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翠微篇05偷摸出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在教练场上为明伟解围之后,翠微每天都是眉头紧锁很有心事的样子。

兰儿还以为她又在思念明伟了,忍不住笑着打趣几句。

却不想,原来并不是那样。

“兰儿啊,你不是说明伟家中只有一个寡母吗?上次看他跟那几个纨绔对峙,好像很担心被赶出宫去呢!你说,他家里是不是过得很不好?”

兰儿耸了耸肩头,翠微贵为公主哪里知晓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孩子的日子有多难?不过既然她现在问起了这件事,可见是真的将明伟放在了心上。

“公主啊,明侍卫家中如何,奴婢不知晓。不过,奴婢倒是听咱们宫里的几个宫女说起过她们家中的事。”

“什么事?”

翠微侧过了头,虽然说得不是明伟的事,但是多少也能从这些事情中捕捉到明伟家中的影子。

兰儿歪了歪小脑袋,有些气愤又有些同情地说道:“说的还不是她们村里的事?有个小丫头说,她们村里就有一个小寡妇带着个女儿,不仅天天被夫家的叔伯妯娌们欺负,还要时时地被村里的男人们骚扰。别的也就罢了,后来她婆婆因为嫌弃这女人生的是个闺女,就把她们娘俩全都撵出去了。”

兰儿叹了口气,又有些义愤填膺,显然对这个公婆家的做法十分不齿。

翠微常年在宫中,哪里听过这样的事情?忍不住追问这对母女后来如何了。

兰儿想了想,十分认真地看着翠微:“公主,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家里没有了男人,又没有娘家人帮衬,想要把女儿养活是很难的。这女人要么重新找个男人嫁了,要么就只能沦为……”

娼妓两个字终究是没有说出口,兰儿不想让翠微知晓太多民间的不堪。

“后来,这个女人忍受不了那些男子们的日夜骚扰,找了个老光棍儿再次成亲了。虽然日子清苦,不过也算是有个男人帮衬,还算是比较幸运了。”

翠微松了口气:“那她们娘俩儿还是挺不错的。”

兰儿却垂了垂眼眸,其实真实的情况不是这样的。

那女子带着女儿被婆家赶出来以后,回到了娘家,但是因为亲爹死了,亲娘跟着哥嫂居住,完全不能主事了,所以她没过几天就被哥嫂赶出了娘家。

这女子带着老娘偷偷给她的二两银子,在村头的小破庙里暂时落脚。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女儿沦落至此,自然会引起不少心怀不轨的男人们的觊觎。

第二天晚上,这女子便被一个摸黑溜进来的男子奸污了。为了不吵醒熟睡的女儿,这女子愣是没吭声儿,任由那男子为所欲为。

有了第一个,自然就会有第二个男人。

这女子在破庙里住了五天,就被不同的男人欺负了五天。最终,终于承受不了了,才带着女儿连夜远走,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托媒人找了个老光棍再嫁了。

只不过那老光棍不怎么正干,即便有了女人也依旧好吃懒做。这女人一边忙活家中活计,一边看顾着女儿不被那老光棍欺负,后半辈子过得可谓是艰辛。

这件事是小丫头村子里传遍了的,其中有多少可信的,又有多少不可信的因素,兰儿无从得知。但是有一件事却不容置疑,在这个男权至上的社会,没有了男人的撑腰,一个女人会过得多么艰难。

如此便可以想象,明伟的娘亲带着年幼的他过了这么多年,受了多少罪了。明伟为了娘亲,保住宫中的差事,别说是挨几下军棍,恐怕就是让他天天被打,也会妥协的吧?

“兰儿,去收拾一下,我们出宫去!”

正在回忆的兰儿被这句话惊得身子一震,立即张大了嘴巴:“啊?又出宫啊?”

自从被明伟捉住两次之后,翠微就没再提起出宫的事,就连她最喜欢吃的常氏栗子也失宠了。

兰儿还曾经为此沾沾自喜,只要翠微不再出宫惹得皇后娘娘气恼,那让她跟明伟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坏事。

谁承想,今日竟然再次提出了出宫的事!

“公主,那个,明侍卫在那呢!咱们,咱们要不还是去狗洞子那里吧?”

兰儿对明伟还是有几分惧怕的,特别是此时他身穿宫廷侍卫的服饰,腰间挂着明晃晃的佩刀,她就更加胆寒了。

不过翠微却一点儿也不觉得惧怕,反而两眼放光,对着明伟大流口水。

“怕什么,明伟说了,以后我再出宫,他绝对不会阻拦。”

想起那日跟明伟相处时的甜蜜时光,翠微脸上便闪现着夺目的光芒,这明艳的容光让身穿太监服饰的她格外地惹人注目。

兰儿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却又实在是拦不住自家公主,只好扯了扯衣领,灰溜溜地跟在了翠微的身后。

希望明伟能够说话算话吧!

今日的宫门口守着的有四个侍卫,而且每个都是熟人。

除了明伟以外,有两个是那日惹事的纨绔,还有一个正好就是那个校尉。

翠微容貌俏丽,身形有十分苗条,就算是穿着太监服饰也依然光芒夺目,只消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女子身份。

更何况,这几个纨绔和校尉才刚刚在翠微手下吃过苦头,此时哪里还敢招惹她?

“侍卫大哥,我们,我们是奉命出门采买的。”

兰儿低着头,双手高举递上了从小柱子那里讨来的出宫令牌。

那校尉脸都黑了,看着眼前低着头,实则一双眼睛都黏在明伟身上的翠微公主叫苦不迭,心中对兰儿更是极其埋怨。

这宫门口明明站着四个人呢啊,还有一个是跟公主最熟悉的明伟,怎么这小丫头偏偏来自己这里?

“咳咳,原来,原来是出宫采买啊!行了行了,赶紧走吧,别在宫门口妨碍其他人出入了。”

校尉恨不得赶紧将翠微这尊大佛给请走,连令牌都不看了,挥着手连连撵人。

等着接受各种盘查,连谎话都想好了一大堆的兰儿错愕地张大了嘴巴:其他人?此时明明就只有她和公主两人好不啦!

另外两个纨绔也十分有自知之明地扭过了脸去,谁也没有往这边瞧上一眼,生怕一不小心就被翠微给盯上了。

这边兰儿和校尉“斗智斗勇”,那边翠微跟明伟却在眉来眼去。

翠微挑了挑眉头:拆穿我啊!

明伟摸了摸鼻子:说好了以后不拆穿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不能食言。

翠微乐了,挤了挤眼睛:你今儿真帅!

明伟清了清嗓子,身子也不由自主地站的更直了:本公子哪天不帅了?

翠微嘿嘿一笑:我今儿也挺好看的吧?

明伟不着痕迹地移开了视线:公主啊,您还是低着头吧,我说不拆穿你,不代表别人也不会纵容啊!

翠微柳眉一竖:谁敢!本公主让他回家种地!

校尉和两个纨绔立即扭脸的扭脸,低头的低头。

刚刚谁出去了?

咦?有人出去吗?我怎么没看到……

翠微带着兰儿光明正大地从宫门“溜”了出去,两人前脚刚走,明伟后脚就去找校尉请假了。

“头儿,我娘亲生病了,需要我回去照顾。”

校尉此时哪里还敢跟明伟说个不字,立即点头如捣蒜:“大娘生病了啊?严重不?要不要老哥帮你介绍个好郎中啊?不用了?真的不用了?那行,你赶紧回去吧,啊对了,老哥我有马呢,要不要借给你骑一下?”

在校尉的百般巴结下,明已经一脸淡定地离开了宫门,以最快的速度换了一身衣裳。

与其说是换,倒不如说是脱。

因为在他厚重的侍卫服饰底下,正好就穿着一件平日里的常服,将外边的衣裳一脱交给了一直跟在屁股后头巴结他的校尉保管,他便快步出了宫门,寻着刚刚出门的两个太监的身影而去了。

翠微带着兰儿出宫之后,先去了平日里最惯常落脚的地方换了衣裳,这才大摇大摆地上街了。

“公主,咱们穿成这样出来,真的合适吗?”

兰儿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跟翠微的女装,平日里她们也经常偷偷溜出门的,只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们一直都是穿的男装。

可是今日,公主竟然主动要求穿女装了!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翠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又拿出了随身带着的小铜镜左右照了照,这才满意地说道:“今儿必须得穿女装啊!”

说完,她又十分甜蜜地笑了起来。

兰儿呲了呲牙,总觉得今日的翠微十分不正常,好像有什么事即将发生一样。

“那个,公主啊,奴婢能不能问问,您这次出宫到底是想去哪儿吗?”

因为翠微极力要求,所以出宫之后,兰儿都是以公子称呼她的,只不过今日事出反常,兰儿忘记改口了。刚一说出口,她就讪讪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等着被翠微斥责。

却不料,翠微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喊错了称呼,依旧一脸兴奋和甜蜜。

“我啊,哈哈,我要去见见明伟的娘亲。”

一边说着,翠微的脸上还露出了几分羞涩之情,这模样,俨然就是一个即将去见未来公婆的小媳妇儿啊!

兰儿点点头,自言自语:“哦,原来是去见……什么?去见谁?!”

偌大的惊叫声震得翠微的耳朵一阵懵,就连跟在两人身后暗中保护的明伟也被兰儿的突然大叫给惊到了,还以为两人遇到了什么危险。

翠微一把捂住了兰儿张大的嘴巴,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四周侧目而来的百姓们,连连说了几个对不住之后赶紧将兰儿拉到了一边无人的巷子里。

“兰儿!你是不是吃错药了!那么大声叫唤干什么?你这幸好是在宫外,若是在宫里,早就被管事嬷嬷拉出去挨板子了!”

说是被管事嬷嬷拉出去打板子,但是兰儿在翠微面前可是最得宠的宫女,哪个管事嬷嬷敢动她?她们巴结她还来不及呢!

兰儿腹诽了一句,左右看了看,也知道自己刚刚有些失态了,不过此时不是顾及这些的时候,她得赶紧拦住公主才对。

“公主啊,您怎么突然想起来去见明侍卫的娘亲了?您,您不能去啊!”

正打算离开的翠微柳眉一蹙,有些纳闷地问道:“为什么不能去?”

为什么?您可是公主啊,她就是个民妇,这身份地位摆在那里,怎么能去!

当然这些话是不能告诉翠微的,兰儿绞尽脑汁,突然神色一喜,想到了一个十分好的借口。

“因为明侍卫不知道啊,公主啊,您这可是去明侍卫的家里呢,你想啊,您在宫中的时候若是想去谁的宫里坐坐还要提前派人去通知一声呢。既然现在要去明侍卫的家中,自然也得提前告知明侍卫一声才对啊!”

翠微眨眨眼睛,觉得兰儿说的的确是这个理儿。

只是,她不想告诉明伟啊!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想要偷偷地去见见他的娘亲,我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才会培养出这样优秀的男子来。”

翠微唇角含笑,俨然又想起了仪表堂堂的明伟了。

兰儿无语扶额,现在她终于知道翠微总是打趣自己时是什么样子了,难道自己说起小柱子哥哥的时候也是这个花痴的呆傻模样吗?

“公主,您知道明侍卫家住何方吗?”

这个嘛……

翠微讪讪地牵了牵唇角:“我可以去明府问一问啊,既然明伟是明大人的远房亲戚,他们应该知晓的吧?”

兰儿更加无语了:“您不是不想让明侍卫知道吗?您这样问到明府去,岂不是明明白白地告诉明伟自己要去看他娘亲了吗?”

不仅是明伟,恐怕不出今天,整个京城的人都会知道堂堂嫡长公主居然偷偷溜出宫去见一个小侍卫的娘亲!

兰儿发誓,皇帝和皇后娘娘知晓此事之后,她兰儿一定会被打得屁股开花的!

不过好在翠微这次并没有坚持,她是想给明伟一个惊喜的,可不希望让他知道自己登门拜访的事。

“那怎么办啊?”

有些沮丧地抱怨了一声,还不等翠微想出解决办法来,巷子口便传来几声猥琐的调笑。

------题外话------

推荐友友文【重生军婚:彪悍农家女】|雨辰宝宝

重活一世的沈云歌没有多大的志向,只想找个好老公,散养在家,然后生个娃,上午抱着孩子喂喂奶,下午做做按摩抹抹脸,晚上学学烹饪烧烧菜,夜里抱着老公滚滚床单。

奈何一路上极品环绕,屡次来犯,既如此,就莫要怪她大杀四方。

虐渣身小意思,虐渣心才是硬道理!

一路上虐渣,致富,无比欢乐!

然而,当她遇到他……各种情话各种撩,各种姿势各种招,各种追法各种飘。

丢不开,甩不掉,女主脸色涨红轻喝道:“那个冷酷军长,听指挥,松开嘴,迈开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