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078、谈心(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看着秦实哆嗦着骨瘦如柴的双手从腰间掏出了一个灰蒙蒙的小布包,那布包里边包着几锭碎银子,还有一些铜板,心中很是不忍。

“先生,今日的饭菜不用付钱了,您走吧!”

秦实举着碎银子的手就是一哆嗦,抬起有些浑浊的双眼,诧异地看着她:“这,这怎么能行?不行不行,郡主还是收下吧,小的,小的有钱的。”

秦实使劲捏着手里的银子想要给林媛放下,但是林媛毕竟是个女子,他一个老头子哪里敢冒犯人家?手伸出去,便直接改了方向,塞进了刘掌柜的怀里。

刘掌柜一脸无奈地又给送回来,虽然他不想让白经几人白吃白喝,但是眼前这个可怜的老头儿是无辜的,既然东家已经说免费了,他也不好收钱啊!

两人又推拒了一番,别看秦实是个老人家,但是手劲还挺大,将银子硬是塞进了刘掌柜的手里,声音也很是坚定。

“郡主不收我的银子是瞧不起我,我跟他们不是一路货色。他们,他们横行霸道蛮横不讲理,但是我秦实可不是那种贪图小便宜的人。前几天在洞天带走的饭菜,我都吃光了,很是好吃,比御膳房一些御厨做的好吃的多,郡主好手艺!”

也许是因为秦实老实,他说出来的话很是实在,令人听了心里十分舒服。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林媛若是再不收他的银子,就是真的瞧不起这个老人了。

她冲刘掌柜点了点头,示意他将银子收下,又道:“以后秦先生来洞天吃饭,一律八折。”

八折,这洞天最最高级的客人才有的待遇。

刘掌柜有些诧异,但是也点头答应了,笑道:“秦先生真不愧是御膳房出来的人,眼界比那几个人强太多了,我家姑娘虽然不经常做菜,但是她的厨艺的确是出类拔萃,一般人可比不上她的!”

刘掌柜一边将银子收入账中,一边笑着跟秦实拉起了家常,秦实也点头附和直说林媛手艺好。

一边冷眼旁观的林媛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再看秦实时总觉得这位老人好像不像看到的那么简单。

白经一行人本来是想来洞天闹事的,结果闹事没成,还惹了一身骚,在这么多百姓面前丢了那么大的人,这个哑巴亏可是吃得够够的了。

秦实看了看慢慢散去的人群,颤颤巍巍地拱了拱手,跟林媛告辞。

林媛收回了审视的目光,笑着点点头。

在秦实的身影离开洞天的时候,林媛给门口侍立的林毅使了个眼色。

林毅会意,悄没声儿地跟上了秦实的步伐。

“姑娘,今儿可真是痛快!您不知道,那白经这几天在咱们洞天有多么讨厌,每次来都叫一桌子的菜,却一口也不吃,好多来吃饭的客官都觉得奇怪。外边都有人开始谣传咱们洞天的饭菜不行了呢!”

秦实离开以后,刘掌柜跟洞天的几个厨子们都不约而同地抱怨了起来,不过最后全都变成了痛快地大笑。

白经几人那狼狈离开的样子,真是让人心情大好。

“外边有人谣传肯定也是这几个人故意散出去的消息,放心吧,经过了这件事,白经他们几个自己都不痛快了,肯定没有闲心再来诋毁咱们了。”

林媛笑了笑,让他们都散了去,最后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高轩。

自打被梁立勤几人叫过来前边看白经展示厨艺,高轩几乎就没有说过话,这可跟平时的他不一样。

林媛知道了他跟梁立勤之间的恩怨,不禁出声安慰了一句:“那梁立勤虽然进了御膳房,但是似乎混的不怎么样,你心中的结快些解开才好。”

高轩一愣,噗嗤就给笑了,眼睛里神采依旧,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忧愁:“东家放心吧,我跟他虽然一直攀比,但是毕竟也是师兄弟,没有什么心结。只是,今日看到他这番光景,心中不忍罢了。”

不忍?

林媛有些纳闷地挑了挑眉头,便听得他继续说道:“梁师弟虽然家中有门路,但是以前也还是个知道上进的好孩子。本以为他进了御膳房会更加优秀的,没想到居然跟了那样的师父。东家,他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哎,可惜了。”

遗憾地摇了摇头,高轩转身回了后院,独留下林媛一人呆立在原地。

她本以为今日让梁立勤丢人,高轩会高兴的,只是谁能想到,这个高轩原来是这样想的。

梁立勤是个什么样的人,林媛不怎么了解,但是她相信高轩。

他说梁立勤是个聪明人知道上进的人,应该也差不多。这么一想,林媛对那个白经就更多了几分厌恶。

御膳房若是再多几个这样的御厨,只怕以后会越发不成样子了。

正独自想着,一个有些戏谑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林媛唇角一勾,暗道这家伙终于肯现身了。

“呦!郡主刚才真是好厉害啊,都没怎么动手就让白经几个人丢了大人,嘿嘿,郡主果然好手段!”

林媛回转身去,就看到了程皓轩笑得有些欠揍的脸。

没错,刚刚在人群里出声帮衬她的就是他。

“呦!程公子终于不做缩头乌龟了?终于敢露面跟我光明正大地说话了?”

林媛也学着程皓轩的模样,挑着眉插着手,就连语气也是带了几分戏谑和好笑。

程皓轩嘿嘿一笑,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拽了林媛的袖子就往二楼走,一边走还一边小声跟她讨饶。

“郡主可别生气,我师父跟那个白经是宿敌,我虽然没有在御膳房里出现过,但是白经早就知道我是我师父的徒弟了,若是刚刚我出面的话,他肯定会以为是我师父让我来给他难堪的。”

所以?

林媛停下脚步,斜着眼睛睨着他:“所以你就在背后甩冷刀子呗?”

程皓轩笑得更狡黠了,眼睛也亮晶晶地:“别管是在背后还是在身前,反正刚才我可是出了一份力的,郡主可不能抹消我的功劳!”

林媛顿时无语,这家伙就是这么厚脸皮,肯定是听说了白经几人过来闹事的事,所以巴巴地凑过来瞧热闹,顺便落井下石。

再听他最后一句,再看他此时的表情,就算这家伙不开口,林媛也已经猜到了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林媛当即抬起手来阻止了他,十分严肃地说道:“接下来的话不用说了,收你为徒的事我是不会答应的。”

“哎呀,郡主啊,你怎么这么不近人情啊!我刚刚可是帮了你的呢,你怎么着也得念着我的功劳给我一点儿面子才好啊!”

林媛继续往自己理账的雅间里走,知道这家伙肯定要在屁股后头跟着进去,也就没有费口舌撵他,只是依然不改口。

“只是几句话而已,又不是什么大功劳。再说了,就算刚才你不开口,我也早已安排了人,所以你也没啥用啊!”

说白了,就是程皓轩刚才是多此一举,林媛不领情。

程皓轩脸色垮了下来,跟着林媛进了门,还十分殷勤地给她端茶倒水:“你说的是那两个书生吧?我就说他们两人有些古怪,果然是你安排的人。”

林媛抬了抬眼皮,心中微微一叹,这程皓轩果然是个聪明人,连这个都看出来了。

幸好白经刚才是气坏了没有注意,梁立勤和钱海几个人也都没看出来,不然今儿这场戏还真有些演不下去了。

接过程皓轩递来的茶杯,林媛用指腹摩挲着杯沿,突然想到了秦实。

“那个秦实,你又没有听你师父提起过?”

“秦实?”

程皓轩显然没有想到林媛转变话题这么快,刚刚还在说书生的事,若是改变话题也应该是说白经才对,怎么就提到了秦实?

“我以前是偷偷跟在师父身边学厨艺的,跟他见面时间不长,所以没怎么听他说起过御膳房的事。不过自从我娘同意了以后,我跟师父在一起的时间就多了起来,他倒是跟我说起过御膳房的那些御厨们。”

“白经几个说得最多,至于这个秦实嘛,师父也只是说了几句而已。无非就是说他为人很老实,在御膳房的时候经常被白经几个人欺负。就连那个曾大奇也经常把自己的活计甩给他去做呢!”

林媛抿了一口茶,追问道:“还有别的吗?”

程皓轩歪着脑袋似是在回想,最终也只是摇摇头:“没了,这个秦实已经很多年不再掌勺了,在御膳房顶多再混个两三年就可以告老离开了,师父没怎么关注过他。”

眼珠子一转,程皓轩高挺的鼻子微微一动,身子也往前倾了倾,十分好奇地问道:“怎么?你怎么突然对这个秦实这么感兴趣?难不成,你是想要用秦实来对付白经?”

啪!

林媛毫不留情地给了程皓轩的脑门一巴掌,斜着眼睛瞪了他一眼:“用秦实来对付白经,你走不走脑子的?他那么老实,你觉得他能怎么对付他们?”

程皓轩撇了撇嘴,用手揉着其实并不怎么疼的额头,嘟囔了一句:“那你问他干什么?哎?你怎么跟我师父一样也喜欢打我脑门儿啊,我看你就该给我当师父,只有师父才会这样打徒弟的脑门儿!”

林媛好笑地瞪了他一眼,小河也是她徒弟啊,她可没有打过小河的脑门儿。

生怕程皓轩继续纠缠在拜师这个话题上,林媛赶紧岔了开去:“我找你问秦实的事,是想看看能不能把他收在洞天而已,你想什么呢?满脑子的歪门邪道,怪不得厨艺整日地不见涨……”

本想自己将拜师的话题岔开的,谁承想说着说着,林媛自己就把这个话题提了起来,顿时掩饰似的咳嗽了起来。

程皓轩嘿嘿一笑,凑过来又说了几句拜师的话,结果都被林媛无视了。

倒不是林媛不想收他为徒,只是自己现在好像没有那么多精力而已,更何况程皓轩已经有了一个正经的师父了,她怎么好意思跟陆冲抢徒弟?

“对了,你娘她最近怎么样?”

过年的时候林媛去给程夫人拜年,看着她脸色不大好,也没有久留。这会儿见到了程皓轩,忍不住问了起来。

一说起程夫人的身子,程皓轩之前嘻嘻哈哈的模样顿时变了变,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笑容:“我娘她好着呢,就是整日里得吃着药调养,看着让人心疼罢了。”

林媛仔细看了看程皓轩的神色,心中不禁一叹,自从知道自己是程夫人的亲生儿子以后,程皓轩仿佛一日之间便懂事了许多。

听林薇说过,现在绛烟阁的不少事都是程皓轩在打理,以前只知道跟娘亲使性子的纨绔公子终于主动挑起了大梁,想必程夫人会很欣慰吧?

只是可惜,程皓轩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长大懂事的,听起来都让人觉得心酸。

“你娘能吃药调养,说明她的身子还是有痊愈的可能的,你已经长大了,要好好照顾她,切不可再像以前一样任性了。”

林媛虽小了程皓轩几岁,但是一直被程皓轩当做自己未来的师父看待,自然会听她的话,当即便点头连连应了。

“对了,你跟田萱之间……”

一说起田萱,程皓轩俊俏的小脸儿顿时就染上了一层粉红,眼神也变得温柔了几分:“那个,娘说今年就给我们把亲事办了,田府那边也已经答应了。”

林媛点点头,高兴地道了声恭喜。

今年就办亲事,是在预料之中的事,程夫人身子不好,就算好好调养,恐怕也不会有几年的活头了,程皓轩又是个大孝子,自然愿意让娘亲开心开心。

“你和田萱虽然有些门不当户不对,但是你们的亲事是淑妃娘娘亲口做的媒,你不要胡思乱想,更不要觉得有什么压力。记住,只要你跟田萱两个人过得好,旁人说什么都不要理会。”

林媛说这话不是空穴来风,虽然最近她跟田萱不怎么来往,但是听田惠的意思,好像是程皓轩总觉得对不住田萱,什么好东西都给她找来。

本来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但是田萱从他微微带着忧愁的眉宇间还是看出了他的心事。

两人一个有苦不言,一个看出了却也不明说,最近相处地还真是有些累。

果然,听林媛说起这个来,程皓轩的神色便有些紧绷:“是,是萱儿跟你说了什么吗?”

林媛知道自己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了,当即便换了神情,笑道:“当然不是啦,只是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当初的我而已。”

程皓轩眉头一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林媛微微一笑,道:“以前的我也跟你一样,总觉得跟夏征门不当户不对,若是将来成了亲,一定会有很多矛盾。别人可能会看不起我,公婆可能会看不上我,或许我们两个人成亲了,当激情退去以后,他会因为旁人的闲言碎语而对我产生厌烦。”

“那你后来……”

程皓轩忍不住插嘴问了一句,显然他自己也想过这个问题。

林媛温和一笑,无所谓地摊摊手:“可是那些又如何呢?我喜欢夏征,夏征也喜欢我,我们之间在一起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磨合。成亲以前这些日子的相处,可不是虚的。两个人是否相爱,跟别人没关系,最主要的是看自己的心。”

看自己的心?

程皓轩低头沉思,良久不言。

林媛也不再言语,该说的她都说了,剩下的就让他自己去领会吧。

至于什么上进啊努力啊之类的话,就不用她再多言了,现在的程皓轩已经彻底改变了,这些事不用说他自己就明白。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闲话,林媛总觉得程皓轩说话时有些心不在焉,一开始还以为是因为程夫人和田萱的事,可是后来试探了几次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终于,程皓轩忍不住开口了。

------题外话------

二更继续,不用等到下午,就在后边~啦啦~

荐好友文《八块八:高冷总裁带回家》文/陈小笑

不小心把前男友的哥哥给睡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熊宝贝要哭了,生平第一次上俱乐部找“少爷”,竟然误惹上了罗市第一黄金单身汉,男神榜排行第一的于家大少,货真价实,金闪闪的天价总裁于少卿。

“帅不帅?如果比前男友还帅,那就把男友哥哥发展成现男友啊!”

熊宝贝偷瞄了眼身旁帅得惨绝人寰的男人,啪嗒,口水滴了下来——

BUT,发展成现男友,伦家,HOLD不住啊!

最终,熊宝贝留下8块8补偿费,逃之夭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