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279、处置了(2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不走露风声,吴江涛早就让桃花将侍奉的几个丫鬟都留在了外边,早知如此,就该留个小丫鬟的!

对,桃花!

吴江涛眼睛一亮,可是当他扭头看到地上张着大嘴流着口水,大胖脸蛋上还顶着两只大脚印儿的桃花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说她是自己的小妾,吴江涛宁愿被陈若初给打死!

“嗯?吴大公子好像连自己的小妾都不认识了?不如让我的护卫帮你回忆回忆?你瞧那媒婆,现在就已经回忆起了自己生平做过的所有事了呢!”

陈若初故意挑着下巴戳了戳桃花,既有提醒又有警告。

吴江涛咽咽口水,他可不想变成桃花那样。

眼珠子使劲儿转了转,吴江涛终于想起了一个人,他三两步便窜到了房间门口,扯起畏畏缩缩躲在门后边的三公子,大声道:“这,这三公子就是我今日要纳的小妾。”

对上院子里各种古怪诡异的眼神,吴江涛缩缩脖子,气势又弱了三分:“谁规定纳妾不能找男人的?本公子就喜欢这清风楼的三公子,非他不娶!”

清风楼?小倌?男妓?

陈乐瑶身子猛地一晃,天哪,她喜欢上的男人竟然是清风楼的男妓。

怪不得她总觉得这个三公子身上带了几分别的男人所没有的风华,特别是他那双眼睛,就像是会勾人一样,看得她总是深陷其中难以自拔。现在想想,那哪里是风华?明明就是娘娘腔!那双眼睛里的钩子,想必也是在清风楼的男人堆里练就出来的吧!

江氏此时也是憋闷地很,她就竟然亲手把自己的女儿往一个肮脏的小倌身上送,真是瞎了眼了!

看着吴江涛神色古怪地扯着瘫软成一坨烂泥的三公子,陈若初冷冷牵了牵唇角,仿佛十分满意。随即他看向了地上的桃花:“既然吴大公子是在办喜事,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不过,既然是办喜事,我们自然是不能空手而来的,势必要送上一份贺礼。”

说着,陈若初便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本子,随手一扔便送到了吴正清的手里。

吴正清将那本子稳稳接住,却没有要看的打算。

陈若初呵呵一笑,眼角眉梢都是看好戏的笑意:“怎么,吴二公子都不看看小弟送上的贺礼是什么吗?若是不喜欢的话,小弟这里还有很多更好的贺礼哦!”

吴正清被他脸上明显的讥笑弄得牙痒痒,可是还是低头翻了翻那本子里记录的东西。这一看不要紧,吴正清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怎么样,吴公子对这份贺礼可还满意?”陈若初眉头高挑,眸子里满是嘲讽。

吴正清狠狠地攥着手里的本子,有气难舒,却也只能挤出一个笑容来,点头道:“这个贺礼,我很喜欢。多谢陈公子!”

多谢两个字咬的极重,语气里更是没有一丝一毫要感谢他的意思。

陈若初却一点也不在意,他若是真的多谢自己,他还觉的奇怪呢!

“好说,好说。”

这句好说更是让吴正清气得胸口闷闷地直痛,忍了半天终于有些咬牙切齿地开口道:“多谢陈夫人和陈小姐能来参加我大哥的喜事,更感谢陈公子的贺礼。今日还有一些事要忙,就不多留三位了,改日吴某一定亲自登门拜访。”

这是要送客了。

陈乐瑶和江氏立即眼睛放光,她们早就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陈若初却一点儿也不着急,摆摆手道:“吴公子有些无礼了吧,在下今日送了贺礼来,没能讨到一杯喜酒喝喝已经很扫兴了,现在连会里都不给吗?你们吴家也太小气了些吧!”

还想要回礼?真是得寸进尺!

吴正清在心里将这个黑心肝儿的家伙大骂了一通,嘴上更是有些生硬地说道:“陈公子想要什么回礼尽管取,反正我这里也没有准备什么好东西。”

的确没有准备什么好东西,但是陈若初想要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无妨无妨,反正我想要的回礼也不是个好东西,说起来可能连个东西都算不上!”

不是个东西?

吴正清还真有些蒙了,下意识问道:“到底是什么?”

陈若初唇边露出一个纯良无害的笑容,修长的手指指向了角落里趴在地上张着嘴流着口水的桃花:“她!”

从小院子里出来,陈若初以最快的速度将江氏和陈乐瑶送上了马车。

至于桃花,则让人绑了送去了衙门门口,而且她的身上还掖着写了满满三大张几百条罪证的状书,那些都是桃花这些年来或逼良为娼,或拐卖女童,或诱骗青楼女子等各种不堪入目的事。有了这几张罪证,相信以京兆尹大人的铁面无私,定然会好好地查探一番。

而桃花的下半辈子,恐怕就只能在大牢里度过了。

对于将桃花送去衙门的事,江氏很是担心,生怕她会把陈乐瑶的事也一并抖了出来。

不过陈若初显然已经做足了准备,因为在送桃花走之前已经旁敲侧击地告诫了一番,先是桃花的家人。经过今日的事,桃花算是明白了,陈家只是看上去不与人争而已,若是真的逼急了,简直比吴家还要可怕。她怎么可能会不顾几个孩子的安慰去得罪阎罗一般的陈家?

更何况,陈若初已经将她的罪状写了满满三大张纸,傻子才会把上面没有的罪状继续往外说。能少一条罪状,就能少受一天的罪哪!

一路上,江氏都僵着一张脸不言不语,陈乐瑶受了惊吓,也是怕得不行。

好不容易回到了陈府,陈海刚已经急得两只眼睛都熬红了,他从布庄回来以后,整个家里都没人。

后来再听管家说夫人和小姐带了好几个护卫出去,更是急坏了,生怕这娘俩是带人出去跟庶子打架了。

直到他去审问了江氏的贴身丫鬟后才知道,原来事情比他想象中的更可怕。幸好陈若初及时派人回来通知他没事了,不然他此时已经上衙门报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