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夏痕篇06生产(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三天里发生了很多事,夏耿带人平安回到夏家军,立即命人找出了那个奸细,是个平日里不怎么招人眼的校尉。

不过一个小小的校尉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跟北戎人通气?他背后定然还有背景更为强大的靠山。

至于这个靠山是谁已经查不到了,因为对方显然采取了弃车保帅的做法,在他们还未察觉的时候将那个小小的校尉毒杀了。

而且做得十分干净,一点儿线索都没有留下。

这件事,也就只好就此不了了之了。

更让人气愤的是,夏耿带人平安回来的第二天,朝廷派来的援兵终于到了。

那带领援兵而来的小将态度十分傲慢,一见面就开始抱怨着关外的气候如何恶劣,行路途中如何艰险。

众人听了之后,就只有呵呵二字了。

这小将是将门之后,从小纨绔,这次是他头一次单独带兵外出。

不过正因为他有这样的情况,才让夏耿对他无能为力。

一个小孩子而已,第一次带兵没有经验,路上遇到了一些埋伏耽误了时间,就算是报到了陛下眼前,陛下也不能真的拿他如何。

更何况,以如今陛下的困境,就算是真的想把这个小将给砍了,恐怕也没有那个胆子。

他登基不久,心腹不多,可没有那个能力。

但是,等沉睡的狮子醒来,这些曾经不将九五之尊看在眼里的人,早晚会送个好果子给他们吃!

北戎损失了一位级别较高的头领,再加上冬季马上就要来了,北戎实在无力再支持战乱。

于是,这场交战没过几天便有了结果。

北戎主动带兵撤回,回家安安稳稳地过冬去了。

敌人都走了,夏家军自然也就回京去了。

夏耿心中惦记着冉清,一封书信提前送回了京城,言说自己受伤严重,需要及早回到京城养病。

于是,夏耿将剩下的所有夏家军将士们留给了那个带兵援救来晚了的小将。

连大将军都不在军营里了,底下的士兵们自然就疯了。

于是,夏家军三天两头里有人叫嚷着这里痛那里疼,怎么也不往京城走,甚至还出现了战马集体拉肚子的情况。

那赶着回京去花楼听曲儿喝小酒儿的小将被这些人折腾地好不烦躁。

一开始还安安稳稳地在大帐里睡觉,后来每天晚上,大帐里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些五步蛇眼镜蛇之类的冷血动物进来取暖,弄得他半夜三更经常惊厥醒来,没几天就吓得有些神经衰弱了。

别说是蛇了,就是洗澡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小小鸟都要吓得大惊大叫。

几个专门喜欢听墙脚的夏家军将士对此喜闻乐见,每天都乐呵呵的,好不悠闲。

夏家军这边闹得鸡飞狗跳的时候,夏耿这边也遇到了难事。

冉清还未回到京城,就已经整日里昏昏沉沉的了。

不是她孕期反应强烈了,而是甄修明之前发现的隐患爆发了。

望着躺在马车里睡得踏实的妻子,夏耿一张脸上满是担忧。

正如冉清所猜测的,她的身体的确是出了问题,只不过,不是因为长途跋涉劳累导致的,而是她体内的毒素。

那日晚上入谷救人的时候,冉燕虽然给她用了迷药,但是最终还是被机警过人的冉清发现了端倪。

一向称呼甄修明为小白脸儿的冉燕,居然突然改口叫起了甄先生,这里边绝对有问题。

冉燕直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一个称呼暴露了心中的忐忑和紧张,也让冉清发现了这碗药中的猫腻。

因为没能如秦风几人的意愿留在庄子里,所以冉清当晚在穿过瘴气区的时候吸入了一些瘴气。

即便有甄修明提前准备的解药,但还是在体内残留了一些。

若她是平常人也就罢了,偏偏她是个身怀六甲的孕妇,即便自己无事,但是那些毒气还是通过母体来到了孩子的体内。

更糟糕的是,见到夏耿之后她又身中毒箭,那蛇毒虽然最后被解,而且也服用了甄修明准备的清毒药物,但还是有一部分被留了下来。

两个孩子遭受了这样顽固毒素的侵蚀,还没有胎死腹中已经是奇迹,但是想要让两个孩子平平安安活下来还是有些困难的。

所以,那日甄修明的脸色才会那样难看,冉清才会感觉到肚子里的异样。

望着昏睡的妻子,夏耿愧疚万分,一切都是因为他,若不是他被困雁回,冉清也不会带着身子赶来救他,更不会身中剧毒,还有冉燕,也不会遭受如此的无妄之灾。

只要一想到冉燕去世之后,甄修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样子,夏耿就觉得自己万死都不能恕己罪。

多好的一段姻缘,就这样有缘无分地失去了。

“嗯。”

一声嘤咛,昏睡了近两个时辰的冉清终于醒了过来。

但夏耿却宁愿她一直这样睡着。

“清清,你醒了?来,喝点水吧!”

还不等他将水端过来,冉清已经虚弱地摇头拒绝了。她的声音也十分虚弱,弱得几乎难以听清楚。

“耿哥,他们,他们闹腾得好厉害啊!”

他们,是肚子里的两个小东西!

可能是因为感受到了毒素,腹中的两个小家伙儿这几天十分闹腾。

本以为这会是好事,至少证明他们还活着。

但是甄修明却脸色更加沉重:“这不是好事,这是他们在求救。若是再找不到合适的解救方法,他们坚持不了几天了。”

坚持不了几天了,坚持不了几天了……

夏耿现在的脑子里都是这句话,他的两个孩儿,还没有出来见见这个世界就要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吗?

“耿哥,他们一定很希望早点出来见见爹娘,是不是?还有哥哥,还有外公,还有小姨……”

说到小姨二字时,微微闭着眼睛的冉清突然顿住了,因为毒素的侵蚀,她最近经常昏睡,就连脑子也有些不清醒了。

冉燕其实已经死了,可她总是不由自主地念叨着妹妹的名字,甚至有一次还将红叶给错认成了冉燕。

怕冉清突然情绪激动起来,夏耿赶紧改变了话题:“清清,你说他们两个这么闹腾,生出来以后肯定特别调皮吧?不像远儿,小小年纪跟个小老头儿似的,一点儿也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

远儿?

是啊,远儿就是个小老头儿呢!天天皱着眉头,大眼睛骨碌骨碌地转悠着,就知道看事儿!

冉清微微一笑,深深地吸了口气,怀夏远的时候,她到了孕晚期也是这样呼吸困难。

没想到怀双胞胎的时候,呼吸困难的情况就更严重了。

“远儿啊,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几天不见他,我还真是想念得紧。”

又深深地吸了口气,冉清才又继续说道:“你还说他像个小老头儿,还不都是因为你,他那么小,你就把他扔进军营里历练,弄得他整天愁眉苦脸的,能不像小老头儿吗?”

噗!

即便是为了逗冉清开怀,但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夏耿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真的是我吗?哎呦,我说他娘啊,你怎么不说说你呢!我虽然将他带到了军营,可是除了背着他四处转悠可设什么都没干!哪里像你,每天天不亮就把儿子从被窝里揪出来,还让他扎马步!”

一说到这里,夏耿语气里的哀怨就更重了:“你说为了让儿子有个好身体,让他这么早起来练马步也就罢了。可是你为什么也要把我揪起来?寒冬腊月啊,那么冷,非让我离开温暖的被窝,哼!”

现在想想都觉得心塞。

他跟夏远一大一小两个人,苦着脸蹲在凛凛寒风里,相视无言,只有泪千行。

“那还不是为了让你减肥啊……”

咕哝了一句,冉清再次陷入了昏睡。

从昨天开始,她清醒的时间就越来越少,像这样说着话就睡着的情况太多了,甚至有时候吃着吃着饭就会呼呼睡过去。

心疼地在妻子额头落了一个深深的吻,夏耿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倒在马车里,还用毯子细心地为她盖好,这才掀开马车帘子出去了。

马车慢悠悠地前进着,夏耿来到另一辆马车里,甄修明和秦风正愁眉苦脸地坐着,见到夏耿来了,秦风眉头紧紧蹙起。

“师妹又睡了?”

夏耿点点头,一屁股坐在了他旁边。

秦风也闭了嘴,一双铁拳紧紧攥着,心中划过一丝绝望:“师妹一直这样也不行,等过两天肚子里的孩子不动了,她肯定就能察觉出来了。以她的性子,知道咱们一直瞒着她,她一定会气疯的!”

的确是会气疯,甚至还会在失去孩子之后跟他断绝往来。

夏耿知道,除非是冉清自己放弃,否则不管替她拿主意的人是谁,都不行。

她可以为了救他而千里奔驰,却不能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放任两个孩子死掉。

甄修明抿了抿唇角,冉燕死之前曾经拜托他照顾冉清和孩子,他要帮冉燕完成未达成的心愿。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只是不太好办。

“什么办法?”

“什么办法?”

夏耿和秦风异口同声,只要有办法,不管怎样都要试一试。

甄修明眉头紧蹙,其实这个办法他也没有什么把握,不过总比现在坐以待毙强多了。

“嫂夫人如今已经怀胎七个半月了,都说七活八不活,其实七个月的孩子,只要好生将养也是能养活的。”

虽然没有说完,但是夏耿和秦风都是聪明人,自然已经猜到了他所说的办法是什么了。

“你,你想要让师妹提前生?”

秦风觉得自己肯定是幻听了,都说瓜熟蒂落,哪里有提前让孩子生出来的!

甄修明点头:“其实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孩子未出世,嫂夫人身体也有些亏,有些药我是不敢用的。若是放任他们继续留在肚子里,既会让大人身体一直亏空下去,孩子也不一定会活。”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提早将孩子生出来,就算孩子活不了,至少大人还能保住。

更重要的是,孩子出世之后,只要能保住孩子的小命,以后身体虚弱之类的毛病都可以慢慢调养。

一辈子那么久,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寻找合适的方子啊!

但是这些,秦风是听不进去的,他不懂医术,只觉得甄修明这是在害人。

夏耿沉吟良久,只是问了一句:“孩子生下来以后,母子平安的机会是多大?”

甄修明也不托大,实事求是地回答:“嫂夫人不会有事,至于孩子,说实话,我没有把握。不过,我这里还有一颗师父留下的丹药,应该还能救下一条命。”

一粒丹药,只能给一个孩子服用,这就是说,一对双生子,只有一个有活命的机会了。

夏耿心口一痛,觉得自己面对的是有生以来最难的抉择。

“能活一个,总比两个都死了要好。”

一个虚弱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三人震惊抬头,这才发觉不知何时他们乘坐的马车已经停了下来,而说话的人,正是理应在另一辆马车里昏睡的冉清。

夏耿掀开帘子,果然见到冉清披着披风站在马车外边。

红叶紧紧地搀扶着她,看来两人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

“清清,你……”

不等夏耿说完,冉清已经虚弱一笑打断了他:“耿哥,这两日我一直晕晕沉沉的,但是心里其实很明白,你们有事瞒着我。所以,刚刚才强迫自己清醒。”

红叶心疼地看着冉清的手,夏耿这才发现冉清手里攥着一根精致的头钗,那头钗的尖端正顶着自己的手心儿,几滴圆滚滚的血珠悄悄滚落。

她竟是用这种法子来强迫自己清醒!

夏耿心疼地抱住了大腹便便摇摇晃晃的女子,暗骂自己太过没用。

冉清一笑,看向了他身后的甄修明:“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睡过去,所以要长话短说。甄先生,你的方法我同意,我已经因为自己的任性害得燕儿惨死,又因为自己的任性让两个孩子陷入危机之中。现在,是我恕罪的时候了。即便只能活一个,也总比全都死了强。”

更重要的是,冉燕曾经说过,这两个孩子生下来以后就带回到冉家堡去,她要亲自教导两个孩子学习武艺,还要让他们当冉家堡的家主。

她对不起冉燕,就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完成她未完成的心愿。

更何况这两个孩子,也是她的亲骨肉,既然有救活的可能,她怎能不去试试?

甄修明深深地看着冉清,从她的脸上多少也看到了几分冉燕的模样,一样的倔强,一样的任性,一样的无畏。

这样的女人生下的孩子,一定不会惨死。

“你放心,我会尽量救他们的!”

“我相信你。”

冉清点点头,唇角微微弯起,能让冉燕相信的男人,也值得她相信。

事不宜迟,既然说要提前生就要赶紧准备了,一定要趁着腹中的小东西们还在极力求生的时候赶紧做这件事,若是再晚一些,只怕两个小东西的生命更加危险。

因为冉清身体不好,回京的马车走得很慢,到目前为止距离京城还需要三天三夜的行程。

但是他们已经等不了那么多天了,所以在一个相对较大的小镇上停下之后,甄修明便开始着手准备催生和救治的药物工具了。

别看这个镇小,但相对繁华,一些好药材也能找到,就算是特别不好买到的药材,秦风骑着千里马几个时辰便能去临近的大镇买回来了。

这日傍晚的时候,服下催产药的冉清终于发作了。

她是生过孩子的女人,再次生孩子的时候就要轻松许多。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疼得大喊大叫,近两个时辰之后,才终于生下了第一个孩子。

的确是个儿子,还是个十分漂亮的儿子。

只是,因为早产和身中剧毒的原因,这个孩子的皮肤微微泛着青紫色,哭的时候也是有气无力的,而且呼吸也不怎么平稳,情况十分不好。

甄修明赶紧让秦风将这个孩子浸在了他提前准备好的汤药中。

虽然有一粒丹药,但是在不能确定两个孩子哪个更加强壮的情况下,他不敢冒然给老大用药。

又过了一刻钟,第二个孩子降生了。

这个孩子,更小,更瘦弱,甚至连哭声都跟猫叫一般。

两个孩子相比,显然是头一个的情况更好。

但是,就在甄修明准备给第一个孩子喂丹药的时候,冉清突然睁开了眼睛,急急说道:“救,第二个!”

------题外话------

猜猜谁是夏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