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278、妾呢?(2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哈哈哈。

吴家的护卫们都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甚至也还有人起哄:“陈夫人啊,我看你就别走了,跟了我们家大爷算了,我们大爷可是厉害的很呢,保证让你舍不得穿衣裳啊!哈哈。”

吴江涛也笑道:“穿衣裳也无碍,不耽误事儿!哈哈。放心吧,陈夫人,我保证让你有了一次就想着第二次,以后都不用我去抓你,你自己就恨不得天天来粘着我了!”

江氏虽然已经是半老徐娘,但是毕竟是大家闺秀出身,哪里听过这等低俗的话语?她的一张脸顿时就红一块儿白一块儿了,气得连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你们,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这些满嘴胡说八道的人给我打死!”江氏哆嗦着身子对陈家的护卫吩咐道,眼睛的余光正好瞥到了地上正幸灾乐祸的桃花,更是把她气得七窍生烟。

陈家的护卫们举了举木棍,嘿嘿哈哈叫着给自己壮胆,却没有人敢真的冲上去面对那些明显比自己凶神恶煞的吴家护卫们。

看着陈家护卫们这怂样,江氏急得直蹦脚,这些护卫们不是他们陈家从江南带来的护卫,而是来到京城之后花钱重新招来的,自然不会像江南本家的护卫那样忠心了。

吴正清勾了勾唇,脸上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他轻轻动了动手指头,身后那十几个护卫就举着木棍往陈家护卫身上招呼去了。

只是,出乎意料的,这些护卫们甚至都没来得及开口吆喝,就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人踹到了腿窝里,而且不只是一个人,是一连七八个人几乎同时中招,可见偷袭之人功夫之俊!

哎呦,哎呦!

一片哎呦声响起,吴正清带来的十来个护卫瞬间就倒下了一半,全都抱着腿,在地上打着滚地嗷嗷叫,看来一时半会人是站不起来了。

剩下的那一半都傻了,看着吴正清身后突然冒出来的四个打扮普通的小伙子直愣神儿。

刚刚那么俊的功夫,真的是这几个小伙子使出来的?不像啊,这几个小伙子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吧,怎么能有这么俊的功夫?

“呵,一群男人欺负两个女人,吴正清,你倒是好意思啊!”

陈若初清冷的嘲笑声在身后猛然响起,吴正清一双浓眉不自觉地动了动,眼角也跟着跳了两下。

虽然没有回身,但是从吴江涛震惊甚至骇然的表情他也知道,这陈若初带来的人很厉害。

“若初,你终于来了!”看到陈若初,陈乐瑶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哗啦哗啦地往下掉,又是激动又是庆幸。

江氏此时是真的成了僵尸了,动也不能动,连眼珠子都不转了,只有急速收缩的瞳仁显示了她心中的惊讶。

她或许猜到了这个庶子会看透她们的事,却没有想到这孩子居然真的会带人来救她们。她突然就想起了那日这孩子离家出走前一天的事了,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他那个丫鬟娘亲是被她给害死的,然后跑来找她厉声质问。

她是一家主母,能让庶子活着已是开恩,又怎么会容忍他当着那么多下人的面如此不敬自己?

她当时说了什么?她早已忘记了,只是模糊记得她好像骂了这孩子的丫鬟娘亲不要脸,下贱之类的。

那孩子当时痛苦仇恨的眼神她时常想起,正是因为经常想起才会一直提醒她这个孩子是来抢她女儿财产的。

但是现在想想,她好像一直都忽略了,这孩子的眼神里除了痛苦和仇恨,更多了一种悲伤。

“陈若初!我真是低估你了!”

吴正清冷笑的声音打断了江氏的思绪,将她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陈若初唇角挑了一下,眯着眼睛慢慢扫过吴正清和吴江涛,在看到吴江涛时,他眼眸中的凶光顿时猛涨。

吴江涛被他看得浑身鸡皮疙瘩顿起,指着那些还犹犹豫豫的护卫们,大声下着命令:“你们,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快上!打死他们,打死他们!谁能降服了这个陈若初,我,我重重有赏!重重有赏!”

看着地上还在痛苦嚎叫的同伴,再看看那几个模样俊俏的小伙子还有陈家带来的七八个护卫,吴家剩下的几个护卫全都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举着手里的木棍谁也不敢动了。

“混蛋!混蛋!你们这群混蛋!白养了你们这么多年!”

吴江涛一看这些人的表情就知道这些人不中用了,他气急败坏地蹬了几人的屁股,便想着趁陈若初几人不注意偷偷溜走,可是陈若初怎会放过他?

“吴大公子!你刚才说什么?纳妾?我怎么不见你这有女子呢?莫非你要纳的妾是我认识的人?”

陈若初的眼眸在这个幽黑的院子里熠熠生辉,吴江涛看一眼都觉得浑身战栗。他看向自己的弟弟,可是吴正清只是眯着眼睛看着门口的陈若初,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的求救。

吴江涛不是个多厉害的人,这些年为非作歹霸占民女,哪次不是吴正清这个当弟弟的给他善后?

他一步一挨地来到吴正清身边,胆小怯懦地扯着他的袖子,口中可怜巴巴地叫着弟弟的名字。

吴正清眉头厌烦地蹙了一下,一把将吴江涛的手甩开了,今日是他们吴家站了下风,就算想要做些什么也不能了。

迎上陈若初的眼睛,吴正清只能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哈哈,陈公子真是说笑了,我大哥的小妾怎么会是你认识的人呢?大哥,陈家夫人小姐还有陈公子听说你纳妾,都来庆贺你呢,还不赶紧请三位瞧瞧你的新人?”

吴江涛的嘴张的像是能够吞下一颗鸡蛋了,他怔怔地看着自家二弟,心里快速地打着算盘。

说陈乐瑶就是他的小妾?呵呵,恐怕只有被陈若初打死的份儿吧?那个陈夫人?算了吧,打不死也得半残。

可是除了这两个人,这院子里也没有女人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