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74、闹事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里过年的日子,无非就是各家的闺秀小姐们互相走动,因着林媛这一年来名声斐然,自然引得不少小姐们登门拜访。

就连帖子也是今儿一张明儿一张地往林府送,看得林媛头疼不已。

她最讨厌的就是参加那些京城小姐们的各种聚会了,特别是在参加了几次不痛快的聚会之后,就更加打消了她外出相聚的念头。

但是既然她已经下定决心在京城住下去,就不能脱离了这些闺中小姐们,便挑了几家性子比较合得来的小姐的聚会去了几趟,也算是在京城露了脸了。

夏征这些日子也是各种聚会不断,当然林府的大门还是该来就来的。

若说参加聚会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听到京城里甚至皇宫里的八卦了,譬如翠微公主远嫁西凉一事。

听说老皇帝和皇后娘娘因为翠微公主的事焦头烂额了好几天,又是跟朝中重臣商议的,又是跟翠微公主做思想工作的,但是无论他们如何努力,最终的结果都是翠微公主不肯改变主意,非要远嫁西凉。

因为这件事是在宫宴上当着文武百官和西凉太子及使团的面亲口应下的,若是翠微公主不出面,单凭老皇帝一人红口白牙,恐怕不能给赫连诺一个满意的答复。

现在翠微公主就是不肯改口,没办法,这件事也就只能这样继续拖着了。

可这件事也不是大雍皇室想拖着就能拖下去的,程月秀和亲西凉定在了二月初六,在那之前,翠微公主的事必须定下来,不然的话,大雍在舆论上便落了下风。

给夏征端上醒酒汤,林媛有些担忧地蹙了蹙眉头:“那这件事到底如何了?”

夏征今日又去参加了京中的聚会,虽然没有喝醉,但是浑身都不怎么舒服,特别是被夜风一吹,头更是晕晕沉沉的。

他捏了捏眉心,摇头叹道:“还能如何?瞧这架势,八成是要成了。”

成了?

难道真的让翠微公主远嫁西凉吗?

林媛忍不住捏紧了小拳头,眼前顿时出现了翠微公主那惨白而瘦削的脸颊,一双眼睛大却无神,仿佛对所有事情都不关心似的。

哀莫大于心死,这样的翠微真的能撑到嫁入西凉为太子妃吗?

更何况,赫连诺开口迎娶翠微根本不是因为心仪于她,想必这其中的政治意义更大。

很难想象,以后的翠微公主在西凉会过的如何。

默默摇了摇头,林媛便听到夏征也幽幽地开口了:“说起来,也难为了苏天佑了。”

“他怎么了?”

林媛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虽然对苏哲和苏秋语没有什么好印象,甚至一开始对苏天佑也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一想到那日在假山里偷听到的两人的谈话,林媛还是为这个痴心的男人心疼不已。

“翠微远嫁西凉,若说最心痛的无非两个人,一个是苏皇后,一个就是苏天佑了。苏天佑对翠微用情至深,甚至比死去多年的明伟更甚。只是可惜,翠微心中只有一个明伟,却没有发现苏天佑这个痴情男儿。”

夏征极少说出这样的话来,特别还是对不怎么熟悉的人。

林媛有些纳闷地眨了眨眼睛:“我记得你对苏家的人都没有什么好感的。当然除了你的好兄弟苏天睿,怎么今儿突然对苏天佑这么地……”

“这么地什么?”

夏征一口气将醒酒汤喝下去,有些好笑地看着林媛:“我的确不怎么待见苏天佑,苏家的人,最狡猾的就是老狐狸苏哲了。不过他还算是个比较正派的人。至于这个苏天佑嘛……”

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击了几下,发出笃笃笃的声音,林媛听得竟然有些痴了。

“这个苏天佑,比苏哲隐藏地深。别看他表面上温文尔雅不苟言笑,但是苏家的下人们怕他甚于苏哲。就连苏天睿都跟这个大哥不怎么亲近。你想想,连亲兄弟都下意识地不想亲近的人,会是个简单的人吗?”

林媛一愣,被夏征看得有些无言以对。她对苏天佑了解不深,也只不过是有几面之缘而已。特别是在看人这方面,林媛自问是比不上夏征的。

见林媛沉默,夏征停止敲击桌面的动作,勾了勾唇角道:“不过,他这人虽然深沉,但是对翠微绝对是一心一意。只是有时候,我担心,他会为了翠微……”

“会如何?”

林媛忍不住接口问道,但是心里已经打了个突。

只听夏征声音低沉,几乎是一字一字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一般:“会不择手段。”

林媛身子一颤,一个用情至深且为人深沉复杂的男子,若是不择手段起来定然会令人难以想象。

“好了,我们不理会那些无关之人了,他们爱远嫁的远嫁,爱不择手段的不择手段,反正我们过好我们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

说着说着,夏征便露出一个有些奸邪的笑容来,手也不老实地往林媛胳膊上爬来。

林媛耳根子一红,碎了他一口,立即将自己的胳膊抽了回来。

今日小永严睡得早,刘氏早早地便抱着小家伙回房歇息去了,整个客厅里也就是林媛和夏征两个人,就连水仙银杏二人也都识趣地避开了。

但是人少更应该注重礼节,这是林媛最近十分信奉的一句话。

“时辰不早了,你赶紧回府歇着吧,我也得赶紧回去睡了,明儿就初十了,我也没有什么宴会要去参加了,正好回洞天定一下今年的发展计划。”

说着林媛便站起身来,一副送客的架势。

夏征可怜兮兮地眨着眼睛看着她,这样卖了会儿萌也没能得到林媛改口,立即颓丧地叹了口气。

“唉,在林家坳的时候盼着能得到你的芳心,好不容易得到了还得想方设法地把你哄来京城。现在来了京城了,又得求婚定亲。这终于定亲了,成亲的日子却定的那么遥远!唉,我这苦命的人啊,什么时候才能抱得美人归啊!”

发牢骚的时候,夏征的声音忍不住响了几分,听得守在门口的水仙银杏两人嗤嗤笑了起来。

“作死啊,这么大声!行了行了,瞧你都醉成什么样儿了,赶紧回去歇着吧!冬青都在外边等了半天了,你再不出去,一会儿肯定又要念叨你了!”

一边说着,林媛便红着脸拉扯夏征的袖子。

夏征勾唇一笑,手掌一翻刚要拽她的手就被这小妮子灵巧地躲开了,忍不住哼了哼:“拉拉手都不行了?小气!”

林媛嗔了他一眼,站得靠后了一些,今日的确是时辰不早了,更何况她等下回了房间还有事要忙活呢!

“得!爷不逗你了,赶紧回去睡觉了,明儿还得进宫听老头子抱怨西凉狐狸呢!”

夏征站起身来,扑了扑衣袍,路过林媛面前的时候倏地停了脚步,压低声音笑道:“爷不耽误你了,就先放你回房继续忙去吧!哈哈。”

林媛一愣,看着大笑着的夏征优哉游哉地离开了客厅,又急又气,跺着小脚直骂:“这个大坏蛋,又偷偷看我的秘密!真是可恶!”

林媛说的秘密其实就是她在房中还未完成的活计,六月初六是她和夏征大婚的日子,对于女人一生只有一次的成亲大事,林媛自然是重视得很。

刚定亲的时候,她便对自己的婚礼有了一个大致的构想。虽然以前她很羡慕那些穿着漂亮婚纱手捧鲜花的新娘们在教堂里跟相爱的人许诺一生,但是在大雍显然是不能穿婚纱走教堂的。

所以林媛退而求其次,想到了自己以前经常关注过的秀和礼服,那大红的缎子,繁复而精美的绣花,还有头上华丽的头饰,不正好可以用在她成亲典礼上吗?

再加上有夏征的承诺,这个婚礼完全按照她自己的心意来办,林媛便动手给自己画起了大婚时的礼服和头饰来。

这事说简单也不简单,这个时代的女子们成亲多是穿这样的红色礼服的,林媛想要做得不一样,还真有些难度。

所以她每天都会秉烛画到很晚,即便是过年也不放松。

本来是想着在成亲的时候给夏征一个惊喜的,却不想这家伙居然偷偷摸摸地看了她的画稿,真是扫兴!

看着自己画了一半的礼服,林媛又放下心来:“幸好还没有完成,不然就没有惊喜可言了。”

将手稿上几处细微的地方改了改,林媛才收拾了一番歇下了。

洞天和逸茗轩重新开张的日子定在了正月十五,因为这天正好是元宵佳节,也是京城里人最多的日子。

虽然开张的日子还不到,但是林媛也要提前到洞天准备一番,譬如接下来一年的新菜式。

除了这些,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豆腐坊。

在驻马镇的时候,豆腐就卖得极好,但是因为长途运输会使豆腐变坏,驻马镇的豆腐并没有卖到京城里来。

要不是宫宴上她见到了豆腐干,只怕自己都忘记要在京城也开一家豆腐坊了。

洞天的后院里其实是有一个小小的磨坊的,平日里能做出少量的豆腐来供客人们食用。

但是这些豆腐显然不够用,也不够林媛做其它的豆制品,所以她打算在城里租下一个小院子,开一间真正的豆腐坊。

至于这些豆腐的销路她也不用愁,除了给洞天自己食用以外,还可以送进宫里去。

宫宴上她已经在老皇帝和皇后娘娘面前露了一手了,宫里那些宫人们惯会见风使舵,如此她想要往御膳房送食材也会好办许多。

开豆腐坊的小宅子还是挺好找的,到时候随便去逛一逛就行了。

不过豆腐坊里的人却要重新招募了,既要手脚勤快又要口风严谨的,千万不能出现大喇叭那样的叛徒才好。

林媛正在房间里思考着接下来的事宜,突然听到楼下大厅里似乎有吵嚷的声音响起。

她眉头微微一皱,尚未起身去查看,刘掌柜已经当先来了。

“姑娘,一楼有伙人正在闹事。”

“闹事就轰出去,咱们洞天可不是一般地方,他们是不长眼了吗居然……”

林媛倏地住了嘴,是啊,洞天是她一手操办起来的,在京城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谁会不长眼专往她这里撞?

看来来闹事的人不是一般人啊!

看了看刘掌柜,见他有话要说的样子,林媛点点头示意他开口。

“唉,不瞒姑娘,那几个人您应该是认识的。”

林媛挑了挑眉,听得刘掌柜继续说道:“您宫宴的时候不是跟宫中御膳房的御厨比试了一番吗?这底下闹事的人,我看着应该都是御膳房的。其中有一个姓白的,我特意打听了一下,就是那日跟您比试的白经。”

果然是熟人啊!

林媛冷笑一声,手中毛笔也被放到了一边,那日在宫中比赛的时候这家伙没能比过她去,现在又跑来洞天闹事,这家伙果然是个小肚鸡肠的!

“走吧,下去瞧瞧!”

一边下楼,刘掌柜已经将这伙人这几天的行径给林媛说了一遍。

原来白经一伙人不是第一次来洞天了,之前他们几乎天天中午都来洞天吃饭,只不过闹事还是头一次。

闻言林媛勾唇一笑,宫宴过后,她头一次来洞天就遇到了这伙人闹事,其用心显而易见啊!

因为是年后,洞天的客人并不能跟平常相比,但是今日的客人却比前几天多了好多,细细一看,倒不是来吃饭的,多半是被白经几人给吸引来看热闹的。

洞天的东家是平西郡主,既有三皇子护着又有将军府撑腰,能看到有人来洞天闹事还真是稀奇,自然引得不少人过来瞧稀罕了。

林媛刚出现在一楼,白经几人的声音便愈发大了起来,她也不着急,就站在那里看着几人吵嚷。

今日的白经穿着一身绛红色衣袍,头发也梳得滑溜溜的,看样子,脸上似乎还擦了些粉。

京城里人们爱美,不仅是女子,就连男子也有往脸上擦粉的习惯。但是这样的男子毕竟还是少数,所以看到白经脸上那明显的一层薄粉的时候,林媛差点把前天的饭菜给吐出来。

而白经自己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恶心到了别人,正大剌剌地翘着二郎腿儿,似笑非笑地坐在那里饮茶。

他面前的桌子上摆着满满的饭菜,看样子是没有动过几口的,但是此时的杯盘却都狼藉地散落着。

而桌上坐着的其他四个人,正卖力地数落着桌上的饭菜,一边数落还一边将盘中的饭菜往桌子上倒。

“这是什么东西?这也能算是你们洞天的招牌菜吗?四喜福袋?哈,这么难看的玩意儿也能叫福袋?我看你们是瞎了眼睛了吧!”

一个年轻小伙子嫌恶地用筷子夹着精致玲珑的四喜福袋扔到了一边,这样犹觉得不解气,又把盘子里剩下的几个都一股脑儿地拨拉到桌子上才罢休。

干净漂亮的桌布立马就被盘中的汤汁浸脏了,一块一块的油污看起来肮脏不堪。

这几人不是头一次来洞天了,接连来了几天后,刘掌柜便觉得有些不妥,暗中已经将几人的身份查清楚了,当即便在林媛耳边小声道:“这年轻人是白经的徒弟,叫梁立勤,据说是立志要勤快的意思,但是名声不好,在御膳房出了名的懒惰。”

御膳房可是宫里的地方,这样一个懒人都能混下去,可见他在白经眼里多么重视了。

不仅如此,林媛隐约也看到了白经背后的靠山,肯定不小。

“哈!”

一声轻嗤,又一个人将筷子上粘着的几根粉丝甩到了地上:“这是什么东西,黏黏糊糊的,跟大鼻涕似的!这个东西也能吃?真是奇了怪了,洞天居然会卖这么脏的东西给百姓们吃,百姓们都是瞎子吗!”

说话的是个年纪稍大的男子,面相有些猥琐,一边骂还一边用手指头抠了抠自己的鼻子。

刘掌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人叫钱海,是白经的小跟班儿,比白经早进御膳房两年,虽然厨艺不错,但是这人,那个,不拘小节。”

林媛忍不住冷笑一声,不拘小节?刘掌柜这话说的委婉,好听了是不拘小节,难听点其实就是脏乱不堪,瞧他那抠鼻子的时候顺溜的姿势,不知道在做御膳的时候会不会也这样抠抠鼻子。

钱海将筷子上的粉丝甩到了旁边邻桌的一位客人身上,那位客人嫌恶地皱了皱眉头,当即便付了银子离开了,别说看热闹了,真是恨不得能够赶紧离这个脏兮兮的家伙远点才好。

林媛抿了抿唇,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两次宫宴上的饭菜,不然的话,她就会脑补出来钱海一边做饭一边抠鼻子然后不洗手再继续做饭的场景。

呕!

林媛捂着嘴,差点吐出来。

“可不都是瞎的?这洞天的饭菜有什么好吃的居然还这么多人来?你瞧你瞧,这不就有个客人没有吃完饭就提前离开了吗?肯定是觉得这里的饭菜跟咱们说的一模一样,简直是不堪入口啊!”

这个说话的人嗓门极粗声音极大,要不是知道他也是御膳房的人,林媛都要怀疑他是大街上叫嚷着卖猪肉的了。

“这个也是白经的小跟班儿,叫曾大奇,厨艺不咋样,在御膳房负责宰杀活计的。”

刘掌柜显然是做足了功夫的,连曾大奇不掌勺炒菜都打听清楚了。

林媛点点头,她也觉得曾大奇这个粗人不像是个会做菜的。

那被曾大奇指着提前离席的客人正是之前被钱海甩粉丝时甩到身上的客人。

那客人被曾大奇点名叫着,也不怯懦,回过头来就冷笑一声,状似无意地笑着说道:“我正是嫌弃洞天,只不过不是嫌弃饭菜,而是嫌弃氛围。唉,吃饭也不得安生,还得时刻防备着到处乱飞的苍蝇,真是不省心啊!”

“啊哈,瞧啊,这位公子说的真是太对了,这洞天不仅饭菜难吃,居然还有苍蝇蚊子来回飞呢!哈哈。”

曾大奇哈哈大笑起来,居然没有听出来那位公子话中暗藏的机锋。

年轻公子好笑地摇摇头,甩甩袖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曾大奇听不出来,可不代表旁人也听不出来,白经的徒弟梁立勤立即一巴掌拍上了曾大奇猪头一样的脑袋,骂骂咧咧起来:“什么苍蝇?这大冬天的哪里来的苍蝇?他是在骂我们是苍蝇!混蛋!”

几人这才反应过来,可当他们再想出去找人的时候,那位公子已经离开了。

林媛暗暗好笑,对那个公子倒是多了几分好感。看样子应该是个外地人,确定他不会被白经一行人报复也就不再放在心上了。

白经这一桌上除了白经徒弟和两个跟班以外,还有一个年级有些大的男子,坐在那里唯唯诺诺的,连头都一直是低着的。

其他几人都在数落饭菜,偏偏他一个人垂着手坐在那里不言不语,甚至也不动筷子吃点什么。

林媛纳闷,这样的人怎么就进了白经的眼了?

只听刘掌柜叹了口气,有些同情地说道:“姑娘是在看那个老头儿吧?他叫秦实,听说年轻时也掌过勺的,只是现在年纪大了,在御膳房只能做一些劈柴刷碗的活计。因为太过老实了,宫里人都叫他秦实在。这次被白经叫来,咳咳,其实是来付账的。”

说到最后,连刘掌柜也有些不忍心了。

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在御膳房混口饭吃不容易,结果因为太实在太老实被白经欺负,还要把自己微弱的薪俸拿出来给他们作践,真是可怜。

欺负人到了这个份上,这白经真枉费了他的姓氏!

林媛眼睛一眯,对这个白经简直厌恶到了极点。

------题外话------

520,我爱你!亲爱的们,在这个全民表白的日子里,让我带着孩子们大声说出对你们的爱意:

小林霜:你是我的猪肉脯我的羊肉串儿我的甜蜜桂花糕!

媛姐儿:打是亲骂是爱,再不行菜刀上!

阿征:谁也不能将你从我身边夺走,你这辈子都只能被我拴在腰间!快,给我拿月票来!

好啦好啦,现在该让我看看你们的表白啦,么么哒~

推文区:

推荐好友菏子的文文《至尊豪门:霍少斗娇妻》

两年前,一场费尽心机的算计,让她在一天之内失去所有,两年后,昔日的落魄千金王者归来,铲小三,斗渣男,夺家产,重振骆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