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04、被发现了(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桃花离开之后,林媛又请人去找了很多次都没有找到她。

别说是她了,就是夏征也没有找到。

听到夏征带回来的消息,林媛又是懊悔又是遗憾,别看那小桃花来了以后说了那么多话,但是真正有用的没有几句。

她来自何方,姓甚名谁,全都没有说。小桃花三个字定然也是个假名字,唯一能寻找的线索就是那个跟进来的面瘫男。

偏偏他全程没有跟林媛说一句话,夏征就算是想要找也找不到。

不过,她总觉得夏征见到那个面瘫男时说的那句“无极赌坊的银子香不香”很是奇怪,难不成两人认识?

但是当林媛问起的时候,夏征只是说,他之前派人去查探无极赌坊的时候,只知道有个玄色衣袍的人也买了洞天胜,所以才会在见到那个男子的时候觉得他就是那个匿名之人。

至于那个人的具体身份,夏征表示,不清楚。

林媛撇了撇嘴,在大雍还有夏征不清楚的人吗?不过,看他那样子,应该也不像是说谎的,若是真的查不到,看来那个人的身份也不简单,能力也不低,不然不会让夏征查不到的。

虽然小桃花找不到了,但是既然已经遇到了一个跟自己一样的人,林媛多少有了几分期待,或许这个世上,除了她跟小桃花以外,还有第三个人也是从那个世界过来的也不一定呢!

有了这次的教训,林媛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更多地留心旁人说话做事时的不一般,没准就能遇到下一个老乡了呢!

将小桃花的事情暂且搁到一边,林媛继续将全部精神都投入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当中了。

现在最大的事,一个是逸茗轩开张,一个就是她跟夏征的定亲了。

虽然小桃花来找自己说媒的动机不纯,但是经过这件事以后,林媛倒是想明白一件事,人活一世自然是要不留遗憾的。既然如此,她可不会轻易地答应夏征定亲的要求。

所以,她给夏征定了一个小小的任务,让他在定亲之前给自己来一个浪漫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求婚。

以前她在五星级酒店上班的时候,见到最多的就是人家的结婚仪式,最羡慕的自然也是新娘子被新郎捧在手心里宠爱的时候。

至于这份宠爱,能够体现在各种方面,结婚典礼就是一种。

碍于条件所限,她不能拥有梦寐以求的结婚典礼,但是求婚的过程可是不能少的。

虽然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求婚的,但是对于林媛,夏征可是百分百地真心相待,别说是林媛提出了要求,就算是她没有说明,他也愿意给她这个世上最好的一切。

就像之前他将京城里的所有赌坊全都坑了一个遍,初心也只不过是为了给林媛准备更多的聘礼而已。

“好!爷肯定会给你一个空前绝后的盛大求婚礼的!你就等着吧!”

拍着胸脯打着保证,夏征果然开始动手准备了。

为了了解女孩子心里对美好未来的幻想,他还专门跑去问了好几个林媛的朋友呢!

田惠,许慕晴,严如春,韩慧娟,甚至还派人专门回了一趟驻马镇,去问跟林媛从小一起长大的兰花几人的意见,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夏征忙活着自己的事,林媛也有自己的事要忙,逸茗轩的准备事宜已经到了尾期,而且她也选好了一个黄道吉日就等着开张了。

刚挑好了日子,林媛还未来得及去逸茗轩通知茗夫人几人的时候,林薇着急忙慌地跑了进来,说是绛烟阁里已经闹开了。

至于是谁闹,林薇一脸的无奈,叹了口气道:“还能是谁,京城里能跟程夫人闹起来的,也就只有她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了!”

以前林薇可不是这样称呼程皓轩的,程皓轩要长相有长相,要聪明劲有聪明劲,偏偏就是一根筋,非要跟着林媛学厨艺。

后来不学厨艺了,就非得吵着跟陆冲去宫里当御厨,气得程夫人三天两头地跟他生气。

林媛耸了耸肩,叹口气道:“怎么,那小子又吵着来洞天学做菜了?我早就跟他说过了,我们洞天虽然赢了比赛,但是也不是随随便便收徒的。程皓轩即便有学厨艺的天赋,但是他……”

“哎呀大姐,你就别念叨了!”

林媛一边收拾桌子上的纸页,一边跟林薇念叨,不过被林薇毫不客气地给打断了:“大姐啊,这次不是因为做菜的事,那个程皓轩,他,他居然跑去找程夫人,说他要娶田萱为妻!”

娶田萱为妻?

啪!

林媛手里的册子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不可置信地看着林薇。

这件事来得太突然,她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程皓轩跟田萱在一起,她们都是知道的,而且当初还是她们几个给帮忙牵的线呢!

只是,这才几个月?怎么就说到了成亲?

难道,程皓轩真的动心了?

“程夫人会同意吗?”

一想到程夫人提起田萱时那不满的样子,林媛就担心的不行。

林薇一边拉着她往外走,一边唉声叹气地念叨:“当然不愿意了,程夫人最讨厌的就是那些上赶着追自己儿子的女人了。偏偏田萱就犯了这个忌讳。哎说起来当初她也是太冲动了,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程皓轩……哎,大姐,你还是赶紧过去看看吧,再怎么说,这件事也有咱们的份儿,不过去总觉得不好。”

林媛点点头,当初程夫人是看中林薇的,但是林薇有了小林子,所以就想着借着这个机会把田萱跟程皓轩撮合到一起去。

两人若是真的有缘,没准儿就能借此成就了一番好事呢!

一路上,林媛已经从林薇的嘴里了解到了这些天发生的事。

原来,林媛准备跟醉仙楼比赛的这些日子里,程皓轩和田萱发生了很多事。

先是两人一起外出时被家中庶女瞧见,禀告给了田大人。

田大人以她败坏门风为由,将田萱关在祠堂里跪了三天三夜。

这三天三夜里,除了送水,什么都不许送进去。

寒冬天气里,莫说是不吃东西跪在祠堂里了,就是光在祠堂里待着都承受不住啊!

田萱毫无悬念地病倒了,这一病就是小半个月。

在这小半个月的时间里,田萱的父母做了很多事,先是去绛烟阁警告程皓轩不要再来勾引田萱,而后还找了媒婆给她火速定了婆家!

暂且不说定的婆家是哪个,田府的嫡小姐肯定是不会低嫁的。

只不过,对方的门楣再高,在田萱心里都是不如程皓轩的。

当她从病榻上起身之后,知道的就是自己要出嫁的消息,当即便气急攻心再次晕厥了过去。

田夫人心疼女儿,可是更不能看着女儿的一辈子幸福毁于一旦,只好狠下心来不理会她,却暗中将田惠叫了回去,让她去照顾小妹了。

所以,那段时间,林媛极少见到田惠,比赛当天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敢情都是因为田萱的事。

“都是田府的那个庶女!多嘴多舌,可恶!”

林薇气呼呼地哼了一声,但是林媛却并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意外。

田家跟林家不同,不是一个娘生出来的孩子自然是会有隔阂的,那个庶女看到了以后不去告发,才是真的要出大事的。

不过,好在那个庶女并没有傻到将此事宣扬出去坏了田萱的名声。

要知道,她们即便不是从同一个娘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但是却都是姓田。

田萱的名声坏了,她们这些还未出嫁的田家庶女们的命运会更加不可预测。

“不要怪别人了,你可还记得当日我们跟萱儿说过的话吗?她跟程皓轩在一起是有风险的,只是这个傻丫头不撞南墙不回头。就算不是被田家庶女发现,也会被别人发现。你应该庆幸,发现的人是那个庶女,若是换了旁人,只怕现在的情况会更糟。”

林媛的语气很是平静,但是她的心里却是焦急万分的。

林媛就是这样的人,越是在紧急的情况下,她就越是冷静,所以才会在遇到那么多事之后都能轻松应对。

她现在最担心的事不是程夫人和程皓轩,程皓轩既然能够为了田萱去跟程夫人闹,足见他对田萱的心意。她担心的是田萱,别看田萱平日里嘻嘻哈哈,其实是个性子很烈的女子,看中了一个男人就算是倒追也不放弃。

端看她当初了为了能够进到绛烟阁跟程皓轩近距离接触,愣是去学了三年的刺绣就能看出来,她不是个轻易放弃的女子。

现在田家为了斩断情缘,竟不动声色地给她定了亲事,她只怕到时候送出去的不是喜气洋洋的新娘子,而是一个空空的轿子或者是直挺挺的尸体。

紧紧地皱起了眉头,林媛一路思量着,马车也到了绛烟阁的门口。

许是因为程皓轩和程夫人之间的事,今日的绛烟阁已经早早地关了门,见到林媛和林薇来了,门口守着的小姑娘立即给她们让开了路。

一楼,所有的绣娘们都紧张地聚在一起,抬着头张望着闹闹哄哄的二楼。

一看到林媛和林薇进门,陈乐瑶当先迎了上来,忧心地看着两人,说着刚刚发生的事。

“程公子不知道说了什么,把程夫人惹急了,幸好有蕊绣娘和茹绣娘两人搀扶着,这不已经去了楼上。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哦对了,那个还来了一位老爷,听说是程公子的师父,他一来,程夫人更生气了,这不,还在楼上吵呢!”

抬头看了眼二楼程夫人的房间,陈乐瑶紧紧地抿着唇,有些担心地嘀咕了一句:“程夫人身体不好,这样吵下去肯定不行啊,程公子也太不懂事了,就算不是亲娘,也不能这样啊!”

原来程夫人的身体果然不好,林媛叹口气,当日第一次见到程夫人的时候,她就觉得程夫人的脸色有些过于苍白了,原来是真的身体不好,怪不得她一直急着让程皓轩接手绛烟阁呢!

跟林媛一起上了楼,林薇小声道:“来之前我已经让人去接小妹了,程夫人的病好像一直都是一个老郎中给看着的,但是这个老郎中今儿正好没有在京城,我只好让小妹来了。”

闻言,林媛心里有些疑惑,不过很快便被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给打断了。

“程夫人,请恕我冒昧前来,皓轩是我的徒儿,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遇到这样的事,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说两句话不算为过吧?”

说话的是个上了年纪的男子,想必就是陈乐瑶所说的程皓轩的师父陆冲了。

陆冲还未说完,就被程夫人冷笑着打算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呵,陆老爷真是言重了,你收我儿为徒的时候,我这个当娘的可是不知道的,今日我们处理家事你又来插一脚,请问你到底居心何在?”

“娘,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师父他也是好心啊!”

程皓轩气急了,他哪里能想得到自己一向温柔善解人心的娘突然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

程夫人呵呵一笑,笑声里全都是冷淡:“好心?我的傻儿子,这个世上是没有什么人会平白无故对你好的。就像你这个师父,你说你刚来京城就跟他偶遇,所以正好认了他作师父。傻儿子,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你刚来京城,人生地不熟,怎么一出门就偶遇了宫里的御厨?”

程夫人哼了一下,续道:“傻儿子啊,这都是他预谋已久的啊,就你这么单纯相信了他。还有那个田府小姐,你跟她的偶遇也是早已预谋好了的。轩儿啊,听娘的话,跟她断了吧,娘给你找个更好的女子,还有这个所谓的师父,也跟他恩断义绝吧!”

这话说得实在是过分了,果然,程皓轩被逼急了,脱口而出:“既然你说所有人都是预谋的,那娘你呢!你又不是我亲娘,你才是最大的预谋!”

顿时,房间里一片安静。

紧接着,便响起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和茹绣娘两人的惊呼。

程夫人,晕倒了。

------题外话------

明儿三点一更,九点二更,若是写的快,二更会早一些,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