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378、(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安以香和李家诚二人从邺城赶来了。林媛眉头一挑,感叹这二人赶来的速度真是够快的。正腹诽着,房间的帘子已经被大力挑开,安以香冲了进来。一听到她的声音,罗美妍就起身过来相迎了。“母亲……”啪!罗美妍一声母亲刚叫出声,脸上就被安以香狠狠地打了个巴掌。

事发突然,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便是安以香震耳欲聋的叫骂声。

“你这个扫把星,就知道你是个不祥的!要不是杰儿非要娶你,我才不会让你进门!都是你,害了我杰儿不算,还害了我悦儿!你还我悦儿,还我悦儿!”

一边哭骂着,安以香一边疯了一般地撕扯着罗美妍的衣衫。

罗美妍被她又是打又是骂,这两天受到的惊吓委屈统统涌上心头,眼泪流的跟两条小溪一样。

“娘!放手!她有身孕了!”

安杰哪里会想到自己的母亲一来不是先看小妹,竟然是先打了自己的媳妇儿一巴掌?

将媳妇死死护在怀里,安杰推着安以香的胳膊,不让她伤到罗美妍。

听到他说怀有身孕了,稍后跟来的李家诚脸色亦是一变,立即出手将安以香拉到了身边,在她耳边低声劝了两句,安以香这才想起了床上的安悦儿,嚎啕一声,便奔了过去。

“悦儿,悦儿,你怎么样了?悦儿,娘来了,你看看娘啊,悦儿?悦儿?”

安以香嚎啕了两声才发现,安悦儿跟往常不一样了,她的眼睛呆呆地,一直看着房顶,好像根本听不到别人说话,亦看不到别人一般,就那样呆呆地躺着。

要不是她的鼻翼微微翕动,还以为她已经是个死人了。

安以香大惊失色,默默地伸手去掀被子,想要证实自己心里的想法。

但是,手刚刚碰到她的腿,安悦儿就跟诈尸一般吵闹起来,不许旁人靠近,就连亲娘都不行。

小林霜说了,她这可能是惊吓过度,或者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所以才会如此抗拒别人碰她。

罗美妍捂着半边红肿的脸颊默默垂泪,安杰又是心疼媳妇儿,又是心疼此时的母亲小妹,心里纠结的不行。

安杰心疼自己的媳妇儿,李家诚也心疼自己的媳妇儿,双手搂住安以香的肩膀,轻声安慰起来。

安悦儿毕竟是受过折磨的,只是叫唤了两声就没有多少力气了,而且没有人碰她,她也就不闹腾了,重新躺好继续躺尸去了。

看着安家这一家子如此闹剧,林媛都被气笑了,当娘的到底是不是心疼闺女?来了以后不应该先去看看自己闺女的嘛?居然先打了媳妇儿一巴掌!

还有那个看似温润有礼的李家诚,一开始还在冷眼旁观,听到安杰说罗美妍怀孕了就赶紧出声。

他把罗美妍当什么?传宗接代的工具?

“平西郡主?”

正想着,林媛一愣,原来是李家诚在喊自己。

李家诚虽然身处邺城,但是居然知道她已经被封为平西郡主了,这李家诚不简单啊!

“安老爷。”

李家诚是安家的赘婿,人人都以安老爷称呼他。

李家诚早已习惯了这个称呼,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点头道:“方才进院的时候我已经听下人们说过了,多谢郡主出手相助寻找小女,也多谢郡主带了大夫来为小女诊脉。”

看着李家诚疏离的表情,再加上他用冷漠的语气说着道谢的话,林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安老爷言重了,我跟安公子安少夫人是朋友,又跟安小姐有过几面之缘,这个忙自然是要帮的。”

林媛说了两句客套话,转了转眼睛,便道:“既然安小姐没事了,那我就不再叨扰了,安老爷,告辞了。”

说着,林媛便跟安杰罗美妍点了点头,让安杰两人留步就出门走了。

受了安以香一巴掌,又被她骂了一通,罗美妍的肚子有些难受,安杰小心翼翼地将她扶到凳子上坐好。再去看林媛时,她已经带着小林霜走得没影了。

“爹,你怎么能这样跟林小姐说话?她可是悦儿的救命恩人!”

啪!

安杰震惊地睁大了眼睛,罗美妍也惊恐地抬起了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李家诚。

公公居然打了夫君?

从罗美妍进安家的门开始,她就没有见过李家诚发过火,更别说打人了。他一直都是温厚儒雅的形象,今日看到公公突然动手,她怎能不震惊?

“公公!”

罗美妍蹭地站起身来,也许是因为动作过猛,弄得她肚子又有些不舒服了,又立即虚弱地坐了回去。

李家诚根本没有理她,而是低沉着声音冷冷地质问安杰:“安杰,她是你亲妹妹,我把她交到你的手里,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将她照顾的丢了一天一夜,将她照顾地丢了贞洁!”

李家诚一字一句,字字戳心,戳得安杰的心里又是疼又是憋屈。

捂着自己的脸,安杰冷冷哼笑了一声:“我的亲妹妹?父亲莫非是忘了,她还是你的亲女儿?你把悦儿交给我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她会不会听我这个大哥的话?”

脸颊上火辣辣的,安杰也顾不得许多,反正房间里没有旁人,他心里的话已经憋了许久了,今日便要一吐为快。

“悦儿从小被你和母亲惯得不成样子,我早就说过,不要跟二皇子攀亲,你们明知道二皇子不喜欢悦儿,还一味地骄纵,难道发生今日的事,父亲母亲没有责任吗?”

李家诚震惊地后退了两步,因为安杰说的都是真的,他其实心里早就明白,只不过不敢承认罢了。

安杰还没有要住口的意思,继续冷笑道:“莫说父亲母亲了,就连平西郡主都看出吴家大公子对悦儿心怀不轨,甚至还两次三番地给我报信儿让我去接偷偷溜出去的悦儿回来。若不是有平西郡主护着,悦儿只怕早就糟了毒手了。”

“只是父亲,难道你忘了?我已经不止一次给你送过书信,让你把悦儿带回邺城。可是您呢?您一句话也不回复,还把袁婆子送了来!”

呵了一声,安杰看了一眼脸色微白的罗美妍,回头继续说道:“父亲你可知道,孩儿身边唯一能用的只有袁婆子一个厉害的人。结果呢?她以是夫人派来监视娘子为由,就是不听从悦儿的安排,若是有袁婆子在身边,悦儿会不会遭此毒手还有待商榷!”

什么?

安以香也震惊不已,哪里想到那袁婆子竟然做出了这种事,又气又怒:“那袁婆子呢!”

安杰斜了斜眼睛,唇角勾了一下,语气里带了几分不屑:“她?昨天半夜便偷偷逃走了。”

逃走了?

李家诚眼睛里的凶芒一闪而逝,安以香气得直接骂了起来。

看着安以香和罗美妍的样子,安杰神色复杂地动了动嘴角,小心地扶起罗美妍去自己房中休息了。

罗美妍的情况也不大好,萍儿去请了大夫,索性只是稍稍动了点儿胎气,并没有太大的情况。

待安杰和罗美妍离开之后,安以香掩面坐在安悦儿身边,哭得泣不成声。

李家诚颓废地瘫坐在凳子上,想他李家诚半辈子运筹帷幄,没想到,最后居然在儿女的问题上栽了个大跟头。

监视罗美妍的袁婆子并不是安以香派来的,其实是他找来的。

之前安杰中毒的事,李家诚隐约察觉到是罗美妍捣的鬼,所以他不放心自己的儿子,恐他再遭毒手。

只是没有想到,今日听了儿子的话,他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过错,真正的坏人不是自己的儿媳,而是安家以外的那些豺狼!

吴家,江南吴家!

不,不仅是吴家,还有二皇子。

安悦儿对二皇子一见倾心,早就到了非君不嫁的地步。若是二皇子认了安悦儿,又怎么会有吴家的事发生?

江南吴家早已取代安家成为二皇子的最新经济支柱,这点他早就看到了,只是可惜,并没有提早做出防备。

悔啊,恨啊,他李家诚自小聪慧内敛,居然还有看错人走错路的一天!

房里,罗美妍担忧地抚着夫君的微肿的脸颊,满眼都是不可思议,显然还未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夫君,公公他,他居然......”

他生起气来,居然那么恐怖!

安杰冷笑一声,抚着罗美妍微凉的小手儿,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跟她解释:“他?他从来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题外话------

不好意思,没人看孩子,我真的弄不了了,一天都写不了几个,只能等我老公下班回来才能写。

有三更,只是时间不确定,尽量在十点半之前更新。

这几天先让我适应一下,恐怕这几天都不能按照以前的正常时间点更新了,还请大家谅解。

若是实在等不及的,就先养文吧,只是,别忘了回来看看我就好,嘤嘤~

求着读者养文,我也是没谁了,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