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63、痛苦后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三个字轻飘飘的,仿佛春风一般拂过整个大殿,但是却在大殿里引发了暴风雨一般的强烈反应。

老皇帝惊得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僵着手指头结结巴巴地询问身边的苏皇后:“她,她刚才,说什么?”

而此时的苏皇后根本听不到老皇帝的问话了,她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和懊悔之中。

一开始的震惊过后,苏皇后终于反应了过来,是了,这丫头说她愿意嫁去西凉,她不是开玩笑的。

刚刚不是还看到这丫头冲着自己笑了吗?

那个笑容跟她现在的笑容如出一辙,带着几分恨意,几分痛快,还有奸计得逞的自豪感!

这丫头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想要在自己面前答应这桩亲事。她想让她这个当娘的后悔自责一辈子!

看着翠微公主脸上灿烂的笑靥,苏皇后只感觉如坠冰窟,一颗心紧紧地皱在一起,生疼生疼的,却让她难以说出一句话来。

不仅是他们二人,就连苏哲也震惊万分。翠微这丫头是怎么回事,以她的聪明会看不出刚刚自己那样说的用意吗?为何会同意?简直不可理喻!

要说最震惊的人,莫过于苏天佑。

原本一颗心已经放心地落回了一半,现在却是担心地快要从嗓子眼儿里钻出来了。

翠微,你完全可以不答应的,你大可不必答应的!

但是她答应了!

苏天佑想要说什么,但是当他的眼睛在翠微公主的脸上划过的时候,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她是真的心死了,答应嫁去西凉,不仅是为了让苏皇后余下的日子里都活在愧疚和自责中,也是因为她想要远离大雍这个伤心地。

可是,这样逃避的方式真的妥当吗?为什么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都不能得到她哪怕一丁点的回应?

手紧紧地攥在一起,苏天佑从未像如今这样挫败过,他心爱的女人,先是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侍卫抢走,好不容易等到那个小侍卫出事死掉了,现在又来了个西凉太子。

呵,真的是有缘无分吗?

相较于这些人的沉默,大殿里其他人却已经炸开了锅。

一国公主出嫁他国,可不是一件小事。若是在以前的朝代,是要带上许多官员家的小姐们作为陪嫁一起嫁去他国的。

虽然大雍没有这个规定,但是作为一国嫡公主,又是嫁去西凉做太子妃,这样隆重盛大的事可不能随随便便糊弄过去。

礼部的官员们已经第一时间想到自己接下来这半年要忙得脚不沾地了,除了准备公主出嫁时的嫁妆,还要准备各种礼节等等。

当然,还要挑选合适的陪嫁,侍卫多少,宫女多少,嬷嬷又是多少。

即便不需要很多作为媵侍的官家小姐了,但是为了不让公主在他国感到孤单遭到排挤,大雍朝廷是要在百官的后院里挑选几个合适的女子作为陪嫁一起送去西凉。

这些陪嫁以后都会是西凉太子的侍妾,若是谁能有幸生个儿子,没准儿还会成为侧妃。

当然,不管这些人怎么得宠,怎么升,都不可能越过翠微公主的地位。

毕竟,翠微公主的背后有整个大雍作为后盾,西凉是不敢轻易将她易位的。

之前还在为没能顺利成为西凉和亲人选的女子们,此时再次燃起了希望的火花。

即便不能成为四皇子的皇子妃,但是能够成为太子的侍妾也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啊!

整个大殿里议论纷纷,站在大殿中央的赫连诺虽然脸上平静无奇,但是心里也是有几分意外的。

之前他就关注过翠微公主的往事,本以为苏哲将这个球踢到她的脚下会被踩烂,却没有想到这姑娘竟然将球毫发无伤地送了回来。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被他的玉树临风给迷倒了不成?

赫连诺即便再自恋,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迷失自我。

他认真地观察了翠微公主的表情,也细细地琢磨了此事的前后,最后得到的结果跟苏天佑是一样的。

这翠微是故意让苏皇后痛苦的!

唉!

轻轻地叹了口气,赫连诺有些遗憾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想自己在西凉魅力无限,可是来了大雍,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美人们忽视了。

这种感觉,真是太不好了!

看着大殿里乱成一锅粥的样子,林媛顿时觉得头痛不已。

“你说,翠微公主是怎么回事?她,她怎么会答应了的?难道,就是为了让皇后娘娘难堪?”

夏征撇了撇嘴,显然也是刚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对于翠微公主和那个侍卫的事,他算是了解比较清楚的。

“或许吧!”

夏征说完这三个字,目光便跟赵弘德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

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和了然,是了,旁人只知道翠微对那个侍卫一往情深,却不知道到底情深到了何种地步。

若说真的了解的,恐怕连苏皇后都比不上夏征和赵弘德清楚了。

想当年,还是这两个小鬼头帮翠微和侍卫牵的线呢!

“咳咳,咳咳。”

苏哲咳嗽了两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殿里立即鸦雀无声。

“陛下,娘娘,翠微公主为了大雍和西凉的长久友好做出如此之大的牺牲,臣等佩服。只不过,翠微公主乃我大雍嫡公主,此事万万马虎不得。臣提议,还是等年后在朝堂上讨论一番再做决定。”

苏哲的话甚得帝心。

特别是将翠微公主答应嫁去西凉一事说成是为了两国友好做出的“牺牲”,如此,既体现了翠微公主的大度,又给了帝后反悔的余地。

公主答应是为了两国友好,但是帝后两人实在是舍不得公主远嫁,即便将来不同意此事,公主和帝后都不会成为大雍百姓诟病的对象。

苏皇后巴不得赶紧点头答应,一双手早已攥得紧紧的了。

老皇帝暗暗松了口气,勉强笑道:“苏丞相所言极是,翠微乃是皇后所出嫡公主,深得朕心,若是让公主远嫁西凉,朕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呢!”

说完,他笑着看向赫连诺,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普通父亲对即将远嫁女儿的不舍和眷恋。

“赫连太子,不知你能否体会朕的这番苦心。还请容许朕好好斟酌此事,过几日再给你答复,如何?”

老皇帝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若是不答应岂不是太过显得无情无义?

赫连诺呵呵一笑,顺着老皇帝的话便点头答应了。

见此事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揭了过去,翠微公主也没有像想象中的去争取一下。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只要让苏皇后知道自己的心意,接下来的日子就热闹多了。

果然,接下来的宫宴,苏皇后的一颗心就没有安生过,一双眼睛也时时刻刻地盯着翠微公主。

许是为了让她不痛快,翠微公主竟然还主动跟赫连诺聊起了天来,更是把苏皇后气得整张脸都惨白惨白得了。

看着这对母女,林媛微微叹了口气,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或许当年的事真的有苏皇后的错,但是那个侍卫的死也不能全都怪在苏皇后的头上。

谁能想到那里那么危险?谁又能想到,他会走进深山之中去?

默默摇了摇头,林媛拿起了酒杯自斟自饮起来。

只是嘴唇还未碰到酒杯,就被夏征给抢了过去。

“人家出嫁,你闹什么借酒消愁?”

夏征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将那酒杯放到了林媛够不到的地方。

“有这个闲心思喝酒,还不如多看看某人的好戏。”

听着夏征无厘头地来了这么一句,林媛一时没反应过来,某人的好戏?谁的好戏?

夏征勾唇一笑,以眼色示意。

林媛抬眼一瞧,呵,果然是好戏!

只见对面的二皇子赵弘盛不知道为何突然惹得姚含嬿不高兴了,此时正一脸不悦却又不得不低声下气地讨好她呢!

“这是……”

林媛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抬眼看夏征时,果然在他脸上看到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对,大灰狼原本是打算借着宫宴的机会请求陛下赐婚迎娶姚含嬿的,只不过现在出了翠微公主的事,别说是赐婚了,就是让大灰狼大声说句话他都不敢了。”

岂止是因为翠微公主的事,还有柳妃被斥责回宫休息的事呢!

总之今晚上赵弘盛算是亏大了,想要给林媛下套没成功,想要借机迎娶姚含嬿又时机不对。

今日若是不能求得陛下赐婚,给姚府一个体面,只怕以后姚仕江也不会对他死心塌地地辅佐了。

林媛勾了勾唇角,对赵弘盛这种自作自受的下场很是喜欢。不仅是夏征,就连她都看出来赵弘盛不是一个能够冒险做没有把握的事的人。

既然今日的时机不对,权衡利弊之下,他定然会暂且舍弃姚府的支持,而换取老皇帝的不厌弃。

要知道,姚含嬿已经是他的人了,就算是今日没能请旨赐婚,将来也不会离开他。

但是老皇帝就不同了,帝王的欢心和恩宠那可是说变就变的,谁能保证他不会在这个枪眼上不被老皇帝迁怒?

今年的宫宴可谓是热闹非凡,一场宫宴下来整个大殿里的人都像是看了好几场精彩绝伦的表演一般。

好不容易等到老皇帝金口玉言说结束的时候,林媛立即懒懒地伸了个懒腰,舒舒服服地趴在桌子上闭了闭眼睛。

夏征好笑地看了她一眼,也不急不慢地用胳膊支着下巴学着她的样子在桌子上懒洋洋地倚靠着,笑道:“宫宴都结束了,别人都是急着赶紧回家,你倒好,就这么趴在这里不动了。怎么,是觉得御膳房的御膳好吃到不想走了吗?”

噗!

在夏征身边走过的人正好听到了他的话,不禁喷了喷口水,御膳房的御膳能有那么好吃?要是有的话,他们宁愿一辈子不离开宫了。

偏偏……

算了,还是赶紧出宫回府吧,肚子都饿的咕咕叫了。

看着身边迫不及待离开的人们,林媛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儿,换了个方向接着趴着。

“这一顿宫宴吃得我是提心吊胆身心俱疲啊,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吗?哎,我突然有些羡慕苏秋语了,躺在家里多好,非要来参加什么劳什子的宫宴,真是自讨苦吃!”

夏征撇撇嘴,取笑道:“以你的意思,今日不来就对了?那你就不担心爷会被那些虎视眈眈的官家小姐们给吃了?啧啧,爷可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啊,在这个狼多肉少的大雍,爷可是她们竞相争抢的对象呢!”

哈哈,哈哈!

夏征的话刚说完,就有一个肆无忌惮的笑声响了起来。

林媛立即勾了勾唇角,戏谑地冲夏征挑了挑眉头,那意思显而易见:看吧,都不用本姑娘出声,自有人收拾你!

夏征却是脸色倏地变了,愤愤地抬起头来冲着正大笑不止的赫连诺就扔过去了一只酒杯。

酒杯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在快要落在某人身上的时候便被一只修长素雅的手接住了。

如此优雅动人的一接,自然让赫连诺嘚瑟不已。

只是可惜,还不等他捏着酒杯摆个漂亮的亮相的时候,那酒杯中的残酒便一股脑儿地通通浇在了头上。

要不是有矮个子眼疾手快低将他拉开,只怕方才还风度翩翩的西凉太子赫连诺此时已然变成了一只落汤狐狸了。

“可恶,你使诈,酒杯里居然还有酒!”

甩着衣袖上被沾染的残酒,赫连诺的脸色都快沉的像锅底了。

夏征嗤笑一声,手臂依旧支着自己光洁的下巴:“酒杯不就是用来盛酒的吗?难不成赫连太子还想里边有什么美人不成?”

被这赤果果的嘲讽弄得脸上无光,赫连诺愤愤地哼了一声,甩了甩袖子就往外走去,临走还哼哼了一句:“怎么说,本太子也算是夏二公子未来的表姐夫,本太子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

噗嗤,林媛哈哈一笑,十分同情地拍了拍夏征的肩膀,赫连诺这家伙还真是滑头,什么时候都不忘记沾点小便宜。

夏征也哼哼了一声:“未来而已,先等你顺利娶了翠微表姐再说吧!”

“会的。”

赫连诺摆摆手,回眸粲然一笑:“表弟还是早些准备好礼物吧,本太子可等着表弟独一无二的新婚礼物了呢!”

夏征嘴角狠狠一抽,真想把手底下的酒壶一并扔到某个欠揍的人脸上。

这家伙,等着吧!想娶翠微公主?做梦!

老皇帝和苏皇后早早就离开了,不少官员们也都携妻带女地走了。

安乐公主知道今年的新年肯定是过不好了,在老皇帝离开以后便跟夏远一起去了老皇帝那里商议翠微远嫁一事了。

不仅是他们二人,还有苏哲和几位肱股大臣也都一并去了。

田惠怀有身孕,虽然不怎么闹口,但是这一晚上也没怎么吃好饭,宫宴一结束,夏臻就立即心疼地带她出宫回府吃饭了。

整个大殿里几乎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林媛和夏征算是比较靠后的了。

不过,除了他们,大殿里还有几个人好像也不急着离开。

马俊英怔怔地看着跟夏征赫连诺谈笑的林媛,心中一阵怅惘。

本以为自己成功考取状元,就能有资格将林媛从那人手里抢过来。可是事情永远都是不如意的,无论他走得多远,爬的多高,依然不能将林媛抢到自己手里。

而现在,她已经定亲了。

定亲时的场面,他是听说了的。马小楠特意出去打听了盛况,特意回来跟他说了个清清楚楚。

他知道,小妹看上去是在为林媛高兴,其实这样做就是为了让他死心。

可是,已经动心,怎会那么容易罢休?

叹了口气,马俊英只觉得浑身无力,此时的他只想立即回家好好地蒙头大睡。

什么情敌,什么二皇子的拉拢,他都不想理会了。

“马大人。”

一道低沉明显带着几分颤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马俊英抬起头来,眼中的失落和受伤已然回归平静。

站在面前的不是旁人,正是今晚上刚刚被晋封为和秀公主的程月秀。

“和秀公主。”

马俊英收回心思,站起身来对着程月秀就是一礼。

程月秀身子一僵,嘴唇愈发白了起来。

和秀公主,呵,和秀二字真是讽刺啊!

和亲,和平,后边直接取了她名中的一个字为封号。

多么敷衍的赐封啊!

而更让程月秀难以接受的,自然就是马俊英对自己的态度了。

之前他们私底下见面的时候,马俊英即便客气,却也只是称呼她为程小姐,今日呢,摇身一变,直接成了和秀公主。

程月秀更伤心的是,自己跟他打招呼时称呼的也不是往常的马公子,而是更加疏远和客套的马大人。

本以为能以称呼的改变让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谁承想,他根本就一点儿也不在意。

不在意?是因为他心里根本就没有她的位置吧?

程月秀自嘲一笑,连手指都冰凉了。

------题外话------

推友友文,《蚀骨缠绵:琛爷的心尖宠》花生粒著。

他擒住她的下巴,让她被迫抬起脸。“你叫什么?”

她星眸带着倔强,下巴被他捏的生疼,咬牙道:“简折夭。”

他听言,竟勾唇一笑,轻笑道:“折夭?”

她不解的看着他。

他恶劣一笑,“你怎么不叫夭折?”

她眸子一瞪。

纵使高高在上,受万人追捧的他,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为了她尽折腰。

宠文,一对一,身心干净,欢迎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