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24、趁火打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夏征这高高竖起还扣得紧紧的衣领,哪里有一点儿绅士的意味?明明是道士才对。

当然,她肯定不会对夏征说出这两个打击人的词语,嘿嘿一笑,小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对对,绅士,特别绅士。”

眉头一挑,林媛话题一转:“哎?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绅士的?”

虽然心里已经隐约猜到了答案,不过林媛还是想要亲口听他说说他是怎么找到这么多信息的。

而且有些东西连她自己都忘了当时是跟谁说过的了。

夏征高高挑起眉头,给了林媛一个理所当然的表情,笑道:“你男人是谁?这些事还能难得了我吗?”

说着,便在林媛极度崇拜的眼神中娓娓道来。

原来,自从林媛说想要一个浪漫的求婚典礼之后,夏征就无时不刻地想着这事了。

先是派人回到驻马镇找了兰花、金玉儿、莫三娘几人询问以前林媛有没有跟她们说过关于成亲的事。

林媛倒是跟兰花和莫三娘聊过成亲的事,但是金玉儿可是没有的,所以当夏征派人来问的时候,弄得金玉儿又是羞窘又是愧疚,觉得自己没能帮上林媛很是内疚!

听他这么说起,林媛突然想起这次回林家坳的时候,兰花对自己各种挤眉弄眼的表情,敢情也是知道了夏征要求婚的事。

“你倒是厉害,人都没到居然还能让她们相信你。”

忍不住感叹了一声,林媛又听夏征说道:“除了她们,还有嫂子,许幕晴,严如春,薇儿她们几个,甚至连爹和娘我都找过了呢!”

林媛扑哧一声乐了出来,夏征去找兰花她们,她还能接受,毕竟大家都是同龄人。谁能想到他居然还去找了刘氏和林家信?

林媛转了转眼珠子,甚至都能想象出来林家信和刘氏在被夏征询问这些事时满脸通红的模样。

不过,不管过程如何,夏征给林媛制造的惊喜的确是真真地感动了她。

说起来,这样的求婚跟她以前生活的年代相比,肯定要简单的多,但是,真正的求婚看重的不是花钱多少,而是心意的多少。

偎依在夏征的肩头,感受着他砰砰的心跳声,林媛满心安静,任由马车晃晃悠悠地载着两人在京城里晃悠。

夏征也紧紧搂着怀中的人儿,此时此刻,无关于情欲,无关于金钱,他怀中的人,就是自己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夏征的求婚,都没有等到第二天,在当晚便在京城里传扬开来了。

毕竟,能令半条主街都关灯歇业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到的事。

一时间,林媛成了整个京城男男女女们议论的头号对象。再加上之前她各种壮举,今日的林媛更是风头无限。

特别是夏征单膝下跪的一幕,别说是看到的人了,就是听到的人都纷纷惊得掉了下巴。

夏征是谁?

那可是从十多岁就在京城里创下小霸王之名的纨绔子弟啊,若不是后来他一心经营酒楼,只怕现在京城里的所有纨绔子弟都是他的小弟了。

这样一个传奇般存在的男人,居然能够当着众多人的面,给一个女人下跪,而下跪的目的就是求这个女人嫁给自己!

这还真真是“求婚”了!

不过,即便是男人,在听到夏征求婚的种种细节之后,也不禁感叹一声用心良久。

一时间,林媛成了全京城女子们羡慕嫉妒的对象,甚至还有人拿她为榜样,也幻想着能有一个对自己真心实意的男人当众给自己来这么一下子。

有人羡慕,就有人愤恨不平。

那些之前就将夏征作为自己梦中情人的女子们,此时全都哭晕在房中,特别是打听到安乐公主已经跟林媛的母亲商议好了定亲的日子之后,更是失落地三天没有吃饭。

姚含嬿就不说了,她早已被自己的奴婢和庶妹害得丧失了寻找幸福的资格。

更可气的是,二皇子赵弘盛自打那日,带着她在洞天和醉仙楼比赛场上露了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原本还有些气恼的姚仕江和孟氏,现在也已经被磨得没了棱角,就盼着赵弘盛赶紧松口将女儿接进府里去才好。

甚至孟氏三天两头来女儿房里苦口婆心地教导她登门去给二皇子配个礼道个歉,说得姚含嬿不胜其烦,却又无可奈何。

那日的事情败露之后,姚含嬿一直没有想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就连墨竹也一口咬定就是林媛和苏秋语带人来闹事的。

姚含嬿将所有的仇都记到了两人的头上,在听到夏征当众求婚林媛的浪漫事情之后,更是气得脸色苍白。

除了姚含嬿,要说最心痛的就是苏秋语了。

只是在逸茗轩开张的时候见到两人一同现身就能又气又急晕倒在地,就更不要说夏征单膝下跪求婚了。

不过,言儿也不是傻子,自然是不会将这些事告知给苏秋语。

但是,她不说不代表苏秋语听不到。

身子好不容易有些好转了,苏秋语很难得的想要去花园里坐坐。

就在言儿回房给她取棉垫的时候,苏秋语十分巧合地听到了粗使丫头们的八卦新闻,当即就被单膝下跪和求婚定亲这些敏感字眼儿给激得脸色惨白,当场吐出一口老血来!

这可把苏哲和韩氏给急得够呛,韩氏天天以泪洗面,苏哲甚至连朝廷要事都没有心思管了,一心只想着给自己女儿找个好大夫,将她的病彻底治好。

只不过,心病还要心药医,就算吃再多再好的药,苏秋语心里那个疙瘩过不去,她的病也是好不了的。

“苏大人,请恕老朽无能,医治不了苏小姐的心病。”

在不知道第多少个大夫抱歉离开之后,苏哲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给女儿解决了这个心病。

就像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夏征求婚一事只是让春心荡漾的女子们心塞不已,而对于男人,则是看到了事情的极大转机。

赵弘盛高兴地一拍手,兴奋地站了起来:“好,真是太好了!本皇子正愁现在落了老三一头,没想到就来了这么大的一个机会!真是老天有眼啊!”

的确是老天有眼,居然在这个时候爆出了夏征求婚的事,赵弘德因为跟西凉太子相处较好,最近很是得到老皇帝的夸赞。

本以为就此输了一局,却不想夏征闹了这么一出,再加上苏秋语病倒在榻,可不就是给赵弘盛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好时机?

唐如嫣心中虽然凄苦,却也强颜欢笑:“恭喜殿下,终于如愿以偿,可以求娶苏家小姐了。”

赵弘盛高兴地点点头,虽然开心不过也不忘安抚唐如嫣这个房中智多星:“这还多亏了嫣儿才是,要不是你当初醍醐灌顶,本皇子也不会想到这一步棋。”

唐如嫣连声说着不敢的话,心中却是苦涩难耐,当初她若是不把正妃之位推出去,想必现在的正妃,就是更难对付的姚含嬿了。

她也可是被逼无奈啊!

一想到姚含嬿,唐如嫣心里就痛快多了,那个女人不是一向高傲孤冷得很吗?在她眼里,好像连皇帝的公主都不如她一般。

呵,现在不照样跟她一样,只能落个侧妃的名头?

心里虽然幸灾乐祸地紧,但是唐如嫣嘴上却是忧愁得很:“只是殿下,姚小姐她……”

“别提那个贱人了!”

一说起姚小姐三个字,赵弘盛就气得不行:“当初本皇子真是色欲熏心了,居然会想到将那个贱人收入房中!哼,本以为朝中那些清流之士会因此而依附于我,却不想,也只是收到了几个无关痛痒的小虾米而已!”

说起来,他这件事真的是得不偿失,差点毁了自己的名声,却没有得到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再加上姚府一心要姚含嬿做正妃,他现在真是如鲠在喉了。

“行了,不说她了,反正是她失德在先,若是不满足侧妃之位大不了就鱼死网破,反正也没有人看到我就是跟她通奸的人!”

说起这个来,赵弘盛心硬地就像在说一只阿猫阿狗一般,他随意地摆摆手,又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苏小姐弄到手里来,本皇子要入宫见见母妃,好生劝劝她才是。”

说着,便让唐如嫣跟他一起进到内室换衣裳去了。

门外,姚含嬿捏着帕子脸色苍白。

她实在是禁不住韩氏的软磨硬泡,将自己的所有尊严都踩踏在脚下亲自上门来了。

哪成想,还未进门就听到了这样的话!

想要将我的正妃之位拱手让给苏秋语?做梦!

姚含嬿恨恨地跺了下脚,愤恨地转身而去。

墨竹跟在身后,唇角勾起一个得意的笑容,今日的事也是她使了银子给看门的人才听到的。

她得让姚含嬿当上正妃才行,不然,她这个小丫鬟还怎么在赵弘盛面前露脸?

从赵弘盛府中出来,姚含嬿便去寻了姚仕江,将自己听到的所有话都说给了他听。

姚含嬿本就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口才自然是绝佳的,别说说服旁人了,就是自家身为大学士的父亲也是信手拈来。

当然,这也是因为她十分清楚父亲爱面子的缘故,不然,她也不会三言两语就说到了点上。

听了女儿的话,姚仕江将事情前前后后想了好几遍,果然看出了这件事背后不简单。

当即,便派了小厮去寻了几个在朝中说话有几分分量的学生回来,当然最重要的是要知道苏哲的态度为何。

这么一番运作下来,赵弘盛想要趁机将苏秋语纳入府中为正妃的事也就泡汤了。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府中已经有了唐如嫣这个侍妾,而且还在外边宣扬已经跟姚含嬿定了终身。

老皇帝就算喜欢儿子,也不能不顾皇室的颜面,所以即便是柳妃哭求撒娇,也没能答应将苏秋语许配给赵弘盛为妃。

至于外边宣扬的赵弘盛跟姚含嬿私定终身的事是不是真,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苏哲心疼女儿知她心意,自然是不会违背女儿的意愿将她许给旁人的。

这不是要了自己闺女的命吗?

没能在老皇帝那里得到什么好处,赵弘盛一回来就气呼呼地摔起了茶杯。

唐如嫣心中暗喜,不过面上依然是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

她挥了挥手,那些正在承受着赵弘盛怒气的小丫鬟们逃也似的赶紧溜了出去。

待房间里没有外人了,唐如嫣才小心翼翼地劝着:“殿下,您前脚刚从皇宫回来,后脚就将房中的东西砸了,若是此事传扬出去,恐怕……”

她眼珠子一转,后边的话不言而喻。

赵弘盛是气坏了,听她这么一劝也就停了摔东西的动作。

不过,还是气呼呼地坐了下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嘴硬道:“怎么?我堂堂二皇子府的事还能传到外边?就算是传了出去,我看谁敢编排本皇子!”

能不能传到外边唐如嫣不知道,但是若是传出去了会如何,她却是一清二楚的。

“殿下,御史台那些人,不正闲得发慌呢吗?”

将赵弘盛手边残存的几个茶杯拿到了一边,唐如嫣安安静静地站在他身后,语气温柔而恬静。

赵弘盛早已过了气头,刚刚也只是发发牢骚抱怨一番罢了。

“哼,那些老东西们,等本皇子登基做了皇帝,定要将他们通通罢官回家种地!”

一句话刚落,门外便传来一个桀桀的笑声:“呦,殿下是打算把谁遣送回家种地啊?要不要属下给您通知一声?”

听到这个声音,唐如嫣下意识地抖了抖身子,眼皮微抬,果然见到徐斌揣着手慢慢走了进来。

他身上还是那件大大宽宽的袍子,双手蜷在袖子里,就像一个活死人。

每次他出现的时候,唐如嫣都会觉得能够闻到一股独属于死人身上的腐臭的味道,让她浑身都不禁战栗起来。

看到徐斌出现,赵弘盛对唐如嫣就少了兴趣,将自己在宫中的遭遇述说了一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