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30、(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念着念着,夏征甚至连礼单都不用看了,只见他自信地将礼单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一边给林媛抛着媚眼儿,一边将自己带来的聘礼一口气说了出来。

林媛默默翻了个白眼儿,这家伙就是看着人多了,故意显摆的!

不过,虽然知道他是故意嘚瑟,但是林媛心里也高兴,连聘礼这样的事他都能做到心中有数,定然是重视的紧的。

刘氏和林家信也发现了夏征的举动,不由得弯唇笑了起来。

一溜儿的礼单念完之后,客厅里,院子里已经装得满满当当的了。

但是,夏征显然还没有完。

只见他顿了顿声音,踱步走到林媛面前,从袖中抽出了一叠纸,双手平托,送到了林媛面前。

“另有,良田百亩,房屋两座,庄子四个,店铺四个,还望娘子笑纳。”

哇!

此言一出,别说挤在门口看热闹的小丫鬟小厮们了,就连客厅里的林家信六老爷等人都惊得掉了下巴。

刚刚夏征念的那些送来的聘礼就已经够他们震惊的了,现在又有房子铺子庄子的,这简直就是将全部身家都送到了林媛手上了啊!

看着夏征送过来的地契房契,林媛一时也有些蒙了,当日洞天跟醉仙楼比赛时,她记得这家伙因为下赌注赢了好多房子银子的,那些东西也全都没有例外地送到了林媛手里。

而今日,他竟然又拿出了这么多!

这家伙,到底是有多少东西啊!

“这……”

还未等林媛接过来,一边的六老爷当先咳嗽了一声,拉过了夏征的衣角,有些结巴地轻声问道:“小,小子啊,你娘没跟你说,定亲送聘礼,只送一半的吗?你这……”

虽然声音小,但是房间里就那么几个人,夏征又不肯被他拉走,所以他的话林媛也是听到了的。

古人的确有这么个讲究,提亲的时候送上聘礼,但是只送聘礼的一半,等到成亲当日再送另外一半。

原因为何,林媛不想说,也不想知道,但是今日夏征送上这么多东西,显然是已经将自己的全部身家都送到了林媛手上。

再看六老爷的神色,想必夏征最后从袖子里抽出来的那几张地契房契,应该就是他的另一半聘礼了。

“哈。”

夏征好笑地哈了一声,随意地摆摆手:“六爷爷你多虑了,那些人们的繁文缛节在我看来都是多余的,我跟媛儿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什么一半聘礼?我的全部身家早就给了她了,今儿只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走个过场?

走个过场你就低调一点呗,还整这么多东西,是生怕京城里的人不知道你夏征娶媳妇儿?

六老爷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没有再理会他。这家伙从小就是夏家的一个异类,夏家一直都是勇猛之家,多是上战场的好男儿。

当然,也有像他这样不喜功名只好读书之人。

但是,再怎么不喜功名,也没有像夏征这样非要闹着出去经商的!

虽然一开始大家都对夏征的事不怎么赞同,但是现在看来,怎么还有点羡慕呢?

讪讪地撇了撇嘴角,六老爷郁闷地喝起了茶。

“娘子,请笑纳!”

夏征嘿嘿一笑,再次将手里托着的地契房契送到了林媛面前。

林媛斜了斜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看得夏征心里一阵嘀咕。

“娘子,真的没有了!真的真的没有了!为夫的全部身家真的都在这里了!”

虽然林媛一句话没说,但是夏征心里却跟明镜似的,赶紧摇着头信誓旦旦地跟她保证。

林媛翻了个白眼儿,这家伙果然是心里有虚,不然她都没说,他怎么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真的?”

“真的!为夫已经将保存了二十年的好东西全都双手奉上,送给娘子了!若是娘子不信,大可来搜!”

说着,夏征便果然双手张开,又要作势让林媛搜查全身了。

林媛脸色一变,赶紧抬手将他手里的纸拿了过来。

这家伙,若是再任由他胡闹下去,没准当众脱衣服的事都能干得出来!

无赖!

心里暗暗骂了一声,不过林媛的脸上却是高兴而欣慰的,肯双手奉上自己全部私房钱的男人,才是好男人啊!

送上了聘礼,六老爷咳嗽了一声,便将成亲的日子说了。

刚出口,原本还老老实实等着的夏征就立即跳脚了:“六月初六?那岂不是还要等半年?为什么?为什么?不行,过年就成亲,过年就成亲!”

整个房间被夏征没完没了的抗议声充斥着,挤在门口看热闹的小丫鬟们纷纷吃吃地笑了起来,就连小林霜林薇几人也都忍不住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林家信刘氏相视一笑,甚是无奈。

六老爷的整张脸都黑成锅底了,心里早已将夏征这臭小子骂了个狗血临头!

“这成亲的日子是你娘和林夫人一起商议之后定下来的,不是老夫定的,你若是有意见,回去找你娘闹去!混账东西,老夫给夏家这么多子弟提过亲,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不听话的孩子!真是气死我了,怪不得你爹当初一直扛着大刀满大街地追着你砍!活该!砍死你才最好!”

夏征不满地撇了撇嘴,直接将六老爷的抱怨置之不理,转头就冲到刘氏身边撒娇了:“娘,您怎么忍心让孩儿等那么久啊,咱们改改好不好?我看正月就挺好,咱们就正月里成亲吧!”

坐在一边的林媛早已脸红如血,捏着拳头真想一巴掌将他拍到地里抠都抠不出来!

那坐在上位的女人是她的娘亲,不是安乐公主,这家伙还未成亲呢,就一口一个娘一口一个孩儿的叫上了,还真是厚脸皮!

刘氏却被夏征的话逗乐了,掩了掩唇,笑着摇摇头:“阿征啊,为娘也很希望能早日让你当娘的女婿,只不过,这女子成亲,讲究极多,咱们还是一切依礼而行,可好?”

刘氏的话不是糊弄夏征的,自古成亲就很多讲究,什么属相啊,行嫁月啊的,安乐公主和刘氏也是为了这小两口成亲以后和和美美的,才把所有的讲究都给顾及到了。

夏征撇撇嘴,即便心里再不乐意,也只能听从两位长辈的安排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紫若非宠文《盛爱绝宠:权少撩妻有术》

他是海市的神秘来客,一手掀起海市的商海风云,外界传说的那个心狠手辣,冷厉风行的楚天集团神秘掌权人,南宫二少。

却没有人知道唯一能牵动这个冷漠男人心中波澜的会是一个还未成年的野丫头。

她是无父无母,失去记忆的孤儿,却没想到,有朝一日,却站在了那个令无数女人神往的南宫二少的身边,只需微微一笑,就能博得二少一片欢心。

这是一本娇妻养成文,且看南宫诺在圈养老婆的路上越陷越深,从此走上了宠妻的不归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