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03、我的男神啊(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华?

林媛一愣,怔怔地看着小桃花,这个夜华的名字听着有些……

“叶华么?好像没有听过啊!”

林媛歪了歪头,看得小桃花急的抓心挠肺的,不安地扭动着屁股,连连摇头纠正:“不是叶华,是夜华,天族太子夜华啊!”

说着,还急得抓过林媛的小手儿,在她的手心里把夜华的名字写了好几遍。

可是,不管她怎么写,林媛都是一副懵懂的样子,还挠了挠头,有些好笑地问道:“天族太子?那是哪里啊?”

噗!

小桃花觉得自己吊在嗓子眼儿里的一口血已经快要脱口而出了,林媛的表情不像是装傻,她是真的不知道天族太子夜华!

居然不知道?不知道?天哪!四海八荒哪个不知道姑父?

等下!

小桃花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不知道姑父,难道是因为这个小姑娘喜欢的是小鲜肉?

小桃花瞪大了眼睛,认真地审视了林媛一番,原来,这丫头芯子里是个那么清纯可爱的小姑娘啊!

“不知道夜华就算了,依我看,那个天族太子根本不足以跟平西郡主这绝世的容貌和卓绝的能力相提并论。”

小桃花摆摆手,目光更加灼热,连连说道:“我这多得是好男人,再给你找一个更好的。嗯,那个可爱帅气的小鹿怎么样?呆呆傻傻的,但是长得很漂亮,而且还很上进哦!别看他年纪轻轻,但是……”

“不行不行。”

还未等小桃花说完,林媛已经摆着手打断了她:“一个大男人,可爱帅气也就罢了,怎么还能用漂亮呢?不行不行,本郡主还是喜欢更阳刚的男人一些。”

小桃花呲了呲牙,心里一阵打鼓,难道自己又想错了?

“不是不是,可能是我的措辞有些不准确,不是漂亮,反正就是很好看,哎呀也不是,就是长相很帅气很风流倜傥就对了。哎,你别不耐烦啊,这几个男人可都是我的男神呢!你怎么都不喜欢呢?那郡主你说说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好给你介绍啊!”

小桃花一个劲儿地吵闹着,林媛只觉得自己的耳膜都要被她给吵碎了。

正焦头烂额不知所错的时候,周管家急急从外边跑了进来。

是的,跑进来的!

周管家的年纪比林家信还要大上一些,能让他急的跑进来肯定不是小事。

果然,还未进到客厅,周管家就开始大声喊了起来:“小姐,小姐,外边来了个男人,很,长得特别英俊的一个男人!”

周管家的话刚说完,林媛还未开口,一边还在念叨着的小桃花突然就没了声音,有些震惊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问道:“是不是个面瘫?”

周管家一愣,不知道该说是还是不是,毕竟那个男人看起来身份很是不一般,若是直接承认人家是个面瘫,万一得罪了贵人不就给林家招祸端了吗?

“这个,嗯,那个。”

周管家看看林媛,再看看小桃花,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么说了。

不过,不用他再解释了,因为林媛的眼前已经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着绛紫色长袍,脚踩黑色长靴的男子。

这个男子走路沉稳地几乎没有一点声音,甚至连靴子上都没有沾染到一丝院子里的尘土,分外干净。

当这个男人出现在林家的院子里的时候,众人感觉整个院子里的空气都要凝滞了,就连因为呕吐而脸色苍白的夏征也忍不住蹙了蹙眉头,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果然跟小桃花说的一样,这个男人就是个面瘫。

赫连晟没有来到客厅里,在门口就已经被夏征挡住了。

两人身量差不多,不过,夏征明显要比此人年轻一些,身上的气质也截然不同。

若说夏征是有些贪财的狡猾小狐狸,那么眼前这个面瘫男就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虎豹,两人对峙,空气里的凝滞气息更重了。

良久,也不知道两人在想些什么,突然夏征勾了勾唇:“无极赌坊的银子,香吗?”

赫连晟两条剑眉挑了挑,深沉的眸子里似乎有笑意一闪而过:“本王只吃饭,不吃银子,不知道香不香。”

夏征一愣,被他噎得够呛,这是在说他是个吃银子不吃饭的家伙么?

这赫连晟果然比赫连诺那个家伙厉害得多,只一句话就把他给噎住了。

夏征呲了呲牙,果断转过了头,坚决不再理会这个一脸僵硬的男人了。

赫连晟也不打算跟夏征多说什么,转头看向了客厅里的小桃花,伸手道:“该走了。”

只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虽然听起来毫无感情可言,但是在别人听来总觉得这三个字里满满的都是爱意。

小桃花咬了咬唇,一脸纠结,显然是不打算离开的。

她看了看林媛,急的跺了跺脚,一撇嘴,跟她道了声再会便跟着赫连晟一起走了。

既然连夜华和小鹿都不知道,那这个林媛应该跟自己不是一样的人了。

赫连晟紧紧地牵着小桃花的手,就这样大喇喇地离开了。

不过在转过走廊拐角时,林媛发现赫连晟似乎不着痕迹地看了自己一眼。

那眼神里意味莫名,有审视,有疑惑,似乎还带着一分淡淡的敌意。

林媛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她怎么了?明明是这个男人的女人来给自己说媒的,怎么到最后成了他对她有敌意了?要说真的有敌意,也应该是她和夏征对打算拆散两人的小桃花有敌意才对!

“那个丑媒婆来找你干什么?不会是给你说媒的吧?”

赫连晟一离开,整个院子里压抑的气息顿时消散,夏征立即上前来询问林媛。

林媛好笑地点点头,想起之前小桃花给自己介绍的那两个男人,不由得弯了弯唇角,一边挽着夏征的胳膊往客厅里走去,一边笑着跟他说刚才的事。

“那个小桃花啊,她就是来给我说媒的,她说她手里有好几个男神级别的人物呢!什么夜华啊,小鹿啊的,啧啧,这样的男人怎么能算是我的男神呢?我的男神可是……”

林媛的笑声突然停止,就连挽着夏征的胳膊也僵硬了。

此时的夏征其实还在想着方才的赫连晟,根本没有听到林媛说什么男神啊夜华的事。

不过此时见她突然僵住了,又是担心又是纳闷,赶紧拉着她的手询问怎么了。

还未等夏征开口,他便察觉到挽着自己胳膊的那只小手儿突然不见了,就连眼前的女子也一溜烟儿地没了踪影。

林媛一口气儿跑到大门口,气喘吁吁地看着空空如也的街道,又是激动又是懊悔。

男神,男神!

这个年代的人怎么会知道男神二字的?她居然后知后觉地没有察觉到那小桃花话里的漏洞!

再联想之前小桃花跟自己说话还有看着自己的眼神,她现在终于明白了,那个小姑娘哪里是来给她说媒的,分明就是来套话的!

夜华,小鹿,定然就是她之前生活的那个年代里的人物了。

不管是什么地方过来的人,只要是女子,定然追星。林媛猜测,那个小桃花就是这样想的,所以她说出来的这两个男人的名字应该就是当时很火很有名的男人的名字。

偏偏,她不知道!

她从厨师学校毕业后就一直在后厨里忙活,接触到的人也基本都是上了年纪的大叔们。跟他们在一起,她哪里能听到什么关于外界的消息?

听不到就更不要说自己看了,每天在五星级酒店忙活到大半夜,一回到家她倒头就睡,偶尔听听音乐,却是连歌名都不知道。

“哎呀!”

懊恼地砸了砸自己的手心儿,林媛真想拿着自己的脑袋往大门上砸!

“你说你提男神也就罢了,提什么夜华小鹿啊,我的男神是四大天王啊!啊啊啊,难道我真的落伍那么久了吗?”

一边哀嚎,林媛的眼泪都彪了出来:“呜呜,亲人啊,你怎么走了?怎么走了?就不能再多等等我?”

跟着追出来的夏征,一出门就看到林媛抱着门口的大石狮子抹眼泪,只是那抹眼泪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

瞧见夏征,林媛眼珠子一转,立即奔了过来,抱着夏征的胳膊就问:“刚刚那个男人,你认识吗?能找到他吗?还有那个小桃花,帮我找到她?好不好?”

被林媛使劲摇晃着胳膊,夏征只得点头答应:“好好,我给你找,给你找!你先别急,别急,我们先进屋,你先跟我说说她都说了什么话,也好给我点线索!”

一边说着,夏征便搀扶着林媛往院子里走去,不过,他的嘴角闪过一抹狡黠的坏笑。

找那个男人和那个丑媒婆?然后让你被那个丑媒婆说的男人给勾走?

不行!打死也不能找到丑媒婆!

而且,就算他现在有心去找,应该也找不到了。

想起之前自己做过的事,夏征就有些心虚地看着林媛,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在心底暗暗保证要对她更好更好。

喧闹的城门口,一辆马车快速经过检查出城去了,直奔西边而去。

小桃花坐在马车里,一脸地生无可恋。

本来以为终于遇到了一个“老乡”,满怀期待地登门确认,却心灰意冷地出来。

难道,她在这个异世,真的连个能说说真心话的人都没有?

看了一眼端端正正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赫连晟,小桃花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若是再给她点时间,没准就能问出来了。

除了那几个明星,她还可以问电视剧的名字啊,各种电影的名字啊,甚至连各大城市的名字也能当做问题啊!

哎呀呀,都怪这个面瘫赫连晟,非要拉着自己赶紧离开,还一上马车就出城了!

不是说好了是来大雍玩的吗?怎么这么快就要让她离开了?

揣着满肚子的怨气和疑问,小桃花拿眼睛使劲瞪着面瘫男,满嘴喷火:“你还没有跟我解释为什么突然离开!若是理由不充分,就不是一只鸡能解决的了!”

一只鸡!

赫连晟抽了抽嘴角,想起了跟这个丑丫头第一次见面时她的“杰作”,不禁又是气闷,又是好笑。

不过,他不是也报仇了吗?

“喂,说话啊!又在发呆!”

小桃花管不了那么多,挥着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把正在失神的赫连晟拉了回来。

赫连晟的右手食指与拇指轻轻地捻了捻,对小桃花在自己眼前的放肆毫不放在心上,轻飘飘说道:“因为赫连诺知道你在京城。”

“他知道就知道吧,有什么大不了……什么?你说他知道我在京城?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马车里,小桃花的惊叫声都要将车顶顶出去了。

赫连晟抬手摸了摸耳朵,唇角有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

那边小桃花还在独自念叨着:“坏了,那个小肚鸡肠的家伙肯定还在记恨着我呢!幸好我跑的快!不对,咱们故意拖慢了脚步,怎么还是让他给发现了?难道,是你?”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感觉就是怀疑赫连晟,但是小桃花的话,还是让赫连晟的脸色微微有些尴尬。

“怎么会是我?根本不是我,是你刚刚见过的那个女人的男人。”

刚刚见过的女人的男人?那就是夏征了?

小桃花略一沉思,便明白了,当即就数落起来:“这个夏征也太小心眼儿了,我不就是说了句要给林媛找个更好的男人嘛?至于这样坑我?再说了,我又不是真的要给她找男人!我只是想要跟她确定……”

赫连晟目光灼灼,正等着小桃花将后边的话说完,偏偏这丫头到了关键时刻就掉链子,捂着嘴巴不说话了,还小心翼翼地看着赫连晟。

赫连晟脸色更沉了,这丫头果然跟那个平西郡主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行,以后都不能让她们再单独见面了,若是两人鼓捣出了什么东西突然跑了,他去哪儿找媳妇儿?

一想起林媛那双聪慧的眼睛,赫连晟就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别看小桃花嘴皮子利索,其实就是个傻蛋!

他得帮她处理一下踪迹,绝对不能让人找到她。不能给她们联合起来做坏事的机会!

不仅如此,他还要带着小桃花立即回西凉,绝对不能让她再来大雍一次!

若是来也行,除非……

看了一眼小桃花纤细的小蛮腰和平坦的小腹,赫连晟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满是坏水。

京城驿站里,西凉使团被安排在这里休息,等着皇帝准备好之后宣召他们进宫陛见。

赫连诺一脸闲适地斜躺在一个可以来回摇晃的小椅子里,一只手搭在椅子把手上,一只手优哉游哉地拈着旁边小桌上的葡萄。而高个子,正举着一个大个的蒲扇轻轻地在一旁给他打扇。

此时正是冬日,只是驿站里却是暖烘烘的,赫连诺又是个怕热的家伙,便让高个子给他打扇了。

说是大蒲扇,其实那也不算是真蒲扇,因为没有哪个人会把蒲扇装扮地如此华丽。

一面绷着锦缎,另一面则用金线描绘着漂亮的图案,还有那扇子的边缘处,居然还插着一圈孔雀翎。

这么高调奢华的蒲扇,也就是赫连诺能这么理所当然地用着了。

至于那葡萄,是醉仙楼的人送来的,说是在温室里栽培的,请他尝尝鲜。

说的理由都这么冠冕堂皇,但是谁不知道醉仙楼是为了替赵弘盛赔礼道歉?

噗!

精准地吐出了口中的葡萄皮,赫连诺闭着眼睛继续在摇摇椅上晃悠,十分舒适。

“这椅子不错,比那葡萄好!”

虽然是葡萄,但是毕竟是温室里长出来的,跟正常葡萄相比,总感觉少了那么一点儿味道。

赫连诺吃了几个就不想再吃了,但是这椅子却是十分合他的心意,坐在上边很是舒服。

高个子嘴巴笨,想了想说道:“这椅子,听说是从别的地方买来的,什么马镇的地方,反正,都是为了巴结主人您的!”

赫连诺点点头,自从他把和亲之人不是自己的事说出去之后,有有不少人来找自己想要套近乎,这不,这个摇椅就是送给他打算请他照顾自家女儿的。

不过那些人,他没有一个看得上的。

正撇着嘴偷笑,矮个子推门进来了,双手平摊,毕恭毕敬地说道:“主子,小王爷和那个丑媒婆不见了。属下无能,未能找到王爷的踪迹。”

不见了?跟丢了?

赫连诺急急坐起身来,摇椅还不老实地晃了几下。

“怎么给丢了?我还等着她说媒呢!可恶!”

赫连诺又是急又是气,当他知道小桃花也来了京城之后,就急急派人去寻了。不为别的,就为了小桃花那张嘴,死人都能说活。

若是有她出马,肯定能把大雍的公主给说到手里来。

到时候大雍的公主成了西凉太子的太子妃,不光是大雍投鼠忌器支持赫连诺,其他那几个皇子肯定更没有机会同他抢夺皇位了。

到时候大雍跟西凉重归旧好,他的任务也圆满完成,还到手了一个太子妃,这真是一石多鸟的好事啊!

只是现在,那小丫头居然不见了,可恶,他的如意算盘岂不是要落空了?

矮个子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又道:“主子,这是小王爷派人送来的。”

赫连诺这才发觉,原来矮个子的是手里一直拿着一个纸条的。

将纸条打开,看了上边的字,赫连诺先是一愣,随即就笑了:“还是小皇叔最疼我!”

------题外话------

九点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