候伺候我。啧啧,母女共侍一夫啊,哈哈,想想都痛快!”

吴江涛笑得邪恶,脸上的淫光不加遮拦。

这话,还有这目光,都将江氏母女二人吓得浑身哆嗦起来。

陈乐瑶的舌头已经僵硬不能说话了,江氏为了保护女儿勉强还能说句话,只是说出来的话早已没有平时的气势:“吴,吴江涛!我警告你,我可是江南陈家的正室夫人,你这样侮辱我,我们陈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本以为这话会让吴江涛和吴正清有所收敛,但是她忘记了既然两人已经设了这个局,就不怕她们母女二人会泄密。

吴江涛贪婪地舔着嘴唇,嘿嘿笑了起来:“陈夫人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呢,你们陈家那个陈老爷真是无趣,简直就是个一根筋。哎对了,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些,这陈海刚为人处世这么地不知变通,那他跟你亲热的时候是不是也只会一个姿势啊?哈哈,那多无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